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正文

《飞蛾扑火爱上你》_全文_(完整版)_在线阅读

2020-06-30 10:04 编辑:泪痕残 指数:

《飞蛾扑火爱上你》_全文_(完整版)_在线阅读,《飞蛾扑火爱上你》这是一本现代言情小说,飞蛾扑火爱上你小说全文一共 669 章。当前最新章节:第669章 盛世婚宴,更新于2017-08-11 01:39:40。飞蛾扑火爱上你小说讲述了:她被人设计,成为竞相叫价的商品。神秘金主的出现,让她成为见不得光的女人。他肆意的羞辱,她求生的逃离换来他更加狠厉的惩罚:“既然要逃,当初就不该爬上我的床!”她愤愤不平:“只怪你财大气粗买下我。”他微眯着眼,危险的气息逼近:“财大器粗?”那一夜,他如狼似虎不知餍足。他唾弃她,冷漠待她,可他也会在酣畅淋漓之时说着撩人的情话,拯救她于水深火热之中。她明知道游戏一场,依旧飞蛾扑火,甘愿沉沦。她鼓起勇气问他:“少倾,你愿娶我吗?”换来却是男人的冷笑:“你未免入戏太深,别忘了,你只是我花钱买来的玩物!”阴谋揭开,一切不过是他的圈套。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哦!本站网址:m.l474w.cn

小说试读:

暗纹在木质大门上泛着冷光,脚步声在门前骤然停了下来。

“这里面有很多你父亲熟悉的人,荣家现在这种情况,大家也都会理解,能帮忙的一定不会推辞。”中年男人转头,开口对着荣依姗温和地道。

“谢谢陆叔叔。”荣依姗感激地抬头,瞥了一眼窗口处。

窗口反光,可以清晰地看见她身上的抹胸晚礼服十分贴合曲线,发丝垂落在脸颊两边,眉眼如画,挺翘的鼻子下是嫣红的唇瓣,将皮肤衬得更加细腻柔滑。

荣家一朝没落,从众星捧月落到过街老鼠不过是一瞬间,她只能来求这些荣家曾经的好友帮忙了。

荣依姗深深吸了口气,觉得打扮上没有问题了,才转身跟着中年男人一起走了进去。

门一推开,红色的地毯蜿蜒着铺满了整个大厅,吊灯放射出华丽而刺眼的光芒,缎面沙发椅摆放在大厅的一侧,坐满了形形色色的人,有几人她从前甚至都跟着自己的父亲见过几次……无一不是富商大佬。

这……不是说是宴会吗?只有简单的酒水,骰子散落,还有桌球、游戏机等,倒更像是个富豪俱乐部。

从小跟着父亲出入各种各样的场合,对这点东西的敏感还是有的,立刻便想离开。

“去哪儿?”中年男人站在她身前,不经意便将出口给堵住了,笑意从眼角漫出来。

荣依姗心里一惊,但是礼貌地笑了笑道:“我肚子有点不舒服,能不能先出去透透气,休息一下?”

“今晚的竞标品随意走动,不太妥当。”中年男人笑意盈然道。

这样的笑容在几个小时前是温和慈祥的,但现在却伴随着笑声进入荣依姗的心底,狠狠地刮着她的耳膜。

她全身都是一僵,心底开始发毛,有些不敢相信地重复了一遍:“今晚的……竞标品?”

中年男人的笑意在嘴角缓缓消失了,代替的是逐渐阴沉的脸色。

荣依姗的余光注意到了,立刻伸手挡着自己的胸,往后一步一步退着。

“可惜了,荣成精明了一辈子,没想到养出这么单纯的女儿……”中年男人仿佛想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低声笑着:“你不知道签约之前要好好看看合同吗,荣小姐?”

荣依姗腿一软,脑子里闪过刚才签合同的一幕,脸色发白。

她突然转身往门外奔去,身后猝不及防的力量让她直接后退,被拽回了原地。

“五百万你拿了,卖身契也签了,现在想走,是不是晚了?”

“五百万……”荣依姗颤抖道:“那不是你救济我父亲的吗?我签的也不是卖身契,是公司转让的协议!”

“到底签的是什么,你认真看了吗?”中年男人嗤笑。

荣依姗瞬间一冷,心里沉了下来。

周围有几个人十分感兴趣地看着荣依姗,眼神在她的胸前来回扫荡,有人开口道:“哟,陆总,这是又带了什么新品来?”

“刘总认不出吗?”中年男人转头,带着笑意回应了一句。

“倒是有点印象……诶,冷总,你看呢?”他最后一句话转向了大厅的角落处,声音里已然染上了几分恭敬。

周围的人都抬头了,听见这一句“冷总”,有几人带着女伴调情,有几人喝酒玩骰子,都停住了自己的动作,朝着角落的方向看去。

角落的那个位置和其他位置离得甚远,在场的所有人像是没有一个敢轻易靠近似的,都不约而同地在很远的地方自己玩。

位子上坐着一个男人,眼神低垂,始终没有关注其他,只是轻轻把玩着手中的手机,五官中冷冽的气息扑面而来,两边站着保镖,一动不动。

有些尴尬。

“咳……你不知道冷总从来不参与这样的游戏吗?一边儿去!别把冷总心情给败没了!”有人接话道。

之前那人尴尬得不知道如何是好,又怕真得罪了冷少顷,有个台阶立刻便下了:“抱歉抱歉,是我失误了失误了……”

荣依姗的腿脚都已经站不稳了,中年男人却早就看出了她的想法,结结实实地挡在了她的面前。

“大家不知道这位是谁吗?”中年男人一笑,将荣依姗一推,推向了灯光下。

她彻底进入了众人的视线中。

“哟!”有人叫了起来。

众人眼睛一亮,来了兴趣。

“这不是荣大小姐吗?你父亲在医院里还好吗?”有人开口打趣。

众人哄笑一声。

角落里突然有一双眼,冷光迸射,抬了起来。

冷意太过于逼人,荣依姗一抖,往角落那抹目光传来的方向看了一眼,迅速收回了眼睛。

太冷,太凉,太惊心……

“怎么样,荣大小姐,这过街老鼠的滋味应该不好尝吧?”

“看这皮肤水灵灵的,应该也没有受多少苦吧?”

……

讥讽声越来越多,也越来越过分。

荣依姗难以忍受,心里一直有一个字——逃。

这个字在闪过时便付出了行动。

她拔腿就朝着中年男人相反的方向跑,中年男人没想到她一次不成功还会跑第二次,这一次速度更快,也更聪明。

“抓住她!”中年男人大喝一声,四周突然冲出来许多黑色衬衫的保镖。

荣依姗没跑几步便被抓住了,挣扎之中被人拖着往后,扔在了地上。

她再一次站了起来,不服输地想继续跑。

“啪!”一巴掌干净利落地甩在了荣依姗的脸上。

力道太大,她被打得跌落在地,有些耳鸣。

“你最好别想着跑,这里的每一个保镖都是训练有素的打手,并不听话的多了去了,比你难对付的也多了去了,最后还不是乖乖留下来了?”中年男人笑了笑。

周围人哄笑一声,有人甚至抿了红酒开口起哄。

“陆总,可别把人给打坏了,看着水灵灵的小脸蛋怪可怜的。”

“就是,今晚这位的价钱肯定好,打坏了就……”

“混蛋!”荣依姗突然站了起来,再一次往外冲。

众人一愣。

她咬着牙,嘴角磕出了血,发丝散落,白皙细腻的皮肤上也因为刚才的拉扯而印出几道红红的手印。

“啪!”又是一巴掌。荣依姗闭着眼睛忍下了,一声不吭。

“教训一下。”中年男人有些不耐烦了,开口便道。

荣依姗立刻睁眼,警惕地看着周围的人,捂着自己因为挣扎而有些松动的抹胸,心里的惊恐开始无止境蔓延……

两个保镖朝着她走了过来。

“你们干什么……”荣依姗颤抖着反抗,坐在地上,不停地后退,这才发现刚才跌落的时候脚踝扭到了。

她不管不顾地挣扎起来。

两个保镖抓着她的手,低头,动作十分迅速。

“唰!”白色的裙摆开始出现大面积的裂痕。

“走开!干什么!放开我!”荣依姗的手指冰凉,瞳孔微缩,强忍着的眼泪在瞬间飚了出来。

“唰!”

“唰!”

“嚓!”

保镖根本没有理会荣依姗的尖叫和挣扎,直接将半个裙摆都给撕扯干净,绸缎落地,刚才有多华丽,现在就有多心惊。

荣依姗到最后彻底放弃了挣扎,耳边不断有惊呼声起哄声传入,眼睛模糊得只能看见周围那些兴致勃勃拍手叫好的人,手边是撕碎的裙子,但有什么东西和这个裙摆一起被狠狠撕碎,落在脚边……

“跪下!”保镖转手将她拉了起来,反手扣在地上。

荣依姗只觉得自己的整张脸都已经被眼泪浸湿,身上只留了内衣内裤还有为数不多的布料,连风都遮不了,更何况是这些人的目光……

救命……谁能来救她……

荣依姗几乎要将嘴唇咬出血了,只剩下抽泣,肺里的所有气体都被绝望挤压着,下一秒就要窒息……

“哟,这哭得梨花带雨的,冲这个我也愿意多花点钱啊。”有人淫笑着打趣道。

“刘少这话说的,今天这场子里多的是人愿意花高价买它,又何止是你一个?”

“看这皮肤,这身段,还有刚才那尖叫的……床上肯定能叫得更甜吧?嗯?”

“哈哈哈哈……”

荣依姗的绝望随着这些言语的冰渣,开始陷入更加黑暗的深处……她摇晃着,膝盖接触在地毯上已经开始发疼,弯腰的屈辱姿势几乎让她支撑不住,眼前那一整块地面都已经被眼泪浸湿。

“各位,不多说,现在开始竞拍,起拍价五百万。”中年男人开口,笑着道。

“六百万。”立刻有人竞价。

“七百万!”猥琐的笑声让众人都哄笑起来。

听着数字一直往上涨,荣依姗的心已经落入谷底,彻底冰凉。

“一千万。”冰冷的声音突然从角落中传了出来,在整个大厅里都有回想。

“一千一百……”有人笑着想继续喊,突然被身旁的人一扯,住了口,往刚才发声的地方看去,冷汗直冒。

天……刚才是冷少顷喊的价?!

中年男人也一愣,场面一片寂静,众人都将眼神望向了冷少顷的方向。

冷少顷抬了眼,停止了手上把玩的动作,冷冷看着荣依姗的方向,目光冰刀一般,一下一下地刮着荣依姗裸露在外的皮肤。

这冷少顷都出口了,事情一般就没有什么商量的余地了……

“一千万一次。”中年男人看了眼周围,清了清嗓子,小心翼翼道:“还有人……要加价吗?”

一片沉默。

“一千万两次。”中年男人道。

死寂。

“一千万……”中年男人观察着冷少顷的脸色,在发现对方没有任何要改变主意的迹象的时候,心下也是一片讶然,喊出了最后几个字:“三次。成交,恭喜冷总!”

周围人立刻开始鼓掌,脸上的表情各异,面面相觑,都不知道冷少顷今天是什么情况,平时明明从来都不参与这样的事的……

荣依姗的身子在地上微微一颤,抬头看着冷少顷,木然的眼光有了些许生机。

她当然从父亲的嘴里听过冷少顷的名头,听说商场上杀伐果断,地位自然不用说,不近女色也是出了名的。在他手上,会不会有可能……逃过一劫?

心里的一丝希望刚刚燃起,冷少顷便站了起来,越过她,一眼都没有看,走向门口。

保镖拿出金卡,递给中年男人。

众人看着冷少顷孤傲的背影越来越远,这才松了口气。

荣依姗被人拉了起来,已经停止挣扎了,闭着眼,死气沉沉地任由他们将她拖出门去,渐渐意识模糊……

再一次睁眼时,入目便是头顶的灰色墙壁。

荣依姗动了动,手腕被什么东西拽着,动弹不得。

她一惊,记忆全都涌上了自己的脑中,所有的屈辱、愤恨、不甘、恐惧……麻痹着他的神经,刺激得她浑身一抖,再一次陷入深深的绝望中。她突然抬起头往自己的身上一看。

身上盖着被子,但能感受到自己全身正一丝不挂地躺在被子里,手脚都被绑在床头床尾的两边,一扯,痛得手腕都发红。

这是哪里?为什么在这儿?

窗帘禁闭,周围环境十分昏暗,但仍旧可以感受到所有的东西都在泛着冷光。

她记得她被买下了,至于买下了她的人……那双眼睛突然在荣依姗眼前闪过,她全身一颤,像只受惊的兔子,尽量将自己缩进被窝。

“咔。”门开了。

光线瞬间从大开的门中涌入,瞬间将黑暗驱逐得无所遁形。

荣依姗紧紧握着拳头,眯着眼从被窝里探出头来,绝望随着男人的脚步声一点一点加重。

“不要……”她摇头,想要往后退,但是绑在脚上的绳子只是将她勒得更紧。

无力感大面积地在她心里蔓延开来,她低声悲鸣,除了哽咽的恐惧声,什么也做不了。

终于,男人在她面前站定。

门被人关上了,但留了一扇窗,隐隐有月光从窗子里倾泻进来,照在木质的桌上,泛着冷光。

比月光还要凉上几分的……是冷少顷的眼神。

他盯着荣依姗,像在打量自己的猎物一般,忽明忽暗的表情捉摸不透。

“我求你……”荣依姗缩着,出声,甜美而精致的五官上还有未干的泪痕,“放过我行不行?我知道你对我没有兴趣的……”

她想哀求,但脑子一片混乱,对着冷少顷的这张脸,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太好看,也太危险。

她从前只知道冰冷的事物大多是不可触碰的,但这个男人的一个眼神就足够将周围空气都凝固,触及到这样的眼神才明白什么是真正的寒意和冰封。

“无冤无仇?”冷少顷低低笑了一声,俊美的五官靠近,修长的手指缓缓伸向被沿,“未必吧。”

“我求你了!”荣依姗盯着他的手,全身都紧张了起来,但是什么也做不了,挣扎不开,躲不过,也逃不掉……她知道似乎求情没有用处了。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求你了……放过我……”她开口,胡言乱语,被吓得自己都不知道在说什么。

“对不起什么?荣小姐空长了一副好皮囊,口齿不清的毛病全占了。看来你父亲没有好好教教你怎么说话吧。”他阴冷地讽刺了一句,手里的力道突然加重。

被子一掀!她挣扎着想要踢开冷少顷,尖叫声响彻整个房内,可以听出绝望和崩溃在这样的叫声中越来越浓重,凄厉而冰凉。

血在床单上绽开,暗色床单顿时添上几分艳丽的色彩。

冷少顷看了一眼,只是一瞬间的停滞随即动作更加狂野,根本不理会荣依姗崩溃的哭腔。

床在摇晃。

荣依姗喊了不知道多久,终于累了,声音从尖利转为绝望,再由绝望渐渐麻木……

她只有一个念头——死。

绳子总有解开的一天,她不想继续这种生活了,结束了多好……太累了……

终于,一声闷哼,冷少顷立刻退出她的身体,起身进了浴室,余光都没有留给荣依姗。

她很久之后,才稍稍动弹一下。

一直到冷少顷出来了,她才幽然抬眼。

“做完了,绳子可以解了吗?”她声音嘶哑,麻木而冷漠,自己都快听不出自己的声音。

冷少顷看了她一眼,缓缓走了过来,将绳子一点一点解开。

荣依姗刚想动作,凉薄的声音闲闲地响在身后。

“荣成还躺在医院里,一夜之间没了家产,没了女儿,晚景凄凉,大概是这辈子最痛苦的事?”

荣依姗瞬间僵住,刚想起身的决绝被这一句话轻易打散在空气中,彻底失去了所有的力气。

她瘫在床上,一动不动。

冷少顷看着她由决绝到绝望的表情,唇角一勾。

荣依姗坐了起来。

大腿处因为刚才的欢爱而留下点点红痕,十分显眼,手臂上也有淤青,不用想也知道下巴处的状况没有多好。

她缓缓下了床,在冷少顷的注视下拿起了床前的卡。

“竞标的钱,我可以拿走吧?”她眼里还有残留的眼泪,眼眶依旧发红,脸上干涩,嘴角依旧能尝到咸湿的味道。

冷少顷说得对。父亲还在医院,她现在要做的事不是绝望。

他眉头一挑,似乎也对荣依姗的突然转变有些轻微的讶然,声音十分冷漠:“你要清楚一点,我买下的不是你今天一个晚上,是未来十年。”

十年……

荣依姗腿脚已经不能再软了,听见这样的话也只是轻轻晃了晃。

十年青春……

她赤裸地站着,任由冷风从窗子吹进来,在自己的身体上肆虐。痛感还在,下体想被撕扯开一般又疼又肿,但她已经无所畏惧了。

已经这样了……还能更差吗?

荣依姗低头,凌乱的头发垂落在自己的眼前,将她脸上复杂的表情挡住了。

“也就是说这十年内,只要我需要,不论任何事,你都必须无条件服从,听得懂?”冷少顷兴趣盎然地看着眼前这具被抽干了灵魂的躯体,快感在心底滋滋燃烧起来。

荣依姗将手中的卡收紧了,牙关咬着,半晌,才缓缓抬头。

她伸手将脸一拭,抿着唇,开口道:“明白。冷先生还有什么需要吗?”

不卑不亢,本来细腻的嗓音经过嘶哑大吼的浸润之后逐渐低沉,面部没有一丝表情,只是冷静地看着冷少顷。

心里终究还是畏惧的,但她清楚地知道了将畏惧表现出来对自己一点好处都没有。她算是真正明白一点……这个冷少顷大概就是来看笑话的。

她越是像个笑话,他的快感就越是强烈到无法掩饰。

冷少顷眉头一动,脸色沉了下来。

他的眼神在荣依姗的身上扫过,触到她手臂上的淤青和大腿处发红的地方,再缓缓扫到她冷漠无情绪的表情,手指一捏,心底的烦躁突然就蔓延上来。

“滚。”他出口。

荣依姗恭敬接话:“是。”

她转身,突然顿住,眼神转向了放在床头的一件白色衬衫。是冷少顷的。

荣依姗伸手一拿,开口道:“我没有衣服,这件……”

“我让你滚。”冷少顷抬眸,不耐烦的情绪在整张脸上浮现出来。

荣依姗转身就走,拿着衣服披上了,就当他是默认,有什么后果,也不会比现在更糟糕了。

她顺着楼梯下了楼,客厅里一个人都没有,整个别墅都是灰白黑的色调,像没有人住过的一般,但东西却都是纤尘不染的。

荣依姗立刻加快了步子,想快点离开这个压抑的地方,出门的一刻全身都松了劲,回头看了眼冷冷清清的别墅,转身离开。

她就在路上走着,身无分文,只有手里的一张卡,手包丢在了昨天的那个富豪俱乐部里,被人拖走的时候已经没有意识了,想不了那么多。

荣依姗一直拖着疲惫的步子走到了家里,洗了澡,躺进了被子中,眼睛轻轻合上了……

第二天。

温暖的阳光照进房内的时候,荣依姗才缓缓睁眼醒来。昨天实在太过疲惫,睡得很沉,竟也一夜无梦。

她起身将衣服给换了,站在镜子前。高领的领口刚好遮挡住下巴伤口的一半,但还是有一部分露了出来,不知道待会儿父亲会不会发现……

深吸了一口气后,荣依姗出了门,第一时间联系了几个债主,将手头竞标的钱全部散了出去,留下了一小部分交住院费,坐着出租到了医院门口,站在大楼前时,心里了一片怆然。

走出这个医院的时候,她还是一个天真浪漫的少女,一心想着那些所谓的老朋友会出手援助,荣家一定会度过这个难关……现在看来,是她太单纯了。

荣依姗缓缓扯着嘴角一笑,看着周围的病人穿着病服走过,面色苍白,一切看起来都这样凄惨。

她抬腿,缓缓走到了病房门口,犹豫了很久,将自己的领口往上拉了拉,又扯出了一个比较勉强的笑容,这才进了病房。

“爸,妈。”荣依姗开口道。

荣成抬头,看了荣依姗一眼,眼里全是愧疚,温和道:“怎么样了?昨天晚上给你打电话你也没有接,急死我们了!”

荣依姗的母亲也关切道:“对呀,你呀你,怎么可以不接电话”

“没事,爸的老朋友们都对我很好。”荣依姗的嘴角动了动,表情有些异样,但很快将眼角即将要泛出来的泪光给忍了回去,开口道:“没有为难,借了钱给我们,我已经拿钱还清一部分债,住院费也有着落,别担心。”

荣成觉得有些奇怪,看着女儿的笑容,总觉得哪些地方不同了,但是说不上来。

“是不是累了?”荣成试探性地开口道。

“没有。”荣依姗摇了摇头,心里有些温暖,泪水差点又一次止不住了,低头道:“就是看见爸爸这样,心里难受……”

荣成叹了口气,突然眼神一眯,盯着荣依姗下巴上的红痕,声音一沉:“你下巴,怎么回事?”

后续精彩内容,请关注下方微/信/公/众/号,回复书名【飞蛾扑火爱上你】即可进行在线阅读!

上一篇: 飞蛾扑火爱上你_最新章节 _飞蛾扑火爱上你_全文阅读 _飞蛾扑火爱上你_无弹窗广告
下一篇: 最后一页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