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正文

《神级医生》_全文_(完整版)_在线阅读

2020-06-30 16:03 编辑:归人 指数:

《神级医生》_全文_(完整版)_在线阅读,《神级医生》这是一本都市小说,神级医生小说全文一共 1680 章。当前最新章节:第一千六百八十二章 大结局,更新于2017-04-10 19:41:59。神级医生小说讲述了:一个神奇的馒头,一段尘封的记忆,一个以医入道的修真医生的故事。当一个身怀中医绝技,又不像老古董那般固步自封,懂得取长补短的医学妖孽出现时,沉睡多年的中医,将会焕发出怎样的青春?被人遗落的中医,将会演绎出什么样的惊人风暴?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哦!本站网址:m.l474w.cn

小说试读:

张赫,毕业于一个八流的医学大专,所读专业,临床医学。

大专学历,在专业性极强的临床医学中,直接就是垃圾。

别说那些让人向往的省级三甲医院,就连最不起眼的乡镇医院,在临床医学这方面的招聘条件都是全日制本科。

在这个本科满街走,硕士多如狗,博士到处有,海龟亦无数的年代,身在专业性极强的临床医学专业中,大专学历,注定是个悲剧。

花了整整一个月,看遍了所有公立医院的招聘条件后,张赫只能无奈的放弃了让人眼红的公立医院。

心情郁闷之余,张赫决定放松一下心情。

坐了七个小时的火车硬座,又坐了三个小时的班车,再步行两个多小时,张赫终于回到了阔别已久的家。

此时,村中已是除烟袅袅,倦鸟归巢,祥和宁静的村庄,让张赫烦躁的心,瞬间平静下来。

推开虚掩的大门,光线昏黄的老屋内,爷爷提着水壶,颤巍巍的走向厨房,“爷爷,我来吧。”

张赫心一酸,立即从爷爷手中接过水壶。

“赫娃子,你怎么回来了?”爷爷惊喜的声音响起。

望着爷爷佝偻的背脊,张赫不禁又是一阵心酸。

他不想让老人担心,僵硬的笑了笑后,底气不足的说道,“爷爷,我工作找好了,回来看看你,过几天就回去上班了。”

“赫娃子,你真当爷爷老糊涂了呀?”爷爷紧盯着张赫的双目,缓缓说道。

张赫不由得一阵紧张,十几年来,自己就没一次能骗过爷爷,他沉吟了片刻,咬了咬牙道,“爷爷,省城不好找工作,我准备回县城来看看。”

爷爷叹了口气,没再说什么。

……

饭菜虽然简单,但在爷爷慈祥的注视下,张赫却吃得格外的香。

饭后,张赫熟练的收拾好一切,便与爷爷一起在屋前大树下乘凉,遥望着月明星稀的夜空,略带苦涩的张赫,任由思绪自由翻飞。

然而,就在他神游天外之际,爷爷亲昵的呼唤,却又再次响起。

在张赫好奇的注视下,爷爷抱着一个满是灰尘的坛子,从屋内颤巍巍的走了出来做蹲在了张赫身旁,打开用黄泥密封的盖子,拿出一个风干发硬的馒头,满脸严肃的说道:“赫娃子,拿着这个馒头去江陵雨花巷六十一号,找一个叫张天星的老人家,他若健在,肯定能帮你。

“爷爷,你这是什么意思?”接过干硬的馒头,张赫便忍不住好奇的问道。

望着满脸迷惑的张赫,爷爷伤感的说出了心酸的往事。

原来,张赫的父亲,张壮,便是因为救这个张天星而英年早逝的,再后来,他娘抛下他,不知所踪。

按爷爷之言,张天星可是个了不得的大人物,二十年前,他便开着轿车,来了村里,给了爷爷一个馒头,说:二十年后,在你孙儿失意时,让他带着这个馒头来找我,我自会帮他。

这件事,三年前,开始出现健忘症的爷爷,早已忘记了,但在张赫回乡后,他却猛然想起了这尘封了二十年的往事。

这个馒头,他之所以保留至今,是因为那是他儿子用命换来的馒头,所以他一直藏于坛中,时至今日。

好歹也算是受过高等教育的张赫,自然不相信天下真有人能预知二十年后的事,但爷爷对这巧合却深信不疑。

“爷爷,你开玩笑吧?”听完爷爷的故事,再看看爷爷伤感的表情,张赫再次忍不住一阵心酸,他故作轻松的问道。

没曾想,爷爷却满脸严肃,他紧盯张赫的双目,认真说道,“赫娃子,不管你信不信,这雨花巷六十一号,你都得去一趟,毕竟,你爹就是因为这个馒头而死的。”

望着爷爷倔强的表情,张赫重重的点了点头,将与父亲之死有关馒头认真收入了怀中。

在爷爷不断的催促下,三天后,张赫踏上了返程,再次踏进了享有“天堂魔都”之称的江陵。

天堂魔都,名副其实,这里是有钱人醉生梦死的天堂;这里是穷人终其一生,也难以立足的魔都。

张赫带着馒头,在一个烟雨蒙蒙,人影稀少的下午,于江陵三环边缘,找到了雨花巷六十一号。

那是一条古老的巷子,如今,已有很大一部分划成了旅游景点。

雨花巷,依旧保留着古朴的明清风格,狭窄的青石板道路旁,全是古老的木质建筑,与繁华熙攘,处处高楼大厦的江陵城,形成了一个鲜明的对比。

这里,是城中世外桃源,让人的心情赫然宁静。

雨花巷六十一号,在巷子的尽头。

将爷爷所说的奇事,当成了一个荒唐玩笑的张赫,轻轻敲响了雨花巷六十一号的大门。

敲了半天门,等待了良久,但那扇弥漫着沧桑古朴之气的雨花巷六十一号木门,却依旧紧闭,也没传出任何声息。

“果然是个玩笑,只可惜,我爹却为这个玩笑付出了生命。”

虽然,在他的记忆中,父亲早已远去,没有留下一点痕迹,但面对这古朴的木门,遥想起在自己一岁那年,便已逝去的父亲,张赫的心,还是忍不住一阵酸楚。

同时,他更为爷爷心痛。

奶奶早逝,爷爷只有父亲一个独子,与其他家七八个子女比起来,爷爷膝下,本就人丁单薄,但这唯一的儿子,仍旧英年早逝。

白发人送黑发人,是人间最大的悲剧之一。

可怜的爷爷,却紧守这个馒头二十年,隐隐中,张赫忍不住有些愤怒了,他重重的踹了脚这欺骗了爷爷二十年的大门,愤然将那风干的馒头,狠狠甩进了雨花巷六十一号大门。

张赫愤然转身。

但就在此时,那扇古朴的大门却突然打开。

一名身着长袍,头发银白,下巴上,留着三缕长须的老者,猛然出现在了他的眼前。

“痴儿,你终于来了,老夫可等了你整整二十年了,呵呵。”老者慈祥的笑容,让人不禁心生亲近。

一瞬间,张赫怨气全消。

“老人家,这么说,我爷爷说的都是真的了?”

老人笑,满脸慈祥,他满意的扫视了眼张赫,平静道,“痴儿,天下事,皆有因果,就算我不出现,你父亲依旧会英年早逝,而且会死的无比凄惨,我不过是在帮你父亲解脱而已。”

张赫纳闷,老者笑。

他缓步而去,从雨中捡起了那个被积水泡软的馒头。

“痴儿,吃了它。”

老者的话,似乎有某种魔力,一瞬间,张赫居然迷失了,毫不犹豫的大口吞下了被雨水泡软,还粘着一些泥沙的馒头。

老者笑了笑,轻轻的摸了摸张赫有些潮湿的发梢,柔声道,“痴儿,睡吧,天下事,皆有因果。”

他话语刚落,张赫便不受控制的漫上了一阵浓浓的睡意。

没多久,他居然在雨中睡着了。

后面的事,张赫就没有任何印象了,直到明媚的阳光将他唤醒。

醒来时,他居然就睡在雨花巷六十一号的大门外。

最让他纳闷的是,路上人来人往,居然没有人看到他,也没有人踩到他。

他就那么定定的睡在青石板路边,直到醒来为止。

张赫清晰的记得,他去的时候,是八月三号,但醒来时,却已是八月十一号。

这一觉,居然睡了整整九天。

九天来,似乎无人发现过他,因为,在这小偷横行的江陵城,他身上仅有五百块钱,居然一分不少。

张赫纳闷不已,站起身,使劲敲起雨花巷六十一号大门。

只可惜,无论他怎么敲,这雨花巷六十一号沧桑的木门,却依旧紧闭。

他如小偷般,翻墙入院。

静谧的四合院内,绿树成荫,让人心旷神怡,只可惜,却空无一人。

张赫翻遍了整个四合院,也没见到那神奇的老者。

恍若一梦,不是梦。

因为,醒来时,张赫的脑中,便赫然多出了一种叫炎黄神针的中医针法,还莫名其妙冒出了一套在华夏医药中,从未听过《炎黄医经》。

一种从来未曾听闻的针法,一套没有只言片语记录的医经,及一段有关这套针法和医经的传奇故事,让张赫陷入了前所未有的茫然。

痴儿,他为何要叫我痴儿?难到说,是我张家的老祖宗显灵了?

张赫瞬间否定了自己的胡思乱想,身为医学生,死尸解刨过多少的他,又岂会相信鬼神之事?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张赫简单思忖了下,四个让人毛骨悚然的字眼,随即浮上心头。

灵异事件?

难到这天下还真有灵异事件?

随着灵异事件这四个字从脑海充突然冒出,恐怖片上,那些渗人的场景便纷沓而至,让张赫不由自主的感到一阵凉意。

虽然,这雨花巷六十一号地处闹市中心,虽然,此刻骄阳似火,但张赫却不敢再在这雨花巷六十一号清幽的庭院内逗留片刻,他猛然拉开古朴的院门,如受惊的兔子般,仓皇而逃。 三年医专,张赫接触的尸体也不少,但今天他却真的被吓破了胆,直到冲出了深幽的雨花巷,再次回到熙攘的大街,望着川流不息的车辆和人流,他才慢慢恢复过来。

他一头钻进拥挤的地铁,但脑海中,那神奇的灵异事件,却依旧在不断回放。

纵使身在人群,纵使眼下正是炎热的夏季,但张赫却依旧不受控制的浮上一阵阵凉意。

回到住处,五环外的一间普通民房内,张赫又一次细致梳理起这诡异的灵异事件。

良久后,没有任何头绪的张赫,干脆放弃了这无谓的冥想。

尼玛,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既然这灵异事件都已发生在老子身上了,老子就干脆试试这神马炎黄针法和《炎黄医经》。

打定主意,张赫干脆踏出房门,走进了熙攘的人流。

银针、练习针法所需的假人,很快都被张赫搬回了住处。

按照脑海中清晰的记忆,张赫全心研究起了炎黄针法。

时间一点点流逝,在研究中,不断碰到神奇之事的张赫,如痴如醉。

七天时间,转眼即逝,严峻的现实,摆在了张赫的眼前,再不找工作,很快就要露宿街头,乞讨为生了。

哎!无奈长叹中,张赫在手机上快速搜寻起和医学有关的工作。

……

大专学历的张赫,依旧无缘任何一家公立医院的,七天后,他无奈的选择了一家名不见经传的民营医院,江陵西大医院,当起了一名普通的见习医生。

望着医院内熟悉的白色,闻着刺鼻的药水味,他不由自主的感到一阵亲切。

……

带他的老师,姓王,名润生,是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医生,他不认识张赫,但张赫却认识他,一年前,大二时,这王姓医生还给他们上过课,是江陵医专的一名老师,也是江陵医专附属康复医院普外科的主任。

看样子,这王主任应该是江陵西大医院请来坐诊的专家了。

看到曾经的老师,张赫不由自主的感到一阵亲切,“王老师,您好。”张赫亲热的喊道。

王主任微微点了点头,算是回答。

张赫接着说道,“王老师,您怎么也来西大医院了?”

这次,王主任倒是开口了,他略带好奇的问道,“你认识我?”

“王老师,我是江陵医专零三届的学生,您给我们上过课呀。”

不知是因为张赫是自己学生,还是因为他客气的态度,王主任也变得热情起来,“小张,吃早点了没?”

……

一老一少很快便熟悉起来,闲聊中,不知不觉过了两个小时。

这家名为江陵西大的民营医院,生意并不好,不像那些大医院,诊室还未开门,等待看病的病人,便已排成了长龙,直到早上十点,才接诊到第一个病人,是一名车祸外伤的患者。

从外伤来看,患者伤的并不重,只是膝盖擦破了点皮。

但患者的表情却极为痛苦。

王主任行医几十年,经验丰富,随即便认真检查起了病人。

视触叩听,动作熟练,让张赫羡慕不已。

随着检查的进展,王主任的脸色渐渐变得严肃起来,“小张,你来感受感受,典型的腹腔大出血征兆。”

张赫不敢怠慢,一番叩诊下来,确实如王主任之言,病人的腹部传来明显的鼓音,表示病人腹腔内,已有大量积液,证明出血量至少在一千五百毫升以上。

腹腔穿刺,鲜血便从穿刺针内咕咕冒出。

猛然间,张赫不由自主的升起一阵强烈的冲动,想试试炎黄神针的功效,看能不能帮病人稳住病情,但王主任严肃的声音却随即响起。

“血常规、肝肾功能、凝血功能……”在王主任的指导下,张赫快速开好一张张术前准备的各项检查单。

血液样本被护士快速送往各个化验室,而张赫则随着其他医生,紧跟王主任身后,大步赶往了手术室。

腹腔打开,满是鲜血,病人肝脾全都破裂,汹涌的鲜血,已让他的生命体征变得极为虚弱,急救点滴一瓶接一瓶,血浆也整整输了一千五百毫升,病人的生命体征方才逐渐稳定下来,整整四个多小时后,张赫他们的手术,方才基本接近了尾声。

……

虽然不是自己主刀的,但张赫却依旧充满了成就感,又救回了一条鲜活的生命。

脱掉蓝色的手术衣,摘掉口燥,换上了白大褂的张赫,兴冲冲的赶往病房。

但在等天梯时,已在手术台上整整站了四个多小时的张赫,却有些等不及了,浓浓的尿意,让他不得不大步走向八楼的卫生间。

就在他路过院长办公室时,紧闭的办公室门内,却传出了满是哀求的声音:“刘院长,不要……。”

紧接着,东西翻到,和女人尖叫的声音便清晰传出。

“禽兽。”

右耳紧贴房门,清晰听到办公室内所有动静,张赫顿时怒不可遏,“砰”的一声,办公室木门被他一脚踹开。

办公室内,一名小护士,被那胖得跟猪差不多的院长,压在了办公桌上,粉色的护士服,已被拉掉了好几颗扣子,露出了鹅黄色的吊带。

没想到居然有人敢踹自己的办公室门,肥胖的院长顿时大怒,他一把将小护士推倒在地面上,恶狠狠的怒吼道,“滚。”

尼玛,非礼小护士,居然还这么猖狂。

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叔可忍婶也不能忍,于是,热血冲脑门,恶向胆边生的张赫,发疯一般冲了上去,“垃圾。”狂吼中,他顺手抓起桌上的烟灰缸,使劲砸了下去。

鲜血狂飙,飞溅到张赫的脸上。

望着昏迷不醒的院长,张赫顿时慌了,他一把拉起不知所措,就知道哭哭啼啼的小护士,焦急的说道,“走。”

连拖带拽,衣衫不整的小护士张赫被拉进了电梯。

虽然小护士不是刻意在玩制服诱惑,但粉色的护士下,柔弱如烟,美艳无比的小护士,还是让张赫不禁一阵失神。

不仅身材火辣,这柔弱的女子,居然长了一副倾国倾城,堪称红颜祸水的娇颜。

怪不得会让那禽兽院长,心生歹意。

此时,她眼角泪痕犹在,让人不禁心生怜惜,张赫不由自主的伸出手去,想帮呆滞的小护士整理一下衣衫。

可能是被吓坏了,就在张赫刚刚碰到护士服时,她便不由自主的发出了声惊恐的尖叫。

片刻后,张赫恋恋不舍的收回了目光,柔声道,“你别怕,我只是想帮你整理一下衣服。”

望着依旧不能回神的小护士,张赫再次伸出手去,这次,她倒是没有反抗。

虽然双手在快速的帮他整理衣衫,但张赫的眼光,却始终无法从那露出的凝白上移开。

片刻后,衣衫整理整齐,张赫也勉强压下了慌乱。

电梯抵达了一楼。

导医台旁,两名年轻貌美的导医,正在悠闲的涂抹着指甲油,张赫急冲而至,认真说道,“院长找你们。”

闻言,两名导医不敢怠慢,赶紧收起指甲油,大步而去。

望着导医们消失在电梯中的背影,张赫便一把拉起小护士,头也不回的冲出了医院。

钻进出租车,小护士终于回神了。

不等张赫开口,她便“哇”的一声大哭起来,且不等张赫反应过来,她便一把抱住了张赫,在他肩上泪如雨下。

张赫想安慰一下这个可怜的女孩子,却猛然发现,从小到大,几乎没和女孩子接触过的自己,根本就不知道该说什么。

张赫想抱紧这个可怜的少女,但手伸到半空,却又失去了放下去的勇气。

少女放声痛苦,张赫思绪翻飞。

也不知那禽兽的院长现在怎么样了?尼玛,可千万别死人呀。

不过想想那并不大的烟灰缸,再想想那垃圾所在的地方,张赫的心又稍稍放松了点。

只要那禽兽没被自己一下砸死,等两名导医冲上楼,这禽兽应该就死不了了。

只要他不死,哥也就没事了,毕竟,哥这是在见义勇为嘛。

的士一路疾驰,直冲张赫的住所,后座上,哭够了的小护士,终于抬起了梨花带雨的俏脸。 刹那间,车内天地失色。

梨花带雨的柔美,让张赫觉得,眨一下眼都是罪过。

世上怎会有如此诱人的绝色?

五官精致,彷如一件精雕细刻出来的艺术品。

远山黛眉,丹凤大眼,琼鼻挺拔,樱桃小嘴虽然紧抿,但在惊恐中,更加凸显楚楚可怜,让人不由自主的心生怜惜。

睫毛弯弯,泪痕犹在,更显秀美和柔弱。

一瞬间,张赫心头一热,一直僵持在半空的双手,猛然落下,将这媚颜娇柔,不可方物的妙人儿紧紧搂在了怀中。

前二十年,张赫是一个乖乖仔,别说拥抱,就连多看女同学一眼,都会紧张的脸红,今天,鬼使神差中,他居然将抱住了一个少女。

怀中,暖玉金香,感受着小护士娇躯的柔软,闻着从他发梢上传来的怡人清香,张赫感觉自己的心都快要跳出嗓子眼了。

不知是出于恐惧,还是因为张赫英雄救美之举让她对张赫生出了好感,小护士居然没有推开张赫,而是任由他将自己紧紧搂在怀中,不经意中,一股淡淡的温暖和安全感,悄然划过小护士的心间。

她双颊通红,艳若桃花。

半晌后,她咬了咬嘴唇,用比蚊子大不了多少的声音,有些紧张的说道,“你先放开我,好吗?”

小护士的话语中虽然没有半分责怪之意,但落在张赫的耳中,却如一道惊雷。

他仿佛触电一般,瞬间放开了小护士的娇躯,紧张得不敢抬头。

小护士缓缓扫视了眼比自己还紧张百倍的张赫,突然发出一阵“咯咯”的娇笑,让张赫感到一阵莫名其妙。

不等他开口,小护士便娇笑着问道,“帅锅,你不会还没谈过恋爱吧?”

望着小护士略带顽皮之意的美目,张赫又是一阵紧张,他不知该说什么,只是轻轻的点了点头。

他的表现,让小护士变得更加主动,她彷如嗔怒,又像鄙视,更像撒娇,用一种张赫无法理解的语气,缓缓说道,“帅锅,你能不能别装清纯小男生了,这年代,已经不流行这了。”

张赫一阵无语,但却也终于鼓起了勇气,紧张的说道,“我真没谈过恋爱。”

“好吧,帅锅,你赢了,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张赫。”

“张赫,谢谢你了。”

小护士认真的表情,让张赫终于平静下来,他本能的反问道,“美女,你呢?”

“柳媚烟。”

好名字,人如其名,名如其人。

柔弱如垂柳,美艳无比,妩媚如烟。

张赫不禁一阵感叹。

“张赫,你是哪个学校的?”柳媚烟再次问道。

“江陵医专,你呢?”

“我也是江陵医专的,你是那一届的?”

“零三界。”

“我零二届的,原来你是我学弟呀,咯咯。”

因为张赫的见义勇为之举,再加上校友的缘故,柳媚烟对张赫不由自主的升起一阵莫名的亲切感,瞬间变得活泼起来,随着她嫣然一笑,车内,顿时春意盎然,彷如万花齐放。

张赫也在不知不觉中轻松下来,“原来是学姐呀,对了,那王八蛋怎么会?”

张赫试探性的询问,让柳媚烟不禁一阵黯然。

她沉思了半晌,方才缓缓开口,随着她略带伤感的低语,张赫渐渐变得愤怒起来。

原来,这王八蛋不仅非礼了学姐柳媚烟,还成功糟蹋了另外一个小护士,只可惜,这王八蛋在江陵是一个很有实力的禽兽。

被糟蹋的那名护士,虽然将他告上了法庭,但那禽兽却依旧逍遥法外。

最关键的是,那小护士的男朋友,居然也是个禽兽,为了这,不仅抛弃了那名小护士,更过分的是,他居然和那禽兽达成了交易,将那禽兽带回了自己的住处,让他多次强女干自己的女朋友。

最后,在两名禽兽的“密切配合”下,这可怜的小护士,居然被硬生生给*进了疯人院。

听到这,张赫不由自主的升起了一阵杀人的冲动。

他咬牙切齿的怒吼道,“该死。”

柳媚烟望着张赫愤怒的表情,脑海中,不由自主的浮上了闺蜜向自己倾述时悲痛欲绝的表情,一股热血涌上脑门,她愤然问道,“张赫,你可敢陪我出庭作证?”

“敢,有什么不敢的。”张赫不假思索的回答道。

……

两人就这事,细致的商量了一番,最后,出租车便改变了方向。

西单派出所内,一名民警详细的记录下了柳媚烟和张赫两人的口供,认真说道,“两位,你们先回去等消息吧,我们会尽快安排专人调查此事的。”

……

派出所大院外,柳媚烟底气不足的问道,“张赫,你说有你做证人,我们能不能告到这个禽兽?”

“应该能。”张赫也有些底气不足的回答道。

只是,他们万万没想到的是,就在他们刚刚踏出派出所大门的瞬间,那名接待他们的民警,便已拨通了那禽兽的电话,并顺手将所谓的笔录撕成了碎片。

出租车疾驰而去,很快便抵达了张赫的住处。

推开房门,望着张赫凌乱的房间,柳媚烟不禁皱了皱,张赫则是一脸尴尬。

柳媚烟快速扫视了眼张赫,认真问道,“是你一个人住吗?”

“嗯。”张赫不假思索的点了点头。

柳媚烟微微思索了下,突然,她的脸上浮上一股怪异的微笑。

不错,是怪异,就在张赫莫名其妙之际,柳媚烟却突然伸出了葱白的玉手,彷如古代禽兽男调戏良家妇女一把,轻轻托起了张赫的下巴,柔声问道,“小妞,爷决定赏你一个住处,还不谢主隆恩?”

张赫一下子没反应过来,但却被柳媚烟的娇颜给死死吸住了目光。

他的呼吸瞬间变得急仿佛本能,又像是某种欲望突然爆发,他突然变得冲动起来,一把将柳媚烟拉进了怀中。

“啊。”柳媚烟猛地想起了刚刚发生的恐怖场景,本能的发出一声尖叫,但却被张赫彻底忽略了。

柳媚烟恐惧不已,但幸运的是,张赫并没什么其他的举动,就这样定定的将柳媚烟搂在怀中,一动不动。

一种奇怪的感觉浮上柳媚烟的心头。

直觉告诉她,她应该推开张赫,但潜意识里,她却又对这个温暖的怀抱生出一股淡淡的依赖,她的大脑渐渐变得空白起来,任由张赫将她紧紧搂在怀中。

一拥万年,不知过来多久,在张赫看来,彷如一个世纪。

慢慢的,一股冲动浮上张赫的心头,他温柔的捧起柳媚烟嫩滑的双颊,干涸的嘴唇,一点点靠近了她娇嫩欲滴的双唇。 

后续精彩内容,请关注下方微/信/公/众/号,回复书名【神级医生】即可进行在线阅读!

上一篇: 神级医生_最新章节 _神级医生_全文阅读 _神级医生_无弹窗广告
下一篇: 最后一页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