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 > 正文

逆天战神小说、逆天战神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2020-11-20 10:08 编辑:珠沙华 指数:

逆天战神

逆天战神小说、逆天战神小说免费阅读

主角:

字数: 659091

状态: 246

推荐星级:★★★★★★★

小说导读:都市书屋手机版小说网(m.l474w.cn)

逆天战神小说简介:亚洲的繁华在炎黄,而炎黄的繁华在天海,天海繁华的却是在这条街,天京街上。无论任何地方都会有寂静的时刻,但是星海的天京街却是永远不会寂静下来,这里的繁华,带着几分绮丽。

逆天战神小说预览

第一章亚洲的繁华在炎黄,而炎黄的繁华在天海,天海繁华的却是在这条街,天京街上。无论任何地方都会有寂静的时刻,但是星海的天京街却是永远不会寂静下来,这里的繁华,带着几分绮丽。

雪梦天堂,被誉为世界上最纯洁的建筑,有着炎黄的泰姬陵之称,也是和拜迪的七星级酒店相媲美的酒店就屹立在这条繁华的街道上,这个唯美的天堂永远是许许多多人仰望的地方。在白色的大雪之中,在夜幕之下,越发的显得宁静和圣洁。

这栋建筑,完全是由世界干净的大理石建筑而成,形状一个立体的古琴的模样,古朴而又典雅,充满了艺术的唯美的气息。在夜幕之中,在那灯红酒绿的繁华街道上,她的屹立就像一个一尘不染的纯洁圣女,这条繁华喧嚣的街道,因为她的存在,却是多了几分底蕴,让人看起来,繁华却不浮华。

上面精致入神的雕刻,全部都是由全球最为著名的雕刻大师操刀,里面的任何一件都是精挑细选的杰作。这栋酒店正是全球十大商业家族之一的罗斯酒店第一继承人为他心目之中的女人雪卿建造,为博得红颜一笑,惊天之手笔,对爱的执着的那份真诚,终究成就了一段美丽的姻缘。也是这个娱乐和消息发达的社会一段被众人所熟知的动人的佳话。

但是事实就真的就如人们看到的那样吗?

这场让无数男人和女人都羡慕嫉妒的婚礼,就在这个接近于完美的天堂举行着。与外面冰冷的落雪相比,这栋唯美的建筑之中却是释放着所有的热情。衣着奢华的社会名流们齐聚一堂,在这个装饰极其奢华,却不失艺术唯美的几千米宽的大厅之中。红酒香槟,精致的食物,动人的音乐,很好的融合起来,欢乐的气氛弥散在整个的空中。

突然乐队的演奏停了下来,所有人的目光都投注到那从华美的大理石雕刻台阶下款款走下来的新娘和新郎。在场的每一个人,都被身着由巴黎时装大师亲自操刀设计的婚纱的雪卿吸引住,原本热闹非凡的大厅,却是陷入沉静之中。这个充满了艺术的华丽气息的大厅,因为这洁白的天使的到来,在瞬间失去了神色。

正如那位有着时装界的泰斗之称的巴黎著名服装设计大师所说,能让这个气质和音乐都要比白雪还要干净的音乐女神穿上我设计的婚纱,是我一生最大的荣耀。但是,我不得不说,再唯美的婚纱,在一个绝对完美的女神的面前,却只能是点缀。

冰肌玉骨,倾国倾城,在台上这个穿着一身白色的唯美的婚纱的女人,完全当得起这八个字。美得惊心动魄,动人心魂,加上那宛如冰山上的一朵只饮甘露的圣洁的雪莲一般的清澈的气质,一颗善良的心,却是让人想情不自禁的膜拜。这样的女人,如果其它女人内心的一点点天生的嫉妒都会觉得是一种卑微。

在华丽的水晶灯下,这个几近乎完美的女人,带着温婉的笑容,挽着她的王子一步一步的从大理石台阶,接受众人的祝福。只是没有人看到,被那白色的头纱罩下,那双无比清澈的眼神之中闪过的一丝黯然和落寞。她的眼睛,透过白纱,看着落地的玻璃窗外面纯洁的白雪,纷纷扬扬。

她那洁白的玉臂挽着的是一个身着燕尾服英俊的金发年轻男子,他比蔚蓝的海水还要柔和的眸子,充满无尽的柔情,在柔情之中,充满了无尽的狂热。看着挽着自己的手臂的那个天使,宛如刀削一般的脸上,露出灿烂的笑容。从此以后,这个众人所膜拜的女神,却成了他的女人。

片刻的失神过后,下面的宾客爆发出热烈的掌声,两人优雅的走下台阶,接受宾客们的祝福。绯红的玫瑰花瓣飘落,给那精致华美的纯手工地毯,铺上了一层动人的鲜艳。接着那雕刻华美的纯白雪梨花木打开,数十个身上带着残缺的艺人,脸上带着诚挚的祝福,走了进来,在那大厅中央,施展他们的才华。

每一个节目表演完毕,侍者便会送上一个厚厚的印着喜字的红包。看到这一幕,雪卿先是一阵意外,接着那充满了善良的光芒的眸子看着身边的罗斯格林,流露出一丝的感激。那樱桃般的小嘴在罗斯格林的脸上轻轻一吻,“谢谢!”声音像水晶一般纯净。

罗斯格林回吻了雪卿那如玉的脸颊,柔和道:“只要你喜欢,一切我都可以为你去做。并且我已经在筹划,在原来以你的名字建立的孤儿基金的基础上,再建立一个残疾人慈善基金。”

“谢谢!你是我的骄傲!我可以亲自去给那些艺人发红包吗?我想他们会很开心的。”看着下面的艺人精彩的表演,雪卿似乎想起了什么、

“只要你喜欢!”罗斯格林很大度的道,那双蓝色的眸子充满了浓得化不开的深情。

听到罗斯格林理解的话语,雪卿对着他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她松开挽着罗斯格林的手,走了下去,从侍者的手中接过那些厚厚的红包。

罗斯格林很为自己的这一招感到骄傲,但是又为自己的这个圣洁的天使和那些肮脏的乞丐,近距离的接触有几分抵触。

他看着下面表演的那些残疾人,那完美的嘴角微微的翘起,在他的眼睛的深处闪过一丝深深的不屑,作为一个全球十大商业家族之一的继承人,他哪一种表演没有看过,而且作为商人的残忍,让他将世俗的情感,当成达到自己的目的的棋子。开始的时候,他还能看着下面的艺人用心的表演,但是很快他便将目光集中到了雪卿的身上,看着她,永远是一种最高的享受。

很明显,他是成功的。他用钱,赢得了一个好名声,也赢得他最珍爱的人的感激。

一个身着白色的风衣的年轻人,抱着一把古朴的古琴,走进了最中央,这是最后一个出场的艺人。没有像其它那些艺人一般鞠躬,笔挺的腰杆站在最中央,身上散发着一股出尘的气质。

他的出场,顿时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不少人的眼睛最终落在那两个空洞的眼眶之中,闪过几丝遗憾和怜悯。但是那个站在最中央的年轻人,却像一朵高洁的白莲,散发的是一种不同凡俗的气质,没有一丝的自卑的色彩。

那清秀的脸上露出一丝温柔而又淡漠的微笑,那双空洞的眼睛微微转了过去,很准确的看向这场女主人雪卿。看到这个清秀的年轻人,尤其是那双空洞的眼睛,雪卿的身体一颤,那樱桃小嘴情不自禁的张开,眼睛之中带着惊喜而又痛苦复杂的神色,一滴清泪从她的眼眶之中流了下来。啪的一声,准备的红包,从她那双完美无暇的手上掉落下来。

一直注视着雪卿的罗斯格林在第一时间便发现了这一异况,看着场下的年轻人,他的脸色大变,那双刚刚还是柔情似水的蓝色宝石般的眸子,在下一刻变得阴狠而刻薄,那英俊的脸上露出狠厉的神色。

在场下的宾客之中,一个坐着轮椅的中年人看到这一幕,脸色也是大变,死死的盯着在场中间的年轻人。 第二章“阿寒,是你吗?真的是你?你不知道,我太高兴了。”语气之中充满了发自内心的欣喜。说完,整个人没有丝毫的迟疑,扑向站在中央的左寒。但是在跨入中央的舞台的时候停了下来,因为她看到了一个严厉的目光,从宾客之中的那个坐着轮椅的中年人身上射了过来。似乎在提醒她注意场合,而站在最上方的那个完美的王子的罗斯格林嘴角抽动了一下。

那个年轻人,对着雪卿的反应却是没有多大的反应,微微一颔首,便坐在早准备的琴台上。

他背在背上的那个长方形的包在琴台上打开,一个黑色的漆盒出现在众人的眼前。很古朴黑色的汉漆长方形盒子,但是盒子的最中央印着一支散发着一种庄严意味和身份象征的古代酒爵。极其精细,栩栩如生,从酒爵之上,人们似乎可以感觉到一股扑面而来的贵气和威压。

不少在场的古董收藏者看到这个图案的时候,眼睛俱是一缩。因为和古董打过漫长的时间的交道的他们自然知道,这不是凡物,绝对是珍品,就是那光滑的汉漆散发着苍老的气息,就知道,这不是现在人制造的。古有买椟还珠一说,能有如此工艺的盒子装载的,其中的东西一定非凡。

不少人的眼睛都盯着那轻轻的抚着木盒的那双修长如玉的手。很想知道,这个外壳即使价值连城的盒子里面是什么宝物。左寒丝毫不在意边上人的注视和反应,打开木盒,脸上露出虔诚之色从盒子之中捧出一古琴,他的手是平稳的,却又是郑重的。

待到古琴出现在琴台之上,几乎在场的每一个人都发出一声惊叹,就是脸上带着阴狠的罗斯格林的脸上也是露出一丝惊讶。

华丽的黑色映入所有人的眼帘,摆在那红木的琴台之上的是一把,伏羲式古琴,炎黄最为古老的古琴款式。黑色的汉漆上留着斑驳的古纹,古琴的十三个琴徽俱是古代的酒爵的形状。“好琴!”待琴一出,就赢来了众多人赞叹。

这样的好琴,不是一般人能够拥有的。而且加上刚刚这个年轻人散发出来的气质,让周边那些带着怜悯和不屑的人,眼睛之中多了几分好奇。

左寒白皙如玉的手轻轻的举起,就要落在古琴之上。所有人再次期待着这个拥有如此的至宝的年轻人的表演。

“慢!”在最前方的罗斯格林突然喊道。所有人的目光再次转移,看着要阻止这场演奏的罗斯格林,不少人的眼睛之中露出几分失望。就是雪卿露出了不满的神情。

罗斯格林脸上依旧带着文雅而温和的微笑,那一刻的阴狠,在他抬起头的那一瞬间便是消失不见了。他对身边的保镖吩咐了一下,转过头。大方的走到左寒的面前,很优雅的行了一个贵族的爵士礼仪。

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很高兴,能有如此雅人来到我的婚礼。罗斯格林,感激不尽。”随即,抬起头,对在场的宾客露出歉意的笑容,慨然道:“古代的弹琴礼仪,在弹琴之先却是要洗手,焚香,以示虔诚。我相信,能获得如此宝琴之人,必有不凡的技艺。在我和雪卿的婚礼上演奏,我这个主人也不能失了礼数,让宝琴沾染上了凡尘。”

他拍了拍手,两个身着旗袍的侍女走了进来。手中各自捧着一白玉香炉,一个却是紫金脸盆,两样也是不俗之物。甚至从外表的奢华看来,这两样东西却是要超过古琴。毕竟材质上,要好得多。

雪卿看到罗斯格林的表现再次一颔首,脸上还露出几分歉意,眼睛之中闪过一丝欣喜。再次看着左寒。左寒虽然看不到,但是能感觉得出雪卿对罗斯格林的在意,心里没有来由的感觉到一种酸楚。自己面前的那一炉燃烧着龙诞香的香炉,和一盆发着微微响声的清水,那空洞的眼睛向罗斯格林那一方向看去。

看到对方那如两个黑洞一般的眼眶,罗斯格林的心一颤,因为被那两个空洞看着,罗斯格林似乎被看穿了灵魂,难道他知道了什么?但是很快,他便从心里否定了这个想法。他再厉害,也是一个瞎子,而且是一个年轻的瞎子。怎么可能知道其中的猫腻,这不可能!但是他的眼睛还是落在那盆水和那个香炉上。

左寒摇摇头,深吸一口气。“雪卿你知道吗?我这样做,全是为了你。你这样一朵雪莲,不应该被这个内心恶毒的人所拥有。不要怪我!”修长如玉的手伸入紫金脸盆之中。是温水,但是温水之中却渗透出几丝冷意,他将手洗干净,然后从盆中拿出他的手。边上的侍女用洁白的丝绸将他的手擦干净。

待到他的手深入紫金盆的那一幕,罗斯格林脸上露出得意笑容,因为他已经掌握了结局。他不经意的对场下的宾客之中,坐在轮椅上的那个中年人轻轻点了点头。

雪卿这个比雪还要纯洁的天使,此刻再也说不出话来,眼睛看着那个年轻人,似乎,那就是她的一片天。除了这片天,她的眼睛之中,再也容不下任何的东西。

“此曲的名字叫做逝水流年!”那宛如银子一般清亮的声音说完,那双洁白的手在琴弦上流畅的轻抚,淡淡而空灵的琴声在整个的空间响了起来。

那琴声就像温柔的春风的诉说一样,流淌在所有人的心中,让人不由自己的想起往昔的时光。这琴声一出,雪卿的那双清澈眸子之中的泪水,就像泄洪的水流一般倾泻而出。

曾经有这样一个故事。 第三章一个小男孩和一个比他大五岁的小女孩,他们都是孤儿,一起生活在孤儿院,相依为命,青梅竹马。只要女孩喜欢的事情,那个小男孩都会尽自己的全部力量去做,无论是否做得到。只要那个女孩喜欢的东西,那个男孩会尽自己的能力去满足。有人欺负女孩,这个小男孩便会挡在她的前边,用自己的倔强和鲜血守护着她。

女孩喜欢弹钢琴,在孤儿院之中那架老钢琴上,女孩的音乐天赋得到了完美的发挥。

而这个男孩,却是安安静静的坐在边上,脸上带着虔诚的笑容,倾听着这个女孩所有的演奏,那是他最快乐的日子。

后来,那个女孩眼睛得了病,一种无法治愈的病,她的世界因为这个病,陷入到无穷的黑暗之中,唯一的办法却是换掉那双眸子。这是一个金钱和自私的社会,孤儿院没有钱买一对眼珠,即使有钱,谁又会将那对眼珠贡献出来。这让一个充满了光明,对未来充满着希望的女孩一下子落入绝望的深渊。

就为一句我要你幸福,那个男孩子,甘愿失去明亮的天空的阳光。将自己的眸子送给了那个女孩,而且为了不让那个女孩知道,伤心,他悄悄的离开了那个孤儿院,留给她的是一个美丽的谎言。

她的音乐天赋获得了众人的认可,取得了辉煌的成就,冠上了女神的光环。他却躲在一个角落,静静的感受着,属于她的音乐,属于她的快乐和幸福。但是没有人知道,其实这个男孩的音乐天赋,却是要远远超过那个女孩。

随着琴声的起伏,雪卿再也无法掩饰内心的感动和痛楚交织的情感,痛哭流涕,在琴声下,在场的所有人似乎感受到一种真挚无私的感情,那种感情却让所有的情绪都变得卑微。

有一种爱,没有声音,却爱入骨髓,眼前这个空着眸子的年轻人,正是用自己的行为完美的诠释着这种爱。

谁说这个世界真爱不存在,谁说这个世界,没有人不自私,没有爱,不参杂着杂质。爱是存在的,就如这水晶一般的纯洁的爱恋,没有一丝瑕疵,让人感动,让人震撼。

琴声停了下来,整个的大厅却弥漫在一种动人的气氛之中。只有两个人,从琴声之中听到的是恶毒,听到的是嫉恨。罗斯格林看着那白衣飘飘的左寒,那清秀的脸上的执着,那蓝宝石一般温柔的眸子此刻却是通红一片,像一只要择人而食的饿狼。通红的眼睛之中露出嘲讽的神色。

突然,左寒那有几分苍白的脸变得像纸一样惨白,一口黑色的鲜血从他的口中喷涌而出,全部喷到了那黑色华丽的古琴之上。

看到这一幕,雪卿再也抑制不住自己内心的感情。迅速的跑了过去,用自己的双手死死的抱着左寒,泪水潸然而下。“为什么?你要骗我!为什么你要那么傻?为什么,你要将所有的痛苦和悲伤承受,为什么你不给我补偿你的机会?”晶莹的泪珠,像一颗颗的珍珠打落在他的脸上。

左寒的手颤抖着伸了出来,抱着雪卿,苍白的脸上露出一丝悲伤而又开心的微笑。轻声道:“因为懂得了爱情的人,都是傻子!为你付出,我傻得幸福。你的善良,你所做的一切,让我感觉到,一切都是值得的。还有,我不允许内心阴暗的人来玷污你,所以,今天我来参加你的婚礼。如果他配,我会祝福你,但是他不配,他害怕我抢走了你,害怕我!所以他用毒,要杀掉我。可是他不知道,你对我的感情,却是像姐弟的感情一样,你重视他。而我却不要这样的感情,我要你爱着我。我要带他一起离开这个世界,卿儿姐姐,不要怪我好吗?”

“不!阿寒!我是爱你的,你知道吗?我是爱你的!不要离开我,不要离开我。”雪卿死死的抱着左寒,就像抱着自己的生命一般,害怕自己稍微松开一点,自己的生命就会离开。此刻她才知道,自己的心究竟爱着谁,此刻的她才知道,为什么,她在婚礼上,却是那么的迷茫。她才明白,自己找了近十年的他,在自己怀中死去,她的心又是多么的疼痛。

听到雪卿的表白,左寒抬起头,脸上露出开心的笑容。轻轻的呼吸着雪卿的体香,他要记住这味道,永远的记住这一味道。喃呢道:“这是我唯一拯救你的方法,罗斯家族太强大了,如果有来世,我一定会成为一个强者,让自己有守护你的力量,我爱你!”说完再也没有了生机。

在他说完那个“你!”字之后,他抱着雪卿的手落在地上,身体慢慢的变得冰冷而僵硬。。在他死去的那一刻,突然那古朴的爵琴爆发出璀璨的光芒,凌厉的声音在空中响起,似乎是一种严厉的质问,是一种无法抗拒的控诉。

所有的人都从两个人拥抱的震撼之中醒了过来,突然,站在正前方,带着胜利者的微笑的罗斯格林发出一声凄惨的叫声,倒在了地上,那英俊的脸上却是再无半点生机。看到这一幕,边上一个衣着朴素,但是却散发着古朴的气息的老者睁大眼睛惊骇道:“魂之音!魂之音!竟然是魂之音!”

再所有人的注视之中,那古琴化成了一片片白合,像一条白色的飘带,飞出这宏伟唯美的建筑,消失在茫茫的大雪之中。 第四章阴冷潮湿的牢房,散发着阵阵刺鼻的恶臭,幽暗的光线从高高的天窗上射了进来,不但没有增加这里的温度,反而让这个阴冷的牢狱显得更加的阴冷。这里是属于蟑螂、老鼠和臭虫的天下。

哆!哆!几声脚步声响起,两个身穿黑色铁甲,手握钢刀的卫士从大牢的门外走过。其中一个卫士,转过头,看着躺在那发臭的草之中满身血迹生死不知的单薄的年轻人。眼睛之中闪过一丝怜悯。

摇了摇头,对边上那个卫士道:“这年轻人,为了一个女人,竟然要和爵将大人的儿子斗,这不是送死吗?不说爵将大人是秋叶城的城主,可以调动千军万马。单单是他身为林楠郡前一百的高手,和他斗,想起来就可怕。说实在的,我倒是真佩服这个年轻人的勇气。这次不是被杀掉,就会送入魔兽山脉的晶矿之中做奴隶。如果是前者还好,死了一了百了!如果是后者,简直是生不如死啊!那里的奴隶据说有时候,是人吃人啊!你看他被那些金爵铁卫打成这样,他到那里,只有被吃掉的可能。”说完摇了摇头,很是叹息。

边上那个像瘦猴子一般的卫士眼睛之中闪过一道嘲讽之色,刻薄的脸上露出厌恶的神色,做惯了顺从的奴隶的他,比起那些上位者更加的讨厌有人打破规则。

用厌恶的语气道:“那不是勇气,那是愚蠢。现在得罪了少城主,不但他自己被金爵铁卫用尽各种手段折磨了阵阵一个时辰,全身每一寸都被打碎,变成一个残废躺在地牢之中。他的父母和家族也不好过,如果是一般人,他这个左家的远亲血脉还有半点用处,但是在少城主大人眼中,他们就和那卑贱的平民一样。想捏死,就捏死。

虽然我们少城主大人有大量,有着爵者实力的他,并没有和他们家族的人计较,不然动动手指,不然他统领的金爵铁卫一出动,左家就在秋叶城除名,一个三流家族而已。

你知道吗?我听我那个在城主府工作的婆娘说,昨天晚上,他的双亲在城主府门前跪了一天一夜,膝盖都跪肿了,头都磕破了,想要少城主饶恕他一条性命,但是结果被金爵铁卫在第二天用乱棍扫出城主府,在被拖出去的时候,那鲜血据说流了一地,估计也只剩下半条命了。

左家的家主更是亲自将自己那貌美如花的女儿送到了少城主的府邸之中,据说当天晚上,城主府之中传出了一声声女人的尖叫之声,整整响了一夜。第二天抬出来的是一具女尸体,惨不忍睹。别说,我还真羡慕那些金爵铁卫们,跟着少城主,却有享不尽的福气。”那个瘦猴子卫兵,双眼冒光,似乎他也是其中一员。

听到这,边上那个卫士笑骂道:“就凭你这几斤几两也想进入金爵铁卫,你省省吧,那些可都是练体高手,据说其中卫队长更是凝结成了战爵的战士。

刚刚那个惋惜的卫士走过牢房的门口的时候,手微微一动,弹出一个白色的纸团,落在那个倒在那里的少年的身体不远处。接着,两人渐行渐远,声音也越来越低,最终消失不见。

这个死气沉沉的牢房恢复了死一般的寂静。突然那个躺在血泊之中的身体慢慢的蠕动了一下,一大口黑色的鲜血从他的口中喷了出来,那个虚弱的身体翻转过来,慢慢的,他惯性的睁开眼睛,那双死鱼一般的眼睛开始变黑,从而有了几分生气和灵性。

躺在牢狱之中的左寒,至今都无法相信发生的事情,因为他已经在一个陌生的身体之中,而且能够看到这外面的事物。是的,他不再是瞎子,他能看清楚周围的一切。

他自己中了罗斯格林用黑紫香烟和冰寒之水混合的剧毒,在他离世的时候,他施展出了魂之音,将罗斯格林的魂魄震碎。在他带着不舍,要消散在天地之间的时候。摆在他身前的古琴,那十三个古代酒爵形状的琴徽散发出七彩的光芒。待到他恢复知觉,他发现自己存在这个陌生的身体之中。

随着他的灵魂融入这具尸体,知觉开始慢慢的恢复过来。他的鼻子之中,闻到一股血腥的味道,那是他自己的血,接着一阵阵刺心的疼痛从他的身体之中蔓延,整个身体没有一丝完整的地方,疼痛得让他感觉到无比的虚弱,似乎在下一刻刚刚活过来的自己就要死去。

但是左寒的不甘心,和这具身体之中另外一股意识的不甘心,要活下去的愿望,却让他保持着清醒,不敢睡去,因为他知道,一旦自己睡去,那么他将永远不会醒来。

突然左寒强烈的求生意志,似乎牵动了某一样东西,从他的眉心之中流出一股淡淡的蓝色的光幕,渗透在他的身体之中,如果在外人看到,就会惊骇的发现,在左寒的眉心有一只古朴的爵,现出一个淡淡的虚影,即使是虚影,也能看出它的古朴和深邃。

被蓝光洗过,一股清凉的真气,从他的身体流淌而过,就像生命的露水滋养着干涸的土地一般,他的身体的疼痛慢慢的退却,他长出了一口气,最终还是活了下来。

那两个守卫的话语飘到他的耳朵之中,他的脑海之中的另外一股残存的意识散发出一股深深的怨气。那股怨气一升起,顿时有什么东西要融入到他的意识之中一般,两股意识相交融,交锋,让左寒的灵魂再一次飘摇不定,头痛欲裂。

那种无法抑制,深入骨髓的头痛,让左寒几乎想要放弃,一拍两散。但是他从不言弃的性格,和发自骨子里的坚强,让他从这几乎无人能够忍受的情形之中挺了过来。随着意识的交融他的脑海之中多了许多的东西,有情感,也有知识。

他的眼睛再一次露出震惊的神色,他不但复活了,而且他穿越了。穿越到了另外一个世界,重生在一个被折磨而死的人身上,通过融合残留的记忆,他懂得了不少这个世界的东西。

逆天战神相关搜索

逆天战神

逆天战神小说

逆天战神小说在线阅读

逆天战神小说免费阅读

逆天战神小说预览

逆天战神

逆天战神

逆天战神

逆天战神

逆天战神

逆天战神

后续精彩内容,请关注下方微/信/公/众/号,回复书名【逆天战神小说、逆天战神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即可进行在线阅读!

上一篇: 逆天神通小说、逆天神通小说免费阅读
下一篇: 最后一页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