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修仙 > 正文

《药孽:美人如毒药》_全文_(完整版)_在线阅读

2020-08-08 16:04 编辑:山猫 指数:

《药孽:美人如毒药》_全文_(完整版)_在线阅读,《药孽:美人如毒药》这是一本玄幻修仙小说,药孽:美人如毒药小说全文一共 539 章。当前最新章节:第553章 美颜小人宠(大结局),更新于2017-01-01 07:46:56。药孽:美人如毒药小说讲述了:秦羽汐以为,她的幸福人生是从捡到一只神奇的小药鼎开始的。药鼎炼制的药,可以让原本普通的药效成几何比例上升,十倍、百倍、甚至千倍……药鼎在手,仙药我有。没事嗑药养颜求长生,逗逗药鼎美颜小人宠。但是,大神在上,世间万物皆可入药,而人——乃是万物之灵?是不是代表着,也是万药之首?药之根本,乃是为着救人,可如果炼药的同时,需要伤害到他人,这可怎么破?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哦!本站网址:m.l474w.cn

小说试读:

秦羽汐接到老板墨离枫电话的时候,天色已经有些晚了,大概是下午六点左右,夏天的六点,天空还是挺明亮的。炙热的太阳已经落了下去,只剩下金色的余光,耀眼生辉!

老板今天有些高兴,电话里的声音也带着几分亢奋:“羽汐,你在什么地方,我来接你!”

秦羽汐在心中叨咕了一声,不就是城东区的三百亩地拿到手了?作为一个资深的房地产商人,犯得着这么得瑟吗?再说了,要得瑟,他也应该去找那些不三不四的女朋友得瑟去,秦羽汐只是他一个普通的文秘罢了,平时帮他整理一些资料而已。

事实上,老板能够拿下东城区的那三百亩地,完全在秦羽汐的预料中,且不论上下关系老早就打点好了,就余下几个房地产商,也不是老板的竞争对手。

当然,秦羽汐明白老板这个时候找她的意图,因为她在城东区也有着一间破房子。

秦羽汐说的破房子,那是真的很破,绝对不是谦虚之语。城东区那个地方,老早就荒芜了,如今只剩下据说不到十来户人家,稀稀落落的洒落在城东区的各个角落里面,据调查还都是一些孤寡,有能耐的,都到城里买房子了。但经历了一些变迁过后,什么也挡不住东方魔都之城的发展步伐——在日渐拥挤的城市,终于有人把目光瞄向了荒芜多年的城东区。

秦羽汐在那里有一座破房子,那是因为秦羽汐在米国的一个远房姨奶奶,在临终的时候,不知道怎么着就想起了她老人家在国内的这么一所房产,而且,她举家都在欧美发展,听说相当富有,大概也瞧不起这么一所破房子,于是,就把这所破房子送给了秦羽汐。

二年前秦羽汐在律师那里办理好一切手续后,兴冲冲的花了一百二十元的出租车钱,跑去城东区看了一眼,换回的自然只是一肚子的失望。

房子占地面积不小,破落的围墙已经半倒塌,一些青砖散落在地上,主要建筑还算完整,但也绝对不是能够住人的那种。

秦羽汐当时就在门口站了站,看着那些丛生的杂草,连进去都有些困难。当然,这地方除非是有人开发,否则,这么一所破房子,实在让人无语得紧。

但秦羽汐的运气还真是不错的,终于,有人对城东区有了兴趣,而最后拍下这三百多亩地皮的,竟然是她现任的老板,当时他把目光瞄向城东区的时候秦羽汐就戏言过,不给她一栋带花园的别墅,她就勇猛的做个钉子户。

现在,老板顺利的拍下了那三百多亩地,迁移工作并不难做,事实上他都做好了准备,那地方都是一些实在太过贫困户,只要给些钱,他们绝对愿意搬进敞亮的新房。

就在秦羽汐胡思乱想的当儿,老板再次提高声音叫道:“羽汐,你在家吗?我到你家楼下了!趁着现在早,我们一起去看看那三百亩地?晚上我请你吃饭?”

“怎么,这么快就想要贿赂我这个钉子户了?”秦羽汐闻言,不仅笑了起来,她生父不详,母亲的私生活有些凌乱,如今这个不足五十平的房子里,平时就只有她一个人住。

“你要这么想,我也无话可说,去不去?”老板墨离枫再次问道。

“这个时候让我去视察工作,我要求加班补贴费!”秦羽汐笑道。

“没问题,我等你哦!”墨离枫笑道。

“好的!”秦羽汐答应了一声,挂断电话,然后随意找了一件宽宽松松的黑色长裙换上,对着镜子照了照,补了个淡淡的妆,想了想,给男友挂了一个电话。

“羽汐啊”电话刚刚接通,秦羽汐还没有来得及说话,那一面,男友楚康已经急切的叫道,“我正要给你打电话呢,局里有些事,我今天恐怕是不能请你吃饭了……”

“呃……没事!”事实上秦羽汐已经很习惯男友楚康常常放她鸽子了,秦羽汐的男友是做刑警的,平时工作特忙,两人是别人相亲认识的,秦羽汐认为,有个警察做男朋友,相对来说会有很大的安全感。

而楚康人长得不错,有型有款,是个典型的帅哥,对于她也很是认真,无奈就是工作忙了一点。

但既然认了,秦羽汐也从来没怨过,事实上,她是一个习惯独处的人。

“我晚上给你电话,手机带身上!”楚康殷勤的关照道。

“好的!”秦羽汐答应着,挂断电话,取过包包,转身关门,楼下,一辆保时捷很拉风的停在破旧的胡同里,和周围的环境格格不入。

老板墨离枫很有风度的打开车窗招呼秦羽汐,秦羽汐不得不承认,墨离枫笑的时候,真的很迷人,年少多金,外加容貌长得实在是俊美,难怪女朋友换了一打又一打的。

豹子给秦羽汐开了车门,秦羽汐就坐在老板身边,笑道:“今天豹哥也加班?”豹子是墨离枫的保镖兼任司机,平时这等日子,自然都是老板自己开着车,载着清纯的学生妹或者某个明星……

豹子冲秦羽汐笑笑,坐在驾驶室的位置,墨离枫笑道:“直接去吧!”

“不去接张小姐了?”豹子诧异的问道。

“不去了!”墨离枫摇摇头,豹子开始发动车子,性能绝佳的保时捷帕拉梅拉倒出胡同,向着城东区开去。

老板侧首看着秦羽汐,然后从口袋里面摸出来一只小巧的锦盒,递给秦羽汐道:“羽汐,这个送给你!”

“呃?”秦羽汐不解的看着老板,虽然老板比较好色,但他却有着自己的原则,绝对不会无辜骚扰员工,因此,她在他公司做了一年多,除了工作,也没有招惹过任何的麻烦。

“就当我这个做老板的,给你这个钉子户先贿赂贿赂!”墨离枫摇头道,“我和张婉华分手了,这本来是送她的礼物,现在我想想就难过,扔掉可惜,不如送你。”

“是什么?”秦羽汐终究是年轻的女孩子,加上和楚康那个大老粗相处了大半年,他除了在她生日送过一条丝巾外,就从来没有送过她礼物,在虚荣心和好奇心的作用下,秦羽汐把锦盒打开,出乎她的意料,锦盒里面装的,并非什么贵重的首饰,而是一块不大的白色圆形石头,上面雕刻着非常古怪的花纹。

请原谅秦羽汐的孤陋寡闻,这东西,真的和石头差不多。

结果,墨离枫却笑着说:“这是羊脂白玉,汉代的东西……”

“这是古董?”秦羽汐老半天的才回过神来,她就算再怎么孤陋寡闻,也知道羊脂玉和汉代的古董意味着什么。不过,这古董还真不好看,但咱真不能讲究什么,汉代的东西,用到现在能够不陈旧吗?

旧的东西,能够有多好看?别看那些考古学家或者收藏家,描叙古玩的时候,夸说什么图案精美,但在她眼里,就是锈迹斑斑,陈旧腐烂外加看不懂。

“应该是吧!”老板笑道,“两年前我在一个古玩店淘换来的,应该不是假货,但没花多少钱,你放心收下就是。”

秦羽汐把那所谓的羊脂玉捏在手中把玩了片刻,果然,这石头看着不起眼,但摸在手中去,却滋润腻滑,宛如蒙着一层油脂一般。

“玉需要长久把玩才见光泽,你别瞧着它难看,玩上一段时间,就好看了!”墨离枫解释道。

秦羽汐笑了笑,这东西虽然难看,但手感真的不错,心中喜欢,当即笑问道:“这东西你买的时候花了多少?事实上我不过是开玩笑,那房子别人什么价,你也给我什么价就是了。”

“那是后话!”墨离枫笑着摇头,“这东西真没花多少钱的,我记得好像是花了大概一千五百块,那人以为是现代仿制品,被我捡了个漏!”

“哦……”秦羽汐听说是他只花了一千五百块,也就安心了。

出了城,车子的速度就加快了,到城东区的时候,才七点不到,但天已经黑了下来。

“你那房子,在什么地方?”老板问道,“我们先过去看看?”

“嗯!”秦羽汐点点头,指挥着豹子把车子开过去,那路还是泥路,两边有着丛生的杂树林,如今这等时候,备显阴森,偶然看到一两户人家,狭小的窗口透露出昏黄的灯光,如果不是置身在保时捷车内,秦羽汐真怀疑自己是不是不小心回到了解放前……

这地方,和魔都内的繁华热闹,霓虹花灯,简直就是天壤之别。

“就在前面,转过弯就是!”秦羽汐毕竟来过一次,指挥着豹子道。

转过弯,一座破破烂烂的房子,出现在他们的眼皮子底下,在黄昏前的朦胧中,透着几分诡异的气息……

门口的围墙早就倒塌了,只剩下残破的青砖散落在地上,里面是影壁,难得的是,影壁竟然还保持着完整,在里面,虽然杂草丛生,也可以看出当年这幢房子颇具规模,甚至有着几间屋子,还没有完全倒塌,正堂就是,一扇破烂的木门上了锁,原本的朱漆早就斑驳……

“羽汐,这地方可不小啊!”老板叹道,“你那位远房的姨奶奶,还真有钱啊!”

“她老人家在国外,听说,儿孙辈都很富有!”秦羽汐倒是没有吹嘘,确实,她这个姨奶奶的儿孙辈,都是富翁富婆,这是她老人家以前在国内的一幢房子,由于她举家都在国外,没人继承,才落在她的名下。

“你放心,拆迁了,我也不会亏待你,就算没有别墅,我至少也给你一层复式楼,凡是我的楼盘,你随便挑,怎么样?”墨离枫笑得温文尔雅。

“正式拆迁,我还是要找你签约合同的,免得你到时候赖账!”秦羽汐笑了笑。

墨离枫爽朗的大笑:“羽汐,我们进去看看?”秦羽汐点点头,首先推开车门下了车,上次她打出租车来,那是满怀希望而来,结果却是失望而归,由于这房子实在太过破旧了,绝对不能住人,所以,她也就看了一眼,根本没有进去。

豹子和墨离枫也下了车,豹子走在前面,穿过杂草丛生的小路,秦羽汐看着坍陷的青砖,忍不住轻轻的叹气。

“羽汐,你怎么了?”墨离枫关切的问道。

“没什么!”秦羽汐低声说道,“这地方新建的时候,也是崭新的、敞亮的,如今却是破落成这样,被主人嫌弃。”

墨离枫听了,忍不住就笑了起来,说道:“羽汐,看不出来啊,你也多愁善感!”

这一次,秦羽汐只是笑笑,多愁善感?谈不上吧,只是看到这个地方如此残破不堪,忍不住有些感慨。

“旧的不去新的不来,人总要跟得上时代潮流的步伐。”墨离枫再次说道。

“老板说得对。”秦羽汐点头附和着。

这个时候,他们已经走进堂屋里面,两扇原本钉着铜钉的朱漆大门,上面的油漆早就剥落得不成样子,甚至都有些看不出原本的颜色了。

幸好大门还完整的连在墙壁上,并没有倒塌,还像个门的样子。

里面的家具,能够搬走的自然早就被人搬走了,剩下的一些东西,都是残破的连着捡破烂都没有人要的破烂,沾满灰尘。

豹子把手机的手电筒功能打开,一道白色的光柱亮起来。秦羽汐小心的避开地面上的垃圾,向着里面走去。

就在这个时候,里面传来墨离枫的声音:“羽汐,你快点过来。”

秦羽汐好奇,忙着走到里面,穿过堂屋,里面的房间有些大,想来原本如果不是客厅,应该就是某个比较重要的家庭成员的卧房。

这个时候,墨离枫正站在一堵墙壁前,用手指轻轻的敲打着,笑道:“羽汐,恭喜你,你要发财了。”

“发财?”对于墨离枫的这句话,秦羽汐表示没有听懂,当即笑道,“老板,你要给我涨工资吗?或者,你真的准备给我一套带花园的小洋房,大别墅?我的发财之路可是离不开你。”

“不不不,那都是后话——我说的发财不是指这个。”墨离枫笑道。

“哦?”秦羽汐听得一头雾水,问道,“什么意思?”

“豹子,你去我汽车后备箱,把那个大铁锤拿过来。”墨离枫说道。

“老板,现在要那个做什么?”豹子愣然问道。

“去拿,反正是好事儿。”墨离枫笑道,“有好处不会少了你那份。”

豹子听了,忙着走了出去,少顷,果然拿着一把大铁锤走了过来。

“老板,你车子里面还有这个玩意?”秦羽汐有些诧异。

“我是学土木工程的。”墨离枫笑道,“这些东西,也算是随身工具了,哈哈……”

秦羽汐自然是知道他们老板是学土木工程的,如今成了南边赫赫有名的大房地产商人,但是,她真的不知道,他们老板还有这种爱好,难道带着大铁锤出门,没事还找个房子砸一下子,寻找寻找存在感?

“等下,我看看!”墨离枫走到外面,四处看了看,然后,秦羽汐看到,他还用手比划了一下子,这才说道,“没事,这房子还是蛮坚固的——来,豹子,给我把这里砸开。”

豹子拿着大锤子比划了一下子,然后就对着墨离枫指着的地方,一锤子的砸了下去。

秦羽汐必须要说,这个老房子还真是蛮牢固的,都已经破烂成这样了,被豹子蛮力砸了一锤子,竟然纹风不动。

“老板,你们退后一点。”豹子对着手上吐了一口口水,说道。

“好!”墨离枫说着,当即就拉着秦羽汐向后退了退。

豹子再次拿着大锤死劲的砸了下去,几下子之后,他就把哪里砸开了一个大洞。

“等等,小心!”墨离枫叫道。

听得墨离枫的话,豹子提着大锤子,站在一边,墨离枫走了过去,也不顾不上脏,直接就用手去扒拉那些青砖。

“老板,你做什么?”秦羽汐也跟着走了过去,一看之下,她顿时就明白过来,这个墙壁里面竟然有着隔层。

“老板,这里面居然有隔层?”秦羽汐还是有些回不过神来,然后,她已经想到了,宝藏?

老房子,隔层,这不是宝藏是什么?所以,一瞬间,她笑得眉弯眼弯。

“哈哈!”墨离枫也很是开心,笑道,“估计是的,所以恭喜你。”

“嗯嗯嗯!”秦羽汐连连点头道。

豹子这个时候也明白过来,忙着叫道:“老板,秦小姐,你们让开,我来——”

豹子的速度比墨离枫快得多,很快就把青砖抽开,里面居然是一个小小的漆器盒子——黑色的底漆上面,是艳丽的凌霄花。

“好漂亮的首饰盒。”墨离枫脱口赞道。

秦羽汐也是星星眼的看着那只首饰盒,这个盒子,她只看了一眼就喜欢上了。

“你们说,里面会装着什么?”秦羽汐偏着脑袋,一脸的好奇。

“黄金!”豹子忙着说道,“老人家都喜欢藏黄金。”

“我说不是!”墨离枫笑道,“这看着像是首饰盒,估计是贵重的珠宝,这玩意可比黄金值钱。”

不知道为什么,秦羽汐看到那个漆器盒子的时候,就有一种怪异的感觉,所以,她摇头道:“我看都不是。”

“打赌?”墨离枫笑道,“羽汐,要不要赌一把?”

秦羽西伸出白皙柔嫩的手指,戳了一下子那个漆器首饰盒,偏着脑袋,问道:“老板,怎么赌?”

墨离枫不由自主的呆了一下子,秦羽汐在不经意之间,流露出这种小孩子的动作神情,让他在一瞬间有些意动神摇,心中暗暗思忖:“没想到这个小丫头也是如此美貌,我以前真是白瞎了,居然都没有注意到?”

他心中一边想着,一边再次留神秦羽汐——很精致的瓜子脸,大眼睛,白皮肤,挺直小巧的的鼻子,微微有些上翘,只是抹了一点粉色的唇彩,加上细长的新月眉,从骨子里面透着一股抚媚。

“喂,老板,怎么赌?”豹子的嗓门很大,吼得墨离枫吓了一跳,但也同时收回心神。

墨离枫忍不住又看了一眼秦羽汐,宽松的黑色针织连衣裙,如今她还就这么蹲在地上,从他这个角度,顺着白净细腻的脖子看过去,不但能够看到精致的锁骨,胸口那一抹浑圆也是若隐若现。

“倒看不出来,这丫头也很是有料!”墨离枫暗中说道。

他现在真的有些口干舌燥,所以,他忙着扭过头去,装着看着被砸开的墙壁,说道:“我赌这个盒子里面是珠宝,豹子说是黄金,羽汐,你怎么看?”

秦羽汐偏着脑袋,想了想,这才说道:“你们既然都已经赌了黄金珠宝,那么剩下的,不管这个盒子里面是什么,都算我赢。”

“你这丫头倒是蛮狡猾!”墨离枫一愣,随即哈哈笑道,“成!”

“老板,胜负怎么算?”豹子说道。

“嗯?这个啊?”墨离枫想了想,又想了想,还是找不出有趣的赌注。

“这样好了!”秦羽汐笑道,“反正,不管盒子里面的东西是什么,都算是意外之财。如果是黄金,我分豹子哥哥一半,如果是珠宝,分老板一半,如果不是,那么不管这个盒子里面的东西是什么,都是我一个人的——怎样?”

“这不好吧?”墨离枫皱眉说道,他几乎有九成把握,这个盒子里面的东西,就是贵重珠宝。

“我也觉得不好,我怎么可以要秦小姐的东西?”豹子忙着连连摇头说道。

“你们两个迂腐。”秦羽汐笑道,“不管这个盒子里面的是什么东西,都算是意外之财,得之我幸,不得我命,再说了,这也不能够算是我一个人的东西吧?照着江湖规矩,见者有份,我们赌一把玩玩,岂不是好?”

“好!”墨离枫点头道,“既然羽汐这么说,就这么定了,打开看看?”

“这个盒子上了锁,你们谁有法子?”秦羽汐问道。

“没事,我来!”豹子说道。

豹子说着,转身就向着外面跑去,没多久,秦羽汐就看到他拿着一个工具箱走来,打开工具箱,里面林林总总的东西还真不少。

然后豹子直接用钳子钳住漆器首饰盒上面的锁,用小锤子敲着,没几下子,就把那个小小的铜锁给敲开了。

秦羽汐扁扁嘴,说道:“古代的铜锁都是这么被人敲开的?不是撬开的?”

“秦小姐,这个我可不知道!”豹子讪讪笑道,“我有些担心老板明天会不会请我滚蛋?”

“啊?”墨离枫不解的问道,“你攀上哪家高枝了?想要跳槽?”

“不是!”豹子笑道,“我听得我一个哥们说过,他一个朋友,原本是专门做撬锁行当的,后来被抓了,进去关了几年,出来之后就给人家做司机。”

秦羽汐笑道:“这很好啊,浪子回头金不换。”

“可是就在前不久,老板忘记了保险箱的密码,找了几个开锁的匠人,都没有能够打开,这小子技痒,找了一根铁丝,几下子就把保险箱打开了,老板开始的欢天喜地,可过了二天,找了一个借口把他辞退了。”

“哈哈!”墨离枫这个时候回过神来,笑道,“豹子,你没有这个本事,就你这个动静,撬不开我的保险箱。”秦羽汐掩口而笑,突然感觉,这个平时板着脸开车的豹子哥,也忒是可爱。

“秦小姐,你打开看看!”豹子忙着说道。

“我有些紧张,豹子哥哥,你帮我打开吧。”秦羽汐说道。

“哦?”豹子一愣,随即笑道,“这有什么紧张了,我来!”说着,他就直截了当的打开了那只漆器盒子。

“我靠!”盒子一打开,豹子就忍不住骂了一句粗话。

“怎么了?”墨离枫凑过去一看,顿时就也是愣然,随即,他就笑道,“这可是好东西,比黄金珠宝都值钱,难怪藏得这么隐秘?”

“什么东西?”秦羽汐也凑过去看着,这一看之下,她也有些愣然了,漆器盒子里面居然不是装着什么贵重的珠宝,自然也不是黄金,而是一个仅仅只有拳头大小的小铜炉。

哦,不对,那应该算是鼎?圆形,三足两耳,三足鼎立,上面还有一些古朴的花纹,但是,由于年代久远,这个小铜鼎已经破旧不看,上面遍布绿色的铜锈,导致原本的花纹都显得有些模糊起来。

秦羽汐伸手把那个小铜鼎举起来,用手轻轻的摩挲着,刚才那怪异的感觉再次涌入心头,让她有些糊涂——为什么她总是感觉,这个青铜鼎天生就是属于她的,似乎和她有些骨肉相连的感觉?

“羽汐,给我看看!”墨离枫说道。

“嗯!”秦羽汐答应着,伸手把那个小铜鼎递给墨离枫。

“看着像是殷商之期的东西。”墨离枫说道,“殷商时期的青铜器,可是价值不菲——如果鉴定是真的,要卖个几百万不成问题,羽汐,恭喜你。”

秦羽汐看着那只青铜鼎,突然就有些为难了,这东西,她一眼就看上了,真的舍不得卖掉。

但是,照着规矩,这东西是他们三个人发现的,理应分他们一些,而不是自己独吞了。

迟疑了一下子,秦羽汐咬牙说道:“老板,豹子哥哥,这个——拆迁的补贴费用我不要了,你照着补贴协议,分一点给豹子哥哥,我想要这个铜鼎。”

墨离枫一愣,忙着说道:“羽汐,你说什么啊?这青铜鼎本来就是你的,我和豹子刚才不是和你赌约了,如果是黄金珠宝,我们分一点,是别的东西,就全部归你所有。”

“是的,大丈夫一言既出,老板的宝马也追不了。”豹子挥舞着拳头说道,“秦小姐说这话,忒看不起哥哥。”

“可是——”秦羽汐还是感觉有些过意不去。

“别多说了!”墨离枫说道,“我不是没有见过钱的人——而且,不瞒你说,你这个东西,很有可能是民国旧仿,不值钱。但是,古玩这玩意,从来都是讲究一个缘字,你看着合眼缘,就是最好的。”

“嗯!”秦羽汐不傻,知道墨离枫这话不过是在豹子面前说说,如果这青铜鼎不值钱,这房子原本的主人,也不会慎重的把它藏在墙壁中——藏的如此隐蔽。

秦羽汐笑呵呵的说道:“谢谢老板!”

“把东西收拾一下子,我们去吃饭!”墨离枫说道。

“好!”秦羽汐帮着把那个青铜小鼎依然放在漆器盒子里面,抱在怀里,跟着他们一起出去。

到了市区,墨离枫找了一家私房菜,三人吃了,秦羽汐想要买单,但依然是墨离枫买单了,理由很是简单——跟着老板出来,没有让你们买单的,何况是让一个女孩子买单?这简直就是甩他一巴掌。

听着他这个理由,秦羽汐也只是笑笑,不再说什么。

墨离枫让豹子开车把秦羽汐送了回去,这才离开。

等着车子离开秦羽汐那个小区之后,墨离枫摸出支票本,开了一张五万元的支票给豹子,说道:“豹子,你跟着我不少年了,今天的事情,不要出去乱说。”

“啊?”豹子忙着推辞道,“老板,我知道,你放心,我一个字都不会说,您不知道……”

“我不知道什么?”墨离枫有些诧异,问道。

“上个月我妈生病了,住院,急要手术费,我不够,想要找您借点的,结果您去了港城不在家,我一时半刻又找不到人借钱,幸好秦小姐好心,借了我八万块。”豹子说道,“老板,这钱是小事,可这对于我来说真是救命的钱。所以秦小姐对我有大恩,她的事情,我自然会保密。”

“居然还有这事情?”墨离枫倒是有些诧异了。

“是啊!”豹子点头道,“我豹子是一个粗人,但也知道知恩图报。”

“既然你妈妈身体不好,你也需要钱,你先把这个钱拿着,就当我预付你工资了。”墨离枫说道。

豹子迟疑了一下子,但想想自己手里确实不宽裕,当即点头道:“谢谢老板。”

“好好给我开车。”墨离枫笑道。

却说秦羽汐回去以后,就关上门,看了看手机,发现楚康只给了她一条短信,不过是惯例的问问而已。

秦羽汐回了一条:“已经平安到家!”的短信过去,就拿出那只青铜小鼎,捧在手中看着。

这个小鼎外面是一些古怪的花纹,似乎是火焰纹,和传统青铜器铭上的兽文、云雷纹等不同。

当然,她也不太懂古董,她只是知道,墨离枫似乎很是喜欢古董,有一些收藏癖好。他看到的东西,想来应该不差。

但是这个铜鼎表面上看起来有些脏,里面似乎还有一些污垢,秦羽汐取来手电筒,对着里面照着,那个青铜鼎里面,竟然还有三个古朴的文字,可惜,她却是看不懂。

秦羽汐有些轻微的洁癖,当即取来一块毛巾,轻轻的擦着——

她听得很多人说起过,古玩这东西,尊贵着呢,轻易是不能够沾水的,容易破坏。

想想,放了几千年的东西了,自然是尊贵了。

“居然是一个女娃儿……”就在这个时候,秦羽汐的耳畔,传来一个苍老的声音。

一瞬间,吓得秦羽汐魂不附体,差点手一抖,就把那尊青铜小鼎丢在地上。

大概过了一分钟的时间,秦羽汐才算镇定下来,忙着四处看了看,却发现门好端端的关着,家里灯火通明,很是安全。

于是,她也放下心来,再次小心的擦着那尊青铜小鼎。

“女娃儿就女娃吧,我老人家没有时间在等了……”苍老的声音,再次在秦羽汐的耳畔响起。

“谁……你是谁?”这一次,秦羽汐能够清楚的感觉到,这人,就在她身边,是的,似乎就在她耳边说话。

下一刻,秦羽汐突然感觉手中的青铜鼎似乎在一瞬间就沉重起来,重得像是有千斤重,她想要死劲的抓着,可怎么也抓不住。

“砰”的一声,秦羽汐连着人和青铜鼎,一起重重的摔在地上。

四周一片黑暗,她似乎在朦胧中看到一个人……

那是一个清俊的少年,穿着黑色的长袍,袍子上有着金色的火焰图案,形成了黑暗中唯一亮丽的色泽,少年漂浮在无际的水面上。

地是空虚混沌,渊面黑暗,神的灵运行在水面上。

秦羽汐原本以为,他们的老板已经很好看了,至少在现实生活中,她没有见过比他们老板更加好看的男人。

但是,她发现,他们老板和这个少年比起来,真是差了不止一个层次。

就在秦羽汐胡思乱想的时候,意识如同是潮水一般,涌入她的识海。

秦羽汐情不自禁的双手捂住脑袋,剧烈的疼痛,如同是锥子狠狠的扎着她的头颅——

“啊——”秦羽汐痛的叫了出来,不,她感觉不光是有锥子在扎她的脑袋,还有火焰在烧烤她的脑髓和脑浆……

她的思维已经快要崩溃,凌乱……乱糟糟的原本不属于她的记忆,就这么深深的嵌入她的脑海深处。

时间似乎是过去了很久,像是几个世界那么漫长,又像是只是弹指一挥间……

秦羽汐终于感觉,痛楚离她远去,思维也渐渐的恢复过来,她挣扎的从地上坐起来,然后,她惊愣的发现,那个青铜小鼎竟然消失了。

不,不是消失了,而是那个小鼎就在她的眉宇之间。

她神识略略一动,那个小鼎就出现在她的手心中——

“怎么会这样?”秦羽汐很是诧异。

“哎呀!”就在这个时候,秦羽汐突然听得人说道,“我怎么就只教你了毒道知识,忘了教你普通的使用之法?”

“谁?”秦羽汐忙着问道。

“是我!”这个时候,一个黑衣少年,就这么出现在她手中的小鼎上,坐在小鼎边缘。

小鼎本来就小,这个少年就更加小的,小到秦羽汐一见之下,就想要把他抱过来,狠狠的亲上一口。

真的,秦羽汐感觉,芭比娃娃比他真是弱爆了,这个小人非常清俊美丽,他身上还穿着好看得不得了的黑色长袍,长袍上面,有着金色的火焰花纹。

秦羽汐想了起来,这个少年,可不是就她在虚空中看到的少年?

“小女娃娃,你在胡思乱想什么?”少年皱眉问道。

看到他皱起眉头,秦羽汐没来由的感觉有些心痛,想要伸手抚摸他的眉头——理论上来说,家里多了这么一个怪物,她不是应该害怕吗?但是,为什么她感觉他和她很是亲切?

“你这么小,你居然还叫我小女娃娃?”秦羽汐嘟着嘴,有些不满的说道,“对了,你是器灵?”

“什么器灵?”少年有些不明白,反问道,“你怎么有这么多古怪的想法?”

后续精彩内容,请关注下方微/信/公/众/号,回复书名【药孽:美人如毒药】即可进行在线阅读!

上一篇: 药孽:美人如毒药_最新章节 _药孽:美人如毒药_全文阅读 _药孽:美人如毒药_无弹窗广告
下一篇: 最后一页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