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 > 正文

逆天神通小说、逆天神通小说免费阅读

2020-11-13 12:35 编辑:恋梦红尘 指数:

逆天神通

逆天神通小说、逆天神通小说免费阅读

主角:

字数: 887033

状态: 253

推荐星级:★★★★★★★

小说导读:都市书屋手机版小说网(m.l474w.cn)

逆天神通小说简介:茫茫苍宇,星河恒沙,无数世界!

地球青年,意外重生沧澜世界!这里武道盛行,弱肉强食,强者为尊!

身中困道三锁,武道中断?

看他如何另辟蹊径,独创神奇功法,强肉身,炼神魂,筑逆天神通!

浩瀚宇宙,大道苍茫!

看他如何从零开始,冲破重重枷锁,逆战无穷世界,君临宇宙洪荒!

迷离的身世,万千的种族,强大的神通!诸天万界,谱一曲不灭神话!

逆天神通小说预览

第一章漠南!

顾名思义,大漠之南!

北接噶尔拜瀚海,西临阿尔泰山,南部毗邻祁连山,西达黑河!

这里是漠南的一个小山村,本是一处山清水净的地方。可惜随着环境的破坏,大漠南侵,这里的居民早已搬迁到他处!

村北的一个小山头之上,有一个孤独的小坟,面向山村,立在这里!

墓碑之上,刻的是——爱妻夏兰之墓!

墓前,站在一个身材消瘦的青年,戴着一个宽大的贝雷帽。

越过帽檐,可以看见一张苍白的脸庞,透着棱角分明的冷峻,乌黑的双眼深邃中又透出一层灰白的死气!

青年苍白的双唇蠕动,风中,断断续续的传来一声声沙哑的词语!

夏兰……我们……大仇已报……回来陪你……葬在一起……

突然,一阵大风夹着黄沙狂袭而来,青年微微眯上双眼,宽大的贝雷帽被狂风吹上了天!露出了青年同样苍白的头皮,赫然是寸发不生!

“呵!时日无多了啊!”青年抬头看了一眼被吹上青天的贝雷帽,神色中带着一丝解脱,一丝欣慰!

低头看着身前的墓碑,眼中尽是柔情,喃喃道,“夏兰,不用等很久了!”

“轰轰轰……”

突然,地面一阵颤动,青年脚步踉跄,身子有些不稳!

“这是……地震!”青年脑海之中,掠过这个念头!

下一刻,这个小山坡一阵剧烈抖动,青年倒下身子,抱住了身前的墓碑!他感觉周围一阵耀眼的强光闪过,不由闭上了双眼!

“又来了!”

闭上双眼的青年此时却是眉头紧皱,全身一阵剧烈颤抖!脸上,头上,斗大的汗珠立刻滚滚而出,青年的衣服也是瞬刻之间,便被汗液侵透!

头颅之内,一阵撕心裂肺的疼痛传来!青年牙齿紧咬,一缕鲜血从嘴角流出,那是用力太猛,牙龈被压迫出血,但这丝毫不能减轻青年的痛苦!

只见青年猛然睁开双眼!

周围的强光已然不见,整个小山坡好像被包裹在一个大水泡之中,穿行在一个五光十色的通道里!

但这些,青年都无暇注意!

他只最后抬头看了一眼抱着的墓碑,便眼前一黑,晕死过去!

漠南,原先的小山坡,赫然不翼而飞!留在原地的,只有一个深深的大洞!

洞底,隐约可见一些复杂奥妙的纹路!不过这些都不重要了,因为,小山坡是沙漠与小山村遗址之间唯一的屏障,小山坡消失,这里很快就会被沙漠埋葬,一切的痕迹都会被抹去!

“哼!”

青年一声闷哼,睁开了双眼!头颅内撕心裂肺的疼痛已然减轻不少!

青年第一眼看了看抱着的墓碑,不由松了口气!

墓碑完好无损,小小的坟墓也安然无恙!

“嘶……”

青年艰难的爬起,站起身来,不过身形却是蓦然定住,瞳孔紧缩,口中更是一阵倒吸凉气的声音!

他看到了什么?

血色的天空!

血色的大地!

血色的世界!

青年双目怔然,嘴角颤抖着,艰难的吐出一个个传说中的字眼!

“神龙!凤凰!大鹏!天使!魔鬼!巨人!……”

“竟然……都死了!”

只见,青年所在的小山坡正屹立在一个巨大的战场中央!

四周,都是传说中的生物!

山脉一样的巨龙!

山峰一般的巨人!

狰狞的巨魔!

圣洁的天使!

……

更多的,是他叫不上名字存在!

小山坡在这里,很渺小!

青年放眼望去!

神龙被斩成两段,鲜血仍在涓涓流淌!

凤凰被撕掉翅膀,鲜艳的翎羽仍旧栩栩如生,泛着神光!

一个四翼天使,洁白的翅膀仍然泛着圣洁的光芒,胸口处,一根长矛贯体而过,金色的鲜血仍在滴落!

握着长矛的生物,头生双角,身上长鳞,浑身漆黑,他的胸口被天使的巨剑洞穿,狰狞的双目还泛着血光!

一个拿着战斧的人类模样的巨人,头颅不见了!

一个骑在麒麟身上的人类,被一根长枪连同麒麟一起贯穿,钉在地上!

一个头生三眼的人类,一支箭从第三只眼射入,贯穿了头颅!

一个巨大的石头脑袋,之下,是一地碎石,隐约还可以分辨出那残破的石质四肢与躯干!

……

战场之上,到处可见掉落的兵器!

断裂的长刀与长剑!

斑驳的战矛与战斧!

……

入目处,最多的,还是一片枯骨!

这还只是青年视野范围之内的!更远处,隐约可见更多的强大存在!

“这到底是哪里……”

青年喃喃自语,一步一步走下山坡!神话传说中的存在纷纷现身!战死在了这里!他们到底是为了什么!

血色世界一片死寂,只有青年脚步落下的声音,一切显得死寂又诡异!

“噗……”

青年刚走下山坡,一只脚才踏上血红的大地,一口鲜血便狂喷而出!

青年只感觉一股排山倒海的压力向他辗压而来,身形立刻倒飞而回!落到小山坡的地面之上!

“噗……”

青年五脏六腑一阵剧痛,全身骨骼也不知断了多少!不由又大吐一口鲜血!苍白的面色闪过一阵晕红!

这也幸亏青年只迈出半步,就被巨大的压力辗压而回!要不然,非得被压碎不可!

“咳咳……”

青年吐了口血沫,缓缓坐起起身来!

这点伤痛相比颅内的疼痛,根本就算不了什么!

“没想到!我竟连一步都迈不出去!”青年苦笑一声,回头看了看山头的小坟,嘴角露出一丝幸福的微笑,“但至少,可以来陪你了!兰!”

医生说,他的生命最多还能维持三天!

半日后,青年缓缓站起,缓慢的迈着步子!

他身上的骨骼也不知道断了多少,每迈一步,钻心的疼痛便如潮水般侵袭全身,但青年不管不顾,一步一步,绕着小山坡缓缓前行!

死前,至少,要将这个神秘的世界看清楚一点!

……

一天一夜后,青年已经很虚弱!

这个世界没有日夜之分,不过这还不足以扰乱青年的敏锐的时间观!自埋葬女孩那天,他的生命,就是在一点一滴的数着时间!

青年蓬头垢面!胸前,吐出的鲜血已经结痂!脸庞,苍白的面色已经变成惨白!

深邃的双眼,死灰之色越来越浓!瘦弱的身子仿佛随时都会倒下!

一天一夜,没吃没喝,他的步子已经很慢很慢!

期间,颅内的疼痛又侵袭了几回,而且频率越来越快!每一次,都是晕死过去,醒来后,他继续绕着小山坡前进!

现在,他又回到了原点!

一天一夜,他终于绕着这不大的山坡走了一圈!

他发现,山坡周围,满布着复杂神秘的纹路!

整个山坡,似乎就是被这种纹路保护着!

他尝试着去看,但是眼前却是一片迷蒙,颅内的疼痛一阵接一阵!

这些纹路,似乎有着某种神秘的力量,他根本看不清!

“时间不多了……”

青年感受着颅内一阵一阵的疼痛与眩晕,抬头看了看山头的墓碑和小坟,艰难的抬起步子!他,该上路了!

半日后,青年终于爬上山坡,来到墓碑之前!此时,他的双眼已然看不清了,连颅内的疼痛都有些飘忽!

眼前越来越模糊了!

他看了一眼这越来越模糊的血色世界!

“兰……有这些存在陪葬,我们……”青年还没说完,头颅却是颓然一低!

嘴角,还留着幸福的微笑!

眼角,却有一滴泪珠滑落!

似乎在回忆着那似水的明眸!那翩跹的靓影!那如歌如梦的岁月!那再也不回去的曾经……

就在青年闭目的那一瞬间,整个血色世界却诡异的猛然一震!

一黑一白两道灵光凭空出现在青年面前,相互缠绕,流转不休!

似乎踌躇了片刻,却猛然一头扎进青年的脑门!

…… 第二章望岳城!

这是位于望岳山南麓的一座小城!

望岳山是位于望岳山系最南端的一座山,也是整个望岳山系最高的一座山峰!

望岳城南,汀兰别府,演武场上!

“呼呼哈嘿……”

“呼呼哈嘿……”

一个略显稚嫩的声音从演武场上传来!

这是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长发披肩,剑眉星目,皮肤白里透红!稚嫩的面庞隐约中透出一丝冷峻,一双星目却是深邃异常!

此时,正赤膊着上身,练着拳!拳是基础的炼体拳,每个初学者必学的功课!一般都是十岁以内孩子的启蒙拳法,不过少年练起来却是异常认真!

“二少爷,族长让您明日午时去府中!”

演武场门口,一个老态龙钟的老者招呼道!

老人是汀兰别府管家胡老,一个孤寡老人!此时,他正兴致勃勃的看着少年在演武场演练着基础拳法,一脸欣慰!

少年名叫段岳!望岳城段家二公子!

“嗯,知道了,胡老!”

段岳应了句,继续练着拳!

胡老原名胡青,无儿无女,因段家家祖对其有恩,服侍岳家已有三代人,忠心耿耿!

十年前,被段岳的父亲安排来照顾段岳的起居!别府中的人事财事物事等一应物事都由胡老一手打理!

整个汀兰别府也就这老少二人!

“这里应该是我的识海!”

晚饭之后,段岳盘膝坐在自己的床上,五心向上,静静冥思!

须臾,便感觉自己进入了一个白茫茫的空间,空间不大,方圆一米左右,周围都是茫茫的白色雾气!

识海之中最显眼的,就是空间中心,一黑一白两道灵光,酷似阴阳鱼首尾相接,旋转不休!

神奇的是它并不是一个平面,而是个球体!无论段岳从哪个角度看,都是黑白两色各占球体的一半,像星球一样缓缓自转!

“先天不灭灵光!这应该就是我神魂未灭,并且穿越到这个世界的缘由了!”

段岳看着旋转不休黑白球体,神色复杂,叹了口气,“也是你,将我囚禁了十多年啊!”

对这个黑白球体,段岳唯一知道的信息,就是这东西叫先天不灭灵光!而且是两道!

“两道灵光!难道是血色世界……”段岳的眼神复杂而忧伤!

这个名为段岳的少年自然就是当初那个青年!

青年名叫陈晨,地球二十一世纪的华人,孤儿!

因为一场意外,走上复仇之路!一番波折之后,终于大仇得报!

而这时,他已然是一尊商界帝王!

但是,正是事业巅峰期的他,却断然散尽钱财!孑然一身,去了一个漠南废弃的小山村!

没有理解,惊人的财富不要,大好的前途不顾,他到底是为了什么!

最后,还是他的私人医生透露,他,得了脑癌!

但是,人们还是不理解,拥有惊人财富的他为什么放弃治疗,独自一人,去了一个没人居住的小山村!

曾经举世瞩目的他,从人们的视野中消失了!

从此之后,再也没人见过他……

直到……一本自传的发现……

他的一生,像彗星一样短暂、璀璨又孤独……

而这一世,他名叫段岳!

母亲因他难产而死!而他,却从小痴傻!

是的,就是痴傻!当然并非天生如此!一切都是因为血色世界里突然出现的那两道不灭灵光!

当初他身死之后,神魂却未灭!

被突然出现的先天不灭灵光护持着,浑浑噩噩中不知经过多少波折,最终投身到了一个还未生心智的胎儿身上!

但是,事情并未就此结束!

当时的他还未从这突变中反应过来,就发现,他被困住了!

是的!他的神魂被困在了先天不灭灵光之中!不得解脱!虽然可以感应外界,却根本脱不了束缚!

肉身没有神魂主持,如同行尸走肉,只余本能!

在外人看来,段家二公子就是个傻子!

他被人嘲弄,欺侮,甚至下人都看不起他,不拿他当人看!

段岳的父亲看不下去,将年幼的他安排到了他母亲的故居,汀兰别院,并派胡老侍候左右!

就这样,段岳的神魂被困先天不灭灵光中整整十六年!

整整十六年的痴傻儿!

十六年来,他从迷蒙无助,到自强不息!从浑浑噩噩,到矢志不移!

他想了很多!世界没有他前世见过的那么简单!

血色世界!神魔战场!他身死魂存,转世投胎!

那夏兰呢,她会不会也还存在,存在这茫茫苍宇的的某处,或者,还在等着他去解救!去唤醒!去复活!

痴傻其间,他能够感知外界!也隐约听闻,这个世界存在一些大能,他们无所不能!

既然如此,他,也要成为大能之辈!甚至是超越!直到,达到复活她的境界!

对此,他坚信不移,因为,他有——先天不灭灵光!

一十六年来,先天不灭灵光虽然困住了他的神魂,但是却也在慢慢的滋养他的神魂!

现如今,段岳的神魂在量上虽然没有增加,但却凝实异常,至纯至净,这是质的提升!

直接的结果就是现在的段岳过目不忘,悟性极强,灵觉聪敏异常!

而且,最重要的是,他居然可以内视!

能够随时掌握自己修炼的状态,直观的“看”到修炼的成果,避过不必要的弯路,直击根本!

这对于武者,是不可多得的宝藏!是多少人想都不敢想的!

“可惜,这先天不灭灵光根本接近不了,我也只知道它的名字,其他的却根本一无所知!”

段岳将手伸向先天不灭灵光形成的球体,明明就在眼前,却根本触及不了,像隔了无穷空间!这种空间违和感让段岳头晕眼花!

“不过好在不灭灵光还有被动技能!”

通过几个月的体验,段岳发现,这不灭灵光不仅对神魂有特殊效果,对肉身也有神奇的作用!

习武时身体上无论什么伤害都能慢慢自愈!这让段岳能够有比常人更长的时间练习武学!不用担心练功过度!这也是仅仅三个月,段岳就突破到练气三重天的重要原因之一!

天才不可怕,可怕的是比常人更勤奋,修炼起来不怕死的天才!

另外就是段岳的父亲,段家如今的家主!这十几年来,段父经常为段岳药浴、灌顶!虽然没有心智不能自行修炼,但身体的底子却是打的极为夯实!

段岳修炼的乃是段家祖传的练气法门《正阳练气诀》,是一门人阶高级功法,阳刚法门,配合段家祖传刀法《七重斩》,霸道异常!

三个月来,段岳了解到,修炼法门分人地天三阶,每阶又分为低级、中级、高级、顶级四个级别!至于有没有更高阶的就不是段岳能够知道的了!

而武者的修炼境界,开始便为练气境,共分九重天!练气之后,为凝元境九重天!据说凝元之上,还有元海九重天!而再之后,至少,望岳城中,还没人知道!

在望岳城,凝元境就已经是金字塔最顶端的人物了!段岳的父亲,就是个凝元境的高手!

“真气蠢蠢欲动,该是突破的时候了!”

段岳意识退出识海,感受着体内蠢蠢欲动的真气,立刻五心向上,运转功法,搬运真气!

“就是现在!”

九大周天之后,段岳一咬牙,搬运真气,悍然冲关!

“给我……破!破!破!”

内视之中,段岳可以清楚的看到自己的真气像一个椎头,迅猛的冲向武道练气四重天的关卡!

“彭!咔!”

一阵异响传出,关卡应声而破!

顿时,段岳只觉得身体如同挣脱了一层枷锁,飘飘欲仙!

真气在经络中哄哄奔行,归往丹田气海!全身充斥着力量感!身上暖哄哄的,体内淤积的杂质随着毛孔排出体外,很快,段岳体表便覆盖了一层腥臭的黑色物质!这是十几年来体内淤积的各种杂质!

“练气四重天!终于达到!”

段岳长呼一口气!只见丹田之中,四道真气之漩旋转不休!比练气三重天强大的多的真气在体内经络奔流不息!

下一瞬,段岳脸色微变,他感觉体内如火烧炭烤!全身通红!

“正阳练气果然霸道,内气奔流,过于刚强,经脉有些受之不住!”

这也是段岳修炼资质的问题!

这具身体,说实话,修炼的资质很是一般,甚至可以说是低下!经脉纤细稚嫩,受不住极端真气的冲击!一般这个时候,都要配合一些药物缓解!

可惜段岳虽然进步飞快,但毕竟初涉武道,练气三重之前还不觉得,这一到第四重,体内经脉就承受不住!

一般练气都是先练体,配合药物强健经脉!只有经脉达到一定强度,才能承受强大的真气!

哪有像段岳这样蛮干强来的!这样的结果,只可能是经脉受损,甚至断送武道前程!

正在段岳感觉五内俱焚之时,识海中的先天不灭灵光微微一亮,一股奇异的能量瞬间遍布全身!

顿时,饱胀感微减,炙热感微微退去!段岳不敢怠慢,全力运转功法,搬运真气,陷入修炼之中!

“呼,好玄!幸好有先天不灭灵光护持,不然真气反噬,轻则经脉破裂,重则修为尽废甚至性命不保!现在只是微微受损,万幸!”半晌,将真气稳住的段岳长吐一口气!暗暗后怕不已!

“先天不灭灵光虽然会自愈受损经脉,但还是温养温养为好!”段岳运转真气,滋养经脉,入定如禅!

一夜无话。

翌日,晨曦刚露,演武场上。

“快刀!快刀!天下武功唯快不破!”段岳着一身武士服,驻刀而立,不动如松!

突然,段岳动了,长刀入手,整个人气质立变!

握刀之前,段岳给人的感觉总是懒洋洋的,这是前世养成的气质!

长刀入手,段岳顿时锋芒毕露,刀气*人!

刀光起!

顿时,刀光霍霍,段岳整个人都被刀光包围,只见刀光不见人!

当真是静如处子,动若狡兔!

“呼,这《快刀》是人阶中级武技,杀人不见血,最高境界一个呼吸七七四十九刀!”一个呼吸之后,段岳停了下来,手抚长刀,“我现在一个呼吸二十八刀,算是小成了!”

“另外,突破练气四重天,真气出体,可以御使刀气了!”段岳运气于刀,顿时,刀尖上,一道尺长的白色刀气冒出头来!

“试试威力如何!”段岳瞄中演武场一角的半人高巨石,走上前去,抬刀便砍!

“呼,彭……”

刀光闪过,巨石应声而碎,散落一地!

“嗯?刀气!”演武场入口,胡老正一只脚迈进院门,眼角扫见那一闪即逝的刀气,眼中精光一闪,“练气四重天?”

“嗯?刀气不够凝练!”

另一边,段岳看着眼前的一地碎石,眉头微皱!

“看来真气还不够凝练,尚缺精纯!这点以后要注意!”段岳暗自警醒!

演武场中央,有几根人粗的树桩,那是金刚木!这种金刚木坚硬异常,硬度堪比精铁,刀剑难伤!初涉武道的武者一般喜欢用它制成武器!

段岳走到金刚木之前,持刀静立!

悠忽之间,气息狂涨,刀气出体,但这还没有结束,只见刀气越来越凝结,越来越耀眼!呼吸之间,只见刀光一凝,气芒吞吐,凝实异常!

“这是?这难道是……刀芒!”演武场一边,胡老老眼一瞪,不敢置信!

“呼!”段岳运刀直劈,刀光一闪!

“……噗!”

极为轻微的声音响起,半晌,木桩才悠然而断,断口光滑异常!

武技——七重斩!

七重斩!段家家传刀法!是一种刀法和真气配合的技巧,对真气和肉身的要求都很高!传闻最高境界可以发挥自身七倍的力量!

不过这种功法只是真气和刀法的配合,只能算人阶武技!就算如此,段家之中,至今没听说过谁达到最高七倍力量的境界!

“不愧是人阶高级武技,威力果然不凡!”段岳看着眼前断裂的金刚木,暗道,“我现在最高可以发挥自身三倍力量!可以当做一张底牌!如果不计后果,可以提升至四倍!不过事后后遗症严重!”

“而且以我现在练气四重初期的修为,三倍战力只能勉强发出两刀,四倍战力仅半刀就会真气耗尽,肉身重伤!”

“幸好还有先天不灭灵光护持,危机时刻可以翻牌!”

段岳想到这里,手中长刀再起!

“呼!呼!呼!……”

扫!劈!拔!削!掠!奈!斩!突!

演武场上,段岳一板一眼的演练着几个基本的刀法动作!

赫然是基础刀法!

段岳知道,一切刀法都是由这八个基础刀法演变而来!段岳就是要把基本刀法练成身体的本能!

“这《快刀》、《七重斩》、基础刀法完全可以一起应用!”段岳暗道,“这是速度、力量、刀法的完美结合啊,还需好好参悟!”

胡老见段岳陷入修炼之中,点了点头,晃晃悠悠,走出演武场!

一时之间,练武场上,只剩下段岳勤练不缀的身影!

他的心中,存有一丝希望,一份执念,那个血色世界,那个小山坡上的孤坟…… 第三章“快看快看,那是段家二少爷的马车……”

“这二少爷从小痴傻,不过三个月前失足坠楼,伤了头,却是开了心智……

“人家再傻那也是大家族的公子哥,是你能比的吗……”

“也是,段家掌控望岳城的药材生意,和赵家、黄埔家并称望岳城三大家族,而且隐隐领先一头,就是段家一个仆人也比俺们的收入高哇……”

“跟赵黄两家相比,就是人丁少了点……”

“段家人丁虽少,却个个是精英,当然,这二公子除外……”

“段家家主段峰,那可是凝元境的强者……”

……

直通段府的驰道上,两匹全身纯白,额生独角的角马踏着小碎步慢慢前行!

车厢里,段岳坐在天鹅绒垫的软榻上,一脸冷峻!

段岳现在所处的世界叫沧澜世界!

沧澜世界强者为尊,唯武独尊!

传说大能者翻江倒海一念间,拿星捉月等闲事!

沧澜世界的白天和段岳前世的世界一样,也是一个太阳,不过这颗太阳的体积要比段岳前世的大几倍!

而到了夜晚,这里却有两个月亮,一大一小!均比段岳前世世界的月亮大得多!

在段岳看来,恒星和卫星都这么大,那相应的,这个世界比前世的世界肯定要大很多!

至于沧澜世界有多大,据段岳这几个月的观察,至少,望岳城中没人知道!

他只知道,沧澜世界,分五域!

东南西北四域加上中域,共五域!

这个世界,国家和宗派林立,两者相辅相成又相互独立!

段岳现在所处的望岳城,只是天南帝国辖下九国之一扶风国的南疆小城!弹丸之地!

顿饭功夫,马车到达城主府门口。

“二少爷!胡管家!”早有小斯立在一旁侍候!

“好好照料!”胡管家吩咐道!

“是是是!”

“二哥,二哥,茵茵好想你,抱抱,抱抱……”

城主府中,还没进主府大门,就见一个小小的身影,三四岁关景,粉粉的脸蛋白里透红,像个粉雕玉琢的瓷娃娃,蹦蹦跳跳,跑到段岳的跟前,抱住段岳的大腿,顺势便往上爬,熟练之极!

这是段岳同父异母的妹妹,段茵茵,城主府小公主,四岁半!

跟在后面的美丽少妇是段岳的二娘,望岳城周家的小公主周静,二八光景,身材凹凸有致,气质清新明净!

“岳儿,你来了,身体怎么样,有什么不舒服吗,要不还是搬回来住吧,兰汀别府虽然幽静,又是你母亲的旧居,可是你又不要仆人,只有胡老一个人,哪里能照顾的周全!”

周静絮絮叨叨,看着眼前的段岳,一脸担忧。自从心智大开后,段岳的性格也随之大变,眼神不像一个孩子,倒像是一个饱经沧桑的老人,沉静深沉!

“二娘,我来见父亲!小茵茵,又顽皮了!”段岳抱起小不点,难得露出一丝笑容!

“呀呀!没人跟茵茵玩,茵茵要玩,要玩,就要玩……”小不点拉扯着段岳的长发,不依不挠!

“呵呵,二哥要去见父亲,要不一起?”

“茵茵,不要烦你二哥,娘带你去吃糖!”

“咿呀呀……”

小不点靠在段岳怀里,乌溜溜的大眼睛直打转,小脸纠结成一团,被周岳顺势递给了周静!

“咿呀呀……”

小不点这才反映过来,挥舞着小胳膊,向着走向门内的段岳脆生生的道:“二哥,等茵茵吃完糖再找你玩呀!咿呀咿呀……”

口水都已经流到了周静的衣袖上!

段家家主书房!

段岳站在门口,看着房中背对着他的高大身影,吸了口气!

“父亲!”

“哦!岳儿啊!来了!进来吧!”

房中之人浑厚的声音响起,语气平稳!

此刻转过身来,只见此人三十余岁,一头长发随意的披散,剑眉入鬓,英气*人!

正是段岳的父亲,段家族长段峰!

“嗯?”段峰盯着走进房内的段岳,剑眉微皱,“练气四重天?”

“是,刚刚突破!”段岳闻言,如实道。

“刚突破,我看看!”

段峰走上前来,不由分说,抓起段岳的手腕,一股迥异真气的力量便探入段岳体内!

段岳感觉一股强大的力量涌入经脉,比自身的真气精纯庞大的多,不由骇然,“这就是凝元境,真元的力量?”

“嗯?真气圆润,如臂使指,这境界已然巩固,坚若磐石!”段峰看着眼前的段岳,有点不敢置信!要知道,段岳的资质他早已测试过,实属一般!

而今,离灵智大开还不到三个月,就从一个没有丝毫修为的普通人蜕变成练气四重天的武者!这资质怎么能说是一般!天才也不过如此!

“哈哈哈!好好好!没想到,岳儿你武道资质如此惊人!比之大宗门的天才们也毫不逊色!”

段峰突然仰天长笑!他本就是潇洒不羁之人,这豪迈一笑,更显狂态不羁!

“好一个人杰!”段岳暗道!

前后世加起来已过不惑之年的段岳确实有说这话的资格,不过以现在的身份是万万不妥的,他也只能暗自感慨。

“好好好,我儿三月修成练气四重天,看来计划得变变了!拔刀!老子要考较考较你的武技!”

“在这里?”段岳闻言,看了看周围!

“怎么,看不起你老子我的实力!不用顾忌,砸不了东西!尽十分力!攻!

“好!”

话音未绝,只见一片刀光,段岳背负在身后的单刀不知道何时已经出现在手中,身前形成一片光团,直往段峰身体要害上招呼!

“不错不错,一个呼吸近三十刀!《快刀》已经小成!”

段峰大手看似随意的拍着,但总能在千钧一发间拍中段岳的刀身。

“小心了!”

段岳见状,也不气馁,真气出体,刀尖之上,一道尺长的白色刀气延伸而出!

“刀气?!好凝练的刀气!好小子!想拆老子书房啊!”段峰单手作刀状,轻易抵消了段岳的刀气!

“哈哈哈,不错不错,练气四层就有如此凝练的刀气!好!”段峰拍灭刀气,豪迈大笑!

“再来!三重斩——三倍力量!小心了!”

段岳毫不气馁,身形急进,用起《七重斩》,顿时,刀气凝结,气势大涨!

“哈?三重斩!刀芒!好小子!好!哈哈哈!”段峰身形急进,单手直击段岳胸口!奇快无比!

段岳根本来不及反应,只感觉一股柔和的力道击中胸腹,手上一轻,双脚贴地,退到门口!

低头一看,手中赫然空空如也,刀已易手!

“岳儿!”

段峰持刀而立,一改狂态,满脸严肃!

“可想过,你想要什么!”

“嗯?”

段岳不由一愣,没有从父亲的突然转变中反应过来!

“你想要的是什么!”段峰声如洪钟,却是用上了真气,一股强大的气场直接罩住了段岳!

一股庞大的压力压来,段岳感觉自己好像背负了一座山!

不过,这跟他在血色世界遇到的压力相比,天壤之别!

他身形屹立不动!眼神却很迷离!

“想要什么!我想要什么!”

“前世,眼睁睁看着至爱的女子撒手人寰!即使最后成为商界帝皇,站在了财富的巅峰,手刃了仇人,又如何!”

“不过,命运难测,既然有重生一次的机会,那就要精彩一回!灿烂一回!”

“既然这个世界强者为尊,我便要站在此世巅峰!”

“我要俯视天下!我要长生不朽!”

“既然大能者无所不能,我便要成为那无所不能的大能!”

“我要……复活她!!!”

段岳想起了前世的无奈,想起了那个血色的世界,想起了那些可怕的存在!

眼中,狂意奔腾!

胸中,豪情万丈!

他的眼神越来越亮,亮的炙人!

“我要擒那海底龙蛟!我要拿那九天鹏凤!我要站在这天地的巅峰!我要长生不朽!我要变强!变强!更强!”

段岳直视着父亲的眼睛,一字一句,铿锵有力!

触到段岳眼中那炙人的精光,段峰不由骇然后退一步!

“哈哈哈……”

下一刻,段峰却是仰天大笑,笑到癫狂!

“好!好!好!不愧是我岳家的血脉,壮志凌云!”

眼中,更是满意至极!

“为父本是想你资质普通,想进一流的宗门实属不易!而你大哥是青山宗的真传弟子,有他引荐,你进青山宗有十足把握!”

段峰看着脸色归于平静的段岳,不由暗赞,语气一转,道,“不过现在情况不同了,岳儿你精进迅猛,比之大宗门的天才也不逊色!”

段峰说完,从书桌之上拿起一张兽皮,道,“还有三个月,便是天南第一宗太一宗招收弟子的日子!岳儿!可有信心进入太一宗!”

“太一宗!”

段岳眼神一亮,太一宗,他当然听说过,乃是天南第一宗门!家喻户晓!

“太一宗在太一山,离此地也不算太远,我准备只身前往!”段岳目光坚定,下定决心!

“哦?既然你有此雄心,便去吧!”段峰也不啰嗦,将兽皮递给段岳,叮嘱道:“这是天南的地图!此行路途遥远,人心险恶,凶兽妖兽出没,你修为还低,万事小心为上!保命要紧,遇事自己把握!”

段峰说完,从怀中掏出一本线装书籍,“岳儿你如今心法刀法均已入门,但尚缺一门身法和一把好刀!此法名为《随风步》,人阶中级身法!”

又拿起书桌上一长约一米六七的盒子,道,“此刀名为黑焱刀!通体黑焱铁制成,重百斤,坚固异常,吹毛断发,上品宝器!慎用之!”

“是,那孩儿明日便出发!”段岳接过《随风步》和黑焱刀,“父亲,我回别院收拾一下!”

“嗯!去吧!”段峰拍了拍段岳的肩膀,点了点头。

“嗯……”段岳嘴角蠕动了一下,静立片刻,终究没有说什么,转身而去!

半晌,段峰走到书房门口,看着段岳渐行渐远的背影,目光悠远,嘴中喃喃,“玲儿,他终究还是走上了这条路……未来是福还是祸啊……” 第四章一望无际的丛林中,参天巨树和低矮灌木错落有致的生长着。

段岳背负黑焱刀,灵觉放开,小心的前行。

这是段岳出行的第三天。

从望岳城出来之后,段岳没走官道,直接进入丛林!一路向北而去!

在丛林里,段岳碰到大大小小的妖兽不少!大多是一阶妖兽,鲜有主动攻击的!

岳府之中,有一本《妖兽志》,不过是残缺的,只记载了一到三阶的妖兽百余种!

这个世界妖兽共分九阶!每阶分低、中、高三级!

一阶妖兽从低级到高级,分别相当于人类练气一到三重天的战力!以此类推,三阶妖兽就相当于人类练气七到九重天的战力!

“穿过这片望岳山脉丛林,下一站便是抚州城!”段岳抬头,透过头顶茂密的树木枝桠的间隙,看了看略微偏西的太阳!

“嗯?”抬头看天的段岳眉头微微一皱,他感受到了一股妖兽的气息正在*近!

段岳侧头一看,右方十米处,一头高约两米,体长四米开外,毛发呈褐色的虎行妖兽,正龇着牙,低吼这朝段岳迈步而来!

“妖兽血翼虎!二阶中级!”段岳剑眉一挑,此兽背上,赫然长着一双血色肉翅!

这种妖兽《妖兽志》有记载!血翼虎,成年一般是二阶中级到高级的阶位!相当于人类练气五重天到六重天的战力!

背生血色双翼,完全张开足有八米,能支持血翼虎短途飞行!血翼尖端的利爪也是斗战利器!

“正好拿你练练手,试试随风步法!”段岳瞥了一眼血翼虎背上收拢起的血翼,咧嘴一笑,“而且,晚餐有着落了!”

血翼虎肉质粗糙,不过一对血翼却是美味异常!而且能够补充武者血气!是一种很受欢迎的食材!

“畜生!过来!”段岳勾了勾指头,嘴角一撇!

“吼!”仿佛感觉到了段岳的轻蔑,血翼虎低吼一声,目光凶狠,褐色毛发根根倒立,看起来像是涨大了一圈!

血翼虎很生气,平常猎物看到它哪个不是望风而逃!但这个看起来很可口很弱小的猎物似乎并不把他放在眼里,完全没有一个作为猎物的自觉!

“吼吼吼!”十米距离,眨眼即到!血翼虎挥舞虎爪,直扑而来,朝段岳肚腹招呼,顿时风声呼啸!

段岳脸色平静,真气运于双腿,身随风走!顿时如同一片柳絮,随风飘舞,身形飘退,差之毫厘避过虎爪!

“吼!”血翼虎攻势不停,虎身再进!虎口、双爪、肉翅利爪同时招呼,那扑击声势浩大,威力不凡!

可是段岳就如同一片柳絮,一缕云气,毫不着力,滑不留手,总是在毫厘之间避过攻击!

这是《随风步》大成的表现,步如风,身似云!

“好家伙!”

正在体味着随风步的段岳脸色微变,身形急退,险险避过一道鞭影!

却原来血翼虎趁段岳不备,几乎有身长三分之二的尾巴悄无声息的扫向段岳腰际!其攻击突然迅猛,近乎偷袭!

“轰!”

“哗哗哗……”

血翼虎的尾巴抽在一棵五六人合抱的巨树上,发出轰然之音,哗哗哗树叶掉落纷飞!

而树干之上,赫然有一道深约半寸,长一尺的鞭痕,段岳见状,眼角一阵抽搐。

“二阶中级妖兽果然不凡!这孽畜竟会真气的粗浅运用了!要不是我灵觉强大,方圆一米分毫毕现,就真危险了!”段岳暗自感叹。

“嗯?想逃!留下吧!”

突然,段岳眉头一拧,喝道!

却原来血翼虎看迟迟奈何不了这个猎物,连自己最得意的绝招都奈何不得,哪还不明白对方不好惹!

这种妖兽已有一点智慧,有着趋利避害的能力!眼看事不可为,扭身便跑!

段岳哪会放过,拔出黑焱刀,身随风走,奇快无比,瞬间超越血翼虎大半个身子!

一道纯白刀光一闪即逝!

而此时,血翼虎已经完成助跑!四腿蹬地,呼的跃起,顿时离地三米,血翅张开,肉翼一扇,再升两米!

不过也就到此为止了!

只见半空之中的血翼虎,突然身首分离,斗大的虎头冲天而起,一股逆血冲向高空三米有余!

“轰!”

血翼虎庞大的身躯掉落在地,击起一地烟尘!

段岳早已收刀而立,黑焱刀上黑亮如初,毫无血迹!

“《快刀》距离大成已然不远!不过适合自己的才是最好的,前人的智慧可以借鉴,但不能固守!”心理年龄快五十岁的段岳深深明白这个道理!

“《快刀》、《随风步》都还没到尽头,或者,武技有尽头吗?力量有尽头吗?”段岳不由浮想联翩!

“现在想这些还太早!我现在修为还底,一步一步来,脚踏实地,夯实基础!”

半晌,段岳甩掉这些念头,收拾虎尸,取下一对血翼,大步离去!

至于血翼虎的身体的其他部分,一个时辰后,就会点滴不剩!血腥味会招来其他妖兽,这种妖兽遍布的丛林,是留不住尸体的!

“快出丛林了!”

段岳看了看日渐稀疏的丛林,这是段岳出行的第二十八天!

“练气四重巅峰,尚缺一个契机,便可突破!看来战斗修行确实快捷!”

段岳感受着体内涌动的力量,这二十几天来,他碰到妖兽无数,其中不乏练气七八重的强力妖兽!

最危险的一次,是一头三阶中级妖兽青眼金鹰!即使凭着丛林里树木的遮蔽,段岳还是被洞穿肚腹!险些丧命!

幸好碰到一个山洞,凭着地势,伤了青眼金鹰一条腿!此后,段岳跟青眼金鹰边战边走,危险重重,多次被重创!虽然先天不灭灵光的关系,伤口可以自愈,但损失的血气却是补不回来!

当然,青眼金鹰也不好受,腿部受伤,身上金色羽毛凌乱不堪,它可没有段岳自愈的本事!

不过青眼金鹰最是记仇,不顾伤势,一路追杀段岳!

最后,一人一兽战至一条大河之南,段岳危急时刻潜入河底,顺流而下才摆脱青眼金鹰的纠缠!

凭段岳的手段,遇到三阶低级的妖兽还可以勉强保持不败!至于三阶中级的妖兽,要不是凭着敏锐的灵觉和可以自愈身体的先天不灭灵光,段岳早不知死几次了!也幸好这片丛林没有超越三阶的妖兽,不然段岳即便手段尽出,也没有信心生还!

不过,危机和收获是并存的!

近一个月的杀戮生活,让段岳身上平添了几分萧杀之气,各项武技也进步飞快!

“呼!噗!”

段岳收刀而立,看着眼前分成两半的巨石,不用《七重斩》,不用《快刀诀》,不用黑焱刀本体,只凭刀气,平平常常的一刀,已然有如此威力!

刀气凝练,半步刀芒!

段岳嘴角微翘,一般来讲,刀芒是练气六重天才可能出现的!段岳在练气四重巅峰就出现了苗头!要知道,段岳修炼的《正阳练气诀》只不过是人阶品级功法!

之所以有此异像,跟他神魂凝练、至纯至净关系密切!练气时,段岳就有意识的压缩、纯化真气!凝练的神魂让段岳指挥起真气来如臂使指,把控入微!

“嗯,有人!”

段岳又走了三里地,发现了前方有两个十七八岁模样的少年正在对峙!

两人微微侧头看了看段岳,显然也发现了段岳!

“哼哼,小白脸,看来今天是打不起来了!真是遗憾啊!”说话的是一个寸长头发,浓眉大眼,肤色黝黑,身材魁梧的少年!手持一根齐眉铁棍!

此时,正冲着对面背负长剑的剑眉少年狞笑不已!

“哼哼,是啊,黑炭头,看来今天是揍不成你了,上次屁股上的窟窿长好了?”出口反击的少年一头长发仔细的扎在脑后,皮肤白皙,剑眉星目!

“你!哼!要不是仗着长剑之利,你怎么会是我的对手!”黑脸少年一张脸更黑了!

“原来是两个互不服气的少年郎啊!”段岳一点也没有身为生理年龄只有十六岁的少年的觉悟,暗自感慨!

他在两人之间,没有感应到杀气!

“两位兄弟,不知此地离抚州城还有多远?”段岳上前问路!

“不远了,再走五里就到!”寸发黑脸少年盯视段岳良久,才问道,“兄弟也去抚州城啊?”

“废话,人家问你去抚州城还有多远,当然是去抚州城!”长发白脸少年见缝插针!

“小白脸,你皮痒了!”黑脸少年脸红脖子粗。

“黑炭头,怕你啊,看哥给你扎几个透明窟窿!”白脸少年不甘落后。

“两位兄弟也去抚州城?”段岳赶紧插话。

“我们是回!”这回说话的是白脸少年,“本人葛西风,黑不溜秋的那位叫……”

“我这叫真男人,你那白不拉几的,整一个伪娘!”黑脸少年打断道,“我叫端木磊,不知兄弟怎么称呼?”

“段岳!”段岳没有隐瞒,如实道!

“哦!段兄弟,既然同路,不如一起吧!”端木磊很是热情,露出一口白牙,“看段兄弟的气势,至少也是练气四重天的境界了吧,不如切磋切磋!”

“呵呵!看两位气势,应该都是练气五重天的修为!段某修为低微,在两位面前还是不要献丑了!”段岳推脱道。

“呵呵,过奖了!”葛西风谦虚道,不过脸上隐有傲然之色。

“哼!虚伪!”端木磊冷哼一声,一脸鄙夷,“只是个练气五重初期的修为,要不是凭长剑之利,看我不揍的你满面桃花开!”

“哼,有种试试!看你那练气五重中期的修为能奈我何!”葛西风针锋相对!

“两位兄弟,天快黑了,咱们还是先进城吧!”段岳看两人又有掐起来的架势,赶紧插话。

“哼,看在段兄弟的面子上,今天放你一马!”端木磊愤愤道。

“哼,走着瞧!”葛西风长发飘飘,玉树临风,转身往抚州城方向而去!

“哼!”端木磊冷哼一声,扛着齐眉棍,大步开路!

段岳自然跟在后面!

进城的路上,段岳了解到,两人都是抚州城人士,端木磊是端木家三公子,而葛西风,则是葛家三公子,两人同一天出生!

葛家和端木家族是抚州城三大家族之二,两家关系复杂,既有竞争又有合作,各种联姻,端木磊的母亲便是葛西风的二姨,所以两人却是表兄弟!这两人从小一起长大,谁也不服谁,掐架从小到大!

“抚州城!”

半个时辰后,扶州城高大的城墙已然在望,段岳深吸一口气,大步迈出!

逆天神通相关搜索

逆天神通

逆天神通小说

逆天神通小说在线阅读

逆天神通小说免费阅读

逆天神通小说预览

逆天神通

逆天神通

逆天神通

逆天神通

逆天神通

逆天神通

后续精彩内容,请关注下方微/信/公/众/号,回复书名【逆天神通小说、逆天神通小说免费阅读】即可进行在线阅读!

上一篇: 逆天神通小说、逆天神通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下一篇: 最后一页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