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 > 正文

全能战神小说、全能战神小说免费阅读

2020-11-29 10:05 编辑:归人 指数:

全能战神

全能战神小说、全能战神小说免费阅读

主角:

字数: 3938163

状态: 1011

推荐星级:★★★★★★★

小说导读:都市书屋手机版小说网(m.l474w.cn)

全能战神小说简介:战神大陆,一个战气纵横的时代。孤儿燕飞的背后,隐藏着一个又一个的秘密。是谁杀了他的父亲?他的母亲又在哪里?!燕飞一步一步走上战神的巅峰,解开一段又一段过往秘辛,这期间,有热血,有感动,有瑕疵……

全能战神小说预览

第一章湛蓝的天空就像翡翠一样平铺在整个天际,烈日的熊熊火焰释放出无尽的能量散射在天际中,一轮圆圆的烈日就像一个大火球一般挂在天空,仿似要将那翡翠般的天空烧裂一样。

夏日炎炎,一人类聚集的小山村中。

“飞哥!你再这样耍赖,我们以后都不跟你一起玩了。”一光头小男孩指着一刺猬头的小男孩生气地说道。

此时,一旁的另外几个男孩也都叫嚷了起来,纷纷表示对这个刺猬头男孩的不满。

“燕飞!我们是看在罗天的份上才跟你一起玩的,你还耍赖,真是不要脸。”一头飘逸长发的男孩说完这句话后,双眸便向着那光头小男孩望去。

“就是!罗天,我们几个走吧!不跟这家伙一起玩了。”

说着几个小男孩走上前来拉开了光头小男孩,接着向着远处走去,一边走还一边数落着刺猬头男孩的不是。这一刻,空旷的草地上,只剩下刺猬头燕飞一人。

燕飞居住在一个峡流之地的小村庄中,这个小村名叫落水村,落水村后有着连绵的峭壁,那些峭壁高高地直入云端,看不到尽头,而在峭壁的中央处却有着一条飞流直下的大瀑布,远远看去,就像是一条九天银带从云雾中穿梭而来一样。

整个落水村的人都是靠着这条瀑布所提供的水源生存着,而落水村的名字也是因此而来。

落水村的人世世代代都生存在这个大瀑布之下的狭长河滩旁,村后的峭壁就像是一堵弯弯的墙一样,以半圆的姿势牢牢将落水村给围在了里面。

而落水村正前方所面朝的,是一片一望无际的大草原,整个落水村没有几人能说清楚那大草原的尽头究竟是怎样的。

此时,燕飞愣愣地站在原地,双眸冷酷无情地望着走向远方的罗天几人。像这样的情况燕飞他已经经历了不知多少回,刚开始的时候,他的心也很难受也很疑惑,为什么大家不接受自己?为什么村里的人总是用奇奇怪怪的眼神看自己?等等的这一切在时间的流逝下已经被冲得很淡很淡,而在燕飞的心中却是留下了更为隐晦的伤痛。

燕飞是个孤儿,从他有意识的那一刻开始,他便生活在这落水村里了。按理说,随着年龄的渐长,燕飞在落水村应该有很多的好朋友,毕竟落水村也是一个有着百来户人家的村子,要想在年少时结交一些合得来的伙伴还是很轻而易举的。可是,燕飞不同,现在已经十岁的他,却连一个知心的小伙伴都没有,罗天都只能算是会主动搭理他这一类的。

望着已经远远离去的罗天几人,燕飞的心轻轻一颤,接着闭上了那双明亮的小眼睛,下一刻他用力将双手平伸开,嘴中传来细微的咀嚼声,将所有的无奈与痛楚都咽到自己的肚子里。

突然,燕飞的双眼猛地一下睁开了来,两道明亮的光芒从他的双眸中射出,嘴唇微微扯动了一下,紧接着带着一抹淡淡的微笑朝着村中走去。

此时,正值正午,这个时候一般是没人在外劳作的,鼓噪的风声里只能听到孩子们嬉闹的欢歌笑语。

燕飞一个人孤零零地行走着,一间间错落有致的房舍前,总是着一些落水村的村民带着怨毒地眼神凝望着燕飞。

“真不知这个小祸害什么时候才能离开我们落水村。”

“哎!这就是命啊!其实,这孩子也挺可怜的!”

“村长当初就不应该将这个小祸害留下来,真是不知道村长是怎样想的。”

“为了他一个人,真是害苦了我们整个落水村啊!”

“当年村长就不该再次将这个小祸害给救下来”

就像往常一样,一道道谩骂声不断从这些村民的口中传出,燕飞低着头,就像什么也没听见一样,快速从这些屋舍中间穿行而过。

刚行走几步,燕飞脚下猛地一发力,接着快速超前方奔去,他受够了这些谩骂,受够了这些冷嘲热讽,他想走,可是却又不知道该往哪里走。

那年寒冬,燕飞才九岁,他独自攀上村后的峭壁,虽然他的心中也很好奇,很想知道那峭壁之外的天地会是什么样,可是在他的心里则是更想离开这里,离开这个不待见他的地方。可是那一次逃走失败了,燕飞在攀爬到半途的时候就被困住了,还好落水村的村长罗成将他给救了下来。

再得知村后峭壁并不是自己的出路之后,燕飞转而将目光投递到了那一望无际的大草原上,在他看来,峭壁行不通,那大草原总不能也将自己给困住吧?于是燕飞在自己被救回来之后的不久,又开始新的征程,带上了一些食物和水燕飞便匆匆上路了。

满天的雪花夹杂着冷冽地寒风吹打在燕飞的脸上,这一次燕飞是铁了心了,就算是死在这暴风雪中,他也不会再回去了,他拼了命地往前走,越走眼前越觉得黑,直到后来,脚下一软,之后他便什么都看不见了。

燕飞醒来后,第一眼就看见了落水村的村长罗成正笑眯眯地盯着自己看着,从这以后,燕飞就没有再打算出逃了,燕飞的心中也渐渐明白,以他现在这样的年纪想要离开落水村怕是不可能,他唯一能做的,就是隐忍,就是承受。

燕飞急速地奔跑着,只是一会儿的时间,便跑到了自己的小房屋中。

“隆隆”的声响从窗外传了过来,燕飞所居住的地方是最靠近大瀑布的,听着屋外轰轰隆隆的瀑布声,燕飞的心绪一下子便安静了下来。

几个快步下,燕飞的身子便倒软在自己的小床上,这一刻,燕飞回想起了之前跟罗天几人在一起玩耍的场景。那个时候,他感觉到自己很轻松,一时间,他非常向往那种无忧无虑的生活。

“哎!真是不知道这样的日子,到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呢!”燕飞双眼微微一眯,略微叹气地说道。

正在这个时,一个鬼魅的身子突然出现在了燕飞的身边。

燕飞一个冷颤,接着身子就像是按了弹簧一样从床上坐了起来。

盯着此刻正望着自己的那张苍白的老脸,燕飞紧张的情绪顿时放松开去,身子微微一软,接着又躺了下去。

“哑爷爷!为什么你每次来都弄得这么吓人啊?”燕飞再次瘫倒在床上后,轻声问道,似乎对于这个不速之客的到来已经变得习以为常了。

这时,躺在床上的燕飞急速地将头给侧了过来,望着床边一个邋遢的老头不好意思的笑着说道:“哑爷爷,我忘记了你不会说话,这一次你又给我送什么好吃的来了?”

说着,燕飞一个机灵便从床上跳了起来,接着径直地朝着桌子奔跑了去,此时他的心中早已将那些不愉快给忘记了去,毕竟,现在的燕飞还只是一个十岁的孩子。

果然,在桌子上一如既往地摆放着一个竹篮子,一股股浓烈的香味不断从竹篮中溢出,光是一闻,燕飞便垂涎欲滴了。

“哑爷爷!真是辛苦你了,这么些日子以来,你一直都给我送东西吃。”燕飞对着老人痴痴一笑,接着便迫不及待地打开了竹篮子,筷子都不用就吃了起来。

看着燕飞的这个吃相,老者先是微微躬了躬身,接着便和蔼地笑了起来。

这个不会说话的老者也是在一年前才出现在燕飞的生命里的,那个时候,刚刚是燕飞出逃到大草原被救回来的时间。

一直以来,燕飞的食物都是罗成亲自安排的,可是从那以后,每每到了吃饭的时间,这个哑巴老者便会出现在燕飞的身边,同时其手中还提着一个竹篮子,里面装着各种各样的美味食物,燕飞自然也不多想,只当是罗成换了个送食物的人罢了。

一顿狼吞虎咽之后,燕飞满意地点了点头,摸着自己那圆溜溜的小肚子,满足地说道:“哑爷爷!这饭菜是谁做的啊?真好吃!”

老者也不回话,笑了笑之后,便转身离开了,几个躲闪间,便再也看不见人影了。

“这个哑爷爷还真是奇怪哩!这个村子里的人那么坏,为什么每次给我送的吃的都那么好吃呢?”燕飞的眉头微微一皱,之前他可是没有享受到现在这样的待遇,以前给他送饭的那些人,都是直接将饭菜甩在门口就走了,而且那些饭菜的味道也是极差,根本就不是人能吃的。

可是自从这个老者给他送吃的之后,一切就不一样了,老者不仅将饭菜送到了自己的桌子上,而且饭菜的味道也是极为鲜美,老者每每都是等到燕飞将饭菜吃完之后才离开的,因此,燕飞才会对这个老者感到好奇,甚至隐隐产生了一种亲切感,这样的温存对于燕飞来说,实在是太少了,少到了近乎奢侈的程度。

接着,燕飞迈着小步走到了屋外,视线迅速展开,想要找寻到老者的身影,可是四下都望了个遍,燕飞也没有看到老者,用手挠了挠了头,燕飞带着一丝疑惑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中。 第二章当天下午,燕飞一直都待在自己的小屋中,直至夜深人静的时候,房间的门才吱呀一下打开了来。

哑巴老者依旧提着个竹篮子笑呵呵地朝着燕飞走来。

此时,燕飞的肚子已经有些饿了,整个人趴在桌子上有气无力的嘀咕着些什么。在见到老者的身影后,燕飞就像是看见了金子一样,整个人顿时充满了精神,一个跳跃就朝着老者冲了过去。

“哑爷爷!你可算是来了,我都快饿坏了。”燕飞随手一伸,便朝着哑巴老者的手中的篮子拎去,老者也不阻拦,任由竹篮子被燕飞给夺取。

此时,老者的双目中带着一丝淡淡地的无奈,燕飞没有注意到,在老者那雪白的衣襟上竟然沾染着一大块的血迹。

又是一顿狼吞虎咽,燕飞很快便将老者送来的食物给吃了个精光。

摸了摸嘴上的油光,燕飞笑嘻嘻地说道:“真好吃!哑爷爷下次能不能多带点来啊?”说着燕飞朝着老者望去,眼中充满了狡黠的神色。

老者再听到燕飞这样问之后,身子不由得一个颤抖,连忙摇了摇头,双手还不断地做出不行的手势。

见老者这副表情,燕飞也不好再多说什么,无奈地叹了叹气,似乎有些不开心。

老者望了望燕飞,接着身子一动便朝着屋外走去。

“哑爷爷!你等等我。”燕飞也很机灵,就在老者刚刚要走出去的时候,他快步一动,急忙朝着屋外奔去。

可是,刚刚到门口燕飞却发现,此时自己的哑爷爷已经消失在夜幕中。

“下一次我一定要看见你是怎么离开的。”燕飞狠狠咬着牙,一直以来,他都对老者是怎么离开的而感到好奇,只是这么久的时间中,他却没有一次见到老者是怎么离开的。

翌日,天气晴朗,辽阔的天际上,燥热的风儿就像是牧羊人一样,用鞭子赶打着绵羊散漫在天空。

燕飞早早地便起来了,因为他记得,今天是村中一个特别的日子,全村的人都不会下地去干农活,而是各自找寻一个地方进行一些稀奇古怪的训练,对于像这样的状况,燕飞可是一次都没有错过的。

此时,燕飞穿着个裸膀的白色褂子,愣愣地站在飞瀑下潭水边的石墩上。

此刻,在飞瀑之下的潭水中,有一人正游弋在里面,此人正是落水村的村长罗成。

罗成裸露着全身,只有一块白布包裹着他的私密之处,就像一只斑点鱼一样轻松地在潭水中游动着。

燕飞呆呆地看着潭水中的罗成,他多么渴望自己也能像罗成一样,自由地翱翔在水中。

这个时候,村中闲下来的人只有女人跟小孩,男人全都出去做那些稀奇的训练去了,女人则是在家中做着一些家务活,至于小孩,则是嘻嘻闹闹的四处游荡,抱着看热闹的心态欣赏着大人们的表演。

慢慢的,汇聚在潭水边的小孩子越来越多,他们都有意识地远离开燕飞,罗天也在这一群小孩中间。

正在这些小孩子嘻嘻闹闹的时候,潭水中的罗成则是双手用力震动了一下水面,接着罗成的身子被震动时候的弹力给震飞了起来。

“哦!”

一片唏嘘声之后,罗成的身子稳稳地站在了潭水之上,罗成微微一笑,看了看正目瞪口呆地盯着自己的一群小不点。

“罗天!你父亲真厉害,听说全村只有你父亲才可以在这个潭水中来训练呢。”

“将来我也要变得跟罗成叔一样厉害!”

一时间,众多夸赞声从小孩子们的口中传荡了出来,燕飞傻眼看着眼前这一切,虽然这样的事情他经历了很多次,可是每每看见罗成能站在水面之上,燕飞的心中便激动不已,不能自拔。

“将来我也一定能做到这样的。”燕飞的心中暗自下定决心,隐隐间,他已经将罗成当成了自己的一个目标。

对于一大群孩子的夸赞声,罗成丝毫没有受到影响,双脚微微一动,小心翼翼地踩着潭水向着飞瀑走去。同时,罗成的双手上隐隐泛出一道道波纹状的气流,那些气流竟然将谭中的水牵引到了罗成的手中,只是一会儿的时间,罗成的手上便聚集了两颗大的水珠。

阳光从天际散射下来,照射在罗成的身体之上,罗成仿若一尊金黄雕塑一样呆呆矗立在飞瀑前。

突然,罗成紧闭的双眼刷的一下睁开了来,接着其双手猛地一挥,原本凝练在手中的两颗水球便急速地奔射出去。

“砰!砰”的两道惊天声响彻底将一旁的小孩子给吓坏了,一个个都纷纷蹲了下去,双手紧紧抱着自己的头颅。

罗成随意一笑,似乎很是开心的样子,一个跳闪便来到了岸边,在经过燕飞身边的时候,罗成不由得微微顿了顿,这么一大群看自己“猴戏”的孩子中,只有燕飞一个人没有被刚刚那巨响所吓趴。

燕飞凝望着罗成,一时间,罗成的双目与燕飞的双目竟然交汇在了一起,罗成微微一颤,接着收回了自己的眼神,朝着远处走去。

“罗成叔实在是太厉害了,我柳云将来也要像他一样。”一个乖巧的小男孩望着罗成的背影自顾地说道。

“走吧!柳云!我们赶快去看看其他人怎么训练的吧!”罗天张开嘴露出两颗小虎牙,笑嘻嘻地说道,一时间,一大群孩子簇拥着罗天朝着其他地方奔跑了去。

燕飞在这个时候,脸皮可是很厚,尽管没有人邀请他,没有人愿意跟他一起,可他还是一个人远远跟在众多孩子的身后,想要看看这每隔几天的一个热闹日子。

也不知是怎么回事,燕飞的视力非常的好,即便相隔很远,他也能清楚地看到远方所发生的事情。

此时,柳云的父亲柳长生正沉腰立马站在一棵大树前,古铜色的皮肤上不时滴下一滴滴晶莹的汗珠。

“嘭!嘭!嘭!”柳长生的拳头目不暇接击打在大树上,每每一次击打,大树都会强烈摇晃起来,而在其手与大树的触摸地带,已经有了两个硕大的圆坑。

“父亲加油!”柳云在一旁激动的叫了起来,还有什么能比崇拜自己的父亲更让人激动的呢?

柳长生在听到自己儿子的加油呐喊后,更加卖力地挥动着自己的拳头,看得一旁的众多孩子都热血沸腾起来,想要亲自上去打上两拳。

看过柳云父亲的表演之后,孩子们转而继续向着其他地方跑去,这一天,燕飞一直都远远跟在众多孩子的后面。

而也是在这一天,燕飞一如既往的看到了很多他想看的东西,有的村民双拳鼓动之下,就能震碎大石头;有的村民随手一挥,便能扬起漫天狂沙;有的村名张口一吐,就是震人心肺的音波等等的一切,看得燕飞是好生舒坦,这一幕幕的画面也在他幼小的心灵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此时,燕飞还沉迷在那一幕幕的画面中,脚下一个踉跄差点就跌倒了下去。

“我想什么呢?”燕飞自顾地笑了笑,接着快步向着自己的小屋走去。

这个时候,太阳已经开始西斜了,一抹抹余晖比起午间燥热光芒显得温柔多了,整个落水村也在这个时候显得特别的安详与宁静。

“吱呀”

“哑爷爷?你怎么还在这里?”燕飞有些吃惊地望着桌子前的老者,以前他午间不在的时候,老者都是直接将饭菜放在桌上的,可是今天老者竟然坐在这里等自己,这如何让燕飞不感到奇怪?老者微微一笑,指了指桌上的竹篮子。

燕飞随着老者所指的方向望了去,当看见那个熟悉的竹篮子的时候,燕飞的心里竟然充满了温存,仿佛那个竹篮中盛放的不是饭菜,而是温暖、关心与爱护。

一时间,燕飞的眼睛竟然有些湿润了,在落水村这么多年,还没有人这么关心过自己,虽然他是个孤儿,可孤儿也是人,也需要关心,也需要爱护。每每当这些关心与爱护传递到他跟前的时候,燕飞便感到原来自己也算是不幸中的幸福了。

“哑爷爷!谢谢你!”燕飞走到竹篮前,看着竹篮中盛放地饭菜,一时间无比的开心。

老者给燕飞所带的食物,大多都是荤菜,但燕飞却尝不出这些荤菜究竟是属于哪一种家禽的,不过对于燕飞这个十岁的小不懂来说,有的吃就不错了,哪里还管得了那么多呢?将老者带来的食物吃完之后,燕飞便走到了老者的跟前,这一次,他怎么也得看见老者究竟是怎么离开的。

老者笑了笑,将东西收拾好之后,便轻轻迈着步子向屋外走去。

燕飞的精神在这一刻高度的集中起来,眼睛一眨都不眨地盯着老者凝望着。

一步、两步、三步...当老者走到门前的时候,其身影竟然停顿了下来。

老者这样的举动倒是让燕飞觉得有些不知所措。

接着,老者的右手伸了出来,做了一个“跟我来”的动作,燕飞微微顿了顿,想也没想便给着老者走了去。

这一次,老者的步子迈得极慢,似乎怕是走快了燕飞跟不上一样。

燕飞对于老者一点抵触情绪都没有,相反在他的心中已经将老者当做了自己的亲人一样看待。 第三章哑巴老者和蔼地看了看身后的燕飞,嘴角轻轻一动,似是想说什么却又给收了回去,其脸颊上则是挂满了亲切的笑容。

接着,哑巴老者继续迈动着步子朝着前方走去,燕飞双眸微微一倾,看了看身前的老者,心中暗自嘀咕,这哑爷爷究竟是要带自己去什么地方。

天边的暗灰慢慢的笼显出来,与飞瀑遥遥相对的余晖已经远去,燕飞愣愣地跟着哑巴老者走着,只觉得四周开始变得越来越黑,虽然对于眼前的场所燕飞再熟悉不过了,可是在这个时候却总是感觉到有些惊悚。

突然,燕飞只觉得眼前一黑,仿似世界末日来临一般,眼眸中充满了无尽的黑暗。

下一刻,燕飞有些惊恐地睁开了双眼,然而睁开双眼之后的燕飞却发现,似乎一切都归于了平静,那一股由漆黑所带来的压抑感也随之消失不见,哑巴老者依旧慢慢走在燕飞的身前。

燕飞轻轻摇晃两下自己的小脑袋,有些不解地看着前面的哑巴老者。

当燕飞仔细端倪周围的景象时,他彻底震惊了,这里,这里他根本就没有来过,燕飞张开嘴巴一脸吃惊的样子,呆呆地站在那里一动也不动。

正在这时,走在前方的哑巴老者却突然停顿了下来,略显佝偻的身子微微一转,却是盯着燕飞微微谄笑了起来。

哑爷爷的这一笑,不禁让燕飞一颤,还不待燕飞开口说话,一道声音的响起却是差点夺了燕飞的魂。

“怎么?很意外是吧?”哑巴老者微微一笑,眼神直勾勾地盯着燕飞看着。

“啊?”燕飞先是一惊,整个人就像是被雷击中了一般,哑爷爷的突然开口倒是让燕飞有些惊天霹雳的感觉。

“哑爷爷?你会说话?你不是哑巴?”稍微收拾了一下惊讶的心情之后,燕飞开口问到,眼前这个老者给了他太多的神秘,太多的浮想,加之老者之前为燕飞所做的那些事,所以燕飞在这一刻却是好奇压过了恐惧,心中反而有些暗暗期待起来。

哑巴老者点了点头,说道:“飞儿,你现在已经十岁了,有些事情是该你知道的时候了。”哑巴老者说到这里的时候,突然变得深沉起来,似乎是陷入到了回忆之中。

哑巴老者脚步一移,就近找了一块石头坐了下来,燕飞也很知趣地坐在了老者的身边。

“哑爷爷!你有什么事情要告诉我啊?是不是关于我父母亲的呢?”燕飞闪动着双眼,十年来,他无时无刻不在幻想着自己的父母亲,甚至在他的心中,已经为自己那不曾见面的父母亲勾勒好了肖像。

老者点了点头,长叹一声,道:“飞儿,我叫薛峰,乃是你父亲的随从,你父亲叫燕无双,乃是无双城的城主!”老者说道这里的时候,眼神中竟然生出了一股敬佩。

燕飞点了点头,一个小大人的摸样,在这个时候他没有插嘴问什么,只是在他的心中则是暗暗记下了燕无双这三个字,因为那是他父亲的名字。

“当年,我跟随你父亲南征北战,取得了辉煌的战果,最后你父亲立足在了无双城,在那里,你父亲取了你母亲,梦瑶。”

不知不觉燕飞的神情变得越来越紧张,就连喘气声都变得大了起来。

“唉!原本一切都是那般的美好,但战火的来临,却是打破了一切寂静,而你,就是出生在那个战火连天的年代。”薛峰微微一叹,转眼看了看一旁的燕飞,露出一脸慈祥的笑容。

当年,在无尽的战火中,他怀抱着燕飞一路劈杀,杀得眼睛都红了,终于将燕飞送到了落水村,回想起十年前的那一幕幕,就连身经百战的薛峰都有些忌惮。

“薛爷爷,那后来呢?我父亲呢?还有我母亲呢?”燕飞急喘喘地问道,当年他出生在战火中,那自己的父母亲一定是经历了战争,他想知道自己最亲的人现在究竟怎么样了。

听到燕飞急促的问话后,薛峰不禁微微低下了头,有些哽咽地说道:“你父亲战死了!”

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将燕飞陷入到了无尽的冰窖之中,虽然从来都不曾见过自己的父亲,可是当薛峰告诉自己他的父亲已经战死后,他那颗小心脏却是震动地特别厉害。

“什么?”燕飞不愿相信自己父亲已经战死的消息,在他的心中早已经幻想好了一切,那里,有自己的父亲,有自己的母亲,他们一家人和和睦睦地生活着,可是现实的残酷却是让燕飞不得不承认,他的父亲,可能真的已经战死了。

“飞儿,你父亲虽然已经战死了,可你是燕家的血脉,你体内流淌地血液也应该如战火一样血红。”薛峰看着有些失落的燕飞说道,只是,对于一个十岁的孩子来说,这样的痛楚实在是太难以接受了。

两滴晶莹的泪水从燕飞的脸颊上滑落了下来,虽然他不曾见过自己的父亲,但是放听到薛峰说自己的父亲已经战死了之后,他的心还是一阵的绞痛。

“薛爷爷!那我母亲呢?我父亲战死了,我母亲呢?”燕飞的小手在自己的脸上随意的抹了抹,现在他只想知道,自己的母亲是否还活在世上。

见燕飞擦拭掉脸上的泪水,薛峰欣慰地点了点头,接着说道:“飞儿,你母亲还活在世上。而且生活得应该很好。”薛峰满脸无奈地说道。

“真的吗?薛爷爷那你能带我去见我的母亲吗?”听到自己的母亲还活着,燕飞变得惊喜起来,逝者已去,他不能一直都陷到丧父的痛楚中。

“不能!”薛峰坚定地回绝了燕飞的请求,不是他不愿意带燕飞去,就算他愿意,他也做不到。

听到薛峰这么果断地回绝了自己的请求后,燕飞有些失落,虽然失落,但他的心中却也暗暗有些庆幸,只要自己的母亲好活着,那么总有一天他们会见面的。

“飞儿,在你没有足够的实力前,你以后都不能问我关于你母亲的事情,当有一天你能向我证明你自己的时候,我会把我所知道的一切都告诉你的。”薛峰安慰着燕飞说道,他实在是不想再伤害这个年幼的孩子。

出乎薛峰的意料,燕飞并没有继续追问,反而从他眼中所投射出两道精光,在这一刻,就连一向老成的薛峰感到有些摸不清这个孩子的心中所想。

“薛爷爷!你说吧,足够的实力究竟是怎样?”燕飞转过头来看着薛峰,一副充满信心的样子。

对于燕飞能表现出这样的精气神,薛峰也很是意外,从开始到现在,只有很短的一段时间,难道燕飞就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回复过来了?还是因为从来都不曾见过自己的父母亲,因而没有多少感情?

薛峰不知道燕飞的心中究竟是怎么想的,这个孩子给了他一种看不清的感觉。

薛峰盯着燕飞看了看,想了想说道:“等你哪天能打败我了,就算是你有足够的实力了吧。”

燕飞并没有惊讶,虽然他不知道眼前这个人的实力究竟是怎样,甚至于在他的心中对于实力的概念都不是很清楚,但是他相信,总有那么一天,他会打败薛峰的,因为他的执念已经在心中落地生根。 第四章“薛爷爷,你放心吧!要不了多久我一定会打败你的。”燕飞带着坚定的眼神盯着薛峰说道。

见燕飞如此坚定,薛峰也满是欣慰,因为他明白,将来这个孩子所需要面对的是什么,只有拥有足够的实力,他才能在与那个势力对持的时候站住脚。

“恩,飞儿,我等着那一天的到来。”薛峰满意地点了点头。

直到这一刻,燕飞才开始注意其周围的环境,之前他一心想要知道关于自己的父母的事情倒是有些忽略这些了。

“薛爷爷!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周遭看了看,燕飞疑惑地问到,他清晰地记得,自己跟着薛峰没有多久就来到了这个灰蒙蒙的世界里,周围的一切似乎在一转眼之前就发生了变化,变得让燕飞都感到异常地陌生。

燕飞很疑惑,可是却说不出那疑虑的根源。

按理来说,燕飞对这里的环境应该非常熟悉,像他这样的十岁孩童,哪个不是成天东跑西逛,可是眼前的这个世界,却给了燕飞陌生而又阴森的感觉。

薛峰似是看出了燕飞的疑惑,双眸微微瞄了瞄四周道:“飞儿!这里乃是迷雾森林,乃是一个小型的空间!”

燕飞眨巴着灵动地双眼,思考了片刻后说道:“我知道了,我们生活在外面的那个世界是个大型的空间,只是为何我们村子里的人都不知道这里?”燕飞虽然想通了一些东西,但心中却还是疑惑为何落水村的村民却没有一个人提及这里。

“他们?”薛峰两眼一瞪,微带不屑地说:“要打开这样的小型空间是需要足够实力的,就你们村长的实力想要进入这里,我看起码还需要百年的苦修才行。”

“什么?”薛峰的这一句话着实将燕飞给惊住了,这些年来,他可是时常观看落水村村长罗成在飞瀑之下修炼,每每都让燕飞感到心血澎湃热血不已,可是在薛峰的眼中,似乎他们的村长罗成很弱小一样。

“薛爷爷!照你这么说,那你很厉害哦?”此时燕飞不禁猜想起薛峰的实力来,能打开连他们村长都进不来的微型空间,并且还把自己给带了进来,看样子,眼前的这个薛峰一定是个高手。

听到燕飞的夸奖,薛峰老脸稍稍一红,接着那红润稍纵即逝,对着燕飞说道:“我啊!也不是很厉害,但落水村最厉害的人我还不放在眼里。”

听到薛峰如此言辞,燕飞心中一紧,暗道:“连村长都不是薛爷爷的对手,以后在落水村有他给自己撑腰,他就什么都不怕了。”

薛峰的老练,一眼就看出了燕飞这点小心思,嘴角微微一扬道:“飞儿!你要记住,这个世界上,只有靠自己才最靠谱。”

听到薛峰的训斥声后,燕飞立马惊醒过来,对着薛峰直点头。

“薛爷爷!我这样称呼你没问题吧?”燕飞望着薛峰问道,当初薛峰还不曾暴露会言语的时候,燕飞都是一直称呼他为哑爷爷的,当得知了事情的原委后,燕飞才发现,薛峰乃是他父亲燕无双的手下,自己称呼他为爷爷似乎有些过了,不过看薛峰那满脸白须,一副老态的样子,倒是有个做爷爷的范儿。

“没问题,你父亲当年都是称呼我薛伯的,你叫我爷爷那也是理所应当的事情。”薛峰愣直了双眼盯着燕飞,深怕燕飞会该掉那个尊称一样。

“哦!原来是这样。对了薛爷爷,这迷雾森林究竟是怎么回事?”燕飞转眼看了看四周问到。

薛峰四下瞧了瞧说道:“这迷雾森林乃是你父亲当年开辟的,在迷雾森林之中饲养着许多奇珍异兽,你之前每天吃的那些荤腥儿可都是我从这里弄来的。”

“啊!薛爷爷你的意思是我之前吃的都不是一些家禽的肉,而是这里饲养的异兽?”燕飞神经一紧,之前那一顿顿美味的菜肴可是让他尝尽了口福,但燕飞玩玩没想到,自己竟然吃的是异兽的肉。

“当然了,家禽的肉有什么吃头?你吃了一年异兽的肉,身子骨已经比同龄人要强悍的多了!”

正在这时,迷雾深处传来了一声嚎叫,似乎是异兽在为自己打抱不平一样。

听到异兽的嚎叫,燕飞整个人不由紧张起来,这么多年来,他可没有见过什么凶悍的异兽,远处的那一声惊叫,不由让他有些毛骨悚然起来。

“飞儿!走,跟我一起去猎杀异兽!”薛峰在听到异兽的嚎叫声后,似乎是突然想起了什么,对着燕飞吆喝了一声之后便向着嚎叫声传来的地点奔去。

燕飞哪敢迟疑,脚下就像是踩了风一样,急急向薛峰追去。

眼看离异兽越来越近,燕飞的心却是跳得越来越厉害,当两人穿过了一片密密麻麻的灌木丛后,薛峰对着身后的燕飞做了一个“嘘”的手势。

见到薛峰这样的手势之后,燕飞赶紧屏气凝神,深怕因为自己而让这次猎杀出现什么意外。

“飞儿!你就呆在这里看着,等以后你的实力强劲了之后,这里就是你猎杀的乐园。”薛峰对着燕飞轻语说道。

下一刻,薛峰整个人就像是离弦的箭一样,“嗖”的一下便消失在了燕飞的跟前。

燕飞双眸微微一动,身子微微放低,慢步向着前方前进着。

此时,燕飞正躲在一个大石头的后面,接着将头轻轻伸了出来,想看看异兽究竟是什么样子的。

只见,大石块的前方有着一块大的平地,薛峰此时正站在平地的中央,双手背在身后,一副泰然自若的样子。

而与薛峰正对着的则是一个庞然大物,那异兽满身都是漆黑的皮毛,一双灯笼大的凶目在漆黑皮毛的映寸下显得更加可怕。

燕飞只是盯着那异兽看了一眼,便心里发怵,似乎身子骨儿都变得凉了起来。

此时,那异兽跟薛峰遥遥相对着,突然,薛峰朝着燕飞所在的位置看了看,接着,薛峰身子一动,就像一阵狂风一样猛地向着异兽奔驰了过去。

这一切发生的实在是太快了,快到燕飞根本没有看清薛峰的动作,快到异兽连最后一声呻吟都没能呐喊出来。

异兽在这一刻就像是秋天掉落的叶子一样,被狂风一阵狂扫,四散开来。

燕飞被眼前的这一幕惊呆了,他知道薛峰一定是个很厉害的角色,可是他万万没想到薛峰竟然厉害到了这样的程度,一个体躯庞大的凶兽,只是一转眼便被薛峰给斩杀掉了,而这一切发生的又太快,以至于燕飞都以为这是自己的错觉。

“真是可惜,只是一只低等级的猎猫,这样的异兽我平时都是不出手的。”薛峰瞧也不瞧那已经身死的异兽,径直朝着燕飞走来。

“薛爷爷?那异兽已经死了?”燕飞傻愣着问道,就在刚刚,那猎猫还生龙活虎地在自己的面前喘着粗气,可是这才多久点时间,那异兽便身首异处了,这一切快到让燕飞感到有些不可思议。

“死了!尸体都找不到了!”薛峰满不在乎地说到,对于他来说,猎猫这样的异兽,真的不值得出手,今天不是看在燕飞在场的缘故,他才懒得出手,平常像猎猫这样的异兽,他都是直接忽略掉的。

全能战神相关搜索

全能战神

全能战神小说

全能战神小说在线阅读

全能战神小说免费阅读

全能战神小说预览

全能战神

全能战神

全能战神

全能战神

全能战神

全能战神

后续精彩内容,请关注下方微/信/公/众/号,回复书名【全能战神小说、全能战神小说免费阅读】即可进行在线阅读!

上一篇: 全能战神小说、全能战神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下一篇: 最后一页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