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正文

左先生,咱们离婚吧最新章节 左先生,咱们离婚吧全文阅读 左先生,咱们离婚吧无弹窗广告

2019-09-25 17:53 编辑:念清风 指数:

左先生,咱们离婚吧无弹窗最新章节由都市书屋手机版小说网提供,《左先生,咱们离婚吧》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现代言情小说,都市书屋手机版小说网免费提供左先生,咱们离婚吧最新清爽干净的文字章节在线阅读喜欢看小说的书迷们一定要收藏我们的网址哦,本站网址:m.l474w.cn

小说试读:

夜色如墨,朦胧月光被挡在厚重的云层身后。

繁茂的枝叶摇曳着,像一双双狰狞的手,奋力伸向漆黑的天空。

空荡荡的房间里,一大滩血蜿蜒至楼梯口,浓重的腥味儿与空气融合,令人作呕。

陆红绡躲在床底下,凌乱的长发遮住了惊慌的容貌,身体蜷缩成着瑟瑟发抖,恨不得化为一团黑雾。

登上楼梯的脚步声越来越近,越来越清晰,她的心瞬间高悬,直到那声音在床前停止。

她还没来得及喘气,床罩唰的拉开,传来了恶魔的笑声。

“原来你在这儿,来,过来。”

“不要!不要!”陆红绡尖叫着,疯狂推打着那只手,不断往后退。

窗外一道雷闪,唐立宵那狰狞的面孔一闪而过,深深的印在陆红绡的脑海里。

“红绡,你爸妈都死了,现在轮到你了。今晚,让一切到此结束吧。”唐立霄一把掀翻了床,双手紧紧扼住红绡的脖子,漠视她的垂死挣扎。

“立霄!先放了她。”怡然清澈的女声响起,只见蒋绫迈着优雅的步伐,慢悠悠地走了进来。

她唇角间挂着得意的微笑,姣好的容貌透过一股阴狠的气质。手搭在唐立宵的肩上拍了拍,两人之间的关系一览无遗。

陆红绡被甩在冰冷的地上,像被丢弃的布娃娃。

蒋绫半蹲着,狐媚的眼眸微微上扬,露出悲天悯人的神情。

“瞧瞧你这副可怜模样,真是比路边的阿猫阿狗都惨,红绡啊,我竟然有些舍不得杀你了。”

红绡目光破碎的看着蒋绫与唐立宵,一个是她的爱人,一个是她的闺蜜,而今,他们联手毁了她的一切。

“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对我!”红绡嘶吼着。

“好啊,我告诉你为什么。”蒋绫阴狠的捏起她的脸,锐利的指甲嵌进了红绡的下颚里,冒出猩红的血痕。

“从小到大,无论你做什么都是对,做什么都是好。只要有你在的地方就没人会注意我,无论我多么努力都没有人在意。这种痛苦你懂吗?你当然不懂,因为我所有的痛苦都是你造成的,所以你必须付出代价。”

蒋绫勾起暗红的唇角,吐出冷冷游丝。

“你爸妈最疼你,我就让他们死掉。你有钱,我就让你倾家荡产。你喜欢立霄,但他是我的。”说罢,她故意与唐立霄来了个深吻。

唐立霄搂着蒋绫,看红绡的眼神,好似看着路边的流浪狗。

“你以为我真喜欢你?若不是为了获得你爸的信任,进入陆氏集团的核心部门,我根本不会看你一眼。我最爱的,从来只有绫绫一人。”

红绡的心被生生撕开,又哭又笑,睁大了眼睛只为看清眼前恶魔的嘴脸。

“我要诅咒你们永生痛苦,不得好死,一辈子在绝望和深渊中受尽折磨。哪怕我死了,也要化为厉鬼,缠着你们!”

唐立宵扬手狠狠掌掴她,尖头的皮鞋踩在她的小腹上,红绡呕出一口黑血。

“贱人,让你嘴贱,我现在就把你挫骨扬灰,找道士封在罐子里,我看你怎么变成鬼。”

唐立霄像极了急欲杀人的屠夫,双手狠狠掐住她纤细的脖子。

蒋绫也很想陆红绡马上从世上消失,但...“立霄,她还不能死。”

“为什么,她不死八成也得也疯!还不如弄死她,一了百了。”

蒋绫扬唇勾起一道阴冷的弧度:“死了固然好,但我们还差一个替罪羊。陆红绡疯了,一个疯子举刀杀了自己的父母,很正常啊!”

“有意思。”唐立宵呵笑出声,盯着奄奄一息的红绡。“红绡,十八岁了,可以坐牢了。”

...

暴雨后,天色放晴,朵朵白云形态各异。

五年了,目送了许多人离开高墙,今天终于轮到她。

五年里,她跟贪污犯学商道,跟杀人犯学手段,跟诈骗犯学诡辩。

为的就是今天。

陆红绡迈过铁门,眺望湛蓝天空,喋血冷笑。微微上翘的眼角,划过一抹凛然。

“如果软弱注定被宰割,这一次,换我来做执刀人。唐立霄、蒋绫,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日子,好好期待吧!”

帝宫的总统套房内。

左震渊坐在皮质沙发上,利落的短发,轮廓棱角分明,眸光深邃,霸道和邪痞糅杂在一起。

他全身陷入沙发里,揉了揉额角,眉头微蹙:“倒杯水。”

“好的。”陆红绡走到吧台边,粉色及膝的连体短裙与身体完美贴合,勾勒出玲珑的曲线。

俯身时,修长笔直的腿一览无余。

她背过身挡住男人炙热的眸光,手中下药的小动作依然流畅。

转身,面含微笑,双手将茶杯递向他。

左震渊将杯口抵在薄唇边,眸底划过一丝不易察觉的精、光,仰首一饮而尽。性感的喉结上下滚动,泄出一声喟叹。

红绡后撤两步,小脸在晕黄的暖光中,镀上一层绸缎般精细的柔美,手按在墙壁的开关上。

“左先生,晚安。”

手刚搭在门把上,一股强劲的力量将她拦腰抱住,背部撞上宽阔的胸膛,紧密的没有一点空隙。

红绡水亮的大眼睛里布满了惊慌失措,他像铜墙铁壁一样,全身都是硬的。

“左先生...”

“陆小姐投怀送抱,我若无动于衷,岂不让你以为我无能。”

左震渊蘧然吻住那张诱人的樱唇,他的吻狂狷霸道,不容她有一丝躲闪。

红绡不记得自己是如何被剥的光溜溜的,跟他滚到了床上。

他太强势,完全掌握了主动权,将她牢牢压在身下,不忘调戏:“我对躺尸的女人没兴趣,把我皮带解开。”

陆红绡着了他的魔,面上欲拒还迎,柔弱无骨的手抵在他胸前,缓缓下滑,纤细的手指在暗扣上一摁,啪嗒一下解开了。

红绡脸唰的红了,水灵的眸子微垂,媚态百生。

“害羞的女孩。”富有磁性的嗓音低笑着,浮光略过他深邃的眼眸,灼灼渴望几乎要满溢出来。

他不再啰嗦,挤~进她的腿间。

红绡猛然想起还没吃药!她连忙后退并住腿,扯过被子盖住自己,有些语无伦次:“这样吧...我、我先去洗个澡。”

此时的她仿若盛开正艳的花儿,肌肤细腻流光,端庄秀丽中透出一股不自知的妩媚,仿若在无声邀请人来欣赏,让人只想狠狠蹂 躏。

左震渊当她是吊人胃口,深色微凛,透着几分不悦。

“做完再洗。”

不容她说不,左震渊握住她的脚踝一扯,重新压到身下,粗鲁闯入。

她难以遏制的痛呼一声,颈部后仰,青丝划出一道绝美的弧度。

左震渊骤然一僵,竟然是处?他以为...

看着小女人五官皱巴在一起,痛苦难耐,左震渊眉宇间染上一抹懊恼。

“你出去!”红绡握拳,无力的推拒着他。

妈的,谁说上床是件很销 魂很爽的事,明明要死一样!

左震渊的自制力处于边缘,细碎的发被汗水蘸湿,他紧紧搂着她,健硕的肌理散发着浓浓雄性味道。

他后撤了点儿,细密的吻落在她唇边。

“好了没?”

“没好!”

“...现在呢?”

“不行,疼的很。”红绡闷哼,他如一座山,怎么推都推不动。

滚烫的肌肤紧贴着她,像一团火球不断燎着她的经络。

左震渊含 住她的耳垂,邪笑道:“疼不死你,一会儿就尝到舒服了。”

这一夜像上了贼船,无论是哭是骂或是躺尸不动,男人都表现的精力无限...

晨光有些刺眼,深邃的眉目微微一动,缓缓掀开。

他支起上身,露出精壮的上半身,黑眸一凝,看向床边的倩影。

想到昨晚,左震渊忽觉下 腹又一阵紧缩。

他起身走过去,从身后拥住她,下颌抵在她颈边,大掌在细嫩如绸的肌肤上拨动。

余光瞥见她手里安放着两颗白色药丸,手边搁置着一杯清水,他眉目微沉。

“左先生,你会娶我吗?”她声音很轻,连目光也变得小心翼翼。

左震渊用一个浅笑的眼神否定了她,仿若她在问一个很白痴的问题。

红绡垂眸,同样没有犹豫,将药顺水吞入腹中。

温水顺吼而下,她释然笑笑,抿去唇畔的水珠。

“左先生放心,我有自知之明,不会给你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她看似贴心的照顾,如刺,扎到了左震渊。

他捏起她的脸,神色阴骘:“谁给你的胆子。”

“昨晚的事没必要放心上,既然是你情我愿,谈钱就不地道了。”临走前,她不忘摆手:“再见。”

左震渊眯了眯狭长的眸子,好啊,第一次有女人敢跟他玩儿心眼。

薄薄暖阳透过窗棂,落在地上。

陆红绡静静坐着,眼睛微眯,仿若慵懒的猫儿享受着惬意时光。

美的宛若一副古世纪油画,令人忍不住驻足观看。

顾正廷瞥见那不慎露出的吻痕时,心脏抽疼,自虐式的猛喝了一大杯冰水。

手指紧紧捏住玻璃杯,指尖泛白。

红绡察觉到他的异样,将领口上拉,遮住痕迹。

她问:“那药,事后吃有效吗?”

顾正廷腮帮子抖了抖,过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红绡在跟他说话。

“嗯?你怎么事后才吃?”

红绡抿唇,一幅说来话长的意思。当时那个情况吧比较混乱,算了,还是不说的好,免得越描越黑。

“总之我事后吃了五颗。”

“五颗?”顾正廷深吸了口气,“你这个月就等着生理失调吧。”

看来是没戏了,红绡无聊的摆弄着娃娃。

顾正廷目光艰难的望着她,喉咙里像堵着一颗酸桃似的难受。

“红绡,这么做值吗?”

他清澈的眼睛里,倒印着红绡苍白的面容和一闪而过的疲惫。

她笑笑:“对于一无所有的我而言,微弱的希望也是希望,哪怕结果未必遂如人愿。”

哪怕手段肮脏卑劣。

大门进来一对男女,穿着正装长裙,打扮的雍容富足。

化成灰,红绡也忘不了他们。

同样的,他们也看见了红绡。

早就听说红绡出狱了,没想到竟然会在这里遇到。

捡了一条小命,不好好找个地方躲起来,竟然还敢回到济城。

陆红绡,你这不是公然找死嘛!

蒋绫胸口涌起一股急于杀死猎物的兴奋劲儿,挽着唐立霄大摇大摆的走过来,示威似的,上下瞟了红绡一眼,说不尽的嘲讽。

“哟,出来啦!在监狱里待了五年感觉如何呀?是不是觉得外面的世界,还不如在牢里待着?我劝你啊还是回乡下割草种地算了,在这里,恐怕会活的很艰难哟。”

“蒋绫你...你说话太刻薄了吧!”顾正廷怒视着她。

“呸,这还轮不到你来出头。”蒋绫斜眼看他:“顾正廷,你对陆红绡还真是忠心啊!做救世主之前,先掂量掂量自己有没有那个资格,别丢人现眼。”

“没人告诉你吃屎后别说话,容易熏到别人吗?”红绡扬唇,手指摩挲着冰凉的杯身,看向她:“需要我帮你清醒清醒?”

蒋绫一愣:不对!那个单纯如白痴的陆红绡,怎么会露出这么可怕的目光,竟然敢用威胁的口气跟她讲话,与从前简直判若两人。

唐立霄气质温隽,那双浅棕色的眼眸卷起一席温柔,仿若是这世上最深情的情郎。

他竟然还能笑得出来,用那般温柔的语气说:“红绡,恨我吗?”

当然恨!

我恨不得你立即死去!

恨不得将你剥皮剐面挫骨扬灰!

恨不得你立刻下地狱!

一阵惊涛骇浪后,红绡瞟了他一眼,旋即移开目光,仿若那是只令人厌恶的苍蝇。

她讥笑道:“蒋绫,我不要的东西,你用的还习惯么?”

蒋绫气极,“陆红绡,你这个贱人。”

扬起手就朝红绡脸上挥去,被顾正廷一把抓住推开。

“蒋绫,你们现在也是有头有脸的人,谁也不想大庭广众下让人看笑话吧。”

唐立霄内心极度自负,自认为,就凭他这张脸,足以让所有女人为之疯狂。

陆红绡爱自己爱的死去活来,言听计从。就算现在没有爱,也该有恨,总之应该有些情绪。

没想到她竟然将他当作不要的东西直接忽视了!

他冷笑一声,“陆红绡,别好了伤疤忘了疼,你现在只是一条可怜的丧家犬,谁动动手都能碾死你。劝你别给自己找麻烦!”

红绡眼底涌上冷决之色,“放心,疼和伤疤我都没忘,只等将来,也让你们也尝尝这痛苦。”

她昂首离开,每一步,仿若踩在唐立宵的脸上,令他俊颜惨淡。

蒋绫咀嚼着红绡傲然的背影,跺脚道:“这个贱人,我非找人搞死她不可,看她还怎么在我面前嚣张!”

后续精彩内容,请关注下方微/信/公/众/号,回复书名【左先生,咱们离婚吧】即可进行在线阅读!

上一篇: 假婚真爱,纨绔总裁强宠妻最新章节 假婚真爱,纨绔总裁强宠妻全文阅读 假婚真爱,纨绔总裁强宠妻无弹窗广告
下一篇: 《左先生,咱们离婚吧》全文(完整版)在线阅读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