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灵异 > 正文

有客到:阴阳通婚书小说、有客到:阴阳通婚书小说免费阅读

2020-10-27 10:06 编辑:酒客 指数:

有客到:阴阳通婚书

有客到:阴阳通婚书小说、有客到:阴阳通婚书小说免费阅读

主角:

字数: 1083030

状态: 396

推荐星级:★★★★★★★

小说导读:都市书屋手机版小说网(m.l474w.cn)

有客到:阴阳通婚书小说简介:自幼在农村跟着爷爷奶奶长大,后来回了城里读书,时隔多年再回农村,居然迷了路撞了鬼!★小时候就听村里人说过冥婚的故事,没想到现在居然发生在自己的身上……我什么亏心事都没做过啊,老天为什么要这么对我!也不知是哪根筋不对,我对着那鬼就问道,“能离婚吗?”那鬼愣了愣,眼神里透出失望,半晌...

有客到:阴阳通婚书小说预览

第一章我小时候在农村由我奶奶给带到了八岁才跟着爸妈到城市念书,因为在农村玩野了,到了城里读书总是跟不上别的孩子,高中毕业后也没考上好大学,勉勉强强上了个普通大学毕业后也找不到好工作,把我爸妈悔的恨不得把我打回娘胎重造,生怕我嫁不出去。

就因为他俩都抱着这种消极的态度,七大姑八大姨都开始给我介绍对象,相了几次亲以后,实在受不了了,于是铺盖卷一收拾,就骗他们我要去上海投奔同学。

我用平时攒下的零用钱住进了了一间小旅馆,游荡了快半个月也没有找到工作,身上的钱也用得差不多了,只好灰头土脸的坐上了回农村老家的大巴。城里所有人嫌弃我这个学习不好没工作的孩子,农村里的奶奶可是把我当个宝!

我妈和我奶奶有着历史遗留问题,那就是严重的婆媳关系不和,原因是我爷爷死得早,我奶奶是个跳大神的,我妈认为我奶奶总是装神弄鬼的,不但自己不愿意回老家,自我回城上学后也禁止我回老家,还说要不是刚生我那会儿家里实在太穷没条件亲自带我,她是死也不愿意把我留给我奶奶那个神婆拉扯大的。

所以我很放心,回奶奶那里,我妈是绝不会发现的。

回到阔别十多年的老家,下了车以后,发生了一件尴尬事,我居然找不到回奶奶家的路了!

大家都说城市的发展日新月异,殊不知这些年农村的发展也是快的惊人!家家户户都盖上了小洋房,村里的水泥路修得宽阔整齐,甚至还有村村通公交车,镇上的集市有超市有商场有医院还有KTV,跟城市生活一样便捷。

我站在路边发懵,记忆中全是土墙瓦顶的小村落不见了,奶奶家那三间茅草房也没了踪影。天色已晚,我心里着急起来。

就在这时,一个中年妇女走到我面前,对着我打量半天才说道,“哎呀,这是不是罗老太家的孙女薇薇啊?长这么大了!你知不知道你奶奶见人就念叨你呀?”

我对着这个阿姨看了几眼,终于想起来了,这是奶奶邻居家的王大娘,她家有个女儿比我大两岁,那时候王大娘总把她女儿穿小的衣服送给我来着。

我像抓住救星一样,“王大娘,我是薇薇没错,我这趟回来看是看我奶奶的,可是……”我有些不好意思,“这里变化太大了,我不认识路了,能麻烦您带我回去吗?”

王大娘笑眯眯的点了点头,热心道,“说什么麻烦不麻烦的。快跟我来。”

王大娘带着我走上了大路边的一条岔道,告诉我奶奶家早就推翻了土房子重新盖了砖房,整个村子的人几乎都发家致富了,所以村子也变样啦。她还一路的夸着我长大了,长漂亮了,一听我还是大学毕业,更是羡慕的不行,说她家的妮妮姐连高中都没有考上,一直在家闲呆着。

我听了以后,自信心爆棚,原来不是我差劲,而是城里的竞争太激烈了嘛,我在老家,都算得上一等一的人才了,等我回去,一定要好好的给我妈说说这个理,让她不要再看不起我。

天色越来越暗,我却发现王大娘带的路越来越偏,往前望去一片田地,根本没有什么住家了,不由有些怀疑,“大娘,还有多远啊?”

王大娘在前面脚步越来越快,“不远了不远了。”

话虽然这么说,可是我看了看手表,又走了十分钟,王大娘还是没有要停下的意思,前面没有人家,回身也已经看不到来时路边的灯光,我心里害怕起来,就停下了脚步,“大娘,是不是走错路了啊?”

王大娘转身,依旧笑眯眯的,“咋可能,自家路大娘还能认错?”

王大娘离我站得很近,她张嘴说话,我突然闻到一股奇异的味道,那是一种腐烂的味道,我恶心的不行,忍不住捂住了鼻子,“大娘,这是什么味儿啊?”

王大娘什么都没闻到似的,“没有啊,哪有什么味儿?”

刚才在路边遇到王大娘的时候,我着急着找路,并没有仔细打量她,现在靠近了,我突然发现她的眼睛怪怪的,因为一直都是笑着眯着眼,没大看出来,这时候觉得那双眼睛好像只有眼白没有眼仁,再一看她的衣服,款式也是土得不行,快是十年前的款式了。

我心里一毛,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两步,“大、大娘,您保养得真好,看起来和十多年前一样年轻。”

王大娘笑得更欢了,摸了摸自己的脸,“也没什么保养。”

就在她摸自己脸的同时,我发现她脸上的皮肤经她一摩梭,一块块的往下掉了下来,她连忙接住那些掉下来的皮,往脸上贴,嘴里还嘟嘟哝哝说着,“又掉了,真是的。”

而我,已经吓得差点坐到地上!这……我这不会是撞鬼了吧?想起小时候奶奶跟我说,鬼都是没有脚的,我低头一看,王大娘的两截裤筒和两只鞋子之间,果然是空荡荡的悬空着的!

“妈呀!鬼啊!”我把手上的包裹一丢,转身就跑。

“别跑啊,大娘带你回家……”身后那个“王大娘”的声音急匆匆的跟了上来,“哎哟,你等等大娘,大娘的皮掉了,等我捡捡……”

我两脚像是踩了风火轮,拼了命的往回跑,渐渐地终于看到了灯光,又往那灯光处跑,跑了大概有半小时,终于回到了街上,刚往路边一站,一只手拍向了我的肩膀。我吓得又跳了起来。

这次回头一看,居然是奶奶!我一把抱住她,“奶奶!”

奶奶见到是我,也大吃一惊,一双老眼很快就湿润了,“我看着像你,没想到一拍真的是你,薇薇啊,可把奶奶想死了!”

原来奶奶做晚饭的时候家里没盐了,就到街上来买盐,没想到正好遇到了迷路撞鬼的我。我一边跟奶奶往家里走,一边把刚刚遇到王大娘鬼魂的事告诉了她。

奶奶大吃一惊,“那个死鬼缠上你了?”

我这才知道,原来王大娘早在九年前就死了。那一年她的女儿王妮考高中没考上,王大娘夫妇气愤难当,农村人教育子女一般都是棍棒当家,抓着扫帚把子就打起女儿来了,那姑娘性子倔,没考上高中本就悔恨交加,哪里经得住父母这样痛打,抱着头就跑出了家门,王大娘夫妇在家等到半夜不见女儿回来,气也消了,开始着急,便分头出去找,就在刚才我遇到王大娘鬼魂的路口,一辆拉货的大货车半夜经过,把出来找女儿的王大娘给撞死了。从那以后,那个路口就总有人听到夜晚有女人哭,知道的人都说是王大娘的鬼魂喊冤呢。

听完这个故事,我心里难受极了,虽然刚才被王大娘的鬼魂吓得不轻,但是小时候王大娘对我很好,那时候我妈妈不在身边,我有时候都把王大娘当做妈妈一样。

奶奶告诉我,今天是王大娘的忌日,她死了九年了,也不去投胎,真是执着。

“王大娘为什么不投胎啊?”我不解的问道。

奶奶叹了一口气,“因为她女儿自从那次走了,到现在都没回来。她应该是放不下吧。”

“那有没有什么办法帮帮王大娘呢?”

“恐怕只有找到她女儿,让她去大梅坟前上香烧纸,说自己现在过得很好才行。”大梅是王大娘的闺名。 第二章晚上奶奶给我做了好吃的烙饼和麻豆煮稀饭,配上自家腌的咸豆角,全都是小时候的味道。我吃得肚皮快撑炸了才放下碗筷。洗完澡,我钻进了奶奶的床铺,睡在奶奶的怀里,把跟父母闹别扭后不得已回老家的事说了出来。

奶奶嗤之以鼻,“你那个妈,一天到晚就说城里好,也不知道啥子好,吃的是转基因,用的是黑心棉,整天还得吸什么雾霾,哪里抵得上咱们这里。你就在奶奶这里呆着,放心,你一张小嘴,奶奶喂得饱。”

奶奶还告诉我,王大叔在女儿出走妻子横死之后,精神失常直接被送到了福利院,这一个幸福的家庭就因为大天朝万事学历为上害得家破人亡,一晚上我的心里都空落落的,总想着要帮帮王大娘找回女儿才行。

在农村呆了几天,呼吸着新鲜空气,吃着自家园子里的菜,惬意得不行,只是我心里还是有些着急,毕竟奶奶是个农村老太婆,没有收入也没有退休工资,多了我一张嘴吃饭,负担还是很重的。

奶奶也知道我想些什么,这一天,神神秘秘的收拾了一个包裹,说出去有事。我知道她这是要出去干老本行----跳大神,便极力要求跟她一起,我虽然帮不上什么忙,总能照顾奶奶一下。

奶奶见我坚持,便答应带上我。

请奶奶出山的是隔壁村的一户人家,这一家子的老爷子从前在镇上的粮站做记账员,改革开放后粮站倒闭了,这老爷子就带着儿子出来单干,开了个小作坊,专门收老乡们的稻子,加工过后再往城里倒卖,就这么干了二十年,发了财,小作坊变成了加工厂,家里的茅草房也翻成了当地最豪华的乡村小别墅。

到了这栋装修考究毫不逊色于城市别墅的小洋房里,我不由得感慨,只要肯钻研吃苦,真的是行行出状元啊。

老爷子姓何,年过古稀,端坐在一楼的真皮沙发里叼着一根烟,愁眉不展,见到我奶奶,连忙站起身来,“罗老太太来了。”

我心里想,要不是我奶奶身怀其璧,而何老爷子此时有求于她,他是绝不会起身迎接这样一位普普通通的老太婆的。

奶奶和和气气的对着何老爷子笑了笑道,“不知道何老爷子家里出了什么事,喊我老婆子来呢?”

何老爷子叹了一口气,“这事说来话长,恐怕还要麻烦罗老太太往城里跑一趟。”

原来这何老爷子带着儿子在基层创业赚了钱,本想着三代单传的孙子也能继承家业,扎扎实实的把米厂办下去,没想到这孙子去城里读了书以后,见识过花花绿绿的霓虹名利场,再也不愿意回到这个落后的乡村了。老爷子和他父亲无法,只好在城里帮他安了家,他自己也自由恋爱讨了媳妇,本来也算安居乐业了,可是现在出了事的便是这个孙媳妇。至于出了什么事,何老爷子叹了口气,似乎不想多提,只说让他儿子路上跟我们说。

老爷子年纪大了行走不便,由他儿子何从宝开车带我们去市里。

路上何从宝跟我们说,他那个不争气的儿子叫何国庆,今年才二十五岁,身为家里的独子,简直被寄予了所有的希望。这孩子从小爱学习,可是没想到研究生毕业以后,叫他出国留学,他死活不愿意,家里逼问之下,他才说自己谈了女朋友,而且这个女朋友现在怀孕了。何老爷子和何从宝都头皮一麻,最后自我安慰,结过婚也可以继续求学的,便问何国庆的女朋友家里是做什么的。结果何国庆一直不愿意说,直到人家肚子越来越大,何家没有了办法,只好将将就就的把怀着何家第四代骨肉的无名孙媳妇娶了回来。

“要说我们老何家,也不是不厚道的人家,既然已经娶回来了,都是当成自家的闺女疼,只是这个媳妇,邪乎啊。”何从宝一边开着车,一边苦着脸说道。

奶奶声音洪亮的说道,“何老板,你们既然找到了我,就不能瞒着我,要不我没法子替你们消灾的。”

何从宝苦笑一番,“罗老太太你放心,我们经人介绍请了你来,还能瞒你吗?若说我这儿媳妇,虽说来路有些不明,但是漂亮贤惠,配我们那小子,还是绰绰有余的。”

“你既然这么说,还有什么邪乎的呢?”我觉得好奇,就插嘴问道。

何从宝长叹一口气,“我这儿媳妇,这两个月突然爱上了吃鸡。”

我扑哧一笑,“老母鸡营养价值极高,孕产妇多吃点鸡对孩子也好,何老板家业那么大,还心疼那几个买鸡钱吗?”

“不得放肆。”奶奶咳嗽一声。

何从宝的愁闷已经让他忽略了我的调笑,“你们不知道,她吃的是活鸡啊!”

此言一出,我和奶奶都顿住了。

“有这等事?”奶奶脸上也露出诧异,她这一辈子,听的见的怪事多了去了,孕妇吃活鸡倒还是第一次。

“去了就知道了,罗老太太,这事,可就托付给您老人家了。”

何家这些年的生意确实做得风生水起,在农村修别墅并不算什么大本事,可是他们给唯一的孙子何国庆,在城里买的也是一栋独栋别墅,这就要花上大价钱了。看来何从宝经常来这里,进小区的时候,门卫认出了他的车子直接放行,车子停到自家的车库之后,我们从地下负一层往一楼走去。

我留意着房子里的装修,可谓豪华。一到一楼,就看到一个年轻男人正端着一个砂锅往二楼上去。

何从宝喊了一声,“国庆。”

原来这就是男主角啊,倒是一表人才的样子,我心里想。那年轻人一回头,看到是自己的父亲,便停了下来,何从宝跟他介绍了我和奶奶,他只是点了点头,看来是早有心理准备我们要来。

“你端着啥?”何从宝问道。

何国庆将砂锅盖一掀,香气四溢,一股老母鸡炖香菇的味道。一早就出门,现在已经快到中午,我肚子有些饿,闻到这个香味儿,当真是馋得受不了。

大概是因为爱妻出了事,这个何国庆也是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妮儿不是爱吃鸡吗,我亲自给她炖的鸡汤。”

何从宝压低了声音,有些尴尬的问道,“她吃熟的吗?”

何国庆低下头,“试试总比不试强。”

到了二楼主卧门口,只见门户紧闭,何国庆上前敲了敲门,柔声喊道,“妮儿,我给你煲了鸡汤,开开门。”

良久,屋里传出一阵躁动,我们都一惊,何国庆连忙掏出备用的房门钥匙,把门一开,里面的情景把我们都吓坏了。

一个穿着白裙的大肚女人正满屋子的追着一只大公鸡,那公鸡的半个脑袋都耷拉下来了,往外汩汩的流着血,看样子也活不成了,只是凭着求生的本能到处扑棱着。房间里那奢华的墙纸,实木的地板,还有天鹅绒的床单上,到处都被这大公鸡蹭上了鸡血,鸡毛乱飞,看着恐怖极了。

那白裙女人一抬头,嘴角还沾着鸡血和鸡毛,走到何国庆身边,将他手上的砂锅接到手上,也不怕烫,伸手就把里面的鸡头拧了下来塞进嘴里嚼了起来,没嚼两下,就吐了出来,发疯似的把那只砂锅打到地上,洒了一地的汤汁,“不好吃!我不吃!我要吃生的!”

那女人果然如何从宝所说,长得非常漂亮,虽然怀孕已经八个月,除了肚子隆了起来,胳膊腿都还是细细的,一点也没有臃肿的样子。她理了理头发,朝我们这边一看,我和奶奶都惊住了,异口同声的喊道,“王妮?!” 第三章眼前的怀孕少妇,眉清目秀,可不就是王大娘家九年前因为没有考上高中离家出走的女儿王妮吗?

九年时间,我从一个小屁孩长成了大姑娘,但是奶奶的年纪大了样貌变化却不大,王妮显然认出了奶奶。她有些不自然的笑了笑,“罗、罗奶奶,您怎么会到这里来了?”

何从宝和何国庆见到这副情景也愣住了,“你们认识啊?”

奶奶笑了笑,“是啊,这妮儿是我家门口的,从小我看着长大的。”

何从宝一听,激动不已,“既然有这个渊源,那罗老太太一定不会看着我这儿媳妇再这样下去。”

王妮听到这话,柳眉倒竖,声音都变得尖细起来,“我哪样了?我哪样了?我就吃个鸡,你们这些人至于吗?”

奶奶暗暗对何从宝父子使了个眼色,“好多年没见这妮儿了,我有些话想单独和她聊聊。”何从宝父子无法,将信将疑的退了出去,王妮似乎很讨厌何家人,非要把房门反锁上才算。

她走到我身边,拉住我的手亲热的说道,“这一定是薇薇吧?长成大姑娘啦!”她跟我和奶奶说话的时候都挺正常的,语调也和刚才那尖细的声音判若两人,只是她嘴角还噙着鸡血和鸡毛,让我有些毛骨悚然。

奶奶瞧出了不对劲,走到她身边,握住她的手,和蔼的说道,“妮儿,你这么多年怎么也不回家看看啊?”

王妮脸上显出一片迷茫,“回家?”

我和奶奶对视一眼,基本上已经可以确定王妮这是中邪了,而且绝不是嫁入何家怀孕以后才中的邪,刚刚奶奶提到回家,她糊里糊涂的样子,只怕是当年一气之下离家出走的时候就中邪了,要不然也不会这么多年连家都不回一趟。

奶奶循循善诱的问道,“妮儿啊,你考高中没考上,你爹妈打你是不对,可是你也不能深更半夜往外跑啊,你能不能告诉奶奶,你去哪里了啊?”

王妮歪着头,用一根食指不停的点着脑袋,看起来烦躁极了,想了半天,终于说道,“我往后山去了,后来遇到个大哥,收留了我一段时间,然后不知怎么我就到了城里,再就遇到了国庆……”

王妮还在拼命的回忆着,可是我和奶奶都看出来了,她一定是被什么东西迷住了,这么多年的时间过去了,在她眼里不过是几天的功夫,看她刚才为了捉鸡那副不要命狂追的样子,只怕她对自己怀了孕都是迷迷糊糊的。

奶奶知道在她这个迷糊的状态下是问不出什么的,也就不再问她了,而是细细的观察着她的面貌,我也注意到王妮虽然还有少女时的形态和轮廓,但是整个眉目都媚得不行,皮肤也白皙嫩滑,吹弹可破,脸颊上还带着一抹红霞,美艳照人,简直像是水掐的一样。

奶奶趁着王妮不注意,往她嘴里塞了一把提前准备的香炉灰,王妮翻了个白眼,就倒在床上睡下了。

我打开门放进了何家父子,他们俩都是忧心忡忡,那何国庆更是满脸担忧,见到王妮和衣躺在床上,还小心翼翼的拿了一条毯子给她搭上,看样子是很喜欢王妮的。想到王妮母亲惨死,父亲发疯,撞了邪之后能遇到一个对她这么好的一个人,我不禁有些感动,也替她高兴,好在何家家大业大,王妮跟着何国庆,至少是吃穿不愁的。

“奶奶,王妮姐姐到底是怎么了?”看着奶奶从自己随身带过来的布包里拿出一把鲁班尺,也就是墨斗,正撬开王妮的嘴巴测量,我忍不住问道。

奶奶看了半天,那鲁班尺上出现了一道红线,留在了“离”字位,奶奶收起尺子,锁着眉头说道,“‘离’位困苦,易招邪祟。何老板,你这儿媳妇命苦,现在又招了邪祟,我若是帮忙驱了邪祟,你们能不能保证一生对她好?”

何从宝正色道,“罗老太太这话我就不爱听了,进了我何家门,就是我的闺女,你就是驱不了她的邪,我们也不会苛待她。”

何国庆也说道,“我会对她好一辈子的。”他转身对何从宝接着说道,“爸,我一直没有跟你们说妮儿的身世,是因为我也不知道她的身世,只知道她叫妮儿。现在罗奶奶来了,我才知道她原来叫王妮。她是我在路边捡回来的,我遇到她的时候,正在下雨,她缩在街头,像个小野猫似的,可怜的不行,我就把她带回来了,换了干净衣服,我才发现她这么美丽脱俗……我一定会一辈子爱护她的!”

何国庆说出这一番宣誓一样的话以后,何从宝有些尴尬,不过事已至此,也没有说什么,看来这一家子都是忠厚之人。

奶奶听了这话,满意的点了点头,不过脸色很快就凝重下来,“王妮肚子里的孩子保不住了,不过你们还年轻,王妮只要好了,孩子将来有的是。”

何从宝脸色一沉,“啥?!我孙子保不住了?”

奶奶有些嫌恶的讽刺道,“怎么了,刚才说的话不算数了?”

何从宝脸色微红,他接受这个媳妇儿百分之八十的缘故就是因为她怀了孕,现在孩子还保不住了,他确实有些难接受,倒是何国庆一把拦到前面来,“只要能治好妮儿,孩子不要也罢。就算这一辈子要不了孩子了,只要能和她在一起,也算值了。”

“这可不行,这个孩子保不住就罢了,一辈子没孩子我可不能答应!”何从宝急道。

奶奶也被何国庆的真情打动,道,“好小伙子,不会一辈子没孩子的,放心吧。你们都出去吧,我和我孙女两个就够了,人多容易误事。”

何家父子只好又悻悻的出去了,他们因为着急,已经顾不得问为什么不能留下孩子了,我却很好奇,对着奶奶问了出来。奶奶叹了口气,“按说,这种事不能跟你这个小姑娘说的,不过你既然跟着来了,还是告诉你吧。”

原来,王妮当年离开家以后,往后山走,遇到的那个什么大哥,其实是黄大仙变的!民间传说里,时常有黄大仙幻化成男子吸取女人精元的故事,而王妮,就遇到了这么一个。黄大仙的原型就是黄鼠狼,只要活得时间够长,尤其是在山间吸取到日月精华的黄鼠狼,很容易就会修炼成黄大仙。奶奶猜测,王妮遇到了黄大仙以后,被黄大仙带回了自己的洞府,养了八九年,吸取了王妮八九年的精元,才会导致王妮现在的智商只停留在十几岁,什么事都迷迷糊糊的。而这个黄大仙显然还算善良,并没有完全吸光王妮的精元,反而还渡了一些自己的精元给王妮,才会让王妮出落得这么漂亮美艳,也正是因为这股子魅惑的力量,何国庆才会对王妮爱得死去活来。

“他们怎么渡精元啊?”我傻乎乎的问道。

奶奶顿了顿,“就是阴阳调和,男女交媾。”

我脸上一红,蓦地想起奶奶说的这孩子留不得的事,“难道……”

奶奶点了点头,“王妮肚子里的孩子不是何家那小子的,是黄大仙的种,这个孽种快成形了,已经开始控制王妮的口味了,黄鼠狼爱吃鸡,所以王妮现在总是想吃生鸡。再不除掉,就要出事。你快出去找个药房,买一些红花回来。”

我很快的买了些红花回来,奶奶吩咐何国庆把那些红花煮了水,趁着王妮还在沉睡,都灌进了她的嘴里。不过一个小时,王妮的下身就开始淌血,我没见过这阵势,吓得不敢伸手,奶奶却沉着的拿着盆,用热水不断的替王妮擦洗着。

“八个月了,这跟生娃娃也没什么区别了。弄不好的话,王妮会有危险的。”奶奶将王妮的两条大腿分开,真的像接生一样。

我有些害怕的说道,“那为什么不送王妮姐去医院啊?”

奶奶苦笑,“等会你就知道了。”

随着血越流越多,王妮的额上渗出冷汗,嗓子里也冒出了痛苦的呻吟,连身子也开始扭动,奶奶让我按住她不让她动。不能动以后,她却叫得越来越惨,以至于何国庆在外面都着急的问出了什么事。奶奶没有理会他,又过了十多分钟,王妮的肚子渐渐瘪了下去,而奶奶的手上多了一个婴儿!

与其说是婴儿,不如说是怪物!那婴儿头脸都是黄鼠狼的模样,却长着人类的四肢,身上还有黄黄的细毛,看起来不人不鬼,瘆人至极。我吓得捂住嘴,差点叫出声来。 第四章奶奶举着那怪婴道,“就是这个东西,除了以后,王妮就可以慢慢恢复啦。”就在这个时候,那怪物突然睁开眼睛,龇开尖嘴,对着奶奶的手就是一口。奶奶痛苦的哼了一声,对着那怪物的头就是一拧,那怪物虽然凶悍,总还是太稚嫩,被奶奶一拧致命,不服气的歪了脖子闭上了眼。

这一切发生的太快太血腥,我还没有看清楚,就已经过去了,我扑到奶奶身边,“奶奶,你怎么样?”

奶奶笑了笑,“不碍事。只是没想到它这么顽强,不足月引产下来还能有一口怨气撑着它睁开眼,也算不枉来到世间一趟。快把这东西包起来吧,给何家父子看到就不得了了,王妮的后半辈子就没有着落了。”

奶奶虽然说没有什么,但是手上毕竟受伤了,我只好忍着恶心和恐惧,接过奶奶手里的红布,把那怪物包了起来,塞进了布包里,准备回去处理。而奶奶则是给王妮清淤血除衣胞,全部都清理好以后,才把何家父子又喊了进来。

而此时,王妮也悠悠的醒了过来,她的眼神没有了刚开始的困顿和疑惑,变得清澈无比,她的记忆停留在九年前,只认出了奶奶和我。奶奶委婉的把她家里发生的事告诉了她,她伤心的哭了。

何国庆想要上前搂她,她却非常抗拒的拒绝了。何国庆求助的看向了现在王妮唯一信任的奶奶,奶奶便对王妮说道,“妮儿,你生了一场病,有些失忆了,这是你的丈夫,那是你的公公,他们对你都很好,都是你的家人。”

王妮将信将疑,但是对何国庆总还是有些熟悉,再加上何国庆对她实在是周到,渐渐地也就温存起来。看着这小两口恩恩爱爱,我们全都退出了房间。

何从宝因为丢掉了孙子,脸拉得像个苦瓜,奶奶安慰道,“你的儿子媳妇都年轻着呢,丢了这个孩子,将来还有很多机会再生,而且你儿子的面相,是个有大福的人,你不必愁。”

何从宝听了这话,才稍微开怀了些,总归是大户人家,规矩很懂的,便递了个红包,“我们也是经人介绍才请了罗老太太,虽说没了孙子,我这媳妇总算是救了回来,我看她现在说话都变得明白了,罗老太太果然是有本事的人,这个红包,还请收下。”

奶奶笑了笑,收了红包。何从宝因为要留下帮忙照顾儿媳,我和奶奶便自己出门搭车回老家。路上,奶奶把红包递给了我,我一掂量,沉甸甸的,分量不少,打开一数,居然有一万块!这可是这个小城市很多刚毕业的小青年一个月工资的四五倍了!

“哇!这么多钱!”

奶奶勉强笑了笑,“干这行,是要损阴翳的,有时候还会泄露天机,所以事主一般都要给红包补偿的,这点钱,也不算什么。就像这次,咱们无形中就残杀了一条生命,虽然是个怪胎,总也是一条命。那边正好有个市场,去买些活物放生吧。”

我在菜市场里买了两条鲤鱼和一只老鳖,因为附近没有水塘,便提着等到回到老家再放,因为一直也没有吃上饭,就在路边摊上买了两个鸡蛋饼,和奶奶一人一个吃了。

等车的时候,看着熟悉的车站,我有些想家了,奶奶猜出了我的心思,便道,“你要是想你妈了,就给她打个电话,要不她也担心你。”

于是我给我妈打了个电话报了平安,说自己的工作稳定下来了,她在电话里很是高兴。如此,我也放心多了。

到了老家,我和奶奶便到了一处水塘,把那两条鱼一只鳖放到了水里,奶奶双手合十,虔诚的念道,“六道一切,有缘众生,但念佛者,俱得往生。”

从奶奶的嘴里念出这些佛家法号,我有些惊讶,不过觉得这几句话十分的慈悲,便也跟着念了,念完之后,果然觉得身心一轻。奶奶也趁机就在此处用罗盘找了一处所在,我们把王妮生出来的怪婴埋了进去。

做完这一切,我有些疲惫,想立刻回家好好歇一会,奶奶却在原地坐了下来,从布包里掏出一个小册子,“你给那小东西念念,好让它下辈子挑个好人家投胎。”

我接过一看,是地藏经,便认真的念了几遍。直到这一切都做完,我才和奶奶一起回到家中。天色渐晚,以往每到这个时候,奶奶都会忙活在厨房里,询问着我的口味,给我做各种各样的好吃的,可是今天自从何家出来以后,奶奶就有些蔫蔫的,这会子居然直接躺到床上闭上眼睛歇息了。

我以为奶奶不过是年纪大了,去城里折腾了一天,大概是是累了。想到自己已经长成大人了,回到老家,居然还是要奶奶像小时候一样照顾自己,实在太不应该,就自己去厨房里拾掇出两碗肉丝面,送了一碗到床前,对着奶奶轻声喊道,“奶奶,吃点面条啦。”

奶奶有气无力的应了一声,就又昏睡过去了,我对着灯光一看,只见奶奶那只被小怪物咬伤的手,已经肿的比胳膊还高,而且伤口处全部黑了,那黑色蔓延到手腕处,看起来诡异之极!

我心里大惊,不好,那小怪物的牙有毒!

我扶起奶奶,让她靠在两个枕头上,轻轻的拍着她的脸颊,“奶奶,奶奶……”

许久,奶奶都没有反应,这下我真的急了,想到奶奶以前跟我说过,绿豆有清热败毒的功效,连忙去煮了一锅绿豆汤灌了半碗到奶奶嘴里,奶奶咽下绿豆汤之后,虽然还是虚弱,但总算醒了过来,声如细蚊的跟我说道,“薇薇啊,奶奶被那怪婴咬了一口,本以为没事,没料到那怪婴牙上居然有毒,只怕命不久矣。你等奶奶断气后再通知你爸妈回来给我办后事。你妈嘴硬,不过心肠很好,你回去听她的话,要懂事。米缸底有一个存折,上面有五万块钱,是我这十多年攒的,你交给你爸,还有几本破书,留给你。”

我听着奶奶的意思,竟然是开始交代后事了,不由得哇的一声哭了出来,“奶奶,你不会有事的,我背你去医院。”说着,我就开始把奶奶往背上扒拉。

奶奶连连阻止,“薇薇,听话!把奶奶放下来,让奶奶安安静静躺一会,生死有命富贵在天,强求不得,医院治不了奶奶的命。”

我忍着眼泪把奶奶放下,“奶奶,您有办法救王妮姐,难道没有办法救自己吗?”

“小丫头,没听过医者不自医这句话吗?”就在这时,一个苍老的声音从窗外传了进来。

奶奶愣了愣,叹了一口气说道,“有人来了,去开门吧。”

农村家家户户住得近,串门是时常有的事,我不明白奶奶为什么会叹气,不过奶奶现在危险得很,我一个人守着她,确实有些害怕,多个人总算多个帮手,我便打开了门。

门外站着个老头子,看年纪只怕比奶奶还要苍老十多岁,脸上沟沟壑壑写满沧桑,满头头发也全部白了,穿着一身干净的蓝布中山装,背有些驼,背着一双手走了进来。他也不知道客气,径直的走到了奶奶的床头,拿起奶奶的手一看,脸色也有些难看。

“阿芝,你怎么招上了这个脏东西?”

奶奶的大名叫吴阿芝,而我爷爷姓罗,活了这么大年纪,大家都喊奶奶罗老太太,渐渐的都没人记得她的本名了,看来这个老头和奶奶是旧识。

奶奶把头往里一撇,没好气的呵斥道,“回去回去,我这里没有!”

没有?没有什么?我听得云里雾里。

那老头子嘿嘿笑了两声,“怎么没有呢?这不是有一个年轻漂亮的小丫头吗?”说完,他把眼睛在我身上溜了两圈,似乎很满意的样子。

我心里打了个寒噤,这老头是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怎么把主意打到我身上了?看奶奶对他的态度,应该不是什么好人。我防备起来,慢慢的把身子挪到床头,那里有个针线篓子,里面有一把剪刀。

有客到:阴阳通婚书相关搜索

有客到:阴阳通婚书

有客到:阴阳通婚书小说

有客到:阴阳通婚书小说在线阅读

有客到:阴阳通婚书小说免费阅读

有客到:阴阳通婚书小说预览

有客到:阴阳通婚书

有客到:阴阳通婚书

有客到:阴阳通婚书

有客到:阴阳通婚书

有客到:阴阳通婚书

有客到:阴阳通婚书

后续精彩内容,请关注下方微/信/公/众/号,回复书名【有客到:阴阳通婚书小说、有客到:阴阳通婚书小说免费阅读】即可进行在线阅读!

上一篇: 有客到:阴阳通婚书小说、有客到:阴阳通婚书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下一篇: 最后一页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