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穿越重生 > 正文

盛世宫妃_最新章节 _盛世宫妃_全文阅读 _盛世宫妃_无弹窗广告

2020-08-07 16:03 编辑:红尘 指数:

盛世宫妃无弹窗最新章节由都市书屋手机版小说网提供,《盛世宫妃》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穿越重生小说,都市书屋手机版小说网免费提供盛世宫妃最新清爽干净的文字章节在线阅读喜欢看小说的书迷们一定要收藏我们的网址哦,本站网址:m.l474w.cn

小说试读:

“咳……咳咳……”

寂静无声的地牢昏暗的可怕,地上大片的污水散发出阵阵令人作呕的恶臭。

已分不出颜色的斗篷裹在角落里一个蜷缩成一团的身体上,显得格外可怜。而打破这寂静的轻咳声,正是从此人口中溢出。

“哗……”

又是一盆冷馊水,迎着云香迟的头盖浇而下,这里看不到外面,既不知道进来了几日,也已经不记得这是第几盆馊水伺候了。

只是这监狱真真是阴森可怖,加上那凶神恶煞的狱卒,云香迟只能咬紧了嘴唇不敢让自己害怕的哭出声来。

她眼前有些模糊,满头青丝已不复昔时的柔顺,湿漉漉的滴着馊水不说还挂着点菜叶。云香迟无声苦笑,这牢里泼馊水的规矩她是晓得的,却未曾想到有一天会泼到她自己身上。

云香迟拨开眼前的乱发,露出一张有些憔悴的容颜,原本清亮勾人的丹凤眼里写满凄凄。古人云:树倒猢狲散,墙倒众人推。古人诚未欺她……

她祖父安澜太守曾经何等风光,身边逢迎拍马的人络绎不绝。可如今一听闻祖父获罪,那些所谓的知己好友竟没一人肯为她云家说上一句话,鸣上一句不平的。

她有些恨,却也第一次看明白了世态炎凉,那些人本就不是真心结交,此刻她云家蒙难,那些攀附之人不上来踩上一脚已经算有良心了。

想到这里云香迟嘴角哭笑,人心这般她云香迟今日算是长了见识了。想起那些人凉薄的心,与他们之前热络的话语,云香迟不禁打了寒噤。原本便以冰冷的身子更是如坠深渊冰窖一般,她不敢在继续想下去,怕自己受不住,都已沦落到了如此地位又何必自寻烦恼呢。

此刻脑中却忽的想起了一个人,云香迟发紫的唇边荡起一丝不易察觉的笑容,温和清浅。下意识的探出右手,以目光抚摸着腕上的玉镯,心下原本的失望和愤怒终于变得平和。

不幸中唯一的幸,大概就是还有一家是愿意帮着他们的。

云香迟左手指尖轻点,触在带着些凉意的玉镯上。这不是什么名贵的玉种,自然也没那冬暖夏凉的效用,此刻戴在她的手上甚至比她冰冷的手还凉上三分。然而,她却能够在上面汲取到了久违的温暖。

这温暖不为玉,而为人。

她拉紧了身上的斗篷,有些怀念的想。地牢里暗无天日,虽不知与他已有几日未见,脑中他的模样却愈发明晰。

何简隋,她无声的念着,面上依稀可见往日那般简单轻松的笑意。如今只有想到他罢,云香迟才有那么一丝的动容。

何家与云家是世交,从祖上六辈起就有交情。她的祖父云天与何简隋的祖父何远私交甚好,两家的小辈儿女自然就称得上是青梅竹马。

可以说,对他们二人的走近,两家长辈都是乐见其成的。就在今夏她生日之时,两家皆大摆流水宴,正式订下亲事。这只玉镯,便是那时何简隋赠的。他言此非定亲信物,而是定情信物。直至她入狱,何简隋也执意不肯收回这玉镯。云香迟忽地打了个寒颤,这地牢本就凉,身上沾了水更是冷得彻骨。她面上那抹淡淡的笑意逐渐褪去,苦涩又漫上眉间心头。

虽有何家上下打点,她们一家倒是没受什么严刑拷打或是凌辱,可她祖父年岁已高,身子骨早不复年轻时候的硬朗。这狱卒不时就泼两盆馊水,也不知是否染了风寒。

她有些忧虑,却又自嘲一笑。这命能保到几时都说不准呢,染了风寒也不过是小事罢了。只可怜她祖父一生尽忠值守,晚年竟如此凄凉,受此等不白之冤。以其的性子,怕是气都要气个半死了罢。

此夜又是一个不眠之夜。云香迟看着一个狱卒骂骂咧咧的来送早食,态度甚是恶劣,心下却已淡然。她现下是待罚的罪臣之女,不是云家的千金小姐,哪里有资格去在意这些?

她接过狱卒递来的馒头,和着水慢慢吃。倒不是云香迟娇气,只是这馒头着实冷硬了些,的确不好下咽。

吃罢早饭,云香迟觉得身上恢复了几分气力。她一夜未眠,现下倒是有几分困倦,便想着靠在墙壁上小睡一会儿。只是这眼睛才刚刚闭上,却听牢门又是吱呀一声轻响,云香迟不解的抬头,一袭与这昏暗牢房格格不入白衣映入眼帘。

“……简隋?”

云香迟一愣,良久才小心翼翼的开口轻唤道,声音微微颤抖,似乎生怕重一分就会打破这个常出现在她梦中的身影。

“是我。”

何简隋看了一眼面前瑟缩在一团的小人儿,神情也是一愣,随即心中便是一阵绞痛。他看着云香迟略有些迟疑的目光便有应了她一声。

“香迟,是我来了!”

何简隋心中万般心痛,他何曾见过云香迟如此憔悴狼狈的模样?

在他眼里,云香迟一直是那个俏皮善良的姑娘,怎该受此无妄之灾?他有些恨自己的无力,蹲下身来把身上的披风系在云香迟身上,疼惜的抚摸着她消瘦的面颊。

云香迟眼眸微亮,试探性地探出手去拉何简隋的宽袖。直到她感受着手中柔滑的触感,确认了眼前的这一切不是幻觉,这才痛哭失声。

她再如何坚强,也不过是一名刚刚及笄的少女。家中突逢大变,她又怎能不惧不怕?不过是在地牢里哭也无用,不想徒添笑话才强忍了。如今一见了何简隋,心中的忧愁困苦像是有了发泄的地方,一股脑儿的都哭了出来。

何简隋也知云香迟委屈,便轻轻的拥着她,只是那浑身的冰凉,瑟瑟发抖的身子,让他的心又是纠在一起的疼。

此刻他并无他法,只得温言软语的劝慰着。他蹲的有些麻,却也等到云香迟停止了哭泣,才干脆席地而坐,到也不嫌地上脏乱。目光紧紧的锁在她身上,倒也不在乎旁的东西。

云香迟哭够了,方觉得有些不好意思,收回手臂,还好这几日头发胡乱的披在脸侧才不致脸红的被发现。

不过云香迟却也不忘问正事,“我家人可还安稳?”

后续精彩内容,请关注下方微/信/公/众/号,回复书名【盛世宫妃】即可进行在线阅读!

上一篇: 《尸王殿下的宠妃》_全文_(完整版)_在线阅读
下一篇: 最后一页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