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正文

《豪门惊爱》全文(完整版)在线阅读

2019-09-25 18:02 编辑:珠沙华 指数:

《豪门惊爱》全文(完整版)在线阅读,《豪门惊爱》这是一本现代言情小说,豪门惊爱小说全文一共 542 章。当前最新章节:第542章 子夏的梦(番外)),更新于2017-07-11 20:02:59。豪门惊爱小说讲述了:四年前,他是帝都一手遮天的权少,她是骄傲美丽的叶家大小姐,她爱他,可他却在欢爱落幕后消失无踪。四年后,她成了落魄千金,被当做礼物送回他的身边,他步步紧逼,撕她婚纱,毁她联姻,用虚假契约将她绑回身边。爱与恨纠缠的边缘,她被迫成为他的契约情人,被他夜夜索取,日日压榨,她扶着纤腰忍无可忍,“时先生,我们的契约到底何时到期?”他长指伸出,点着契约最下角的小字,薄唇轻勾:“契约期限,一辈子!”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哦!本站网址:m.l474w.cn

小说试读:

“吱——”冰冷的推车终于停下,四周细碎而遥远的嘈杂声远去,剩下一片安宁。

叶子时用尽全力想要睁开双眼,可浑身滚烫无力,就连视线都朦胧得看不清晰。

璀璨的水晶灯洒落一片晶莹剔透的华彩,昂贵香醇的酒色萦绕,几个满身贵气的男人随意坐着。其中一个金发蓝眸的男人朝右边举了举杯,恭敬道:“时先生,这些都是我们送你的礼物。”

她的心头一片茫然,她在哪里?他们说的是什么意思?什么礼物?

时?

动了动身子,她这才发觉自己的手脚都被拷在了四周,身上的布料十分轻透,将她的身躯体态若隐若现的呈现在了几个人的视野之中。

那位“时先生”显然地位非同寻常,话题一触及到他,几个人全都安静下来。

可他却似乎已然神游天外,直到被叫了第三声,才回过神看了过去。

那些所谓的礼物,有金银,玉雕,瓷器,甚至是古代名家留下的珍稀字画,琳琅满目,摆满了整个包房。而在这些重磅级礼物的后面,还有几个楚楚可怜的美人儿。

他本是微微蹙眉,漫不经心的一眼扫过去。

但就在视线移开之后,他的瞳孔却微微一缩,又重新转了回去。

紧接着,他猛地站起来,波澜不惊的俊容被震惊席卷,双眸流火般死死地盯着其中一份“礼物”!

而手中的酒杯,竟硬生生被他给捏碎在掌心!

“时先生?!”几个人同时看着他溢出鲜血的手心低呼。

只见最角落的一辆推车上,年轻女子紧皱眉头,身躯不安的挣扎着,玉体横陈极尽妖娆。但面容偏偏透着绝美的圣洁,碰撞出矛盾的致命诱惑!

真是份惹火又诱人的,礼物。

就在众人被室内的冷气压弄得心惊胆战,几乎要跪的时候,他终于出声了。

“这份礼物,我收了。”他的声音冰冷寒冽,透着不容置喙的至尊霸气!

叶子时头痛欲裂,耳畔嗡鸣不休。她隐约觉得之前那响彻四周的低沉男声熟悉的很,但脑子里就像是填满了浆糊,什么也想不到。

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送礼之人也是一愣。

在座的人都知道,这个男人向来有冷血阎王的称号,冰冷无情,波澜不惊,手腕狠绝,不近女色,且有严重的洁癖。他厌恶一切女人的碰触,甚至好几次有女人靠近他,他当场就翻了脸。所以这几个摆在最不显眼位置的美人,纯粹是侥幸的拉来凑数的。

时北辰,一个帝王一般的男人。

他有财又有权,偏偏还不好色,这可一直叫那些想要巴结他的人伤透了脑筋。

所以见他真的破天荒收下礼物,众人面色一喜,差点没乐得跳起来!

“好好好,谢谢时先生!那么,礼物我立即命人送到您的房间!”不等他说完,时北辰便已经走至叶子时的身边,亲自解开她四肢的禁锢,一把将她抱了起来,踹开门便往顶层的总统套房走去。

她颤了颤,努力睁开眼看过去。

入目的,是形状漂亮坚毅的下巴线条,因为情绪起伏而上下浮动的喉结,还有那微微透出酒香,紧抿成一条线的性感薄唇。

“哗啦……”刚走进房间,男人就毫不留情的将她扔入了布满冰水的偌大浴缸中。

叶子时低叫一声就要逃,他却身体前倾按住了她的肩膀,把她往水里压。

低沉磁性的声音绷紧了怒火,“清醒了没有?”

冰冷的水花四溅,染湿了他洁白无瑕的衬衫,映出他衣服底下隐藏着的精壮。

“呜……”叶子时却仍然意识朦胧,豆大的泪珠不断的从她布满水色的眸中滚落,只觉得身体忽冷忽热,异常难受。

她突然用力咬住下唇,想要以疼痛来抵挡这股异样的感觉。

见她快要将下唇咬出血来,时北辰的心头却突然一窒,不等他反应过来,他的手已经主动阻止了她伤害自己的动作。

叶子时只觉得那一瞬间,脑袋里有一根弦“嗡”的一声崩断了。他身上的男性气息,就仿佛是最好的灵丹妙药,又仿佛是最魅惑的毒药,让她只想更靠近一点!

就在这时,时北辰余光看到她的无名指。

纤细白皙如青葱般的指节,牢牢套着一枚戒指。

钻石反射出璀璨的光泽,昭示着这枚戒指的价值。

无名指!钻戒!

这象征着什么?

时北辰心头的怒火滔天而起,他一扬手,将那戒指取下,狠狠甩在地上!

恰在此时,朱秘书轻轻敲响了套房的门,“时少……”

“滚!”里边传来一声暴躁的低吼。

朱秘书愣了一下,心里是满满的惊讶。

他跟着时北辰在国外四年了,眼看着他一日比一日更沉稳,更成熟,也更波澜不惊。这四年来,他从未见过时北辰有任何一丝一毫的失控,但今天的他,却一而再再而三的失去镇静。

而且,还是因为一个女人?

这话要是说给别人听,恐怕都没人会信。

屋内,暴怒的时北辰已经伸手,将叶子时纤细的身子从水中捞了出来。

“四年……”他望着浑身湿漉漉的她,眼底闪烁着复杂的光芒。

四年了,天知道,他究竟费了多大的力气,才把她深深埋葬在心里,让自己在这四年间对她不闻不问。

四年了,为什么重逢这日,你却不复当初骄傲璀璨的你,变得孱弱而透明?

记忆里,少女鲜活的样子还历历在目。

八岁,她跑到他跟前,明亮的眼睛清澈如泉,笑嘻嘻的对他说:“我以后要叫你时辰,这样我是子时,你是时辰,咱们就都是时间了!你看,我们是不是天生一对?”

十六岁,她胆大妄为,到他跟前扬起骄傲的小下巴,踮着脚尖生涩的吻上了他的唇。然后红着脸大声道:“时辰,我喜欢你,真的很喜欢,我会喜欢你一辈子的!”

只是后来他才知道,一切,都是她设下的一场骗局!

回忆戛然而止,时北辰的唇角残冷的一勾,伸出两指用力捏住她的下巴,迫使她仰起头来。

黑暗里,他眸色越发的暗沉,低沉的声线浮现一丝沙哑,就像是地狱里的魔尊,“看清楚,我是谁!”

在时北辰进入她的一瞬,叶子时迷蒙的思绪,终于因为痛楚而微微有些清醒。她呜咽一声,抗拒的向后躲去,可她却越发强势的禁锢住她的身体,不容许她有任何退缩。“时……”她看着夜色下离自己极近的那张脸,费力的张嘴,仿佛离了水的鱼,恍惚着想要低唤他的名字。

迷离的夜色下,时北辰深邃的眸子忽明忽暗,他有时会变得很温柔,似乎有无数压抑的思念与宠爱。可大多数时候却都是粗暴的,像是要报复她一样,就这么任她在他身下哭着,低吟着,不肯停歇。

微凉的月光从窗棱间洒落在她美丽的脸上,然而,他幽暗的眼底却无法被照亮。

叶子时,我已经放过你了,但你却自己重新回到我的身边!

所以这一次,你别想再全身而退!

……

清晨,阳光透过玻璃窗洒落进室内,朱秘书拿着一份文件敲了敲书房的门,里面很快传来了低沉磁性的应答声。

“进。”

时北辰神清气爽地抬眸看了他一眼,“捡重点读。”

“是。”朱秘书翻开文件,“这四年,曾经辉煌的叶家再不如前,彻底没落,还欠了许多债……叶总受不了打击,身体变得很差,最近还住院了。还有叶家二小姐的病情也不容忽视,每天的医疗费都是巨额的。”

听闻此言,时北辰眸光一深。

四年来,这是他第一次让人去查叶家的消息,也是第一次知道,原来这四年,她的人生并不如他想象中的美满。

朱秘书简单介绍完四年里叶家的变化后,心里暗自掬一把同情泪。

任是谁也不会想到,当初在京城除了时家以外,数一数二的叶家,居然有朝一日会落魄到如此境地。叹了口气,朱秘书恢复心情,望向最后一段字,暗自吞了口唾沫。

他胆战心惊道:“还有……前不久,叶家大小姐与蒋家二少确定联姻,闹得沸沸扬扬。”

“谁?”时北辰的目光猛然沉下去。

虽然心里有所预料,但真正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他的心还是猛的一坠。

朱秘书感觉书房里的气压嗖嗖的往下降,压得他冒了一身的冷汗,但也只能强撑着将两个名字说出:“叶子时,蒋逸尘。”

“啪”的一声,时北辰手中的笔应声而断!

此时,偌大的套房内,叶子时悠悠转醒。

痛,全身都跟散架了一样……

叶子时倒吸了口气,扶着床想坐起来,却被脑海里出现的记忆碎片给惊得又软倒在了床上。

迷乱的夜……伏在她身上的……

原来,那不是梦,是真实的!

就在这时,房门被人打开,一个高大的身影迈着沉稳的步伐走了进来。

“啊!”她尖叫一声蜷缩起了身体。

时北辰的俊脸上寒霜遍布,见她醒了,于是走至床畔,将她从被子里拽了出来。叶子时拼了命的挣扎,他却轻而易举的单手将她的胳膊禁锢在了头顶,低下头欣赏着她脸上仓惶的绝美,“不想看看昨夜是谁占有了你?”

听到熟悉的声音,再被迫对上他漆黑深邃的眸子,叶子时如遭雷击!

“怎么,这就不认识我了?”时北辰目光冰冷,唇角勾起一抹冷笑,“昨夜你可是非常热情,缠着我一直要。”

“你!”叶子时听闻此言,顿时回过神来。她羞恼得小脸通红,瞪大了眸子震惊地盯着他,完全无法想象刚才那句邪恶的话居然是时北辰说出来的。

四年,她苦苦寻找他四年,却没想到,再相见竟会是这般情景!

她咬牙,半响才骂道:“无耻!”

他缓缓摩挲她的面颊,满身都是让人恐惧的威压,声音沉得仿佛大提琴般:“四年前爬上我的床睡了我的是你,四年后来到我的地盘勾引我的还是你。叶子时,要说无耻,也当之无愧是你吧。”

四年前!

她回忆起什么,整个人顿时仿佛被针扎了一般,浑身一震,紧接着咬住下唇,扭过头去一声不吭。

时北辰松开她,从一旁抽出一叠文件,放在她身旁。

她扭开头不愿意看,下巴却被他用力捏住,“看!”她微微吃疼,视线下意识将文字收入眼底。

这文件,居然是卖!身!契!

——契约期间,乙方不可背叛甲方,不可与他人有婚约。

——甲方传唤,乙方必须随叫随到。乙方的手机必须二十四小时开机,不可拒接甲方任何时间段来电。

——乙方不可主动解除契约,但甲方可以随时终止。

——乙方要对甲方百依百顺,如果乙方有任何一条违约,都需要向甲方支付十倍的违约金。

“……”叶子时瞠目结舌。

这简直比历史上任何丧权辱-国的条约都更加的丧权辱-国!一条一条全是霸王条款,里面的乙方根本毫无自由,毫无地位,毫无人权,只能近乎奴隶般被甲方差使,而且违约金居然要十亿!

作为已经签字画押,无法抵赖的乙方,叶子时想死的心都有了。

字迹是她的字迹,签名是她的签名,甚至连最后面的指印,都跟她的手指纹路完全贴合,没有一丝分别。

“这不可能!”叶子时嘴唇颤抖着,“这是怎么回事……还有,还有昨晚我怎么会……”

她怎么会无缘无故出现在那里,还成了别人送给时北辰的礼物?

时北辰忽视她的疑惑和惊慌,一双性感的薄唇轻勾,凑近她的脸,语调低而暧昧:“我倒想问你,你就这么迫不及待的,想要回到我的身边?”

他说得一本正经,让人完全难以想象他会是在胡说八道。

事实上,对方将“礼物”送给他的同时,卖身契也的确是真实存在的。但这上面无数条的附加条件,却是他后来加上去的。

她瞪着他,反驳道:“我没有签过,这份契约一定是假的,我都不知道我为什么会在这里!”

叶子时深吸一口气,“昨天晚上的事是一场莫名其妙的误会,我可以……可以当做没发生过。”

室内的空气猛然变得冰冷,气压仿佛骤然下降!

她话音刚落,时北辰便一伸手死死扣住了她纤细的脖颈,眸中燃起怒火。

叶子时感受到他身上散发的冰寒,止不住的发颤,甚至不敢抬头看他一眼。眼前的男人,沉冷寒冽,浑身都散发着迫人的威压,使得周围的空气都仿佛要凝结出一层冰霜,让她下意识的害怕。

但更让她怕的,是他的陌生。

四年来,她从执着的想他,拼了命的找他,疯了般的想念,到用尽全力去忘记,再到最后平静无波的放弃……她多艰难才走到这一步!

现在,她终于要走向新的人生新的方向了,他却忽然出现。

这一刻,叶子时什么都不想追究了,她只想快点逃走。

“误会?”时北辰怒极反笑,深刻而冷峻的脸上难辨喜怒,“莫名其妙?”

他每重复一个词,手上的力道就更大一分。

“咳……咳咳……”叶子时小脸苍白,睫毛无助的轻轻扑扇。

就在她觉得自己下一秒就要被他掐死的时候,他忽然松手,将她摔在床上!

大床柔软,根本伤不着她,但却因为她此刻太虚弱,所以仍是眼冒金星。

“这一次,不会再如你所愿!”

时北辰撂下这么一句话,便大步迈开走出房间,并狠狠把门踹上。

等叶子时缓过劲来的时候,只听到“嘭”的一声巨响,那道熟悉又陌生的高大身影,已经消失无踪。

周围安静下来,叶子时闭上眼睛,内心却始终无法平静。

好一会,她才忍着浑身的疼和双腿的酸软爬起来,一步一晃地走进浴室。

浴室里,有一面偌大的镜子。

镜子里的那道身影,正好映入眼帘。

凌乱的长发,苍白的脸,红肿的双唇,满身的青紫和红痕……全是,他留下的痕迹。

她呆了两秒,突然发现不对,连忙低头看向自己的无名指。

戒指!戒指不见了!

叶子时的衣服早就被时北辰撕成碎片,不能穿了。她翻找半天没找到女士衣服,只好从柜子里抽出来一件他的衬衣,套在身上,匆匆找去时北辰的书房。

她没有敲门,径直走进去。

“时北辰,我的戒指你有没有见到?”叶子时说完,看到书房内的场景,目光微微有些涣散。

落地窗前,一个男人静静坐着,任由温柔和煦的阳光在他深刻硬朗,俊美如天神般毫无瑕疵的脸上,晕染出一片柔和的暖意。

他的身后,是美丽的山峦,无边无际的花园,还有波光粼粼的湖泊。

而他的身旁,一个娇小纤细,漂亮柔美的女子,正眉目含笑地看着他,一双眸子里柔情似水。

时北辰眼神平静,深邃漆黑的眼眸,静静地看着她,似乎在等待什么。

站在时北辰身边的女子,却在看到叶子时的一刹那,顿时忍不住倒吸一口冷气,然后立刻别开脸去。

她身上穿的,竟然是时北辰的衣服!

要知道,就连她都从未去过他的卧室,更不敢轻易碰他的任何东西!可她居然穿着他的衣服走到他跟前,他却没因此生气,这代表了什么?!

叶子时顿时觉得心头一阵窒息,但她却很快压抑住了喉间的酸涩,和唇角即将要浮现的苦笑。

她垂下眼睑,故意不去看那女子的脸,淡定地吐出两个字:“戒指。”

时北辰看见叶子时,便朝着身边的女人淡淡说:“你先出去。”

她愣了愣,抿起唇瓣点点头应了一声,然后便迈着轻巧的步子,从叶子时的身边擦过,走出书房,并替二人关上门。

“戒指?”时北辰的语速很慢,明明听清了,却不知道是何用意,竟然又缓缓重复一遍。

“对,戒指。你有没有看到过我的戒指?”叶子时又重新问一遍。

时北辰重复完之后,半响没说话,视线胶着在叶子时的脸上。

但是他眼底的亮度,却渐渐随着她脸上毫无瑕疵的淡定,而渐渐湮灭。

他沉下脸,眸光骤然变得冰冷:“那破玩意,看着碍眼,早扔了。”

破玩意?那戒指可是蒋逸尘专门请名师独家设计,全球独一份的。不论是钻石大小,切割面,还是造型,都十分完美,怎么也不能是破玩意啊!但他居然轻飘飘一句,破玩意、看着碍眼、扔了??

若是他真扔了,蒋逸尘那边,她该怎么解释?

“它对我很重要,事关我叶家与蒋家的联姻,请时先生物归原主!”叶子时虽然嘴上不信,但心底却急了。

“呵,联姻?”他冷笑一声,“才刚从我床上爬起来,就想着要跟别的男人结婚。叶子时,你可真是越来越能耐了!”

叶子时脸色煞白,心底仿佛被利刃划过,蔓延着丝丝缕缕的痛楚。

虽然设想过四年后再重逢,两人之间会有的变化,但她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他竟会这样说她!

这时候,她心知不管戒指在不在他那里,都是无法拿到的了,于是她干脆放弃,唇角微微上扬,故作无所谓的开口:“希望时先生不要总提那件事,毕竟那只是一场意外,大家都是成年人了,没必要太在乎……”

时北辰的脸色越发阴沉,那让人百看不厌的惊艳俊容,此刻阴霾遍布。

叶子时却继续道:“既然时先生不肯归还戒指,那么你我也没什么好说的了,请你放我离开!”

“怎么,赶着回去订婚?”他的语调阴沉,眼底满是晦暗不明的寒刃。

叶子时目光微闪,却是坚定道:“是!”

时北辰怒极反笑,竟是伸出修长的手轻拍了两下,“好,很好!”

她看到他难看的脸色,感受到书房里越来越低的气压,背后冷汗涔涔。她不自禁退后了一步,垂下了头。

以前她就听人说,时北辰真正生起气,格外骇人。当时她不信,现在,她却是深信不疑!

就在这时,时北辰暴戾的声音传来,“要滚赶紧滚!”

叶子时心头一颤,顾不上别的,仿佛深怕他反悔一样,她低着头匆匆转身冲着外面跑去。

才走出没几步,她就听到身后传来一阵东西摔在地上的巨响。她抿起唇瓣,忍住眼底涌现的湿意,近乎是落荒而逃。

一片狼藉的书房里,时北辰的眼底一片冰寒。

订婚是吗?联姻是吗?

他就看看,这个婚,没他的同意,他们要如何去结!

后续精彩内容,请关注下方微/信/公/众/号,回复书名【豪门惊爱】即可进行在线阅读!

上一篇: 豪门惊爱最新章节 豪门惊爱全文阅读 豪门惊爱无弹窗广告
下一篇: 《时光从来不温柔》全文(完整版)在线阅读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