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将帝妃最新章节 将帝妃全文阅读 将帝妃无弹窗广告

2019-09-25 17:53 编辑:栀璃鸢年 指数:

将帝妃无弹窗最新章节由都市书屋手机版小说网提供,《将帝妃》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古代言情小说,都市书屋手机版小说网免费提供将帝妃最新清爽干净的文字章节在线阅读喜欢看小说的书迷们一定要收藏我们的网址哦,本站网址:m.l474w.cn

小说试读:

游戏人间梦红尘,唯情一字信伤神。

何苦来哉心憔悴,不如长做只身人。

天时二十七年春,夏国永安国都永安皇城富丽堂皇宫大殿之上,皇帝夏天临高坐皇位之上,威严而尽显尊贵的龙袍衬着他那炽狂的怒火,佛寺开过光的念珠在手中不停的转动,这些年夏天临宠美人、远贤臣、亲小人、甚至重徭役,夏朝近千年的基业,自他登位以来近二十年,百姓哀怨,民不聊生,而此时大夏帝国里面满朝臣子皆是低眉垂目,面色凝重,生怕一个不小心惹火上身。

“放肆,想他曌国当年还是大夏的一个小小郡洲,而今竟然敢公然来犯我大夏,尔等文武百官里面竟没有一个能上前线去支援,朕要你们何用。”夏天临手中的奏折狠狠的往桌子上面一猛的站起身来,双手撑着桌面,佛珠碰击桌案发出巨大的声音让众臣头垂的更低,夏帝怒视众人,夏国是四国中最强的一个国家,换句话来说,实则其他两国,西凤、曌国都是从夏国分裂而出,经过了几百年,曌国也日益壮大,然自他从先皇手里传了位开始,便还没有发生过战事,而今,曌国公然来打夏国,定然是有所图,这些人,竟然没有一个人能比得过夏紫候?难道真的要如先皇与国师所言,夏国要交待在她一介女子的身上不成?

“摄政王为何不在?”皇帝脸色阴沉的可以滴出水来。

“回皇上,摄政王让人知会说今日不上朝。”

“皇上,这是曌国三王爷派人送来的书信。”一名宦官将书信速速的交了上去,皇帝怒目接过一目十行之后将纸张毁灭殆尽。曌国的苏倾什么意思?明知现在朝上朝下七成的权力都集中到了夏紫候的手中,却再派人交了这请婚书来,他的女儿,岂是曌国区区一个三王爷可以随便染指的,夏帝站在朝堂之上,忽而策手一笑,这件事,便先压一压吧。夏帝心中坐岸观虎斗的算盘打的铮铮响。

而此时的夏紫候,正坐在摄政王府里九曲回廊的水上兰亭里,亭子四周水波纹动,映着水岸边的柳树枝桠以及那丛丛而出的阁楼高宇,一袭紫色长袍,玉冠斜戴,面颊左边金黄的面具随着水纹闪闪,右侧胎记猩红可怖的从细长的柳叶眉边混乱而下直至下颚。她慵懒的抬眸细细的望着那副棋局,神色清冷间以白皙如玉微带细茧的指执起一枚白子落下,随后老神在在的望着对面气宇轩昂的男子,此人一支淡白色簪子束在发间,淡色的衣袂随着风动了动,神色间除却不可比似的气度风华之外斜飞入鬓的眉偶尔伴随着动作微微的上挑,对眼前的人更是盛满了敬重之色。

“前线战事开始吃紧了。王爷打算何时动身?”凤聆神思了半响终于落下了一子,现在还是初春,微风吹着树上为数不多的叶子。

“不急,既然他辞了你的官,就让他一个人忙会,反正这么些年,也不见他惧怕过。”夏紫候抬眸拾起一枚白子继续落下棋盘,凤聆点了点头。这么多年了,都不见皇帝管过些什么事,如今曌国打进来了,也是该让皇帝一个人急一急了。眼前的女子,从三年前回来之后就开始涉入朝堂,原本的朝堂落了七分到她的手中,一时之间名声鹊起。让他不得不相信,女子如果狠起来,同样不容小觑,甚至有一丝幸运,幸运自己是跟她的。

“曌军已经破了渭城了,下一步,便是云城。”凤聆执着黑子的手紧了紧,虽然知道她做事自有分寸与谋计,但是,如果云城被破,那就完全可以直攻永安皇城了。他凤家本世代都是将才,到了他这一辈,就只有他这么一个人了,手中的兵权虽然有,但是也不及她三分之一。

“怕什么,别忘记了本王养的那五十万兵马。”凤聆猛然抬起头来,这事谁都知道,当初就是因为她私自招兵买马而险些被皇帝以意图谋反而斩了,后来大家都当成了是子虚乌有的事件,没想到……竟然是真的,更没想到她竟然告诉了自己。

“本王养五十万兵马,嗯,大概是从爷爷仙去之后便开始了罢。“凤聆低眉不敢再去多想其他。这五十万兵马,既然是那个时候养的,必然跟先帝爷有关。只是,当先帝遗诏,让她在及笄之年任摄政王之位的时候,确实也将这些人吓的不轻,一时之间,不论哪个方位,都有人在说夏国丑王爷夏紫候的事,几乎把先皇封的容阳长公主的原封号给忘记了。

“启奏皇上,三年前开始,长公主位立摄政皇,手握五十万兵权,此事,如若长公主前去,必能扭转乾坤。”丞相吴浩一身朝服正气刚然的站上前去,心里暗叹还是长公主有见地,早在三年之前就布下了防线,而今也不至于落得个无兵马回应的地步。心里对长公主更是敬上几分,先皇曾说过,若是女子真能比得过男儿,便是女子为皇又如何。正是因为这话,才令皇上对自己的亲生女儿夏紫候防到了极点。

“混帐,一介女流之辈,如何能扛起夏国整个天下?吴相莫非是糊涂了?凤聆将军何在?”夏帝一听,眉头微皱,眼晴里面放射出一抹狠毒,那五十万兵马,他知道,三年前名曰招兵买马,其实是将先皇的那五十万大军招了进去,如果这个时候能将她的兵权削减……候儿,莫要怪父皇狠心,只是,父皇的大好江山,断不能交待在你的手上,否则,朕下九泉如何向先皇交待。

“皇上,凤聆将军已辞官了。”还是被您亲自辞了的,一旁的老太监一脸无奈。

“那就给朕将人再找出来,难道还要朕亲自去请不成?”吴丞相站在那里静若清风,全然没有被皇帝的怒火扫到,只是淡淡的再回了一句“凤聆将军正在跟长公主下棋。”

“放肆,朕要你们何用?太子何在?”皇帝将桌子上面的奏折通通扫到了地上,已经攻破了渭城了,渭城可以说是夏国的第一道防线,皇帝坐回椅子上,抚着眉眼,之所以让喜静的夏何当太子,本是想激发他的心性,却不想,三皇子夏木也爆发开来,原本的计较就成了长公主与三皇子之前的较量。

“回皇上,太子……太子去云游去了。”皇上身旁的人咚的跪在了地上,脸色平静的朝夏天临道,这皇上也不知道发过多少回的怒了,每一次都是因为太子的原因,太子本身不喜朝堂,二皇子已经出了家,三皇子是最适合当皇的,皇帝却偏偏不让,长公主自从云游回来了之后,便整天的往军队里面跑,甚至开始干预朝堂,但却也不差,哪里发了水,第一时间让人前去支援,哪里闹了悍,也第一时间让人送去需要的物品,甚至还修了难民所,让难民自食其力的在那里住着。三皇子为人自视清高,在朝中不断的拉拢小人,自然的亲小人的皇帝也就偏向了三皇子那一边,对长公主倒是成了恨不得诛之而后快。

“云游?他好大的胆子,身为太子,放着国事不理,竟然去云游?去,派人给朕把他找回来,夏木哪里去了?”皇帝火大的身旁的人,那人一个哆嗦,直直的就跪了下去。皇帝您醉卧美人妃的床榻里都这么多年没有上过朝了,如果不是摄政王在管着,早就倒了。   只影举杯饮明月,明月却笑浊酒浑。

投杯弃盖仰天问,谁人知我寂寞魂。

“皇上,三皇子前些日子被您派去江南……”征集美人去了,那太监低着头,不敢再去看皇帝那张阴沉的脸,那越转越快的佛珠,让他的心也跟着快了起来,好像下一秒就是死期一般,大殿里面一片压抑。

“给朕把他找回来……”他这个皇帝,做到这一步,当真是报应么?长女应位,大子无心,二子出家,三字不成器。这大好江山……怕是真要断送了,长公主本就无心皇位,若不是先帝的遗愿,长公主也不会在离了皇宫这么多年了再回来。这旁人都能看透的东西,偏偏皇帝就是看不透。

“三皇子到。”皇帝话音还没落下,外面的声音就响了起来,但见远处一袭锦衣玉带风度飘然,抬步往大殿方向走来,文雅高傲的脸上染着淡淡的忧伤,步至皇帝的身边,朝皇上行了一个礼。然后静态安然的等待皇帝的下一句话,来意,他已经明白了。

“如今的局面,想必你也已经知道了。这场战争,你如何看?”短短几天的时候,就破了渭城,渭城易守难攻,却不曾想,竟然被他给破了去,再这么下去,他的江山也危矣。这皇帝关键的时刻,那身帝王之气还是能拿出来的。

三皇子微微抬头。“父皇,当今天下,谁人不知数我夏国最强,如果不是有人向曌国告密,谁又攻得进夏朝泱泱大国。”夏国地势宽广,也是唯一一个四周围绕着曌、大草原、西凤的国家,这些土地原本就属于夏国,只是从五百年前分支了出去而已。

见夏天临点了点头,他捋了捋顺在一旁的发,继续道“是以,父皇,只要把这个内奸除掉,他曌国也就不攻自破了。”此话一出,朝堂上面的大臣议论纷纷。竟然是因为有内奸?谁会是这个内奸?如果真的是还好,如果不是,那岂不是大伤军心?

“皇上,此事不可,如果查出来了,则好,倘若查不出来,必伤军心。眼下正是关键的时刻,还望皇上三思。”吴丞相再一次朝皇帝进言,下面的臣子也跟着附议。三皇子走向吴丞相,然后面带笑意的朝吴丞相道“吴相这是说本皇子说的是假?本皇子亲眼看见皇长姐跟那曌国的三王爷走在一起。”

“哦?三皇弟好眼力,怎么就看出来了,本王是跟苏倾走在一起了?”一名女子身后的长发被玉冠束起,修长的身形裹在紫色的长袍里面,那紫色的长袍上面绣着朵朵的彼岸花,白玉的手指里正抚着母指上的白玉板指,淡淡朝他微笑。这种微笑,他似曾相识,就是这种微笑,在初进军队的时候,曾杀了上千的兵。微微一笑的伸出纤纤玉指,结束了上千人的性命。一时之间整片天地都在说着摄政王如何的似阎王修罗。

望着女子脸上面那半边面具以及那真恐怖的红色胎记,丑陋的胎记几乎占满了整张脸。

“皇长姐上朝,竟然无人通传?那些人还要来何用。”夏木衣袍一挥,那门口的人立马就跪了下去。也只是淡淡的朝夏木道“回三皇子,这……是摄政王殿下不让传,小的也只是听命行事。”

“好一个听命行事……”

“三皇弟,的确是本王不让通传,怕扰了各位议政的兴致。倒是三皇弟话为何意?”夏紫候抚着手中的板指,宦官搬了椅子放至夏紫候的身后,夏紫候只是淡淡看了一眼,并没有坐下去。其实在场的人心里都明白,这朝堂,已经完全落入了夏紫候的手中,否则,那通传之人听命行事,听的又是谁的命。

“皇长姐,如果不是,又如何解释本皇子看到的?本皇子也是担心夏国会落入奸人之手,还望皇长姐能理解。”难道他看错了不成?妓院那种地方,难免会看错,夏木一想有这个可能,抹了一把脸上的汗,这夏国怕是要落入奸人之手,这下又戳中了夏帝的心窝了,当年的话,又在重复。长女必取而代之。他堂堂夏朝,怎么可能让一介女子去担什么女帝?

“都给朕闭嘴。候儿你是不是应该给父皇一个解释?”夏天临站起身来,步子微有些急促的急步走至夏紫候身边。夏紫候扬起那抹淡淡的笑意,狰狞的伤疤再加上那笑意,让人再心寒了几分,朝下的人都低着头,不再言语,这么几年的懒散,早就让他们学会了如何不惹火上身,如何推脱责任。夏紫候眸子里面闪过一丝悲哀的望了群臣了一眼。

“解释就不必了,本王……的确跟三王爷碰面,不过,三王爷倒是跟本王说,跟三皇弟你是旧识。本王只不过是偶然遇见一叙罢了,倒是不知三皇弟原来也喜那烟花柳巷之地。”夏木猛的抬起头,那个人真的是皇姐?她竟然真的跟外朝勾结?夏紫候只是淡然一笑,她之所以去,也只不过是恰好去青楼有事,却不曾见着了那三王爷。两人也只是同步而至三楼,仅此而已。倒是不曾想被三皇弟夏木看了去。

“皇姐,你……”夏紫候目光高深的朝他一斜,那抹淡淡的笑始终没有换下来,三皇子那话硬是停在了嘴边。夏紫候从小就不跟他们接触,却一直跟二哥夏静关系不错,从小的时候,她出生就带着这样的胎记,眼下长大了,更是渗人的紧,所以,即便是年过二十,也没有人敢将她往亲事上面算计,但是每看到这个胎记,他便有一种胜利之感,夏紫候,你之前便输给了我,之后,你也不会赢,这天下,谁笑谁还说不准。

“三儿,朕没问你话。”皇帝看着夏紫候的脸转过去看了三皇子一眼,三皇子跪在了地上。点头应了一句错,群臣也跪了一地。“皇上息怒。”

“息怒?朕何怒之有?三儿,你倘若尽心尽力的辅佐你大哥也罢,如今……你将君臣父子纲置于何地?”夏天临抬脚狠狠的踹向夏木,夏木倒在地上,捂着肚子低着头,一脸诚恳的模样,那不同寻常的忍耐力让夏紫候有些赞赏。

“眼下之事,不知父皇有何计策?”夏紫候紫色长衫立在那里,动了动紫色长袖,无形中多了那么一股威严的味道,比这昏庸皇帝更甚几分。

“摄政王夏紫候听令。”既然要去,那就去吧,如果死在了战场上面,他再另外换人也不迟,倘若没死那么,就算她命大,输了,便又是通敌之罪。吴相退到一边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而今这样,夏天临,你让天下人如何看待你?如何看待你的夏国?须知,水可载舟,亦可覆舟啊。

“本王在。”

“令摄政王立即前往云城,统帅三军前去迎击敌军,即刻前往,夏紫候,你记住,你是朕的女儿,是这泱泱夏国的长公主。”皇帝的话说的锵锵有力,夏紫候垂眸淡淡望了眼夏天临,嘴角勾起一抹笑,应了一声然后拿过一旁公公拟好的圣旨看也不看只是点了点头,就算没有兵符,她照样调的动三军。

“本王,定不负皇命,至于什么时候出发,本王自己会斟酌。”夏天临点了点头,军队她早就整顿好了,就算是现在去也没有问题,不过,她还不着急,她还需要找一个人。三天,看来是有些赶了。而夏帝脸色却一变,但是,既然她都答应去了,那么,她就一定会做到,这怕也是当年父皇执意要在她及笄之年命她为摄政王的原因。罢了,罢了,他也累了,这天下,便让年轻人去争夺去吧,他只做个掌控者,执掌。

“太子回来之后,让太子来见朕,无事就退了吧。三儿,你留下。”夏紫候行了个礼之后抬脚走出大殿。那些个大臣在见到夏紫候那一脸的煞气无一敢近前来。身后随之而来的吴相走近夏紫候,不卑不亢的道“还请摄政王到府上一聚。” 

后续精彩内容,请关注下方微/信/公/众/号,回复书名【将帝妃】即可进行在线阅读!

上一篇: 第一页
下一篇: 《将帝妃》全文(完整版)在线阅读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