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穿越重生 > 正文

《世子别跑,山里有个小甜妻》_全文_(完整版)_在线阅读

2019-10-30 16:03 编辑:恋梦红尘 指数:

《世子别跑,山里有个小甜妻》_全文_(完整版)_在线阅读,《世子别跑,山里有个小甜妻》这是一本穿越重生小说,世子别跑,山里有个小甜妻小说全文一共 246 章。当前最新章节:第二百四十六章 赶尽杀绝好兄弟,更新于2019-07-15 18:57:23。世子别跑,山里有个小甜妻小说讲述了:一朝穿越,她天生六趾,人骂克死父母的扫把星……我呸,不过极品亲戚霸财夺产的借口。看本姑娘揭穿你们罪恶的老底!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哦!本站网址:m.l474w.cn

小说试读:

痛!

头痛手痛脚痛,五脏六腑都痛的绞在一起,就连呼吸都是痛。

嘶!明雪晗龇着嘴,艰难的睁开眼睛,便见一条吐着腥红信子的青蛇扑面而来。

“啊!”

明雪晗条件反射的闪躲,身子又是一阵锥心刺骨的痛。这才发现自己竟与几根竹子绑在一起,这一躲扯动绳索痛上加痛。

眼见青蛇就要咬中她的脸,忽然“嗖”地一声破空声起,一道快如闪电的绿影飞过。竟是一枚竹叶,如利刃一样准确的刺入竹叶青的七寸之处。

那昂首进攻的长蛇,顿时萎靡,像条绿麻绳一样摔在她的身上。

“啊,啊,啊!”明雪晗害怕的惊恐大叫。

“不用怕,它死了!”头顶上方忽地传来清冷的声音。

明雪晗闻声转头,蓦地呆住了。

只见几步开外,站着一颀长男子,衣裳残破凌乱,面容脏污不堪,头发只用一根竹枝固定在头顶。明明该是落拓狼狈的乞丐样,却莫名有种遗世独立的风华气度。

就像边城浪子里的傅红雪。

傅红雪?

明雪晗脑子嗡地一声,回过神来。

她不是在广场上卖灯笼吗?哪来的傅红雪?这又是哪里?为什么自己会被绑到这里?

她环顾一圈,只见周遭竹林如海,云雾缭绕,透过层层密密的竹叶,隐约可见青天白云,比卧虎藏龙电影里的竹海还要美上几分……

难道是在拍戏?可是也没有看到什么机器和工人人员啊!

明雪晗百思不得其解,她看向男人,正要开口询问,只见那男子突然身子剧烈摇晃了两下,瞬间便倒在了地上。

“喂,你怎么了,你快告诉我,这里是哪里,我为什么会在这里,喂……”

明雪晗喊破了嗓子,而那男人却是一动不动,身下还有鲜血渗出,转眼便将身下的枯枝败叶染成了深褐色。

死,死了?

明雪晗瞪着那个倒地不起的男子,心里全是惊惧。

刚刚不是还很威风的用竹叶杀蛇吗,怎么就死了?

“喂,你不要死啊,你快醒醒,来人啊,救命啊……”

明雪晗声嘶力竭的喊着,就在她喊的嗓子冒烟的时候,才听到沙沙的脚步声,明雪晗扭头一看,便见十几个粗裳布衣,同样古装打扮的男女跑了过来。

“我在这,快,帮我解开绳子……”明雪晗惊喜过望,以为终于找到组织,有救了!

不想那跑在前头的高壮妇女,奔到明雪晗面前,扬手就是一耳光,“呔,不要脸的贱蹄子,亲爹刚死就啵痒的找男人苟合!”

这一巴掌扇的明雪晗眼冒金星,脑袋剧痛。

一股陌生又熟悉的记忆如开闸之水,朝脑海里涌来。

她晃着脑袋,眯着眼看着眼前正对着自己破口大骂的妇女。

大伯娘康水仙!

再看看后面跟来的人们,都是她嫡亲的伯伯、伯母们以及里长、保长……

明雪晗诧异不已,还来不及消化脑中突如其来的记忆。

康水仙一把拽了她头发,“瞪,你还敢瞪老娘,你这个克亲灭族的扫把星,克死你娘不算,现在把爹也克死了,竟然还有心思跑到山上和野男人鬼混。是要连野男人一起克死……”

康水仙那对三角眼突然瞄到地上男人身下的血迹,眼中奸光一闪,“还真被克死了!”

好一个睁眼说瞎话,明明是他们将明雪晗绑到山上打算活活饿死,这会见她没死,又栽赃她一个和男人苟和的罪名。

明雪晗愤怒不已。“胡说八道,你们……”

“明雪晗,你爹刚刚去世,你竟然就和男人鬼混,丢尽明家的脸,今天我就代表明家,清理门户,打死你贱骨头!”

嫡亲的大伯明大保竟然抡起锄头就朝明雪晗的头砸过来。

这若是被砸中,必死无疑。

“姐姐!”

人群中突地冲出个一个瘦弱少年,不顾一切的撞向明大保。明大保毫无防备,手里的锄头顿时脱手而出,险险的擦过明雪晗的耳朵。

鲜血如注,无处不痛,明雪晗倒在地上,以为自己又一次死于非命。

“姐姐!”

少年扑到她身上,撕心裂肺的喊着,一边忙乱的解她身上的绳子。

明雪晗后知后觉,这才想起刚刚明大保锄头打下来时,伤的是耳朵不是后脑勺。

她惊喜交加,睁眼一看,蓦地又瞳孔骤缩。

“牛牛!”

这喊着自己姐姐,面黄肌瘦的少年,竟然是在广场上被自己拦着推销灯笼的小男孩。

虽然那个男孩子比眼前的少年小很多,但是五官几乎一模一样。难道他也重生到这个世界来了吗?

明雪晗顿生他乡遇乡故知的亲切感,却还没来得及叙旧,康水仙尖酸的声音又响了起来。

“果然上梁不正下梁歪,一个不要脸的姐姐害得弟弟也不分是非。保长,里长,二位作个见证,今天,我们明家就清理门户,处决了这不要脸的贱蹄子!”

康水仙说完,朝自己男人使个眼神,便要上前拖走瘦弱少年。

“什么不要脸的贱蹄子,我爹早就把大姐许给项大哥了!”少年怒斥一句。踉跄的扑到倒地的男人身边,拨开他的乱发,“你们看,这根本不是什么野男人,是我爹在世时给我姐招的上门郎。”

“这,这不是叫花子吗?”明家叔伯们个个睁大眼睛。

这个叫花子三年前来到明家村这一带,空有一身大力气,却好吃懒做,是个好人家都不会把姑娘许给他。

“好你个贱蹄子,竟然连叫花子也勾搭,看我不打死你!”明大保自觉更有底气,挥锄就要再打明雪晗。

“人死为大,大伯是要违背我爹的遗愿,让他死不瞑目吗?”明清扬瘦弱的身躯往明雪晗面前一挡,就朝左边站着的青衫中年男人跪了下去。

“保长大人,还请您为我们姐弟做主,我姐姐真的被许给了项大哥,我有……”话未说完,他一口气没有提上来了,就捂着胸口剧烈的咳起来。

“牛牛!”明雪晗下意识的扶住他。

只见明清扬两眼瞪的老大,似乎有话没有说完,却又因为忍着咳嗽,把脸憋的通红,嘴巴张的老大,却怎么也说不出来。

明大保眸光一狠,怒啐:“你有个屁,你不就是想给这不要脸的遮羞,告诉你,没门。”

说罢一把扯起明清扬便要再打杀明雪晗。

“我,我有婚书!”明清扬终于喊了出来,一手捂着胸口,另一只手则拿了红纸团,用力的往保长面前举着,

此话一出,全场皆惊。明雪晗亦是瞪大眼睛。

脑子里突然浮现出明父憔悴脸,他紧抓着叫花子的胳膊,痛苦的说:“我儿女病弱,待我身死之后恐连挖坑埋父的力气都没有,还望项兄弟帮忙收个尸,看顾一二。来世再报项兄弟的恩情……”

明父的确与叫花子交好,却是没有提过婚书!

她不解的看向明清扬。

后者冲她笑了笑,却是振振有词,“我父亲那次在山里被蛇咬之后,担心死后我与大姐弱小无力,便央了项大哥做上门郎,并立下婚书。保长大人,这就是婚书!”

明清扬又往保长面前递了递,保长终于接过红纸团,展开看了看,“确是婚书,上有明四保的血手印,当无差错。”

“所以说,我大姐与项大哥是有父母之命的正经未婚夫妻,即使他们孤男寡妇于这深山之中有什么违礼之处,那也无伤大雅。还请保长做主,放了我姐姐姐夫!”

明清扬挣扎着起身,对着保长跪下去,再次磕头请求。

保长将婚书给明家人传阅一遍。

不过这明家村人大字不识几个,装模作样看了看,保长都刘真的,只能心不甘情不愿的承认。

眼见着明雪晗就能逃过一劫,康水仙突又尖着嗓子嚷道。“就算有婚书证明她没有偷汉子,但是她扫把星转世,克死爹娘是事实。”

世人信鬼神,一听克死亲人神色又变了。

就连保长也退开一步,一副为难的样子。

明清扬见此情况,本就差一口气的身子差点没气绝身亡。

他捂着胸口,隐忍怒吼:“众位叔伯莫是忘了,我与姐姐是双生子,母亲若是被克死的,那也是我克死的,老天爷在罚我这辈子当个痨病鬼,不如,你们把我处决了吧!”

他一扬脖子,目眦欲裂的瞪着众人。

“保长,你看看这扫把星是真真厉害,不光克死了我那可怜的四弟和弟媳妇,还把这大侄儿也克得神智不清了,竟然要替扫把星去死,这样的祸害再不除,我们整个明家村都要遭大祸!”明大保竟然借机反咬明清扬一口。

明清扬气的胸腔里噗嗤噗嗤响,明雪晗再看不过去,让他靠着叫花子坐好。

“一派胡言!”明雪晗怒声反驳。

她初来乍到,虽然有了原主的记忆,但是混乱的挤在脑子里,直到这会才理清记忆。

她抖掉身上的绳,缓缓的站起身,冷冷的看着明大保,“我爹是被毒蛇咬,救治不及而亡,青夷山脉竹海千里,山中毒蛇无数,多少人死于毒蛇之口,是不是也要怪在我的头上?分明是你们见我父母双亡,又来打杀我这手脚齐全的姐姐,接下来就可让弟弟病重无医,等到我们全家死绝,你们就可瓜分我四房产业!”

这罪名可就大了。虽然明家叔伯难保没有此想法,但是红口白牙的说出来那就不一样了。

“扫把星!”明大保怒指着地上的男人,说:“好,就算你爹娘死的有原因,那这连门都没过的上门郎呢?他来明家村三年多,一直好好的,怎么刚成了你的上门郎就死了!”

此话一出,明家人都看向地上躺着的男人,眼中却丝毫没有同情,隐隐还有几分狂热。

就好像在说,看吧,这就是证据,你就该死!

明清扬也愣住了,刚刚他急于证明明雪晗没有偷汉子,却疏忽了若是叫花子死了,那不就更加证明姐姐克亲吗?

明雪晗却是嗤笑一声,冷冷道:“大伯上山之后,碰都没碰一下叫花子,怎么就知道他死了?”

清冷的眸光仿似能洞悉一切,明大保一下愣住了,握着锄头的手也跟着僵了僵。

“还是说大伯是隔空断人生死的神医,还是未卜先知的神仙,要不然你怎么知道叫花子什么时候死?”明雪晗逼视着他。

言外之意,不就是在说“不是神医,不是神仙,那就只有谋财害命的凶手才知道人什么时候死。”

明大保面色僵硬,眼神慌乱,声色俱厉道:“明雪晗,还敢胡说八道,受死吧!”

他举起锄头就要打杀明雪晗。

“叫花子根本没有死,我没有克夫,大伯这么急着要杀我,是真的被我说中了,要谋我四房的财产!”明雪晗厉喊出声。

就在这时,靠着叫花子的明清扬抬起叫花子的胳膊,“他的身子还是暖的,胳膊腿也能移动,他没有死,只是昏过去!”

康水仙:“现在没有死,保不齐一会就死了!”

“只要人没死,就不能说我克夫!”明雪晗恨恨的瞪着康水仙,“你们这么急着要我们全家死,是真的让我说中了,要谋我家的产业吗?”

说到此,她忽地一顿,又说:“反正这种事你们也不是第一次干了!”

“扫把星,你胡说什么!”康水仙顿时有些慌了。

“保长大人,请您作主!”明雪晗转过身朝保长跪了下,“十六年前,我母亲难产身亡之后,叔伯们就以我六趾克亲之名,把我们四房逐出村子,霸占了我们在山下田产。我父迫不得已,才带了我们姐弟到半山腰以抓蛇为生。他才会被毒蛇咬死。若说真有人害死我爹,那一定是把爹赶出村子的亲兄弟。”

“保长大人,您青天在世,一定明察秋毫,将真正的凶手绳之以法!”明雪晗抬眸,定定的看着保长。

保长则眯着眼睛若有所思。

“明雪晗你血口喷人,我们什么时候霸占了你家田产。”几个叔伯都嚷嚷起来。

“那为什么紧揪着我们姐弟不放,你们可都是嫡亲的叔伯,就这么容不下侄女吗?”明雪晗反唇相讥。

明大保:“那,那是因为你天生六趾……”

“身体发夫受之父母,即使我天生六趾的,那也是明家血脉所致。”明雪晗有理有据,直把众人怼的哑口无言。

“狡辩,狡辩,保长大人,你看看,这扫把星……”明大保想不到明雪晗这么伶牙俐齿,更加慌了,忙地向保长求救。

保长意味深长看一眼明大保,说:“大保,十六年了,再追究四保媳妇的死因怕是不太容易。不过眼下有现成的,只要叫花子不死,那么明雪晗就不是克夫。”

“那人一辈子怎么可能不死。”明雪晗及时抓中重点。

保长:“那就以七天为限,如果叫花子七天之内死了,那就是你明雪晗的责任。”

明雪晗还想再争辩,明清扬忽地抢过话头,“好,七天就七天,如果项大哥活过七天,那你们就再不能说我姐姐克夫。”

七天?

叫花子流那么多血,怎么保证活过七天。

明雪晗不解的看向明清扬,后者却一脸笃定。

“好,那这事就这么定了!”保长一锤定音。明雪晗有些郁闷。

这好不容易怼的明大保他们无话可说,还有可能把被霸去的田产拿回来,怎么明清扬突然同意七天定生死呢。

明清扬等明家村那些人全都走了,忙说:“大姐,你快走!走的越远越好,永远都不要回来。”

说着自怀里掏出个小布包塞到明雪晗手里。

“你,这是做什么?”明雪晗打开小布包,竟是一个米粒大的碎银子。

明清扬看一眼叫花子,神色悲痛,“项大哥伤的太重,大伯他们借着办丧事,将咱家里里外外搜刮了个遍,凡是值点钱的都给刮走了。就这一点还是我在祠堂里找到的。大伯他们不会放过我们,你走,走的远远的。”

“你刚刚应下七天之限,是给我争取逃跑时间?”明雪晗震惊的看着他。

“难不成你以为我们一个病夫,一个弱女子还真能从那些强盗手里夺回家产?不把我们生吞活剥了都算好的。大姐,离开这个狼窝,到外面去了,好好活着!”

“那我走了,你怎么办?”明雪晗震惊不已,想不到他如此为自己着想,让前世从未感受过亲情的她心里翻起惊涛骇浪。

他又长的和前世最后见到的小男孩一样,明雪晗更加心绪纷涌,感动的无以复加。

明清扬却是笑了,“弟弟本就是个药罐子,要不是爹和姐姐省吃俭用攒下银子给我治病,早就一命呜呼,能多活这些年,弟弟知足了。再者,我是男丁,就算叔伯看不惯我,也绝不敢怠慢我。只是苦了姐姐,要远走他乡孤苦伶仃。”

明清扬说罢又含泪往外推了推明雪晗。

明雪晗要是走了,明清扬生病没人照顾,早晚也是死。他这是为了保全姐姐,把自己豁出去了。

原主与明清扬是双生子,本就有心灵感应,怎会不知道他的打算。

虽然这身体里的灵魂已经不是他亲姐姐,但看到他这样舍命相护,就是铁打的心也软了。

明雪晗拼命的摇头,然而正如明清扬所说,若是叫花子活不了,她一样是个死。

进退两难,生死难料,明雪晗心如刀绞。

“快,走……”明清扬见她迟迟不动,再次奋力一推,却突地身子僵硬,直直的往地上栽去。

“清扬!”明雪晗急忙扶住他。

而明清扬已经双眼紧闭,面色如土,双唇却透出奇异的黑紫色。

就好像影视剧里的中毒妆一样!

难道明清扬中毒了?

她放下明清扬又去看叫花子,只见他的嘴唇也是相似的黑紫色,只是比明清扬要偏红润些。

明雪晗脑子飞速的转着,想起明大保说她克死叫花子时那肯定的神情,还有在听到自己说他谋财害命时,也有些慌神。

难道说叫花子和明清扬都被下了毒?

若是他们两个都死了,那自己这个克亲灭族的罪名就再也摘不掉了。

明雪晗顿觉后背发凉。

见死不救非人所为,可怜她一个弱女子,在山上被饿了几天几夜,身子早就疲惫不堪,如何救得了这两个男人。

明雪晗奋力的将明清扬和叫花子拖到干燥处,正不知下步该怎么做时,忽地看见先前被叫花子杀死的死蛇。

青蛇长足有五尺,通身翠绿,她在动物世界进里看到过,这种蛇叫竹叶青,有剧毒。

而毒蛇本身也是极等的药材,蛇胆能解百毒,蛇肉更是滋补的圣品。

所以无论是21世纪的大药房,还是这个时空的药铺,蛇都是昂贵的药材。

她小心翼翼的上前,闭着眼睛一狠心抓起了死蛇,又找了根竹枝,顺着七寸剥皮取胆,一分为二喂进明清扬和叫花子的嘴里。

又从叫花子身上找出火折子引了堆火,蛇肉最好是煲汤,可是这山林野地没有锅碗,她便效仿叫花鸡的做法将泥糊在蛇身上,焐进火堆里。

不多时,便肉香四溢。

待到时间差不多了,她拨开火堆,取出蛇肉先自己吃了起来。

这救人得先救己,要不然就靠这瘦弱的身子,别三个人一块死了去。

她吃了小半条蛇,感觉身体缓过劲来了,又将蛇肉一分为二,喂进两男人口中。

明清扬倒还好,虽然昏迷了却还有些意识,喂进之后知道吞咽。叫花子却是人事不醒,先前蛇胆汗能滴进去的,蛇肉却咽不下去。

此地又没有水源,即使想从竹节里取些水冲下去也没有工具。

明雪晗想了半天,只好将蛇肉嚼烂嘴对嘴的喂给男人,又用舌尖将蛇肉顶到他咽喉处,咽喉受到刺激终于吞下了蛇肉。

“就将你们死马当活马医,若是活不了,也只能怪命不好,到时就别怪我一走了之了!”

她想着反正还有七天时间,等到第六天再逃跑也不迟。

明雪晗见这样喂的进去,又如法炮制,最后连蛇皮也给喂了,未去鳞的蛇皮又腥又扎嘴,非常难咬。

她皱着眉头,费了好大劲,终于咬烂了些,对准他的嘴,伸了舌尖正要往里顶时。

蓦地眼前一闪,男人竟瞪大了双眸,骇亮的瞪着她。

明雪晗心猛地一沉,似停跳了般。暗道一声,好亮的眼睛!

腰间突地一紧,下一秒便被掀翻在地,直疼她的屁股开花。

“啊,我好心救你,你推我干嘛?!”

明雪晗爬起来,定睛一看发现男人已经坐起身,瞪着一双黑亮的眼睛,怒气腾腾的看着自己,就好像自己抄了他老家一样。

明雪晗想到男人先前那手杀蛇的功夫,也是个不好惹得主。虽说他救过自己,可这表情实在吓人。

明雪晗只好收回视线,嘟嚷着,“这么有力气,看来是死不了了。”

她拍拍屁股站起来,不再理会他,转而去看明清扬。

虽是晴天,但初春时节,竹林里寒气逼人,一直躺在地上定会病上加病。

明雪晗费力的扛起明清扬,虽说明清扬瘦的只剩一把骨头,可这明雪晗的身子骨也没好到哪去,羸弱的一阵风都能吹倒。

而昏迷后的人又特别沉,她费了吃奶的劲也只把明清扬扛出几步远,便脱力的坐在地上。

前世她野草一样长大,倒是个体格健壮的女汉子,而今却连个病号都挪不动,着实气恼的很。

可恨这竹林里连个称手的工具也没有,若不然也能扎个担架把人拉回去。

她环顾四周正琢磨着,突地肩头一痛,竟被叫花子提了起来。

“喂喂喂,我是见你嘴唇发紫像中毒了,才嘴对嘴的喂你蛇肉,没有占你便宜的意思啊, 喂,你……”

古人讲究什么男女授受不清,明雪晗以为男人拿自己出气,急忙尖声大喊,嚷到一半却发现男人竟是一手挟着自己,一另一手则抓起明清扬,大步流星的往山下走。

他,这是要两个大不人徒手扛下山吗?

后续精彩内容,请关注下方微/信/公/众/号,回复书名【世子别跑,山里有个小甜妻】即可进行在线阅读!

上一篇: 世子别跑,山里有个小甜妻_最新章节 _世子别跑,山里有个小甜妻_全文阅读 _世子别跑,山里有个小甜妻_无弹窗广告
下一篇: 重生之复仇王妃_最新章节 _重生之复仇王妃_全文阅读 _重生之复仇王妃_无弹窗广告
相关推荐