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纵宠将门毒妃小说、纵宠将门毒妃小说免费阅读

2020-11-20 10:07 编辑:红尘 指数:

纵宠将门毒妃

纵宠将门毒妃小说、纵宠将门毒妃小说免费阅读

主角:

字数: 1309570

状态: 377

推荐星级:★★★★★★★

小说导读:都市书屋手机版小说网(m.l474w.cn)

纵宠将门毒妃小说简介:前世算尽天下,却错信身边之人,最终落得剜腹取子,滚油烫喉,挖眼割舌的下场!

再次睁眼,回到十二岁那一年,她冷笑:这一世,要你们百倍偿还!

说她命犯孤煞?不好意思,姐只会是天生凤女!

要封她为七皇子妃?擦,让那个劳什子七皇子走远点,姐不稀罕!

不过,谁能告诉她,这位骚包世子是哪里来的?

她不过是年幼无知之时救了他一次,他便紧跟着她,向她邀宠,美其名曰给她面子。

话说,咱不要这面子行不行?

纵宠将门毒妃小说预览

第一章湟源国。

“咚……咚……咚……”寺庙的钟声似乎从很远很远的地方传来。

慎刑司,专门审问罪大恶极之人,坊间传言,进了慎刑司如同进了阎王殿,最后都会死于非命。腥臭的冷风,诡异的笑声,幽暗的刑司房仿若令人毛骨悚然的噩梦,溢满着挥散不去的血腥与怨恨。在这里的人,心里早已经变态扭曲。

“一、二、三……”三年了,每日的辰时、午时、子时,冷漠地数数声就会伴随着沉沉的鞭打声响起,从未有一日停歇。

“这样漂亮的身子,再打下去还真是废了。”昏暗的烛光里,一个猥琐的男子发出了有些渗人的笑声。

“收起你那龌龊的心思,若是动了她,你也没命。”方才数数的男子知道行刑的人疲累了,便停了下来。

行刑男子看着已经刑架上痛到昏迷的女子勾出恶毒猥琐的笑,甩着有些发酸的手,“你还别说,她浑身估计没有一块好肉了,愣是忍着一声不吭,这么倔的妞儿杂家还是第一次见。”

“那当然,她以前可是赫赫有名的第一女将,据说出生之时边关风沙大起,却让然引得百鸟朝凤,被誉为天生凤女。”回话的人瞅了那鲜血淋漓的女子,语气中多少带了些惋惜。

“得了吧,杂家可是得了好处,要实打实地伺候这位废后的,厉害,再厉害现在也是阶下囚。”猥琐太监不屑地开口。

“此人命格奇特,据说命犯孤煞,妨己害人,据说不仅克死了父母,还克死了她的祖母。”那人也不多说,“你歇好了就赶快些,杂家还等着回去复命。”

“好。”重新捡起浸泡在盐水里的藤鞭,猥琐太监又使劲地将鞭子甩到女子身上,那女子痛得猛然抬头,又再度沉默地低下头。而那太监仿佛见到这一幕却是更加兴奋,每一鞭都是实打实地打在女子娇柔的身上,一时间皮开肉绽,鲜血四溅……

“二百七十八、二百七十九……三百。”打够了数,猥琐太监嫌弃地将几乎成为血人的女子像破布一样扔在角落里,随后又强行往她嘴里塞了颗药丸,随后骂骂咧咧地离开了。

方才还昏迷的女子在两个太监离开后,猛然睁开血红的眼睛,黑暗中近乎妖冶。方才吃下的续命丸被她猛然咳出,随后狠狠碾碎在脚下。

岳千帆,曾是高高在上的皇后,却被诬陷与侍卫通奸,成为湟源国朝史上第一位被下入慎刑司的废后。当年那个毫无根基的八皇子洛朗逸对她粲然一笑,那抹纯净的笑容就那样毫无预兆地照进她灰暗的时光,从此改变了她的一生。

“你为我平定天下,我许你不离不弃。”就为这句誓言,她为洛朗逸精心谋划,步步为营,一心一意地终于将他推到皇位之上。这一切,足足花了七年的时间。

已经瘦如枯柴的手抚上自己的小腹,血红的双眸溢出滔天仇恨。她以为,她的真心终究为换来幸福,却没想到换来的,竟然是这般悲惨的下场!

三年前。

偌大的宫殿里,岳千帆眉眼温柔地抚着自己的凸起的小腹,轻声哼唱着母亲在世时时常唱给她的小曲。

“都说小姐粗鲁无礼,奴婢看那些人简直都是瞎了眼。”说话的是千帆的贴身婢女冬儿。

笑着嗔了冬儿一眼,岳千帆微微一笑,“我的小瑞儿,不要听冬儿瞎说哦,母后是世间最温柔的女子。”

冬儿听到自家小姐这般说,不禁笑出了声。小姐出身将门,哪里学得会那些娇柔做派,要她说,她就喜欢小姐这样爽朗英姿的女子。

二人正说笑间,方才还晴朗的天转眼间便狂风大作,瓢泼大雨倾盆而下,那急促地雨声仿佛敲打在岳千帆的心上,没来由地一阵心慌。还未来得及让冬儿关上窗子,却听到杂乱急促的脚步声由远及近。

抬头望去,千帆连忙起身,由冬儿扶着行礼道,“圣上万安。”她可以为心爱的人机关算尽,也可以为他敛去芳华,只做一个普通的贤妻良母。

立在殿门外的男子面容俊秀,薄唇紧紧抿成一条直线,仿佛在隐忍着什么。立在殿内的千帆却是被男子一身明黄刺痛了眼睛,一时间竟然有些看不清楚男子的面容。

下一刻,洛朗逸已经踏步向前,大手一挥,一巴掌将岳千帆狠狠打翻在地,怒骂道,“不知检点的女人!”

“皇上,皇上,您不要打娘娘,娘娘肚子里还有孩子,您要打就打冬儿吧!”冬儿瑟瑟发抖地护住嘴角已经见血的岳千帆,哭泣着喊叫。

“滚开!”洛朗逸一脚踢飞了冬儿,冬儿就像冬日的雪絮一般撞在墙上,掉落下来,再也没了声息。

“千帆究竟做了什么!”岳千帆护着自己的小腹,眉眼冷峻,“皇上就是让千帆死,也要死个明白!”

“哼,把那人给我带上来!”千帆抬眼望去,侍卫押上来那个奄奄一息的人,竟然是岳礼!

“岳礼!”千帆惊叫,“圣上为何将千帆的侍卫折磨成这般模样?”

“哼,你与岳礼通奸,竟然还有脸质问本皇?”洛朗逸俊美的面容几近扭曲,“来人,把他给我扔进煮沸的油锅里去!”

“洛朗逸!”千帆眼见那些侍卫拖走了岳礼,终于发怒了,她猛然起身,一双明眸怒视着自己深爱的男人,“洛朗逸,你如果想要这皇后之位去讨好岳珠儿,大不了将我打入冷宫!为了她,你让我设计杀你大哥,为其改换身份,我都未曾多言,但是如今你如此污蔑本宫,到底是何居心!”

“在本皇面前,你这个女人竟然如此放肆!放心,本皇定会如你所愿。”洛朗逸后退一步,“来人,将废后打入冷宫,另外派人剜腹取子。”

“洛朗逸!我腹中乃是你至亲孩儿,你竟然狠辣至此!”岳千帆双眼赤红,她当初怎么就没有发现此人乃是狼心狗肺之辈!

“珠儿久咳不愈,相师言可取未成形孩儿之血服下,不仅可以痊愈,还有延年益寿之效。”冷冷得看了岳千帆的小腹一眼,“这肚中的孽种生下来也是祸害,倒不如拿来做药。”

岳千帆听闻此言,倏然抽出腰间软剑,指着洛朗逸道,“洛朗逸,今日我岳千帆与你恩断义绝,若是你执意动我腹中孩儿,我定与你不死不休!”这就是岳珠儿,她的好姐姐,不动声色便可以将她推入地狱!

“哼,你还不知吗?”洛朗逸看着岳千帆,鄙夷地开口,“你粗鲁无礼,泼辣蛮横,你以为我真的喜欢你吗?我不过就看中了你这一身本事,像你这种泼妇之流,怎么能成为湟源国的皇后?连你的丫头都背叛你呢,夏儿给你奉的茶可是掺了东西的……”说罢,转头对殿外说道,“夏儿,快些来看看你的小姐,别让她惊扰了珠儿。”

“是!”夏儿娇弱的声音响起。岳千帆心神俱震,怒视着自己的贴身婢女夏儿,却因为中了失魂散浑身软弱无力,瘫倒在地。一群嬷嬷看准了时机,连忙簇拥而上,将她手脚绑在床上。

“小姐,你也别怪夏儿,要怪就怪你命不好。”洛朗逸早就离开了此处,心心念念去见他的珠儿。

见众人都在准备剜腹的东西,夏儿在千帆耳边嘀咕着,“当年大夫人就是看不惯二房得宠,所以才在老爷和夫人出征之前下了药,到了战场上毒发身亡谁也查不出。要是老夫人活着,大夫人始终也出不了头,所以她才会害了老夫人。春儿和秋儿都被他们害死了,小姐,夏儿真的不想死,夏儿也是迫不得已,毕竟识时务者为俊杰……”

见那些嬷嬷已经准备好了,夏儿也不再言语,完全不知道千帆此刻的心里有多恨。原来,自己最爱的父母、祖母,都是被她曾视为亲母的大伯母所害!岳珠儿!洛朗逸!你们好一对心狠手辣的狗男女!

饶是千帆恨意滔天,可仍旧抵不过失魂香的作用,终究是昏了过去。当她再醒过来时,她腹中孩儿已经没有了,自己丢在慎刑司,日日承受鞭笞之痛,却仍因为恨倔强地苟延残喘。她拼命地告诉自己,一定要活着,哪怕是这般屈辱无望地活着,她也要看着那对狗男女不得好死!

突然,方才紧闭地牢门被重新打开,陷入回忆的千帆有些迷茫地抬起头,却是看到了一个身着华贵衣服太监对着那猥琐太监嫌恶地说道,“皇后娘娘即将临盆,却频频噩梦,相师言明血脉相克,皇上今个儿下旨将此女处死,你们手下利落下,别坏了大事。”

听闻此言,千帆冷冷一笑,原来,是那岳珠儿终于受够了她这个废后依旧活着的恶心,是要来取她的性命了。可惜啊,她还没有看到那对狗男女的下场……

猥琐太监听到命令,立刻上前,差使两个小太监重新将千帆绑在刑架上。 第二章千帆没有反抗,也无力反抗,对她来说,所有的刑罚都不能平息她的愤恨。剜眼割舌,岳珠儿是有多怕她转世投胎,竟用这般阴毒的法子阻她轮回?可那又如何,她岳千帆哪怕不入轮回,也要报仇!

猥琐太监取出专门用来剜眼割舌的工具,毫不犹豫对着那张早已瘦骨嶙峋的面容就下了手。那类似勺子的剜眼刀瞬间没入眼中,强烈的痛楚瞬间剥夺了全身的感知,被绑住的千帆攥紧着拳头,手指泛白,骨节分明,倔强地不肯昏迷,她要记住,记住这些痛,记住这些恨,记住害她的这些人!

“岳珠儿!洛朗逸!你们给我等着!我岳千帆对天发誓,若有来世,定要与你们不死不休,我要你们死无葬身之地!”岳千帆的喉咙已经被滚油烫坏了,她嘶哑着怒吼,仿佛是困兽发出了最后的悲鸣。

“放肆,竟敢对今上不敬!”那太监见她嘶吼,连忙怒斥道,“你们还不快些动手!记得,人扔到乱葬岗里去,竟然敢辱骂皇室,就让野狗分食了去……”

血泪顺着千帆肮脏不堪的面颊流下来,这个倔强的女子终于耗尽了最后一丝气息,无力地垂下了头。

“千帆!千帆!快醒醒!”

“小帆!小帆!不要睡了,好吗?”

是谁在叫她?

可是她好累,好痛,她不想再醒过来了……

不可以!她还要看着那两个人不得好死,还要为爹娘和祖母报仇,她要好好活着!仇恨瞬间席卷了四肢百骸,千帆猛然睁开眼睛,却被突如其来的阳光刺得眼睛涩涩地疼,连忙抬手去挡。

阳光透过木窗,在地上投下深深浅浅的纹路来。

“怎么会……”抬起手,千帆眸中闪过一丝紧张。她十五岁嫁给洛朗逸,七年后辅佐他称帝,在皇后之位上坐了一年,最后在慎刑司熬了三年,她死的时候已经是二十六岁了!可眼前这分明就是个女孩子的手!

呆呆地看着窗边那温暖而明亮的阳光,直到听到屋外传来低低地说话声千帆才倏然清醒。正要起身,却是一阵晕眩,头痛欲裂。

院落中,千帆身边的一等丫头春儿语速飞快地开口:“夫人,这件事真的不怪小姐,是大老爷家的那位三姑娘自个儿不小心落入池塘的,小姐为了救她,还呛了好几口水呢!”

“春儿,你也知道老爷的脾气,那三姑娘一准儿咬定就是帆儿推她如水,若是不罚,大房那边自然不会善罢甘休。”千帆的娘亲冷玉茹看着春儿道,“你自幼在帆儿身边,我知你是个稳妥的人儿,但是这里不是边关,万事要多留心才是。”

“夫人教训的是,这次若是春儿拦住了小姐不与她们游湖,也不会害的小姐被罚,跪了一夜祠堂,这天寒露重的,定然会发热,都是春儿不好。”春儿的声音已然有些哽咽。

听到这番对话,千帆的脑中一片空白,下意识地看向房间内,那种熟悉而又温暖的感觉扑面而来。此刻冷玉茹与春儿的对话仍然清晰地传入千帆耳中。

“也怪我和老爷,边关事务繁忙,一直将她当作男儿养着,使得帆儿性子直爽,又不拘礼教。过些时候,夏秋冬三人便会从边关赶过来了,到时候你自然轻松些。”冷玉茹很少呵斥下人,对待春儿这种自幼伴在女儿身边的更是怜惜有加,自然不会因此事苛责。

春儿气的直跺脚:“都是那三姑娘,红口白牙地便污蔑小姐,还说小姐平日里就欺负于她,仗着小姐昏厥不能揭穿她而已。夫人,小姐醒过来,怕是要记恨老爷的。”

“老爷也是为了她好,若是不罚,还不知道大房想出什么招数来对付帆儿,等到帆儿大了,自然会明白老爷的苦心。”冷玉茹叹口气,“你去小厨房盛碗粥来,王大夫说帆儿今日会醒,睡了那么久,自然会饿的。”

“是,夫人。”春儿的脚步声渐渐消失。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春儿不是早在她成为皇后之前就被恶人所害了吗?所以她也死了吗?她不是被剜眼割舌了吗?为何还能看到,还能说话?还躺在自己曾经的闺房里?她挣扎着起身,房门就在这一刻被推开了。

转过头,却是看到娘亲冷玉茹光洁的面容,乌黑整齐的发髻,是娘亲……来不及想太多,千帆却是用尽全身力气,猛然扑进冷玉茹怀里,放声大哭。

也不知道哭了多久,千帆才抽抽噎噎地从娘亲怀里抬起头来,哑着嗓子道,“对不起,娘亲,帆儿让您担心了。“

“傻孩子。”冷玉茹看着面色苍白的千帆,用丝绢将她的眼泪擦掉,慈爱地开口,“你还在发烧,赶快回床上躺着。”

“恩。”千帆乖巧地点头,这才看到春儿端着一碗粥站在门外哭得一塌糊涂。

“春儿……”千帆的话音一落,春儿却是冲进来,跪在千帆面前,抽泣着开口,“小姐,都是奴婢不好,让小姐受委屈了。”

“春儿,起来。”千帆连忙伸手将春儿扶起,抹了抹自己的脸,看着她稚嫩俊俏的小脸笑道,“春儿,你都成小花猫了。”

三人都笑了起来,千帆因为吃了药,很快沉沉睡去,直到被噩梦惊醒。睁开眼睛,看着熟悉的闺房,千帆才长舒口气,放松下来。

阅尽千帆,苦尽甘来,她重生了,回到了她十二岁那年。

可是现在清醒的千帆,根本不敢闭上眼睛。她怕再睁开眼睛,自己又回到了慎刑司那黑暗而又肮脏地方,怕自己现在的一切都是梦,怕爹娘会消失。一想到岳珠儿和洛朗逸,她恨不得现在就去杀了他们!捂住嘴巴,千帆将头埋在被子里,任泪水肆意流淌……等到心绪平静下来,千帆看着窗边的兰花,眸中光彩不定。

“小姐,大小姐来看你了。”春儿的话音还未落,一个美若天仙的女子已经款款走进来,忧心地上前拉住千帆的手,“好妹妹,你受苦了。”

岳珠儿,字月仙,是岳家大房的嫡女。在外人眼中不仅美貌如仙,而且温柔善良,是京城第一才女。不过,只有千帆知道,这副美丽的皮囊下藏着多么肮脏的灵魂。

缓缓吐出心中的浊气,千帆挂着虚弱的笑容,“大姐姐,父亲也是为我好,何谈受苦之说。”既然自己重生了,怎么能让这伪善的女人那般轻易地死去?论起演戏,她岳千帆早在前世便学得淋漓尽致。

“妹妹心善,自然不会与三妹妹计较。三妹妹也是年幼无知,本就因落水吓到了,自然有些胡言乱语,妹妹莫要放在心上。”岳珠儿一脸恳切,看得岳千帆一阵反胃。

“姐姐严重了,姐妹之间打打闹闹本是正常的事,千帆又怎么会记恨在心。”想要挑拨她去找岳颖儿算账,她当然会,不过并非现在。

“妹妹,二叔向来疼你,这次竟然狠心让你跪在祠堂一夜,若是落下病根,岂不是后悔莫及。”见岳千帆不肯接话,岳珠儿却是自己岔开了话题。

果然来了!千帆垂着眼睛,心中冷然一笑。前世,就是岳珠儿在她耳边挑唆她去找岳颖儿算账,结果再次被父亲责罚,她又一脸愧疚地挑唆千帆与父亲的关系,以至于她恼恨父亲不疼爱自己,父女之间常常无话可说。

“大姐姐真是爱说笑,这世间子女犯错,父母责罚乃天经地义之事,千帆怎么会因此就记恨父亲?那样岂非不孝?大姐姐你说是不是?”千帆笑着回道。

“是,二妹妹至诚至孝,自然是极好。”岳珠儿见她怎么挑唆都不动怒,不禁有些奇怪。这岳千帆向来脾气暴躁,若是在往日,早就跳起来去找岳颖儿算账,怎么病好了之后,变了许多?“二妹妹,你身子未好,还是要多休息,姐姐就不打扰你了。”

“多谢大姐姐关心。春儿,送大姐姐。”看着岳珠儿窈窕的背影,曾经自己是多么喜欢这个美丽的长姐,却不想,她就那样以一副娇弱姿态毁掉了她的一切!

既然上苍眷顾,那么她就要保护自己的亲人,守护属于自己的一切,那些阴谋她要全部粉碎,那些人……千帆握住双拳,指甲陷入肉中也不自知。她要将他们彻底葬送!

翌日一早,千帆便唤了春儿帮她梳洗,春儿嘟囔着:“小姐,您身子还未痊愈,这早起的天寒,若是再着凉,春儿真是只能以死谢罪了。”

“我要去给祖母请安。”千帆笑着开口。春儿与她年岁相仿,对千帆的事向来上心,每日都在千帆身边唠叨,那时的自己有多厌烦春儿啊,如今在听到,千帆却觉得分外窝心。人果然只有失去的时候才会知道什么最为珍贵。

“小姐,您不是不喜欢去老夫人那吗?”听到千帆的话,春儿梳头的手一顿,诧异地问道。小姐性子欢脱,向来坐不住,老夫人又心疼她自幼在外,便免了她每日请安。

“祖母年岁大了,我想陪陪她。”那时的她从边关来到京城,对什么都新鲜不已,却忽略了身边那些最需要陪伴的人。

梳洗之后,千帆便带着春儿往祖母住的清雅居走去。还没走多久,却是碰上了岳颖儿和岳青儿两姐妹。千帆一把扯过春儿躲入旁边的树后。

“小姐!”春儿气得跺脚,以为千帆怕见到她二人。

千帆连忙转头,手放在唇上示意春儿莫要作声,明亮的双眸中闪过一丝狡黠。 第三章岳颖儿和岳青儿都是大伯父的三姨娘所出,本是双胞,但是性格却是天壤之别。因千帆方才在她们二人背后,岳颖儿二人并未看到千帆。

千帆低声对春儿道,“在这里等着。”说罢,便借助树林的光影掩藏着自己的身影。前世带兵行军,隐藏行踪早已经信手拈来,更何况对付两个丫头。春儿就这样看着自家小姐如同幽灵一般出现在岳珠儿二人不远处,惊得目瞪口呆。

两姐妹似乎正在争执什么,千帆微微一笑,怪不得两人都没有带丫头,正好方便自己行事。她也没有着急,静静地跟在二人不远处,恰好能听到她们的对话。

“姐姐,千帆姐姐病了,我们理应去看望。”说话的是岳青儿,她扯着姐姐的衣服怯怯地低声说。

“滚开!没用的东西,本小姐才不要去看她!粗鲁无礼,还自以为是!”一把甩开自家妹妹的手,“我也跌落湖中,你怎么不来关心我!”

“姐姐,明明是你自己失足掉落水中,你那般诬赖千帆姐姐,有违圣训。”固执地拉住岳颖儿的手,倒是惹得千帆颇为赞赏,没想到,这个岳青儿还是个明白事理的女子。

两人正在拉扯,却不想突然从旁边冲出一人来,猛然撞到岳颖儿身上,本就被妹妹扯得重心不稳的她,尖叫一声,连退几步,跌落到莲花池中。早春的天气本就寒凉,池中虽然没有多少水,但也足以让岳颖儿来个透心凉。

“你!”岳颖儿好不容易才从池水中手脚并用地爬起来,再看到岸上的人,却是惊呆了,“岳千帆!”

“哎呀,三妹妹,真是不好意思。”立在莲花池边的千帆冷冷得看着的立在水里浑身湿漉漉的岳颖儿,嘴角噙着一丝笑意,“来,姐姐拉你一把。”

“千帆姐姐……”岳青儿看着千帆伸出的玉手,不知为何,突然有种不祥的预感。

“岳青儿,你是死人吗?”岳颖儿看着莲花池边的岳千帆,阳光从她背后打过来,千帆整个人都朦朦胧胧,仿若幽灵。立在池水中的岳颖儿突然有些害怕,刻意忽略千帆伸出的手,对着自家妹妹怒吼,“快些拉我上去!”

“三妹妹!”千帆看了一眼赶过来的春儿,示意她拦住岳青儿,笑眯眯地蹲在池边,“姐姐今日可是来给妹妹赔礼道歉的,妹妹这般拒绝,姐姐可是会伤心的。”

本是不情愿跟岳千帆有所牵连,但是岳颖儿实在冻得受不住,迟疑地走到池边,刚要拉住岳千帆伸出的手,却是不想千帆反手突然揪住岳颖儿的头发,猛然将她的头按到水里。

岳颖儿虽有所提防,但哪里敌得过自幼便修习武艺的千帆,加上池底淤泥湿滑,只能双手乱抓,使劲地抬头却被岳千帆狠狠地按在水里动弹不得,一时间呛得鼻涕眼泪全喷出来,听到岸上自家妹妹焦急地求饶,却也听到岳千帆让春儿拦住她……

就在岳颖儿感觉自己要窒息死掉的那一刻,千帆却是扯着她的头发将她从水里拉起来,岳颖儿大口大口地呼气,破口大骂道,“岳千帆!你这个女人!我一定要……”

“还真是学不乖啊。”千帆扬眉,又将她按回水中,这一次千帆完全不管她的疯狂扭动,就那样悠闲自得地蹲在池边,将岳颖儿的头按在水里,任由她挣扎。

再拉上来,岳颖儿仍旧怒吼着叫骂,千帆这次连话也不多说,立刻又按了回去,岳青儿被春儿抱着,只能苦苦求饶,不过现在的千帆可不会心软。

春儿看着那个面不改色将岳颖儿拉起来又按回水里的小姐,心里突然有种奇特的感觉,小姐这次醒来,似乎有些不同了。十几次下来,岳颖儿已经筋疲力尽,一双俏脸冻得煞白,眼泪鼻涕都流了出来。

“怎么不骂了?”这一次,千帆仍旧扯着她的头发,冷冷得看着岳颖儿。

“我错了,二姐姐,你饶了我,我该死,二姐姐,你饶了我吧……”岳颖儿几次感觉自己都要死了,如此反复的折磨已经让这个不过十岁的少女心神俱裂,只剩下本能的求饶。

“那日可是我推你下水?”千帆继续问道。这样就求饶了?比起在慎刑司的折磨……想起那黑暗的时光,千帆眼中闪过一丝血腥。

“不是,不是,是颖儿自己失足落水的。”岳颖儿吓得不停地摇头,“对不起,二姐姐,颖儿错了,对不起……”岳颖儿终于抗不住,放声大哭。

“若是在哭下去,姐姐可是不介意帮你洗洗你的脸。”千帆一句话就吓得岳颖儿再也不敢哭出来,抽抽泣泣地立在冷水里,她觉得自己全身都没有知觉了。

“三妹妹上次落水有我相救,怎么还这么不小心,又跌落莲花池呢?”冷冷地起身,千帆却是看向身后的岳青儿。看到千帆凌厉的眼神,岳青儿吓得猛一哆嗦,连忙低下头。

“是,是我不小心掉进莲花池的。”岳颖儿木偶一般地重复着千帆的话。

“乖了。”拍拍手,千帆扬起笑容,“那今日妹妹可曾见过姐姐我?”

“没,没有!”一个激灵,岳颖儿连忙摇头,“我和妹妹谁也没有见到。”

“春儿,走吧。”拍拍长裙的褶皱,千帆缓缓地带着春儿离开。岳青儿连忙冲到池边,将已经麻木的姐姐从水里拉了出来。

“怎么不说话了。”看着一向唠叨的春儿在身后默不作声,心情大好的千帆笑着问道。

“小姐,你真是变了。”春儿低声道,“若是以前,你根本不会这样。”

“是啊,若是以前,昨日我怕就会被岳珠儿挑唆地去岳颖儿那里大闹,然后岳颖儿就会装作一副娇弱的模样。爹爹会再次罚我,我就会怨恨爹爹。”望着远处的长廊,千帆冷冷一笑,前世自己不就是这样的吗?还平白得了个嚣张跋扈、欺辱庶女的名声。

“小姐,你怎么会……”春儿惊讶却也骄傲地看着自家小姐,“小姐这样想,老爷夫人定然会欣慰的。”春儿就知道,小姐那么聪明,怎么会看不出那些人的小心思,只不过小姐总是率性而为罢了。

“春儿,你家小姐又不是真蠢。”千帆一眼就看出春儿的想法,不禁敲了敲她的脑袋,“记住,以后在我身边,警醒些。”

“奴婢知晓。”春儿笑嘻嘻地回道,“小姐你方才真是太厉害了,竟然能悄无声息地接近她们,那个岳颖儿奴婢瞧着都吓傻了,估计以后看到小姐就会怕到不行。”

“本小姐就是让她从心底恐惧。”岳颖儿不过就是岳珠儿身边的奴才,对付心性不坚定的人,最好的办法就是一次将她往死里整,她怕了你,以后自然不会再来招惹自己。“痛打落水狗这种事,我倒是乐得多做几次。”

“呵……”一声几乎不可见闻的轻笑,落在千帆耳中,却是如临大敌。

千帆面色肃然,一手将春儿拉到身后,一手抽出腰间缠绕的软剑,漂亮的双眸中闪过凌厉的光,扭身一旋,脚尖微点,整个人如同出鞘的利剑,一剑刺向了面前那片茂密的大树,微风浮动,千帆神色一凛,那破空一剑却是在刺出的最后一刻硬生生地变了方向,直接向左方刺去。

“咦?”红衣一闪,那人已经躲开了软剑,立于墙头之上,清朗的声音响起,“哎呦呦,这京城的姑娘可真是泼辣,吓得本公子这个小心肝儿,都快跳出来咯。”

“阁下究竟是谁?为何擅闯岳府!”千帆见他嬉笑,心知他并无恶意,当下收手,方才还寒光凛凛的软剑再度变成一条素青腰饰,抬头看向墙上的红衣男子。

“岳千帆,真是个有趣的小娘子,本公子就喜欢小辣椒。”阳光从男子背后打过来,千帆只能看到他一双秀美异常的星眸,那火红的衣衫被高处的风吹得肆意张狂,“小娘子,你要不要跟本公子走啊?”

“千帆还有事,恕不奉陪。”这世间无聊之人太多,她哪里有时间应付他们。

“别走哇,不然我就告诉你爹爹,你方才要杀了那个女人。”得意洋洋地在墙头上扭动着身体,那男子一副我看到了方才你虐待那女人可你又能奈我何的德行。

千帆却是一愣,的确,方才有那么一瞬间,她是真心想杀掉岳颖儿的,却不想,竟然被此人瞧了出来,可是那又如何,她终究只是教训了岳颖儿一番而已。

千帆微微一笑,那人虽然口中调戏于她,但眸光清澈,毫无冒犯之意,当下也只是摆摆手,“公子,请随意。”

“岳千帆,咱们还会再见的。”那人似乎听到了什么,却是匆忙丢下这句话便不见了踪影。

待千帆再去看时,那人已经消失不见,仿佛方才不过是一场清梦。

“小姐,你没事吧?”春儿见那红衣男子消失不见,连忙走到千帆身边,“小姐,你说那人是谁?为何藏在岳府?” 第四章“不知。”千帆眉头微皱,前世她从未在岳府见过此人,方才自己之所以收手,自然是因为看出了其武功远在自己之上,就算自己硬拼,也讨不到什么好处去。“许只是经过,既然走了,想来并无恶意,记住,此事不要对任何人提起。”

“奴婢明白。”小姐自幼在边关跟着那些军士学武,虽说略有所成,但毕竟是女儿家,因此除了自家人,其他人都不知晓千帆身怀武艺。

“今日为何府中如此安静?”方才惩罚岳颖儿时候尚早,如果无人经过也是正常。但如今折腾了这么久,竟然都未曾见到有丫头侍卫经过,似乎有些奇怪。

“回小姐的话,今日据说太子殿下要到府上来拜访老爷,所以府里上下都到前厅伺候去了。”春儿想起昨日无意间听来的消息,连忙说给千帆听。

太子?千帆想起方才那双星眸,摇摇头,不会是他,前世她见过洛朗天,那个娶了岳珠儿最后死在洛朗逸手里的男子。

洛朗天性情温和,但是有些懦弱,万事都要听从皇后的嘱咐,若非他是太子,岳珠儿又怎么会嫁给他?难道,这位太子殿下就是今日见到了岳珠儿?

不行,岳珠儿可是她要送给洛朗逸的人,那对狗男女今世自然要在一起。不过既然前世洛朗天也算间接死在自己手中,今世便还他一个人情吧。

微微一笑,千帆对着春儿低语一番,随后拍拍春儿的肩膀,“你快去快回,我去祖母那里等你。”

“是,小姐。”春儿调皮地吐吐舌头,匆忙离开。

岳千帆自己走进祖母的清雅居时,着实让院里的婆子和丫头都大吃一惊。立在房外打帘子的正是祖母身边的一等大丫头,瑞香。

见到千帆,瑞香却是毫无惊色,仍旧笑盈盈地开口,“二小姐来给老夫人问安吗?可巧的是,今日老夫人起的迟了,正在用饭。”

“那倒无妨,你去跟祖母通传一声,就说帆儿来祖母这里蹭饭吃呢。”

瑞香一顿,连忙笑道,“二小姐孝顺,愿意陪老夫人,老夫人定然高兴,二小姐随奴婢进来便是。老夫人说了,只要二小姐来,无需通传。”

正跟着瑞香向里走的千帆听到这话,鼻子一酸,祖母疼她至此,她却很少来看望祖母,想来祖母老人家该有多失望。所以还没等看见祖母,便笑着喊道,“祖母,千帆来蹭饭吃了呢!”

岳老夫人今年才不过四十多岁,平日里待人都是威严精明,因此给人难以接近的感觉。但是千帆此时早已不是那个只顾着自己喜好的少女,自然愿意跟祖母亲近。

而那边岳老夫人听到千帆的话,虽然仍旧一脸肃然但语气中却听得出欣喜之意:“你这个丫头,一点女儿家的样子没有,若是被别人听去了,以后嫁不得人,不要赖到祖母头上。”

千帆却是几步蹭到祖母身边,抱着老夫人的胳膊咯咯笑道,“不嫁不嫁,千帆就陪着祖母,谁也不叫。”

“真是愈发胡闹。”看着刚刚病愈的千帆俊俏的小脸几乎瘦了一圈,老夫人早就心疼不已,看着她道:“丫头,身子可好了?”

“祖母,我可是大将军岳崇南的女儿,身为巾帼不让须眉的将来的女将军,怎么可以被这点小病打倒?”千帆本就快人快语,如今又故意在老夫人面前耍宝,自然逗得老夫人十分开怀。

“你这个丫头,就知道给祖母说笑,你爹的名字岂能是你说的?”老夫人膝下只有两个儿子,岳崇山与岳崇南。大儿子岳崇山在京为御史,小儿子岳崇南在边关领兵。许是心疼小儿子一家远离自己方才回京,老夫人才会对二房格外上心。

千帆却是看着满桌子精致的小点心叫道:“祖母,帆儿还没吃早饭呢,拜托英明的祖母大人赏小的一点吃的吧?”千帆愿意在老夫人面前做个天真烂漫的孩子,是因为她明白,比起岳珠儿,自己最大的弱点就是不会示弱,不会撒娇。可是,什么不都是学来的吗?

老夫人顿时被千帆逗得开怀大笑,“你这丫头,就是鬼机灵。顾嬷嬷,去让下边添副碗筷,若是饿着我们帆儿,怕是有人要怪罪老祖母咯。”

二人正说笑着,丫头已经为千帆添置了碗筷,随后又拿了水来净手。老夫人见千帆吃的欢快,眉开眼笑地为她夹菜,惊得一屋子人都不敢多言。要知道老夫人什么时候给别人夹菜,但是千帆也不多说话,一门心思地吃了许多,直到吃得有些撑了才放下碗筷。

“祖母的饭菜就是香,多来几次,帆儿估计就变成滚圆滚圆的小猪崽了。”其实像老夫人这个年纪的老人,大都喜欢看孩子吃饭,而且要吃很多就会很开心,在他们心里,能吃就是福气。

顾嬷嬷见老夫人和千帆都吃过了,便着人将桌子撤了下去。老夫人听到千帆的话,又被逗得哈哈大笑,随后又唤丫头拿糖果点心来,将一个蜜饯塞到千帆嘴里,见屋里只剩下顾嬷嬷自己,才拍着千帆的手道,“孩子,你也莫要怪你爹爹罚你,他向来敬重兄长,那些女儿家的心思本就是说不清楚,罚便罚了,你就莫要气了。”

在后宅混迹几十年的老夫人,自然知晓那日落水的岳颖儿的那些小心思。“原来你不在府中,颖儿是二小姐,你回来之后我就想着总不能外气了去,便让你们两家一起叫着,总归是岳府的姑娘,没曾想,那个丫头是个眼皮子浅的,结果害你受罚。”

“祖母,都是些小女儿的把戏,帆儿岂会放在心上。”千帆笑着回道,毫无半点不忿。当然了,早上教训过了,哪里还有什么怒气可说,她才不会那般傻呢。

屋子里欢声笑语不断,这时就听瑞香来传:“老夫人,二小姐的丫头春儿说是二小姐吩咐小厨房做的糕点送过来了。”

“瞧我这记性,”千帆却是起身,“祖母,你且等等,我去去就来。”

“春儿,都做好了?”千帆背对着瑞香,朝着春儿眨眨眼睛。

“小姐放心,都做好了。”春儿面色如常地应声。

再度走进房里,千帆献宝似的将食盒里的糕点拿了出来,“祖母,你尝尝,这个厨娘做的槐花糯米糕可好吃了。”

老夫人瞧着那糕点晶莹剔透,不禁食指大动,顾嬷嬷连忙用筷箸执起一块,放入老夫人口中。

“黏软醇香,真是不错。”老夫人连连点头。

“祖母喜欢,回头我让那厨娘到祖母院子里,只给祖母做可好?”

“那你这个嘴馋的丫头岂不是天天要往我这里跑?”

“祖母,你也给千帆留点小心思可好?”

屋子里因为千帆的打趣和乐融融,瑞香又来报:“大夫人、大小姐和四小姐来请安了。”

老夫人闻言,脸上笑意不减:“让他们进来吧。”

这个时候,大夫人秦婉、大小姐岳珠儿和岳青儿一同走了进来,三人一起请安后抬起头来,看到老夫人身边的千帆,顿时都是一愣。

不过,到底是大夫人,秦婉语气关切地问:“千帆身子好了吗?真是阿弥陀佛。”

“多谢大伯母关心,千帆感激不尽。”随后却是疑惑地问道,“咦?怎么不见三妹妹?”

“二妹妹有所不知,今日三妹妹出门时不小心摔了,女医刚刚看过,说是受了惊吓。”岳珠儿柔和地开口,一双美目却是盯着千帆的脸,仿佛想看出些什么。

今早她和母亲之所以来迟,就是因为岳颖儿突然发疯似的在房间里大哭大叫,任由她怎么问,都问不出所以然来,岳青儿却是一口咬定自己未曾出过门。可是她却直觉此事与岳千帆有关。说话间,岳珠儿早已经坐到老夫人身边,撒娇道,“祖母,您不会怪珠儿来迟了吧?”

“怎么又摔了?”老夫人眉头一皱,显然有些不喜。

“祖母莫要生气,”千帆却是不等岳珠儿开口,晃着老夫人的胳膊道,“小孩子跑跑跳跳摔倒很正常啊。祖母,今早千帆还在府里打了一只大老鼠呢。”听到这话,岳青儿脸色一白,不自在地挪了挪脚。

“你竟是胡说,府里哪里会有老鼠。”老夫人被她晃得失笑,“你这个丫头,成日里没个模样,你看看你大姐姐,端庄淑女,你多学着点才是。”

“那当然,大姐姐可是一直在我心里呢。”千帆微笑着开口,“大姐姐,这是老夫人小厨房的厨娘做出的糕点,你尝尝,可好吃了。”

老夫人顿时笑起来:“千帆果然是好妹妹,我想私藏都不行了,顾嬷嬷,将糕点拿给大夫人和四小姐尝尝。”

老夫人发了话,几个人都连忙接过,大夫人尝了两口,连忙赞道,“母亲院里这厨娘的手艺真好,这糕点吃起来真是香甜糯口,哪日里媳妇想吃了,定要来讨上两块。”秦婉果然是能言善道,相比较下母亲就显得木讷许多。

“你们这一个个贪吃鬼,就知道敲诈我这老婆子。”老夫人笑着道,“我听闻今日有贵客临门,你好生约束着下人,莫要出了差错。”

“媳妇知晓。”秦婉连忙应声,“太子殿下只是来拜访二叔,想来都已经安排妥当了的。”若是出了差错,也非大房之错。

“爹爹昨日还跟千帆念叨,说是此次多亏大伯母操持有道,否则还真是不知从何处着手,还让千帆要好生谢过大伯母呢。”想撇开关系,做梦去吧。

“帆儿严重了,这本是大伯母应做的。”秦婉还未来得及答话,却听到一直坐在旁边吃着糕点的岳珠儿突然大叫一声。

“啊!”

纵宠将门毒妃相关搜索

纵宠将门毒妃

纵宠将门毒妃小说

纵宠将门毒妃小说在线阅读

纵宠将门毒妃小说免费阅读

纵宠将门毒妃小说预览

纵宠将门毒妃

纵宠将门毒妃

纵宠将门毒妃

纵宠将门毒妃

纵宠将门毒妃

纵宠将门毒妃

后续精彩内容,请关注下方微/信/公/众/号,回复书名【纵宠将门毒妃小说、纵宠将门毒妃小说免费阅读】即可进行在线阅读!

上一篇: 纵宠将门毒妃小说、纵宠将门毒妃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下一篇: 最后一页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