首页 > 悬疑 > 正文

盗墓手札之佛点灯_最新章节 _盗墓手札之佛点灯_全文阅读 _盗墓手札之佛点灯_无弹窗广告

2020-08-08 16:01 编辑:烟客 指数:

盗墓手札之佛点灯无弹窗最新章节由都市书屋手机版小说网提供,《盗墓手札之佛点灯》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悬疑小说,都市书屋手机版小说网免费提供盗墓手札之佛点灯最新清爽干净的文字章节在线阅读喜欢看小说的书迷们一定要收藏我们的网址哦,本站网址:m.l474w.cn

小说试读:

大概在六十年前,也就是上世纪50年代末期,当时处于三年自然灾害,根据我爷爷说,那时候是饿的慌,吃了上顿没下顿,啃光了树皮吃观音土,到最后村里的人都躺着床上等死。也不知道那一天,村里的大麻子挨家挨户的敲门,说是与其这样饿死,还不如去后山“端坟”,要是能挖出一些宝贝,换几斗大米还是没问题的。

大麻子的建议得到了村里大部分人的赞同,那时候地主劣绅的坟特多,几百号人没几天就端了好几十座墓穴,从里面抠出一些随葬品,比如银元、珠宝、玉质品等等,然后转交给县里的文物保护站换取一点粮食。

不过这种好事只延续了半年,最后村附近的坟堆都被洗劫一空,要说还有墓穴,那只能去深山老林里去寻找。

我爷爷那时候还有点文化,也是村支部书记,一看这群人又要挖别人的祖坟,连忙叫他们打住,说什么挖别人祖坟损阴德啊,贫贱不能移呀,最后这群人也难得鸟他,一百多号人浩浩荡荡的开进了大山的深处。

其实那次行动,我爷爷也跟了进去,说是监视这群不听话的龟儿子,其实自己也扛不住饥饿,架着两把大铲跟着队伍进了山。

这群人先是翻过了两座大山,按着西北方向寻找墓穴,按着大麻子的说法,他是当天晚上将地主的孙子痛打了一顿,才问出他祖宗的坟在哪里,按道理不会有假,等这群人走到一条大河边的时候,天色已经微微发黑,四处还起了浓雾,能见度极低,由于当时准备的充足,一百多号人也有十来把手电筒准备渡河,过了河差不多也到了墓葬地了。

不过蹊跷的事情发生了,因为浓雾笼罩,也不知道河面有多宽,只能听见哗哗的流水声,并且在河面上竖立着大小相等的石柱伸出水面,形状有点像梅花桩散落在河里,这群人也没顾忌,直接踏上了上去。

当时我爷爷走在最前面,根据他的回忆,那是差不多走到河中央的的时候,对面传来了“叮叮当当”的铃声,那铃声像是从赶尸匠手中传来的,因为忌讳这铃声,爷爷听见后就叫身后人停下来,关掉手电筒。等这十来把的手电筒彻底的灭了火,那头就有人小声的叫道:“哎,书记,你看河里面有鬼眼睛,贼亮。”

爷爷自然不相信什么鬼怪,刚解放没几年,封建迷信自然不能相信,不过爷爷还是向着河里瞧了一眼,果然发现在河里面有几个发着蓝光的东西,细细一数,不多不少,刚刚七个,不过爷爷在好好一看,每两个发光的东西都在一起,差不多和人双眼的距离相等,要说是人眼睛,为何单了一个?莫非是独眼龙来的?

爷爷没多想,将估计是人眼的想法告诉了众人,还提到了古代给皇帝陪葬的人牲,挖眼装珠,但不知道如何落入了河中?没等爷爷话说完,就有几十号人等不及了,直接跳入了水中。随着接二连三的跳水声,这里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这一百多号人都是好劳动力,肩挑一百多斤没问题,不过跳下河后,连一句叫声都没有就消失在河中,像是无端蒸发了,爷爷蹲下来一看,河里发光的眼睛正在急速的移动,打开电筒一看,发现河面上飘着大量鲜红的血,爷爷吓得转身就跑,不过因为雾气笼罩,脚下的石柱太小,一不留神就栽进了河里,刚掉入水中,张开眼睛就发现那只有一只眼发蓝的东西向他飞奔而来,爷爷大叫不好,从腰间掏出匕首就戳了过去。

不过这东西甚是机灵,爷爷连戳三次都没有戳中,最后还被那东西一口咬中了手臂,逮住就向水下拖去,爷爷咬着牙忍着钻心的疼,伸出另一只手就去掏那发光的东西,连拉带扯的摆弄几下,拇指大小的珠子就被掏了下来,这东西吃疼,立马松了口,爷爷顺势抱住身边的石柱上了岸,这才逃过一劫。

爷爷一身是血回到村中,当即就带着奶奶和四个儿子逃走,这一逃就到了长沙一处乡下,改名换姓,虽说我们都是外地人,那时候的人心地善良,当爷爷拿出平下中农证,还说自己有点文化,在乡下还得了三分田地,没过多久又被任命生产大队队长。当然这一些都是靠我爷爷那张嘴巴会忽悠,至于他说的那个故事我也不怎么相信,每次问他那河里是什么怪物,他都说一个字“鱼!”,我要是再问下去,他就无二话可说了——

我叫张起梦,今年24岁,刚从部队退伍回来,由于国家政策变动,我们这一批退伍的军人没分配工作,而我又无旁生手艺,最后不得不跟着我四叔在长沙守着古董店打发日子。

我对古董知之甚少,几乎一窍不通,说白了,除了能看住别人白拿之外,其余什么都不会,要是有个稍微懂行的人来忽悠我,我准他妈的上当,四叔每次都是摇头叹气,说我无药可救,今儿早上一开门,又来了一个家伙说是倒卖珠子的,我放下手中的鼠标回头一看,这家伙好面熟,细细一想,这不是我当兵时候的战友雷彪?

说起雷彪,我不由的心里发酸,这家伙是江西人,和我在部队的时候就很要好,几乎是穿一条裤子,什么事情都一起干,有段时间几乎都像是一个人了,那时候这小子白净白净的,像是羸弱的书生,取了一绰号“小白脸”,不过这会儿看起来,这家伙浑身发黑,真是劳教所刚放出来的。

说起他,还有一段故事,只因为当兵那会儿执行了特殊任务,那是护送一群专家去山顶上采集勘探数据,谁料这小子说是去探路,然后来了一个人间蒸发,害的我们四处寻找,最后我在退伍的时候才知道丁点消息,这家伙因为盗墓,被直接送进局子,捞了三年徒刑,刚开始我还想去看看他,只是这小子死活不肯见我,没想到今天在这里遇见了。

这次,两人见面有点尴尬,我关了店门在僻静的地方找了一处酒家,两人上去准备喝两盅,至于之前的事,两人都不想提起。

开始两人只管喝酒,话都不说,三瓶酒下肚,两人脸上都泛红了,这家伙才说了第一句话:“张起梦你小子算是混出头了,开了这么大的店,老子还在四处打游击混饭吃。”

我也喝的昏头转向,口无遮拦的说道:“当时那会儿你他娘的不去盗墓,现在也不会这样,那会儿还准备提拔你做司务长的,你他娘当初是怎么想的?一口气就把自己前程送了?我说你那次掏了个什么玩意儿?”

我这话一出口,这货脸色就突变,双手擂着桌子就豁的站起来,指着我的鼻子就说道:“你TM的要在说那些事儿,别怪老子翻脸了。”这还打了一个嗝接着说道:“那是我在执行特殊命令……”说完就如一堆烂泥坐下。

“好好好!!老子不提之前的事儿,那你说说刚才要卖什么东西?什么珠子?”我连忙打住之前的话题,怕是这家伙一来气,和我拼起命来。

“这珠子嘛,有个来历,就是不能告诉你。”

我一听,这家伙准是来坑我的,这也无所谓了,这家伙现在活得的潦倒无比,要是他只要一两万,就当我救济他罢了,等我问他要多少钱,这家伙伸出五个指头,说道:“五十万!”

我*你大爷,坑人也不要这么多吧,我问他什么狗屁东西值得了那么多,这家伙就从口袋里掏出一枚淡蓝色的珠子递给我,叫我好好看看。

这珠子拇指大小,黛蓝色,看不出哪里珍贵,除了这一层蓝色之外,并没发现任何奇特的地方,说得不好听就是贝壳里面养出来的珍珠,按我的眼光,最多值个几百块钱。

等我话一说出口,这家伙如雷暴躁起来,还叫我找个懂行的人来看,我也是一肚子憋屈,当即就给四叔打了一个电话,说是有人卖珠子,自个来看看,不过四叔说自己忙,叫了个伙计过来看看就是,屁大的事儿,还用不着他出马,说完就挂了电话。

我打完电话后,雷彪就随手丢了一张白纸给我,上面有一个银行账号,说是钱就打到这个账号,说完就起身要走了,看样子,这买卖是铁定能成交。

我不是没留他,只是这家伙现在性情大变,我也不敢惹他,等四叔叫的伙计三子到我身边的时候,这家伙早已无影无踪。

三子拿着这颗珠子翻滚着看,眉头越皱越紧,最后一把抓着我就问道:“这卖珠子的人去了哪里?”

我看着三子一脸惊恐的样子,指着那人流湍急的大街说道:“早就跑掉了,就留了一个纸条在这里。”

三子二话没说就去找人,人没找到,就一把抓着我叫我去见四叔,说这珠子有些端倪。

当时我喝的醉如烂泥,至于如何上车,到达四叔家里也不知道,只管闭着眼睛大口的喘气,四叔和三子两人细细商量时候,我恍恍惚惚听到,这珠子里面有一张地图?我酒醒的时候是天快黑的时候,刚醒过来,四叔就不停的追问,这卖主是哪里人,多大年纪,多高,差不多连他祖宗十八代都问了一篇,我说完后,一本正经的看着四叔,问他:“这东西真的有那么值钱?”

“钱已经按着他的数字汇过去了,何止五十万,就是五百万也不为多,奇怪的是,他为何让你捡了一个便宜?”四叔摸着胡子说道。

我听了直发笑,四叔和爷爷一个性子,吹牛忽悠人都是一流的,要说这珠子有什么内涵,这会儿他准说道爷爷那颗珠子上去了,对于爷爷那颗珠子他到底知道多少,这都还是一个疑问。

四叔看我一脸狐疑的样子,二话不说,将大门一关,打来一盆清水,然后关掉灯,瞬间房屋内漆黑一片,我问他要干嘛?他说道:“看鱼!”

我怎么感觉四叔的口气和爷爷的一模一样?就多了一个字儿?

就在漆黑一片的时候,四叔的手电光线照射到水盆中,屋梁上的角落登时出现一口井大小的投影,随着四叔的调整,那投影中好久才定住,我仔细一看,那投影中还真的有一个“鱼”字,不过是繁体隶书字,四周还布满了纵横交错的线条。

四叔再将第二颗珠子投进水盆,左右调动距离,在鱼字的上方出现了另一颗字“观”,也是繁体隶书,四周也布满了纵横交错的线条,等这些线条和之前的线条重合起来,我倒抽一口凉气,这还真像是一张地图。

这投影上画着一些三角形、圆形,然后用线条串联起来,虽说不完整,但一眼看去,都知道是一张地图,只是这是哪里的地图?为何要存放在这珠子里面?我当即叫四叔别动,我去拿相机拍下来,有空我们好好研究一下。

谁知道我话刚说完,四叔就打开头顶的白日灯,一本正经的说道:“我还等你小子鼓捣,老子早就饿死了,你睡觉的时候,我和三子早就拓下来了。这并不是普通的地图,而是一本密码地图。”

“密码地图?”我反问一句,接着问道:“这都是什么东西来的?”

四叔看我好奇心重,叫我坐下先镇定下来,然后说道:“这种密码地图其实就是古代工匠在制造皇家陵墓时候,悄悄保存下来的墓葬线路图,至于为何分为七个珠子来保存,我并不知道,光从这两颗珠子来看,这应该是南北朝的墓穴。按道理说,这里面还储存着大量的财宝。”

听到这里,我就怀疑四叔在忽悠我了,我老爸四兄弟,两个伯伯带我老爸都有正儿八经的职业,就是不知道四叔这家伙从小对‘发冢’感兴趣,从我懂事的时候起,四叔就是神龙不见神尾,和一帮土夫子到处倒腾别人祖坟,更蹊跷的是爷爷在世的时候也没指责他,只是让他收手,等爷爷驾鹤西游后,四叔开了几家古董店,说是自己金盆洗手了,毕竟年过五十了,想过安稳日子。

如今听四叔的语气,像是要重出江湖,兴奋的眼神和跃跃欲试的神态早就写在了脸上,今天把这些说给我,这老家伙莫非有什么企图?

想到这里,我当即就拒绝了,叫他别说了,我是不会和他去倒斗的,虽说我当兵出生穷的一塌糊涂,但还没落魄到挖别人祖坟的地步,再说了,我那兄弟雷彪,正因为摸了别人的冥器,捞了几年徒刑,出来后整个人都变了。

四叔一听,连忙叫我打住,说不去也不强迫我,然后扯着嗓子对外面大叫到:“三子,抄家伙,明天一大早出发。”

没过半小时,三子带着大大小小的背包走了进来,和四叔就商量起来,听他们的口气,好像在外面还叫了两个有经验的伙计来帮忙,然后东扯一句,西拉一句,说是淘完这一单,都够下辈子开销了,真的可以金盆洗手了。

我被冷落在一旁,也插不上话,听着他们说的天花乱坠,我这心也转变的快,心想着那金灿灿的冥器,最后忍不住对四叔说了一句:“我要是去,你带我不?”

“不带,我刚和三子商量了,我们这次有四个人去就够了,你就留下来看店,那些古董花瓶,你要咋卖就咋卖,得了全是你的,我们也就不稀罕那几个小钱了。”这话说完,四叔还没拿正眼看我。

“我一路都听你的,四叔!”这次我是弱弱的祈求到。

后续精彩内容,请关注下方微/信/公/众/号,回复书名【盗墓手札之佛点灯】即可进行在线阅读!

上一篇: 《找个女鬼来同居》_全文_(完整版)_在线阅读
下一篇: 最后一页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