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正文

《我的老婆是仙女》_全文_(完整版)_在线阅读

2020-06-30 10:04 编辑:华年 指数:

《我的老婆是仙女》_全文_(完整版)_在线阅读,《我的老婆是仙女》这是一本都市小说,我的老婆是仙女小说全文一共 553 章。当前最新章节:第553章 秘密合作,更新于2018-04-20 17:52:06。我的老婆是仙女小说讲述了:吊丝青年偶遇仙女,沾逆天气运,从此开始脚踏高富帅,赢娶白富美的生活,修真在手,谁与争锋?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哦!本站网址:m.l474w.cn

小说试读:

“滚!”四名保安很温柔的将陈鹏扔出了酒吧大门。

揉着被摔痛的屁股,陈鹏走出十几米后,转身看保安已经离开,才咬着牙说道:“艹~!老子非活出个样给你们看看!”

今天一天,陈鹏算是经历全了喜怒哀乐。

一大早,接到了一家公司的offer,自己长达半年的毕业就失业终于要告一段落。这算是喜。

本想给一个多月没见面的女朋友惊喜,跑到她公司接她下班。却看到女友跟一小白脸当街拥吻,然后钻进了人家车里。自己上前理论,得到的却只有好人卡和一番奚落。这自然是怒。

心情郁闷,跟人学借酒浇愁。第一次走进夜店,随便点了一瓶酒,却少看了酒单上一个0,直接干掉了整月生活费,这肯定是哀。

一瓶酒下肚,迷迷糊糊的去卫生间,却推开了女dancer更衣室。看着满眼晃荡的肉球,还没来得及好好欣赏,胃口倒先是一阵翻涌,酒水连同胃液胆汁泔水一起喷出,结结实实吐了正在换衣服的dancer一身,好心好意的伸手帮dancer擦擦胸口,却让保安先一步扔了出来。这勉强也算的上乐了。

晃晃悠悠,走到酒吧不远处的一个花池。胃里的酒精却又不安分起来。陈鹏手扶着花池,开始继续从口腔清理胃部酒精。一阵狼叫之后,陈鹏咳嗽着直起身子,却看到身边一个少女,同样双手扶着花池的高台,猫着腰,喘着粗气。

“这么巧?你也吐?一起?”陈鹏一脸怪笑的看着少女。不由得上下打量起来。这少女穿着一身古装长袍,身材被勾勒的极美,长发垂腰,相貌更是精致无比。陈鹏傻笑着,“神仙?妖精?cosplay?”

旁边那少女,喘着粗气,吃力的转过头,看着目光呆滞,一脸傻笑的陈鹏,热情的和他打起了招呼:“滚!”

陈鹏惺忪着双眼,鼻孔里哼了一声,“艹,滚就滚!看着漂漂亮亮的,原来是个孙二娘!”说着,便直起身来,晃动着身体,从少女身边擦肩而过。

他没有发现,当他走过少女身边时,少女眼睛一亮,嘴里低声嘀咕着:“元阳之气!在他身边只要一天我就能恢复!”

此时陈鹏,已经走出五六米的距离,少女吃力的站直身体,几个大步追了过去,伸手扶住了陈鹏的肩膀。陈鹏反应迟钝的转过头,看到少女痛苦紧皱的眉头,嘿嘿傻笑着问道:“你……你要干嘛!”

少女深吸一口气,“带我走!”陈鹏眉头微微皱着,“你去哪,就让我带你走!”少女则显得很不耐烦,“别废话!去哪都行!”

陈鹏歪着头,上下打量着少女,这身材,这样貌,都算上祸水一级,自己处男生涯就这样被终结,也不算委屈了!回头想想同学说的在酒吧一次次艳遇,心中笑道:老子的春天来了!

既然女孩都主动起来,陈鹏也不犹豫,一把拉起少女的胳膊,另一只手扶住少女的柔弱无骨的腰肢,直接叫了一辆出租车,毫不犹豫的说道:“最近的如家!”

如家的隔音差到了相当级别。再加上这里靠近几个大型酒吧,所以前后左右的墙壁中,都传来了各种风格的叫声。有的撕心裂肺,有的温柔低沉,有的如小溪潺潺,有的如春江泛滥。

酒精的催化,加上音响效果的影响,再配合着祸水级美女的体香,刚推开门,陈鹏最原始的本能便开始发挥,直接将那古装美女推到了床上。

“你……你干什么……”美女眉头紧锁,看着压在自己身上的男人,正在撕扯自己的衣服,声音变得紧张起来。

陈鹏完全没有停手,嘴里嘟囔着:“妹子,都来了,就别装了!”

只是片刻,美女那宽大的长袍,便已经被脱了下来。陈鹏坐在美女大腿上,看着美女露出的大片柔白细腻的皮肤,脸上的笑容更甚。“呃,妹子,!这个cos搞得挺全面,连里面都是肚兜……”结巴的舌头,完全不影响口水快要流出的样子。

美女在陈鹏身下挣扎着,现在发生的事情,完全超过了她的想象。她再笨也知道自己正在经历什么。“混蛋!放开我!你干什么!”可此时,她的声音很憔悴,这种语气听在任何一个男人耳中,更像是一种勾引。

不到两分钟,在陈鹏的撕扯下,美女已经一丝不挂。陈鹏自己身上也只剩下最后一件三角形的衣服。他丝毫没有注意到美女眼角的泪水,直接趴到女人身上,深吻了下去。此刻他的脑子里,则是每到这时就开始挣扎推搡自己的女朋友。

此刻,同样的事情再次发生,身下这女人也在躲避着他的嘴唇。不过当他脑子中闪回女朋友和小白脸当街拥吻的一幕,动作只停止一秒,却又变得更加强横起来。嘴里喊着:“你还装!让你装!”

美女的唇,最终被占领。也就在这一瞬间,美女放弃了抵抗,甚至在努力地吸允着。她感觉到一阵阵元阳之气,进入自己的体内。经脉中,狂暴混乱的法力,在元阳之气的镇压下,开始平静了下来。身上的痛苦感,开始一点点消失。

“再来点!再来点!”美女贪婪地吸着陈鹏的嘴唇。而这动作对陈鹏来说,完全是引导他下一步动作的暗示。伸手褪掉了自己最后一件衣服。盎然的兄弟早已经迫不及待。虽然没有经验,可苍老师多年的教导,早已经让他明白了事情该如何继续。随着最为本能的一次活动。美女突然“啊~”的一声,痛叫了出来。

美女已经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她努力地挣扎,推搡着。可这一切已经起不到任何作用。如果是在重伤之前,面对陈鹏这样的普通人,她几乎可以挥手之间抹杀。

但现在,尤其是她先身受暗算,重伤险死;而后多亏神器法宝自爆护主打开空间隧道;接着又在隧道内饱受空间乱流蹂躏,最终才来到这不知名的平行世界世界后。莫说她还想施展神通,此时的她的状态,还不如一个普通人。

陈鹏的撞击越发猛烈。少女的目光中,却露出一丝怨毒和绝望。她心中早已经没有力量去改变什么,只能默默的接受这一切的厄运叠加在一起。在一天前,她还是一个天之骄女,被无数人称为天才,被无数人羡慕,被无数人追求。可现在她却被一个她连看都不会看的普通人...

“云静你等着,等我回去,就是你还债的时候!”美女的心在滴血,虽然自己的身子被眼前的男人所夺,但她却咬牙切齿的恨着另外一个人,那是被他疼爱,被他照顾十几年的师妹!

狂风暴雨一般的摧残,足足坚持了一个小时才终于结束。陈鹏在放射了积压二十多年的冲动之后,倒头便睡到了床边。美女目光呆滞的坐起,走进浴室冲洗着一身的耻辱和狼藉。

当她穿好自己的衣服后,睫毛上依然挂着泪滴,但此时她身上的伤却已经恢复,经脉那要爆裂般的痛苦,也全然消失。走到床边,看着挂着笑意熟睡的陈鹏,手掌微微张开,暗运法诀,向他的天灵盖抓去,“这就是你玷污我的代价!”

说着,她手掌一颤。眼中闪过一丝杀气。可下一个瞬间,美女的表情便彻底凝固,凝成了震惊和不可思议。她的手中,没有发出半点法力。那男人依旧熟睡,根本没有任何丁点反应。

“怎么会这样!”美女目光呆滞叫道,其中的绝望,比刚刚在陈鹏身下时更甚。

她确定自己的伤已经完全好了。但是她在此刻却发现,自己的体内再没有一丁点法力。就连自己的丹田中,那已经结成实质的元丹都完全消失。要知道此时她距离一步登天的金丹期也不过只是时间问题。

努力回想着自从自己到这个世界的一切,她没有发现任何不对,直到她的目光再次凝聚到陈鹏身上。她心中升起了一丝不祥的预感。

伸手掐住床上男人的手腕,美女的脸色越发阴沉,到最后呈现出一片铁青之色。放开男人的手,美女好像失去了灵魂一般,呆滞的向后连退了三步。

“邪阳脉!竟然是邪阳脉!我到底做错了什么!”美女口中喃喃,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修仙界千年不遇的体质,竟然被自己碰上,而且由自己唤醒。她不知道这是她最大的幸运,还是最大的不幸。

美女精致的脸,如同死灰,闪亮的双眼也失去了焦点。只是泪水在无声无息的留下。“罢了!都是命!连邪阳脉都能让我遇上,还怪的了谁!”

来到这不知名的世界,虽然已经发现这是末仙世界,几乎没有一点灵气,可她依然下定决心,不管多难,一定要突破金丹,回去报仇。可偏偏遇上了千年不遇的邪阳脉,将自己的法力吸得干干净净。在想重新练到金丹,几乎已不可能!天色大亮。宿醉的头痛,让陈鹏不愿睁开眼睛。

直到中午时分,连续不停地消防车的鸣叫,才让他极不情愿的坐起身来。揉了揉惺忪的双眼,他突然发现,自己竟然在一个陌生的地方。

回想许久,他的记忆停留在自己和一个穿着怪异的少女来到如家。可此时如家尚在,但少女却已然离开。

摇了摇依旧沉重的头,努力回忆着昨晚是不是成功告别了处男生涯。那一切却都已经被酒精所封存,在无从得知。

可在他起身穿戴整齐之后,准备离开之时。床单上的点点殷红,和一片未干的泪痕,瞬间打醒了他的记忆!

“艹,我干了什么!”陈鹏狠狠抽打自己一个耳光。少女无力的挣扎,眼角的泪花全部浮现在他的脑海之中。如果对方是一个同样在酒吧猎艳的女人,他绝不会有半点自责和愧疚,毕竟现在这都太正常不过。可是床单上的血渍,却说明了少女清白的身份。

几次深呼吸,让自己努力平静下来。最终自我安慰道:“人家都不在乎,我也别自作多情了!那妞貌似是个美女,老子没亏!”稍稍洗了一把脸,他便退房离开了酒店。

酒店门前,停着两辆消防车。无数人想着高高的楼顶指指点点。陈鹏好奇的转过头去,表情却瞬间凝固成了呆滞。

楼顶边缘,一个少女长发垂腰,身上穿着怪异的古装,而一旁不远处,十几个消防官兵,已经拉好了巨大的气垫。路人的手机、相机都聚焦在那少女身上。

此时,陈鹏虽然看不清少女的面容,但是他却百分百的确定这少女的身份。没错!就是她!

“先生,别过去!”陈鹏疯了一般的跑到楼顶平台,但两个警察拦住了陈鹏的去路。陈鹏眉头皱成一个川子,一把打开了警察的手,“滚开!那是我女人!”

被陈鹏打到手的警察,当时便要发怒。可却被一旁同伴拉住。“小张,让他过去!”

楼顶面积不小,在那绝美的背影身后十米的地方,有一个女警嘴里正在嘟囔着不停。看到陈鹏直接向这边跑来,女警眉头紧皱,“躲开,警察正在办案!”

陈鹏此时哪里还会管什么警察的事情,一把推开了女警,“滚!这是我的事!”说着,他便向那绝美背影走去。

“别过来!”女人的声音响起。明显是已经感到了陈鹏的靠近。

陈鹏停下脚步,看着那少女,酝酿许久才开口:“昨天的事情,是我的错!如果要受到惩罚,也应该是我!你不要拿别人的错误惩罚自己!”女警拉住了陈鹏的手,却被陈鹏一把甩开,“滚开!等她下来,我自然会跟你们回去自首,昨天晚上我强奸了她!枪毙该判刑悉听尊便!”

女警一怔,随即向后退了几步,目光中出现了难以置信。当了警察也有快十年,还没见过哪个强奸犯这么理直气壮。

陈鹏没在理会女警,继续对那个背影说道:“昨天,是我这一辈子最倒霉的一天!女朋友跟人跑了,喝酒出洋相了,连人都让保安扔出来了!可是这相比你受到的伤害不值一提!如果一定要有人死,那应该是我不是你!”

陈鹏深吸口气,接着说道:“你年轻,漂亮!我就是一没人要的宅男、屌丝!可我都有信心好好活下去,你为什么要做傻事!”说这话,他的身形向前走了几步,距离美女的背影,还有不到三米的距离。

美女衣炔飘飘,虽看不到正面的神情,却能感觉她的身体在颤抖。“你走吧!这和你无关,我没怪你!”冰冷的声音中,带着一丝决绝。可每句话,都像针扎在陈鹏心里。

陈鹏笑了,无奈的笑了。他从没想过自己仅有的一次放纵,竟然能惹出这么大的祸!他深吸一口气,笑道:“如果你真的要跳下去,就跳吧!我保证在你下去的一瞬间,我也下去!我这个人不愿意欠任何人东西,因为我让你丢了一条命,我就把自己的命还你!”说着,他根本不理会身边女警的紧张,直接又向前走了一步!

“你别过来!”美女似乎已经感觉到陈鹏就在自己身后,大声喊道。陈鹏却依然笑着:“放心,我不会突然扑过去,把你救下来!这次救了你,下次你有一万种方式继续。”

话锋一停,陈鹏又向前走了一步:“死,简单!我想过一万多次!初中没毕业我成了孤儿,靠着救济长大,上学,毕业。受到各种歧视、嘲笑、不公。可我还活着,因为我要给看不起我的人活出个样看看。我发誓我没有想过伤害任何人。但是我的罪,我会承受!”

说完,他一步跨上了楼顶边沿的高台,站在了美女的身边,一把拉住了美女的手。“你可以跳,我会跟着你!因为我欠你。如果你和我两人中能活一个,我希望是你!因为该死的人是我!”说完,陈鹏干脆闭上了眼睛。

美女眼中的泪,不停的留下。而陈鹏手心中穿过的一丝丝纯阳的力量,则不断的滋养着她快要枯竭的经脉。在此一刻,她疯狂的问着自己,为什么自己竟遇上了邪阳脉!

邪阳脉,先天第一奇脉。唤醒之前,只能算天赋比较优秀的元阳体质,相对并不稀有。可一万个拥有元阳体质的人,其中也难寻到一个身具邪阳脉之人。

这种奇脉,在修仙世界中,被无数门派列为比神器还珍贵的至宝。任何一个唤醒邪阳脉的修士,至少可以确定能达到金丹期。邪阳脉一旦达到金丹,便称得上所有女修梦寐以求的男人。只要能和身具邪阳脉的男子双修,便能得到邪阳脉阴阳互济的法力,那大部分修士遥不可及的金丹境界,也成唾手可及。

可偏偏自己遇到的却是一个刚刚被唤醒邪阳脉的凡人。若是在自己的世界,邪阳脉出世,门派自会举全宗之力,帮助邪阳脉尽快达到金丹。可这世界想要做到,却难如登天。

陈鹏见少女许久没有任何动静,他似是自语一般说道:“所谓贞洁,不过就是几滴鲜血!如果你这样就寻短见,真的不值!每个人都有必须要做的事情,难道你就没有一定要完成的留恋了?”

听到陈鹏的话,美女身体突然一僵。并非是因为陈鹏对贞洁的定义,其实在她那世界中,贞洁更不值钱,一旦结成元丹,便有二百年寿命,成就金丹更可以活到整整五百年。所以更换道侣更是平常!

她心中一震,则是因为脑海中浮现出一个人影,那是一个同样很美,但却多出几分娇纵的少女。就是她为了与自己争夺门内圣女之位,联合她四个道侣,设计暗算围杀自己,才让自己落入这末仙世界之中。

“有!我有必须要完成的事情!”美女从牙缝里挤出这几个字。随即转头看向陈鹏,说道:“你当真要补偿我?”

陈鹏听到这话,心中一喜,随即睁开双眼,看向美女,目光中一片坚定。“说吧!只要我能做到。即使我现在做不到,我也会努力做到!”

美女面容清冷非常,语气平静地可怕,“我要求你一直在我身边,不管我让你干什么,你都要答应!”

陈鹏深吸口气,随即点了点头:“可以,不过不能违背我做人最基本的底线,杀人放火的事情我绝不会干!”

美女长叹口气,看着陈鹏,半晌后说道:“我叫云清。”

陈鹏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过了片刻才恍然大悟,忙说着:“我叫陈鹏!”

……

带着云清从墙头下来,陈鹏感觉到自己双腿一阵发软。耳中响着高层下边雷鸣般的掌声。眼前的女警向他笑了笑,点了点头。他自己都不知道刚才哪来的这样的气魄。可能只是一时的热血,但他确认为这是他应该做的。

缓了半晌,他才重新有力气站起身子。可当他要与云清回到天台口的时候,却被女警拦了下来。“虽然你刚才做的很英勇,但你仍涉嫌一起强奸案,跟我们走吧!”说着,女警从身后掏出了手铐。

陈鹏咬了咬嘴唇,深吸一口气,坦然的伸出了双臂。可就在女警要将手铐卡在他手臂的时候。一旁的云清却将他拦了下来。

云清却说道:“昨天他喝多了,但我是清醒的!”

女警眉头微皱,看向云清:“你什么意思?”云清面容清冷,说道:“我是清醒着和他来的酒店!还用我说的更明白吗?”

女警嘴角微微上翘,“OK!”她收起手铐,拍了拍陈鹏的肩膀,“你刚才说的我都听见了!小伙子,以后别再喝酒!”

所谓强奸案,被害人自己承认自愿,那根本没办法立案。女警见到刚才陈鹏的举动,其实心里对这个小伙子还是很佩服的。至少错了敢担起来。

陈鹏强挤出一个笑容,向女警点了点头,随即对身边的云清说了一声谢谢,便要下去。

而这时,女警则说道:“你们在楼里躲一会儿吧,外面的记者、群众太多!免得麻烦!”在酒店里,躲了三个多小时,陈鹏和云清才从酒店的后门溜了出去。

陈鹏本想将云清送回自己的住处,可云清却说自己无家可归,执意要到陈鹏家中。陈鹏苦笑一声,才将云清带回他那平民区里租住的小平房中。

用最快的速度,陈鹏让自己的猪窝勉强可以找到了落脚的地方。可云清皱着眉头,捂着鼻子一直咳嗽。陈鹏却只能在一边尴尬的笑起来没完。他一个宅男的房间,袜子都堆起了一座小山,如果味道容易接受,那才是见了鬼了。

开窗通风半个小时,云清勉强睁开了辣的流泪的双眼,捏着鼻子问道:“你就住这?”陈鹏却尴尬的笑着,“我没钱。不过很快就好了!我刚找到工作,下个周一正式上班!”

云清皱着眉头说道:“钱?就是你那种花花绿绿的纸条?”陈鹏一怔,心说:妹子,你不是玩我吧!你还不知道什么是钱!

陈鹏苦笑一声,“我下半个月还不知道怎么过了!昨天一顿酒,花了我700多!”云清却说道:“要是金子能当钱用就好了!”

听到这话,陈鹏险些没吐出血来,哭丧着脸说道:“云清,我虽然做了错事,但你也不用这么玩我吧!虽然你穿着古装,也不用跟我扮古人吧!我要有金子,至于住在这猪窝吗?”

云清一怔,“你的意思是金子也能当钱花?”陈鹏仿佛被雷电击中一般,“废话!现在金价都涨疯了,出去就换成钱!”

云清闭上双眼,抚摸着自己的手镯,半晌没有开口。正当陈鹏准备询问的时候,却听到云清骂了一声:“混蛋!”她的手镯中,金元宝还是有一些的,可是现在却丝毫法力都没有,根本无法将手镯中的元宝取出,所以才骂了一声。

可这声骂,听到陈鹏耳朵里,便完全吸收了。他一脸无奈不知所措,而这时云清又喊道:“混蛋,亲我!”陈鹏一怔,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而云清却又催促道,“等什么!快点!”虽然陈鹏能过给她的只是少量的元阳之气,与她本身的玄阴法力截然不同,但是只要有一丝法力在,催动储物手镯也能做到。

见陈鹏还没有任何动作,她干脆直接把嘴贴到了陈鹏的唇上,开始吸允。陈鹏正在犹豫该不该主动抱上云清,却已经被云清一把推到了一边。

当陈鹏正要开口的时候,却看到云清手里抓着一个金灿灿的元宝。足有婴儿拳头大小。云清开口道:“这个能不能租到像样一点的房子?”说着,将元宝递给了陈鹏。

陈鹏哪见过这东西,眼珠子快要掉了下来。不自觉的将元宝放到嘴里咬了起来。拿出一看,元宝上出现了几个清晰地牙印。“你不是开玩笑吧!这真是金子?”陈鹏掂了掂,这分量至少得有半斤。

云清一脸不耐烦的道:“别废话!快点去给我找一个能住人的地方!”

陈鹏苦笑一声,“艹,老子真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

随便找了一个金楼,这元宝的成色足有四个九,分量整整250克。只用了不到半个小时,陈鹏便拿到了自己这辈子见过的最大一笔财富,整整十叠百元大钞,装在身上竟然比金子还占地方。

陈鹏没敢耽误时间,生怕惹怒家里那个祖姑奶奶,他直接跑到了地产中介。要求很简单,房子要好,家电家具齐全,马上拎包入住。

只是半小时时间,就定下了一套高层顶楼的公寓。一次性交了半年的房租,连同中介费,整整花了4万。当然,在租房的时候,他也有了一点私心,这地方距离他刚找到的工作单位,步行只有十分钟的路程,自己可以不时的来看看云清。

回家路上,路过一处商场。陈鹏直接钻了进去。买了两套女运动装带了回去。这次他花的却是自己的钱,算是送给云清的礼物。否则看着这么一个女孩,穿着古装,回头率有些太过可怕。

要说陈鹏的速度已经极快,可回到家中,云清还是显得有些不耐烦。陈鹏陪着笑脸,忽悠着云清换上衣服,便把她送到了新租的公寓。

“这是卖元宝的单据,一共是10万。这是租公寓的合同和收据,一共4万。这是剩下的六万。”云清将公寓看了一遍,还算满意,刚刚坐下,陈鹏便将钱推到了云清面前的茶几上。

云清没有接钱,只是微微点头。陈鹏深吸一口气,说道:“那你先休息,我先走了!你有事随时打我手机,我随叫随到!”说着,陈鹏又将提前写好的一张纸条递给云清。

“你去哪?”云清眉头微皱,问道。陈鹏挤出一个笑容,说道:“当然是回家了!要不我住哪呀!”云清冷声问道:“就是那个猪窝?”陈鹏一脸无奈:“脏是脏了点,您也别猪窝猪窝的叫,那毕竟是我住的地方!”

云清哼了一声,“你就在这住着,是你自己答应我的,以后一直跟着我,我让你干什么就干什么!”

陈鹏一愣,惊得下巴差点掉下来,“你不是让我跟你住一起吧!”云清却面容依旧清冷,“让你住你就住!不过你敢把这里弄得跟猪窝一样,我扒了你的皮!”

“得了……”陈鹏心中暗叫一声,自己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自己一下子沦为这姑奶奶的男仆了。就是不知道会不会再成床奴。不过转念想想,就算真成床奴也无所谓,毕竟这云清,也算的上神仙姐姐一级的美女。多少宅男屌丝梦寐以求都没这机会。

云清看着陈鹏那不知不觉上翘的嘴角,已经猜想到他心中所想,不由得更气,磨着牙说道:“你小子不许胡思乱想!从今天开始,你给我好好修炼,如果三年无法结丹,你也不用活着了!”

陈鹏听得一头雾水,心想着妹子不是脑袋坏掉了吧!不由得笑道:“结丹,我还元婴出窍了!”可他这原本的玩笑话,却让云清点了点头,“如果你真能突破金丹,凝结元婴,那我重凝金丹也指日可待!”

“妹子,你小说看多了?”陈鹏再也忍不住笑了出来。接着说道:“你是不是还想说,你是从什么修真世界穿越过来的。”

云清倒是一怔,“你怎么知道?”

陈鹏笑的快喘不过气来,“我这么一个宅男,一天中大半的时间再看网络小说。这情节都快让人写烂了!”

云清冷哼一声,“你给我正经一点!我没跟你开玩笑!要不是因为你这个混蛋,我不至于法力尽失!实话告诉你,我有大仇未报,你如果不能修成金丹,助我报仇,你也没有活着的必要了!”

陈鹏看着云清的眼睛,笑容逐渐收敛。从云清的目光中,刚刚的确闪过了一丝仇恨的火焰。此刻,他甚至能听到自己的心跳,暗骂“艹,这么狗血的剧情,不会真的发生了吧!”

见陈鹏收敛起笑容,云清将自己的事情,简单说给陈鹏。她说她是另外一个平行世界中的人,他那世界与这个世界本质上没有什么区别,这边有的那边也是同样。只不过在她那个世界中,天地灵气浓郁,修仙者也不在少数,不过修仙者与世俗界基本没有太多交集。

云清所在的门派叫云仙山。是她那个世界的中等修仙门派,弟子也有数百人,她则是年青一代最为优秀的一个。同时也是门派圣女呼声最高之人。可是她的小师妹云静却想与她争夺圣女之位,与道侣共同暗算于她。若不是有穿云镜自爆护主,打开空间通道,她便死在了小师妹的手中。

陈鹏越听越是心惊,这说法有点太玄幻了,甚至还有仙侠啥的。可云清怎么看都不像一个疯子,说起来也是一本正经。

云清接着说道,当遇到陈鹏的时候,感受到他身体上的元阳气息,遍想着如果能在他身边呆上一两日,体内狂涌的法力便能平静下来。可却被陈鹏直接夺去了身子。如果只是这样,事情还不算太糟,关键陈鹏是最为少见的邪阳脉,一旦唤醒便自然吸收所有元阴法力,彻底将云清的法力废了。

“在这样的末法世界,我想从元丹蜕变到金丹,已经是极难的。但我有信心凭着我的天赋,百年时间可以达到。但是我元丹已失,如今已经是个凡人,能不能活到百年还是未知数。所以我才有轻生的念头!”云清说着,清冷的脸上,又滑下了泪水。

陈鹏虽然将信将疑,可还是问着:“如果你说的是真的,连你自己都说,这是末仙世界,没有灵气。连你都无法在这个世界达到金丹,我又怎么可能!”

云清目光中闪过一丝坚定,“我不可能!但你却可以!你身具邪阳脉,完全可以无视天地灵气浓度!而且你能帮助我重凝金丹!”

陈鹏虽仍有怀疑,云清所说,但看着云清火热的目光,还是问道:“如果我想帮你,应该怎么做?”

云清咬着嘴唇,一字一顿地说:“竭尽全力,去——泡——妞!”

后续精彩内容,请关注下方微/信/公/众/号,回复书名【我的老婆是仙女】即可进行在线阅读!

上一篇: 我的老婆是仙女_最新章节 _我的老婆是仙女_全文阅读 _我的老婆是仙女_无弹窗广告
下一篇: 最后一页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