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婚恋生活 > 正文

《洁身自好:爱情此恨无绝期》_全文_(完整版)_在线阅读

2020-08-08 10:10 编辑:酒客 指数:

《洁身自好:爱情此恨无绝期》_全文_(完整版)_在线阅读,《洁身自好:爱情此恨无绝期》这是一本婚恋生活小说,洁身自好:爱情此恨无绝期小说全文一共 462 章。当前最新章节:第462章 :共度余生,更新于2017-11-13 16:43:20。洁身自好:爱情此恨无绝期小说讲述了:一场婚姻的变故让方洁感受到什么叫背叛,对男人失去信心的同时,她的生命中又出现了一个特别的男人。面对前任小三的各种污蔑,她携手这个男人并肩作战,不过是为了一句,他的余生只有这一任,斗智斗勇这种事放着他来就好。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哦!本站网址:m.l474w.cn

小说试读:

电梯门一打开,方洁便急匆匆的朝着总经理办公室冲过去。

公司的人是都认识她的,一路过去,都争着与她微笑打招呼。

搁平常,她是会礼貌性地给个回应的,但是今天没这心情,她是得赶快,得将两个狗男女捉奸在床。

快到办公室的时候,周成的秘书拦住了她,脸上带着笑,“方姐,今天这么早,吃了饭了吗,昨天不是说要今天上午有事,要下午才来的吗?”

她没有时间和她废话,扯出一句走开,就直接从边上绕过去。

但对方好像并不愿意理会她的要求,继续一边拦她一边替自己的主子圆场说?“周总在里面见客户呢,方姐你先等会儿行吧。”

“让开!”进公司这么久了,这可能是方洁第一次对员工大吼。

小秘书这时才识相地让到一边,不再吭声。

门并没有锁上,门把轻轻一扭便开了。随着门的推开,里面的娇吟声也随时地飘出来,钻进了她的耳朵里面。

办公室并不特别大,但是却被分成了两间,外间办公,里间休息。前不久周成还特地做了张床放进去,说是休息时睡一会儿。

现在可真是派上用场,睡上觉了。

谁也没有注意到她正在往里走,女人忘情的声音一声比一声激烈,男人的声音也出来了,还有两具肉体碰撞在一起时的声音,听得一清而楚。

她走到里间的时候,两人也还没有注意到她的到来,仍然在忘情地纠缠。

忘情得都一丝不挂,衣物全都扔在地方,也不说拿起来一件什么遮挡一下,整个一赤裸裸地展现在了她的面前。

她看着沙发上那一男一女畜牲一样的行为,心里面忍不住泛起一阵恶心。

“周成!”

周成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声吼给吓了一跳,随即将床上的被子拉来盖在了女人的身上。

正是好笑,都被捉奸了,居然是先顾及身下的女人,看来是遇到真爱了。

“把衣服穿上!”她背过了身子扶着门框吼了句。对两个人的身体她实在是没有兴趣再看下去。

估计两人穿得差不多了,她这才转过身来。

女人还在躲在被子后面慢慢地穿,周成已经穿上了裤子,光着已经开始发福的上身走了过来,还未等她开口问原因,就先开口了:“既然你都看见了,那我们就离婚吧,反正我们之间除了那张纸外,也没有别的什么牵连。

方洁听他说得这样明白,也只得顺着他的话说:“可以,我自己没有本事喂家里的狗,转手给别人去喂也好。”

两人之间的确是没有什么爱情可言,准确地说,是她并没有爱过他。不过,是他自己求的婚,既然这样,那么一纸婚书,不要求两人甜里调蜜,但是夫妻间的最起码的尊重却是她最后的底线。

听了方洁的话,一向受人爱护的周大少爷自然是不爽,用手指指起了方洁来,但是瞬间又想到了什么,一个字也没有说出来,转而朝办公桌走了去。说:“你也就剩下这嘴行了,除了嘴行外,还有其他的行吗?自己不行,还要我也不出去找,还真把自己当根葱了。什么也不说了,离婚,明天就离,也好让圆圆尽快进门。”

听到他说“圆圆”二字,方洁忍不住笑了笑,然后又自欺欺人地问了句“哪个圆圆?”

周成还没有开口,床上的女人就忍不住自报家门起来了。女人放下被子,露出光溜白嫩的肩膀,满脸带笑,红艳艳地嘴微微张开,“是我,方洁。”

果真是她,本来不愿意相信,但现在摆在面前,她也只能极力让自己平静下来,从容地说:“你还是盖上吧,小心着凉。”

罗圆圆又重新把被子盖在自己的肚子上面,一边低头玩弄自己的手一边又细声细气地说:“我发给你的照片你看到了吧。”

“看到了,怎么了?”她两眼看着周成,冷冷地说。

想不看到也不成啊,医生告诉她怀孕了,照片发过来的时候,还用红笔在“阳性”一词上画了画,跟钦定状元无二了。

发照片也就不说了,还让她赶紧来公司,说是周成约了女人来约会。当时方洁还在想,周成约了女人,她罗圆圆怎么知道的。现在想想,真是只有自己是傻子一个,还有哪个会比当事人更清楚的,她罗圆圆就是当事人啊。

最好的同学,怀了自己老公的孩子,也真是值得深究的一件事情了。

两人谁也没有料到她会如此平静,按理来说,不是应该大吵大闹一场才对吗。

现在这样像什么?

难道是她罗圆圆这块石头还不够大,还是她方洁的这湾湖水太深,使再大的劲也让其起不了波澜。

“什么照片?”坐在办公椅上的周成对两人的谈话一头雾水。

罗圆圆一听周成的话,立即一副小学生要奖赏的样子,起身走到了周成身前,将男人的手拉来放在了自己的小腹上,一脸幸福的样子,说:“周成,我怀孕了,昨天才做的检查。”

一听这话,周成的喜悦自言不言而喻,一边紧张地问几周了,一边又起身将自己的座位让了女人坐下,最后还嗔怪了一句:“怎么也不早点跟我说?”

这恩爱有加的场景,在方洁的的眼中自然是可笑之极的。她眼中的渣男渣女,在她眼中不屑一顾,于人家那里却是至紧至要的爱人情人。倒是她成了一个局外之人,无关紧要之人。

事已至此,再留下去也是恶心了自己。

“既然如此,那我也就不打扰你们恩爱了,离婚协议书寄到我的办公室里,晚上我就回去收拾东西。”

出来时,小秘书正趴在门上偷听,猛地被方洁拉开门,自然是吓了一跳,木头人似地站在那里一动也不动了。

这可能是她这个小秘书看过的最简单平和的捉奸在床了吧。

方洁原路返回,在车库取了车子,这才看见手机放在包里了,已经有好几通未接电话。

原以为是张阳打来的公事电话,没有想到是周成妈妈,陈佩佩打来的。

虽说才抓了她宝贝儿子的奸,但是手续没有办之前,这个电话还是得回一下,她不愿意把气撒在不相的人身上。她这里忍着气,那个“妈”字刚想要吐出来,陈佩佩在那头也不知因为什么原故,倒是对她采取了先发制人的手段来了。

“你现在是越来越能耐了啊,还不快给我回来!”

“出了什么事吗?”方洁不解地问。

出事的不是她的儿子吗,现在应该叫他的儿子滚回家去好好教育,好好想法子补救才对。现在却是发神经地叫她回去,回去干什么,看她那张不可一世的脸?也怪自己,以前真是太软弱了,造成了出轨的丈夫,平时对自己吆五喝六惯了的婆婆。

“自己做的事自己还不知道啊,废话少说,给你半个小时,赶紧回来。”陈佩佩又是一通吼,下达完命令后就挂了电话。

被挂了电话的方洁,仍是一头愣。

如果说捉奸周成是今天踩到的第一砣狗屎,那么现在的陈佩佩,真像是踩到的第二砣狗屎。

想要永远地不踩着狗屎,最有效的办法就是远离有狗屎的地方,所以,她听了陈佩佩的话,开车回了周宅。

以前看小说影视剧里的小三上位桥段,总觉得原配没有脑子,现在小三事件也降到她的身上了。

她也是这么没有脑子,竟然就这样放过去了,整个过程连十分都不到吧。

等红绿灯的时候,方洁不免也为自己的没有脑子懊恼起来。

电话响了,是助理张阳的电话。

“方姐,你什么时候过来啊,今天不是要开会吗?大家都在等你呢!”

“哎!”方洁一听,顿时叹了声。

捉个奸,把开会的事情都给搞忘了,这个时候过去也来不用了,只好对张阳说:“有点事情回去不了了,你替我开吧,意见表在我右边抽屉里面,红色的文件夹,第三页。”

“什么事情啊?方姐,我听说你今天去医院检查了,是不是有了啊……”

一个男人也这么八卦,方洁很不耐烦地挂了电话。

的确是有了,不过是别人有了。

那张化验单她还记得清清楚楚,姓名,罗圆圆,孕期,五周……

手机放回了包里面,后面的车子连着按了好几下喇叭,原来已经是绿灯了。

赶快挂了挡,绿灯却比她的手脚快,立即也变了黄灯,刚一脚刹车踩下去,便听见“嘭”的一声,车子便什么东西撞了一下,方洁的头也往方向盘上嗑了下去。

真是要上天了,这简直是一个黄道吉日般的星期一。

幸好还没有真正地上天。方洁解开了安全带下车来。

原来是跟在她后面的那辆车子,深色的玻璃窗紧闭着,让她根本看不清对方的样子,不过这辆一本身也就说明了主人的身份。

布加迪威龙,又一个有钱人,只有有钱人才开得起这车,也只有有钱人才能做出撞了别人的车后,还仍然泰然自若地坐在车子里面。

方洁迫不及待地敲了敲窗户。

窗户慢悠悠地摇了下来,是一张还算俊朗的脸,两道犹如刀栽的眉毛,一双眼睛不大,但很精神,而睛珠漆黑如墨,像是一望无底的深渊。整个面容给人冷静又不可侵犯的感觉。

李唐看着眼前的人,因为背着光,模样看不十分清楚,只有额角上的淤青看得明白,这让他有一丝不忍,才问了句:“有事?”

又是一个会装的男人,果然是天下乌鸦一般黑。方洁盯着他的脸,一边在心里打了一杆子下去一边忍着气客气地说:“你先下车来看看行吗?”

李唐看着她不说话,一副等着她继续说上去样子,根本就没有打算下车的意思。

方洁回脸去看了一下自己的车子,自己的车子被这男人的车狠狠撞着了屁股,场面很好看,很吸引人。

她回过脸来,看着坐在车里面李唐,五官线条分明,剑眉星目。身材结实,一身浅蓝色西服,看不出来什么品子,但是做工考究,袖口的木质纽扣散发着柔和的光,跟他身上让人觉得冷漠的气质全然相反。

“你的车把我的车后盖给撞烂了,灯也碎了,难道你这个主人就不该下来看看,说说该怎么办?”

李唐听她一口气说明了原由后,即不下车也不说话只是抬眼朝前看了看,便随即抽出一沓支票,快速地写了几笔,撕下来扔给了车外站着等解决的方洁。

她哪想得到有这么解决事情的人,肯定是不会伸手去接住的啊。支票就那样飘落在了地上,跟张随手可丢的纸巾一样被人丢弃在了地上。

见她愣在那里没有接自己写出来的支票,李唐以为她是嫌少,便又写了一支票重新扔出来。

方洁这里自然是不会去接的,只是越来越觉得不可理喻,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地看着这个妖孽般的男人。

李唐见她只是一个劲儿地狠狠盯着自己,倒是不耐烦起来,竟有被人碰瓷了的感觉。心想竟然不想要就算了,老子也不写了,放了支票薄,冷冷地问了句:“除了钱,我也不知道该给什么了。”

方洁仍是没有说话,再次将他打量了一下,神色开始恍惚了起来。

早上得到消息后,急匆匆地连早饭都没有吃就出门来了,现在又站在太阳底下照着,又被看热闹的男男女女们围了水泄不通。闷起来,不通气,头也就自然有点晕起来了。

看着地上的两张支票,方洁的火此时算是彻底地被挑起来,委屈也达到极点,再没有什么耐心对眼前的人客客气气,冲坐在车子里面的李唐义正词严地说起来:“有钱了不起是吧?难道你们男人只要身上有两个钱就只知道拿去迷惑女人,和羞辱女人的?”

这话说得真是上纲上线的,自己只不过是不想下车而已,真是脑子有毛病。

“拿走你的钱。”李唐还没有找到合适的词去反驳的时候,方洁这里就捡起地上的两张支票朝他扔了进去,“

我方洁才不需要你们这些臭男人的钱,我是靠自己的本事吃饭,没有你们,或者你们的钱,我照样会过得很好。”说完这些,方洁的眼框已有些湿润,不过不能被人有所发现,她赶紧地用手背胡乱地抹了抹。

李唐见她说这些莫名其妙的话,又见她这红起来了眼睛,心里自然是明白,又一个在男人那里吃了亏的女人。

直到此时,李唐才认真打量了一下方洁的容貌,觉得不是讨厌的样子后,才慢慢地开口说:“只是赔给你修车的钱,完全没有其他别的意思。”随即又附了句:“为一个伤害你的男人哭,是件很不划算的事情。”

这话本来是没有毛病人,但是从李唐的口中说出,给人的感觉却像是有嘲笑之意。

不过自古来良药皆苦口,忠言都逆耳。听了李唐的这句“嘲笑”之言,她稍微询思一下,也明白过来,脸色开始恢复平静。

这个陌生男人的话真是一点错也没有,为了周成那样的人哭,实在是不划算。

转身走到车子后面,拿出手机来对车子屁股快速地拍了几张照片,又到驾驶座那里拿了一张名片,回来亲自塞到李唐的手里面,淡淡地说了句:“不好意思,我现在有事,这事我们私下再交涉吧。”然后快速地回到车里,消失在李唐的视线。

被撞得摇摇欲坠后车灯的塑料壳随着车子起动,终于掉了下来。

虽说不是什么上下班高峰期,但是被李唐的车撞得变形了车还是很快地消失地了李唐的视线中。

情绪变化之快,这个女人,又给一向不近女色的李唐上了一课。

低头看了一眼名片,嘴角不禁泛起一丝笑意。

“女神婚纱工作室,设计师,方洁。”

念完最后一个字,李唐觉得自己今天真是遇见“女神”了,名片随手放进了口袋之中,方向盘一甩,消失在了来往的车流之中。

回到周宅,换了拖鞋进门的时候,玄关处竟然放着一双崭新的红色拖鞋。不过这些事情也无关紧要,她现在要做的就是赶快进去收拾东西离开。

走到客厅的时候,陈佩佩正坐在沙发上,本不想开口说话,但是突然觉得这样反而不太好,便还是开口问了句:“妈,找我回来有什么事吗?”

陈佩佩怒气冲冲地走来,随手便把捏在手里的一把照片朝她的脸上扔了过来,随即愤怒地冲她吼到:“不要脸的东西,还好意思问什么事情。自己看!”

这突如奇来的吼叫,把方洁彻底地给弄懵了,随手捡起一张来看,原来是自己跟一个光着身子的男人的合照!

看到这照片,方洁先是一惊,随后又忍不住笑了笑,问:“这种东西怎么在你手上,谁给你的?”

陈佩佩以为她承认了,说:“你管我什么地方得到的,作为人家的儿媳妇,你难道不应该向解释一下这种东西是什么意思吗?”

方洁又捡了几张地上的照片起来看了看,都是她和男人光着身子在床上的照片,照片中的她神情愉悦,灿烂如花,但是和她在一起的男人,却全都只是背影,没有一个正脸的。

“是个神秘的男人啊!”方洁轻笑了声,感叹似地说了句。

陈佩佩听她说得如此轻描谈写的,心里自然是气愤不过,伸了只白皙多肉的手出指着方洁骂了起来。

“你这个不要脸的,你还笑得出来,还很得意是吧!你今天要不给我解释清楚,你就等着和我们小成离婚吧!”

对于陈佩佩威胁的话语,方洁此时完全不予理会,离婚,现在的她正是求之不得,原本还想着忍气吞声地安度余生,直到现在她才明白,自己的委屈求全,换来的不过是这俩母子的得寸进尺。

她直接回了房间开始收拾自己的东西。

陈佩佩却丝毫没有要放过她的意思,一路跟到了房间里来,更是问了一路她跟那个不露骨面的奸夫的事情。

无论对方怎么问,她都全当没有听见一样,进了屋后便只一件件把自己的衣物放进行李箱里面。

不过,她也没有多少衣物,嫁过来一年多了,也就那几身换洗的。

周成倒是叫过她去买,只是她不太爱逛街,又认为衣服多不好收拾。

如今看来,倒像是自己都给自己下了预言似的。

陈佩佩对于她的不言不语,自尊心受到极大的打击,竟然忘记了自己这个养尊处优的贵妇身,竟跑到了她的正面来,双手叉在腰上,口吐横沫地骂起她来。

她仍是懒得理,干脆坐在床上去,看她要骂出个什么花来。

不过才没有骂几句,就听见门口处传来了脚步声音。蹑手蹑脚的,像是一个去人家家里偷东西的偷儿。

上一秒还在泼妇骂街的陈佩佩听见了这脚步声,马上就恢复了符合自己贵妇身份的气质,转身走了过去,轻言细语地说:“小成回来了啊,她正收拾东西呢。”

方洁起身一看,周成不仅回来了,还是搂着罗圆圆一起回来了。

罗圆圆低着看着自己人的脚,方洁也忍不住顺着她的眼光看去,是那双崭新的红色拖鞋。

原来人家早成了一家人。

“既然你自己识趣,我也不好让你净身出门,毕竟也是跟了我一年。”周成故作无奈地说。

方洁听了禁不住笑了起来,看着他说:“真是不遇灾,不知歹人面!周成,你我夫妻一场,如今我也算是真正认识了你。”

说完就又转身去收拾自己的东西。

“方洁,别动气嘛,你的性冷淡造成今天的局面,周成也给我说了。在我看来,这病治得好的,你要有信心。离婚之后,如果有什么难处导致不能去医治,你尽管开口,毕竟你和姐妹一场,而且还替我照顾了周成一年,我会帮忙的。”

罗圆圆的这一刀,是方洁意想不到的。看来她是迫不及待地想要看自己生气的样子。

不过,既已到了这般田地,又还有什么好生气的,笑了笑,反而更加地平静起来,看着罗圆圆说:“我觉得完全没有必要,我又不是靠张开两条腿才能吃饭的人。”

罗圆圆被这话弄得面红耳赤起来,又一时间找不出什么话回击,只能干瞪着方洁,摇着周成的胳膊,嗲声撒起娇来:“成,你看嘛。人家一片好心地想要帮她,不领情也就算了,还这样说……”说完这话后,又开始嚷自己的肚子,“哎哟,我的肚子……”一边说一边装出痛苦的样子弯了腰捂起自己的肚子来。

真是越来越好看了,不过对于这样的戏,方洁是看不下去了,提起箱子就要往外走。

后续精彩内容,请关注下方微/信/公/众/号,回复书名【洁身自好:爱情此恨无绝期】即可进行在线阅读!

上一篇: 洁身自好:爱情此恨无绝期_最新章节 _洁身自好:爱情此恨无绝期_全文阅读 _洁身自好:爱情此恨无绝期_无弹窗广告
下一篇: 最后一页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