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幻 > 正文

异度空间之飞机去哪小说、异度空间之飞机去哪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2020-10-27 10:04 编辑:犬马 指数:

异度空间之飞机去哪

异度空间之飞机去哪小说、异度空间之飞机去哪小说免费阅读

主角:

字数: 590507

状态: 264

推荐星级:★★★★★★★

小说导读:都市书屋手机版小说网(m.l474w.cn)

异度空间之飞机去哪小说简介:一架失踪的波音客机,却意外进入到另一个平行空间,机上人员刚刚逃离失事飞机,却被飞机爆炸引发的大火围困。经过千辛万苦脱离险境,却被饥饿、寒冷、迷惘、绝望困扰。在经过短暂的痛苦煎熬后,众人在机长、高峰、张楠等人的带领下,重新振作起来,生活在高科技下的现代人突然回到原始社会,所面临的困难难已想象。非洲大裂谷本是人类的起始地,他们现在也生活在大峡谷,是偶然,还是巧合?在这个荒芜的星球上,他们发现未来星球也有一架飞机,也在此爆炸。在这里,落后与先进交织在一起,上古传说中的人物纷纷亮相,也见证了大洪水。

异度空间之飞机去哪小说预览

第一章2012年2月18日各大网站头条新闻:南太平洋岛国一架载有219人的波音777飞机与管制中心失去联系,该飞机航班号为NH259,原定由槟城飞往北京。该飞机本应于北京时间2012年2月18日5:30抵达北京,但却于当地时间2012年2月18日凌晨1点40分与管制中心失去联系。

经过多国共同搜索几个月后,仍无结果,该国政府只能无奈的宣布,该航班确定坠海,坠海地点为大西洋海底最深的波多黎各海沟,打捞飞机残骸目前技术尚难达到。

=============================================================

2月17日下午18点:

高峰终于等到漫长会议的结束。这次来总部汇报工作,比以往任何一次都艰难,他和胡显明坐在会议室内,象放在坩埚内的肉,承受烈火的煎熬。

跨国公司飞达集团中国区的业绩比去年下降了20%,这让董事会非常的不满,董事长格林敲出桌子连番的发问,让高峰招架不住。格林大声的道:“请你和你们的管理团队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为什么四季度比三季度还要差?为什么当初你们制定的计划不落实?为什么市场变化后你们的策略不调整?为什么应急计划达不得效果?”

高峰连忙说道:“我们现在已经明白,去年的目标之所以达不到,是因为执行不彻底,今年我们主要是加强执行力上面的管理。”

格林望着高峰道:“我想看到你们的计划,能扭转业绩的行动方案。”

一同前来的胡显明连忙补充道:“附表中我们有具体的行动方案,我们察觉我们的问题是出在执行上面,这将是我们下一步的工作重点。”

格林阴沉脸盯着高峰道:“在任何时候,都不要将问题归责于员工,员工的问题也是管理问题,你们明白吗?”

高峰点着头,诺诺地表示同意。

于是格林对他们俩道:“这就是说要加强你们的人事监督,同时加强奖惩制度的实施,你们同意吗?”

高峰和胡显明连连点头表示同意。

格林脸色稍缓,对他们道:“你们先休息一下,我们讨论一下你们的方案,然后再作结论。”

高峰从董事们的脸色中,隐隐感觉到危机。果不其然,在董事们进行简短讨论后,董事局宣布为了加强中国区的管理,将委派沙莉小姐担任人事总监。并将与高峰等人乘同一班飞机去中国。

2月17日下午19点:

叶西山正拿着相机,对着身材窈窕的张俐照个不停,张俐是个20开外的女孩,活泼,大方,浑身洋溢着少女的青春气息,此刻,她背对着落日的晚霞,左手放在腰部,右手伸出一个“V”字,扭动身体美丽的曲线,露出迷人的微笑。

行走在异国的海滩,湿润的海风,落日的余晖,浪花的溅起,涨落的海水,交织出一幅美丽的人间美景。当远眺无际的海岸线时,欣赏着点点波涛,淘尽了生活中一切的不快。

他们光着脚,站在松软的沙滩上,张莉银玲般的笑声,惹来周围羡慕的目光。过了一会,张莉靠近叶西山,依在他的肩膀上,一同翻看着刚才的照片。评着论着,谈着笑着。

天色渐斩的暗谈了下来,叶西山对张莉道:“亲受的,我们该回去了,收拾下行李,做一下准备,要搭乘夜里的飞机呢。”

叶西山道:“那好,我问一下老何和李明珠,他俩跟我们是同一班机。”

2月17日20点:

徐娅玲一屁股坐在湖滨公园内勇士铜像的台级上,连说累了,不走了。

妈妈张小云提着一大袋婴儿用品,手里拿着奶嘴赶忙走过来,劝说道:“乖女,再忍一会,没有多远路了。”

徐娅玲不满地道“都走了一天,累死了,还没看够呀,有什么好看的?”

张小云附和道“都是你爸,看完这里,又要看那里,不就是花花草草,动物野兽,哪里不一样?”

徐娅玲见妈妈赞同自已,接着说道:“以后我再也不出来旅游,你们爱去哪去哪。”

婆婆张楠推着婴儿车,婴儿车内宝宝睡得正香,亦步亦趋地跟在她们母女后面,见到媳妇不肯走了也急忙走过来劝说:“丫头快起来,我们马上就到东门了。“

徐娅玲虽然在妈妈面前可以无所顾忌地撒娇,但跟婆婆的感情还是有点距离,见到婆婆叫自已起身,不敢直接说不愿,但也不会那么爽快,连忙哼哼道:“唉呀,我的腿呀,都肿了,酸痛酸痛啊。”

张楠虽然不满媳妇的举动,但也不好发作,只好回过头去,对后面不远处的两个男人叫道:“你们就不能走快点,真不知道你们是旅游还是聊天,那么喜欢聊天,大老远的跟这儿干嘛来着?”

那两个男人,一个是徐娅玲的爸爸徐开发和另一个是她的老公罗正复,罗正复同徐开发谈的正欢,见到妻子在叫自已,快步走过来道:“老婆子那么大声吵什么,别将孙子吵醒了。”

张楠听到此,降低了声音说道:“还要多远才能出去?我都走累了,还别怪丫头不走了,快查下地图,看还要走多久。”

罗正复赶忙打开手里的地图,在上面指来指去,念叨许久道:“快了,还有300米。”

徐娅玲听后喊道:“300米,我的天啦。还有300米。”

徐妈安慰道:“半个小时就走过去了,女,快点起来,等会我们还要去机场呢。”

徐娅玲还想磨蹭一会,婆婆张楠开口道:“丫头,快走吧,不然我们就赶不上飞机。”

2月17日21点:

陈小兰又一次检查了行李,拿着清单认真的核对,当所有的物品都在包内后,她脸上不由得露出了笑容。坐在一旁的婆婆左手摇着婴儿床,默默地看着陈小兰将衣物一件件放在行李箱内。内心想道:“这女仔真是心细,一个下午检查了三次。”

小兰见婆婆一直在看自已,不由得笑道:“我记性不好,怕什么东西会落下,到时找不到。”婆婆忙说:“这是好习惯,我家辉仔就是心粗,丢三拉四的习惯一直改不了。现在娶了你,真是好福气。”接着叹了道:“可惜辉仔忙,不能跟你一起回来,而我们又想看看孙女,只好让你辛苦来回跑了。”

陈小兰答道:“我不辛苦,我一个人上个月还带着小公主回广州,小家伙很乖的,很好带。只是你们二老不要责怪辉仔才是。”

婆婆叹着气道:“自已的儿子又怎么责怪呢,我们身体不好,不能去中国看你,想你们的时候,你就多过来几次。”

陈小兰应道:“好的。”说完走到女儿身边,在她的脸蛋上亲了一口。

这时公公陈泰走了进来道:“小兰,时间差不多了,我们走吧。”说完将小兰整理好的行李提了出去,放到停在门口的娇车上。

小兰弯腰抱起了女儿,又将一件自已的外套盖在女儿的身上,然后对婆婆摇了摇手,说了声“奶奶,拜拜。”

陈泰发动汽车,快速地向机场驰去。 第二章2月17日22点,朱学全这几日在酒店一直休息不好,晚上老做恶梦。当包玉国进来的时候,他正躺在床上眯着眼晴,想出发之前小睡一下,但总是睡不着。

包玉国喊道:“老朱,你不想回家啦,还在睡觉?”

朱学全道:“这次出差睡眠不好,晚上老做恶梦?”

朱学全刚说完,贾文化、刘世民和黄安元拖着行礼走了进来道:“我们离机场不远,我们走路去吧,一边走,一边说说你的梦。”

离开酒店后,朱学全开始说起这两天他做的怪梦:“两个晚上都梦见有关狼的梦,先说前天晚上说起吧。”

朱学全极力回忆着道:“我进入一个很狭窄的通道,似乎是个地下岩洞,又窄又矮,好象小时候摸鱼时去过,我小心翼翼的走着,突然头顶上方出现了光亮,一股冷风从身后刮来,我打了个寒颤。"

"这时似乎有人推了我一下,脚底一滑摔了四仰八叉,接着就顺着一个陡坡往下坠,我两手疯狂的乱抓,想抓住什么东西,但两壁光溜溜的,什么都抓不住,接着‘扑通’一声掉进冰冷的水潭。"

"当时只感到痛彻心肺,被一个漩涡卷走。不知过了多久,我又被水流从岩洞里冲了出来,全身湿辘辘的,好不容易爬上岸,只感到全身僵硬,冻的直打啰嗦。”

“我慢慢摸到一个农户的院子,藏到草堆里,用稻草捂起来取暖。没多久天逐渐地亮了,晨雾笼罩着大地,早起的屋主还是发现了我。他是一位老人,蹒跚着脚,见到我藏在草堆里,一点也不惊奇。转过身慢慢地回屋,取了衣服让我换上,接着带我去集市,点了两碗面条,将其中的一碗推到我的面前,示意我吃下去。当我吃完后,却惊奇的发现,他们后面全部拖着一条长长的尾巴,再仔细看时,却是狼的样子。”

“见到我异样的表情后,那个老狼向我讲述着他们的故事,原来他们生活在一个大草原上,那里生活着各种各样的生物,都形成了自已的历史和文化,后来由于生物之间的争斗,草原受到了破坏,又因为持续的干旱,草原上可食用的东西越来越少,不得不改变生活习性,也吃点植物的根和果实,偶而将种子种下,收获点什么,但后来干旱越来越严重,实在无法生存,只得整族向边远地方迁移。”

“就在快看见森林的地方,他们受到另外一个部族的攻击,连续的战争,狼员减员很严重,于是决定让能战斗的狼群掩护,让老狼带着伤病和小狼转移。它们越走越远,终于在这里扎根生存了下来,一直等到现在,再也没有听到时那些成年狼的音讯。”

“听到老狼的故事,我才注意到集市上确是老狼和小狼,没有见到成年狼,一些老狼扛着农具,拉着小狼向田地里走去,开始一天的劳作。我开始好奇起来,向老人道谢后,一个人顺着小路向远处走去,没过多久,路越来越窄,最终收缩在一快巨石的后面成为,好奇心带着我后绕过巨石。巨石的后面是一座小山,我顺着崎岖的小路往山上走,后来迷了路,就一直在山里绕来绕去。”

朱学全接着说道:“刚才是第一晚梦到的,下面讲昨晚梦到的。故事情节很简单,不知道为什么我一个人在荒野里行走,走着走着,见到一对对发出绿光的东西,而且那绿光在快速移动着,我的头皮开始发炸,然后转身就跑。”

“没跑多久,窒息感越来越强烈,刚好撞到了一棵大树,撞得我头晕脑花,本能的抱着就往上爬,爬到两米多高的分杈处想休息一下,往下一看,一只硕大的野狼的前爪已搭上了那个树杈,我抬起脚对着狼头就蹬了下去,然后又爬高了几米,坐下来大口的喘着粗气。”

“那个被我蹬开的狼,抬着头龇牙咧嘴的冲我大吼一声,差点将我从树上震下来,这时其它狼也赶了过来,听到头狼的嚎叫,也跟着吼叫起来,声音凄厉无比。”

“我的背汗透了,被风一吹,冷彻透骨。而此时头脑也清醒了很多,怎么办?遇到了狼群了,我快速的思索着逃生之路;这时地上的狼竟然用身子撞起树来了,好在树根很壮,大树只是摇晃几下,却不能将我摇下来。”

朱学全接着说道:“我一看形势不妙,便从一棵树跳到另一棵树,一直跳进一栋破旧的砖房里。立即用木板,石块封死进口,爬到三楼的窗户边朝外看。只见那些狼群来到了楼下,开始搭起了狼墙,眼看就要爬进二楼的窗户。突然间,从二楼的窗口里想起了‘啪啪’的枪声。前面的狼一只只倒下,但后面的狼无所畏惧,接着往前冲,没过多久,砖房前就是一片狼尸。”

“眼看狼尸就要堆到二楼,而狼群的数量也明显减少,一阵沉默后,狼群开始后撤到大石块,战场上难得出现暂时的平静,空气中弥漫着野狼的血腥味。我正想下楼去查看情况,这时一个中年男人闯了进来,撕开房子里的一个破麻袋,抽出一支生锈的枪,望着我说:‘会开枪吗?’”

“我不禁一怔,眼前的这个男人似乎在哪里见过,我的大脑飞速地旋转着,过滤着一个个记录。眼前的男人接着问:‘我问你会不会开枪?难道不会说话。’我道:‘小时候玩过。’我脱口而出:‘高峰!’眼前的这个男人是高峰,我儿时的玩伴,我高兴得跳了起来。但高峰却冷冷的告诉我:‘那就用小时候的方法,记住,一会儿会有更多的狼群会来,如果不把它们杀尽,你就会过去陪着它们一起。”

“我一时不明白高峰的意思,但此时撤到大石块后的狼,凄厉的叫了起来,声音高昂而久远。似乎在向远方传寄着信息。”

“我心中一时惊喜,一时兴奋,一时害怕。惊喜的是我在绝境中遇到儿时的玩伴。我兴奋地在房子里转来转去,打开那个破麻袋。‘我的天啦。’我不由得惊呼道:‘这个麻袋严格说来是装尿素化肥袋,是我小时候从家里偷出来,拿到后山的坟地里藏了起来,为了此,我没少挨老爸的揍,我父亲那时年轻力壮,出手狠辣,但我发扬电影里地下党员宁死不屈的大无畏精神,一口咬定,不知是谁偷走的。”

“待我伤好后再去时,那个麻袋不见了,因为一场大水将叶西山、高峰等一帮半大孩子搭建的阵地、战壕、,砖房全部掩埋。再后来大人们见孩子们常在坟地里玩,怕撞邪,下了禁入令。再后来我们长大后各奔东西,连彼此的音讯息都很难知道,更遑论见面。”

说到此处,包玉国问道:“那梦里你们将狼全杀死了嘛。”

朱学全道:“没有。再以后它们撤了。”

包王国众人正听着故事,抬头一看,已到了机场。 第三章2月17日23点

龙绍几乎是被爷爷抱上车的。一路上奶奶左哄左劝,总算将龙绍给带到机场,虽然龙绍有一千个不愿离开的理由。

龙绍在槟城渡过的这个假期非常愜意,每天就是睡觉,开车闲逛或玩着网游,过着无拘无束的生活,偶然父母打来电话询问情况,也都被爷爷奶奶给搪塞过去。

龙绍的爷爷本是国内一家上市国企的负责人,因为经济问题被免了职,后来他们就参加了该国的第二家园计划,长期生活在此,爷爷今年虽然70多岁,身子骨结实的很,凭龙绍单薄的身材,爷爷拎起他来,就象拎小鸡似的。

但龙绍还有另外一招,就是撒娇。这时龙绍掀起胳膊,指出上面的红印对奶奶道:“奶奶,爷爷把我弄痛了。”

奶奶一把楼着龙绍,心痛地说:“好孙儿,没事吧,奶奶给你揉揉。”奶奶一边揉着,一边大骂爷爷:“死老头,做事不分轻重,孙子这样细皮嫩肉,怎么下得了手?”

爷爷哈哈大笑起来,将车开得更快,一路往机场驶去。没多久来到机场,爷爷将车停到落客处,龙绍和奶奶下了车,奶奶本想替他背行李,怎奈龙绍的行李太少,只有一只小背包,里面装了些简单的换洗衣服。

奶奶帮龙绍换好了机牌,交到龙绍的手上,然后送他到安检门,左叮咛右嘱咐个不停,直到龙绍过了安检门,还恋恋不舍的张望着。

龙绍过了安检,无所事事的到处闲逛;没多久来到NH259登机口,一看时间还早,但座位上已坐着不少人。不同肤色不同国籍的人们愉快地聊着,左边一群人应该是韩国人,在他们的不远处,从穿着和气质上看,是日本人没错。

右边三三两两坐着的都是中国人,其中比较显眼是十几个老者,穿戴着表示民族特色的服饰。而正与其中一位老者谈话的,从不紧不慢的语调上判断,应是台湾人。他的一对儿女在打闹着,他们的妈妈在一旁看着他们嬉闹。脸上露出幸福的笑容。

靠近通道的一侧,是两对老夫妻在哄着一个婴儿,婴儿开心的笑着,而他的母亲则将头靠在椅子上,睡得正香。

另一排座位上,两个中年男人谈兴正浓,旁边两个年轻的女人时而窃窃私语,时发出咯咯的笑声。而他们的不远处坐着一个少妇,怀抱着一个婴儿,婴儿忽闪着明亮的大眼晴,好奇地看着周围的人们。一个漂亮的外国女郎见状,从随身小包里翻着一个小玩具,送到孩子的手里,孩子的妈妈连忙道谢。

NH259登机口旁边尚无登机信息,几个戴着白帽的男人和带着头巾的女人坐在那,一声不吭。而他们的对面却坐着一个金发碧眼的外国女人,与两个亚州面孔的男人交谈着。那个女人似乎叫莎莉,龙绍从他们的谈话中听出来。

龙绍对他们的谈话没有兴趣,远远离开这些人,另找人少的地方坐着,拿出随身听,眯着眼晴听起歌来。

但龙绍有点不自在,总感觉有人盯着自已;抬头一看,不由得暗暗叫苦,对面的两人,就是前几天撞坏他们停在路边的小娇车,追出来的两个傢伙。

原来那天下午无聊,龙绍开着爷爷的车载着新交的朋友小马,小马是当地的华人小混混,虽然年纪不大,但因经常逃课外出打架,当地人称小太保。他们开着车在马路上到处闲逛,寻找热闹的去处,好不容易看到一家杂货店前有人争执,正想停车看个究竟,不料想撞上停在路边的一辆高级娇车。

龙绍正想下车,小马一把拉住他,对外指了指,只见人群中挤过来两个彪形大汉,不由得心虚,开车也不利索起来,在马路上扭来扭去。没开多远,就被俩大汉拦住,那两个大汉,手拿着球棒对着车子指了指,示意他们下来。

龙绍只得打开车门走下了车,态度十分的虔诚,不停地鞠躬行礼,连说对不起。其中一个高个子洋人走上前去,一把抓住他的胳膊说道:“小兔崽子,撞了大爷的车还想跑。”

龙绍到了此等处境,只得装蒜说道:“大爷你错了,我们只是换个方向停车,这不你看我们已经停下来,同你们商量怎么处理吗?”

站在旁边的另一大汉是个华人,开口说道:“兔崽子,有你这么狡辩的吗?”

龙绍一付无奈的说道:“大爷,那边人多,说话听不清楚,这里才是谈话的好地方啊。”

那个洋人听的火起,挥拳就打将过来,龙绍顺势往地上一趟,嚎啕大哭起来:“救命啊,要死人了。”洋人没见过此等场面,一时不知所措,一时间围上来各色人等,指指点点的议论着。

那个华人气不打一处来,上前一脚踏着龙绍,就要殴打,那拳头尚未落下,龙绍已经撕心裂肺的叫将想来。这时旁边已经有人说话了,两个大男人有必要跟孩子过不去吗。再不停手,我们报警了。但槟城警察行动迅速,已经拔开人群,钻了进来。

没等警察说话,那两大汉就先用英语同警察叙说起来:“没发生什么事,这个小家伙是我的侄子,刚才摔倒了,我们正在扶他起来,送他去医院。”警察尚半信半疑,但往地上看时,龙绍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溜走了,而他的车子就竟自停在马路旁边,等他爷爷过来处理。

原来那两个大汉名收詹姆斯和杰克.姚,据后来小马讲述,他们是某个社团的成员,从事国际洗黑钱的营当。

詹姆斯和杰克.姚,只是瞪着龙绍,并没有任何行动;但龙绍有点心虚,见状赶紧站起来,远远的躲开,在远处溜达一圈后,见他们俩并没有追来的意思,又大胆走了回去,坐回原来的坐位上,也睁大眼瞪着他。

龙绍的朋友小马说的不错,詹姆斯和杰克.姚正是国际有名的黑道人物,国际刑警关注的人物,从事暗杀、洗钱、走私等营生,当然他们的正式身份,是从事国际贸易的。

他们这次去中国,是老板刚给他们分配了新的任务,准备卖一批矿山机械给山西的一家公司,所以他们并不想多事。

临行前老板再三叮嘱,低调出入,不可找事,办完事马上回来,因为他们用的是假护照,从泰国黑市购买的护照。 第四章2月17日24点,等候多时的乘客们穿过长长的通道,开始登机。

在连接到机舱口的通道上,一男一女两个乘务员分立在舱门边,女的名叫谭燕,是本航班最年轻的乘务员,漂亮、大方、热情、端庄,今年22岁;男的叫斯维德.本,今年30岁,是两个孩子的父亲。他们对着鱼贯进入客舱的乘客,不停地用惯熟有礼的制式问候语表示欢迎。

“欢迎搭乘岛航NH259号班机。”

当看到几名西亚旅客进入时,斯维德.本却突然出人意料地上前特别问候他:“阿卜杜勒先生,您的机位是……?”

斯维德.本似乎早已从种种媒体的报导以及随处可见的照片上认识了他,毫不迟疑地直接称呼他阿卜杜勒先生。而且更殷勤地想接过他提着的手提行李,被跟随在身边的保镖用胳膊一挡,只好缩回了手,连说不好意思,但还是尝试着带领他们进入这架豪华波音777的舱座。

阿卜杜勒将手中的机票交给斯维德.本,“您的是商务舱,请走这边。”

阿卜杜勒一面点头,一面从容接受这额外的礼遇。

阿卜杜勒坐定座位后,乘务员帮他将手提行李置入座位下的凹漕后,又周到地问道:

“要份日报吗?需不需要什么杂志?”

“联合报就好了。”

乘务员转身拿来报纸,他伸手接过后说了声:‘谢谢。”,并没有即刻打开来阅读。然后从容地站起来,拉了拉上衣的衣角,开始游目四顾。望着摩肩接踵鱼贯进入的乘客,他们一边提着行李,一边觑着手上握住的登机证,循着走道按序列地寻号对座。没过多久,逐渐填满空位。

阿卜杜勒.阿内尔据说是海湾国家的王室成员,常年活跃在东南亚一带,从事着石油珠宝方面的生意,身家数亿。不过,这只是传说,到底他是不是王室成员,没人去考证,但从他一向奢侈的生活来看,身家至少过亿。

本次前去中国,除了随身人员外,还带着两个保镖跟三位贴身女秘书。这不,头等舱他已包下一半。而另一半的头等舱内,据说是来自中国的官员包下的,也有人说是某国企的老板请当地官员前来南洋考察城市发展规划,现在考察圆满结束兴高彩烈地回国。

这时经济舱内出现了小状况,龙绍两旁尚空闲着三个座位,而三位乘客似乎弄不清座位的安排,没立即就坐,站在他座位旁,拿着登机证用法语在说着什么,不一会就请空中小姐过来。这位空姐名叫谭思惠,是华裔,因为本航班是飞向中国北京的,专门安排多名华裔空姐服务。

只见空姐拿过他们的票证,只看了一眼,立即指着右边上的位子,说他们之中一个人得坐过去。

这三个人坐位不是连号,过道间隔着龙绍。龙绍看到此种情形,就向空姐提议,他移到隔壁,将自己的位子让给他们。

那三人当然非常高兴,忙不迭地道谢。三个人中男的是个年轻的欧洲人,英俊白晢。两个女的看来有点象母女,或者是亲姐妹,因为他们的身材模样有点相像。

他们坐下后,龙绍觉得奇怪。因为这个男人看起来岁数不是很大,也就二十岁左右,但却跟像母亲或姐姐的坐一块,而且一坐下就自然地相互拥吻,很像是对打得火热的情侣。年长的模样虽还不错,但看上去应有三十四、五了,尤其在那个少女身旁,免不了要为被人估出实际年龄。

坐在旁边的龙绍不由得生出怪异的感觉:这外国人的对象竟不是与他年龄相称的女孩,反而是年龄大的女人。这样配对,他看不懂。当然不仅外国人的作法是不一样,目前中国也有这样恋母情节的男人。

龙绍不由得对坐在他旁边的少女多看了一眼,皮肤真好,粉雕玉琢似的,发育匀称。生长在国外欧美地区,喝牛奶长大的女孩就是不一样。青春亮丽照耀得周围都亮了。正是十五、六岁活泼可人的豆蔻年华。三个人坐下后,都有说不完的话,此起彼落地抢着交谈。不知他们讲什么,兴致采烈地。

龙绍不由得想入非非,这女孩的年龄跟自已差不多,但因自已发肓不全,至今才一米五几,不由得自惭形秽起来。

龙绍站起身来环顾一下四周,见乘客尚未全部落座,有的在放行李。有的东张西望,还有的在相互交谈。冷不妨看到一副冷冷的目光,扫向自已,正是詹姆斯的目光,不由得急忙转移开去。看了一会,龙绍惴惴不安地坐了下来。

一个人干坐了一会,到底是年轻人。浑身充满活力,硬是憋不住,绞尽脑汁地想着曾经学过的英语单词,偿试着同隔壁女孩进行攀谈。

在经过简单的交谈以后,龙绍知道那个女孩名叫露西,这次是去中国游玩的,但更深的交谈龙绍实在应付不来,因为他的词汇量越来越不够用,不由得抓耳挠腮起来。露西多情地看着他,捂着嘴笑了起来。这时杰克走了过来,拍了一下龙绍的头道:“哟!这么点高就开始勾搭女生了。”说完做了一下同座椅高的手势,哈哈大笑后扬长而去。让龙绍无地自容,再也不敢看那了女孩了。

这时经济舱又有人喊空姐,原来是张楠的声音,因为她想同媳妇和亲家母做一起,好一起照顾孙子,但因为不连号,不能如愿;又因为沟通方式有问题,对方是马来西亚人,听不懂她说的话,所以喊空姐来解决纠纷。在空姐的调解下,问题迎刃而解。

高峰因为比较疲惫,懒洋洋地靠在椅背上,开始假寐休息。胡显明则要了一份报纸,戴好眼镜,开始浏览上面的新闻。而沙利却坐在靠窗的位子,自顾自地翻看着在机场买的一份时尚杂志。

这时屏幕上亮出扣好安全带的指示,乘务员开始检查行李架,并走到张小兰的身边,叮嘱带好孩子,告诉她系好安全带,在飞行中,紊流随时都可能会发生。如果不系好安全带,怀中又抱着孩子,当紊流突然来临时,强大的冲力很可能会使你压着孩子,或者把孩子摔在地上。

另一个乘务员走到紧急出口旁边的座位,询问靠近窗口的乘客会不会打开紧急出口,那个客人摇了摇头,于是乘务员要求那位乘客同詹姆斯交换了一下座位。广播里反复播发出注意事项,没过多久,飞机已开始滑动,起飞在即。

异度空间之飞机去哪相关搜索

异度空间之飞机去哪

异度空间之飞机去哪小说

异度空间之飞机去哪小说在线阅读

异度空间之飞机去哪小说免费阅读

异度空间之飞机去哪小说预览

异度空间之飞机去哪

异度空间之飞机去哪

异度空间之飞机去哪

异度空间之飞机去哪

异度空间之飞机去哪

异度空间之飞机去哪

后续精彩内容,请关注下方微/信/公/众/号,回复书名【异度空间之飞机去哪小说、异度空间之飞机去哪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即可进行在线阅读!

上一篇: 最强造神系统小说、最强造神系统小说免费阅读
下一篇: 最后一页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